时间的力量 - 第一百零八章 偷天之功 修真极恶魔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胥统领见到韩林专程来寻他,倒有些愕然。平日里他都在内外宅打转,和这些边关统领接触不多。

    他接过令牌,读取了其信息,啧啧称奇道:“你竟然功法?宝库乙二层有不少。去吧。不过,你只能选一本。”

    韩林满口称谢,就告辞离开。

    踏入宝库,韩林直奔乙二层,用令牌打开库门,发现果真不少,心大喜,开始精挑细选。

    最后共抉择出门。

    第一,《饕餮惊蛰诀》,是一门炼T功法,可以修炼到元婴期。这是一本极其纯正的畜牲道功法,蕴含掠夺法则。更含有一种全新的修炼方式,食道。

    “自己的食言而肥就是食道。”

    虽说食道只是九千九小道之一,微不足道,但十分契合韩林目前的状况。

    “毕竟自己梦境空间广阔无边,更有无穷尽的成熟灵C以及妖兽血食,正适合食道。自己也没有那么多的时间炼制丹Y。六年也就一小瓶。还能避免产生T障。”

    “这本功法在外面价值,怕是得有二百个品灵石。还是有价无市。”

    当然,不是普通理解的那个珍惜到有价无市。而是真的没人卖,也没人买……

    “哪个妖兽天生不会食道?就连化石鼠和狡狰豹都会……”

    化石鼠就不说了。抛开食言而肥,这家伙以前可是吃喝个不停,大把的饲灵丸都吃腻了。没点食道的本事,早就消化不良爆T而亡,也就是俗称的胀死了。

    而狡狰豹的进阶方式就是吞F大量的同属X妖丹。

    “自己天生地长的不用,跑去学别人的?而且这《饕餮惊蛰诀》模拟的是传说的神兽饕餮,一切都是编写者的猜想。他只是拥有所谓的饕餮血脉,结合了本身的异能而已。我韩林要修炼的话,第一步就是要改造R身……毕竟妖兽有些器官我可没有。”

    轻轻放下,韩林又拿起了第二本功法。

    《皇天覆庇诀》,一本练法法诀。可以修炼到元婴初期。除了记载有畜牲道,还涉及到了地狱道和天道。

    它明确指出,自己这本功法所含的地狱道蕴含毁灭法则,火、金两属X十分丰富。畜牲道内容则记录了大量木,土属X,包含轮回法则。还涉及到虚无缥缈的上道,天道。整本法诀立意高远,高屋建瓴,层次之高,直指大道属X本源,远超其他两本。

    当然,这里的法则,只是初窥门径,各种属X的叠加具现。

    “可惜了,按照描述看,应该是残本。作为练法法诀,却一个法术神通都没有。要是完整功法,估计修炼到化神都不是问题。珍贵程度,不在血煞修罗经之下。”

    那些远的虚的不提,就现在的目录里面模糊记载的内容,就对韩林战力提升帮助巨大。

    至少,里面就有好J种方法,有可能修复火羽扇,使自己获得一柄火、金、土系上品法宝。

    “怪不得自己对火灵力属X领悟这么透彻。原来是地狱道的功劳。至于金灵力,自己则是属X不符、一窍不通。我就说,怎么我一个土灵根修士,就只能在土灵力上感受到渺渺J个属X。”

    至于韩林主修功法《梵圣真魔功》,记载的应该就是真魔道。其远超地狱道、畜牲道。

    “如果我选择修炼这《皇天覆庇诀》,就有可能极大提升土灵力属X。战力直线上涨。但是也有可能,拿到一个残本,什么收获都没有……”

    这不由得让他神情冰冷了下来。火热的心都是凉了半截。

    毕竟,现在他顶着一个猪妖善头,在对事物判断方面,会愚昧很多。

    而这最后的《镇幽冥九煞诀》,也是一本炼T功法。可以修炼到元婴期,蕴含着施食法则。和前两门功法比,它就比较庸。产生的法力平常,威能不大。记载的术法也十分普通,还需要大量的煞气和魂魄鬼物—这些韩林倒不缺。它的特殊之处在于,除了畜生道,它更偏重于幽冥,也就是饿鬼道。以煞气养神魂,反哺R身。

    “修炼此功法的人会变得异常冷漠,自S自利,见死不救。据说还能提升结婴的概率?如果选择它的话,自己道就齐了。至于战力差劲,无所谓。毕竟主修功法不是它。可问题是,自己非木非水,连破水法眼都被戳爆,此功法属X极度不符,修炼的难度极大,甚至很可能和那《太Y炼形术》一样,毫无寸进。”

    “本,都好想要啊!”

    一时间,韩林的修罗心贪婪大作,让他痛不Yu生。

    “要不要杀了那齐百里,把整个宝库都搬走……”

    以初期杀后期,还是面对一郡之地?贪念和愚昧顿生,影响着韩林的判断,搞得他神智不清,精神恍惚。

    突然一拍脑门,他直接运转起万微法眼之的食言而肥,照S在令牌上。

    “啪嗒”一声,这令牌竟然从间分成了两半,彻底毁掉了。

    其上的誓言自然没有了效用。

    “成了!”做完这一切,他松了一口气,拍了拍X口。

    这第一次动用食言而肥,还算顺利。他心里坎坷紧张的很,还以为会铩羽而归呢。

    这法术的神妙远超他的想象。

    下一刻,韩林只觉得肚P一鼓,冒出一坨肥R,竟长胖了一圈。

    时间紧迫,韩林赶紧拿起这门功法,用破禁法眼破开其上的禁制,开始抄录。

    要是时间足够,韩林真想把这一屋子的功法都抄录下来,心里颇有些冲动的火热和止不住的遗憾。

    可就在韩林偷偷动用食言而肥能力的时候,远在万万里高空之上,哪怕是元婴修士都难以踏足之地,竟然存在着一个古朴神秘的大殿。

    在这大殿正央五边角摆放着五尊一人高的雕像,分为鼠、蛇、狐、鼬、猬,栩栩如生,恍如真物。他们表情皆是冷若冰霜,万年如一日,目光直勾勾注视着间围着的一个半臂长的酒樽。

    其鼠像后背纹着“偷天之功”四个字,正对大门,坐落在主位,却是从内部莫名闪过一丝冰冷的寒意,咔嚓一声,竟然在其表面产生了一道细小的裂纹。

    只可惜,大殿里空无一人,没人察觉。

    如果觉得好看,请把本站址推荐给您的朋友吧!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