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雨千汀 - 99.第 99 章 继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得到将军安抚, 菁娘很快冷静下来, 开始细细为女儿打算起婚事:“玖儿, 娘这便去给你表姨母那边回信儿,让她通知杜家开始准备纳采问名之事。”

    说到这儿, 菁娘拉过佩玖的手来, 笑着安慰:“玖儿大可放宽心, 娘之前找人给你瞧过八字, 是旺夫的好命格!”

    听到这话, 佩玖嘴角不由自主的抽了抽……

    旺夫的好命?那怎么她上辈子波折成那样,莫说是旺别人,自己的小命儿都赔上了!

    “怎么了玖儿?”菁娘留意到佩玖的奇怪表情。

    佩玖忙解释:“没事娘, 玖儿就是刚才哭的有些累了。”

    穆阎笑了笑,又拍了两下夫人的肩膀,提醒道:“既然这事问妥了,便早些去答复柳氏吧。”

    “好。”

    将军扶着夫人出了屋, 佩玖看着二人背影,心下有些说不出的滋味儿。

    穆伯伯哪里都好,可天底下又有哪个做子女的, 不想知道自己的亲爹是谁呢?哪怕记忆里那点儿父女亲情早已随时间而消融归化, 可血浓于水的执念却依旧在。

    事到如今, 娘既然有了穆伯伯的骨肉,破镜不可再重圆。便是佩玖再怀念幼时的完满, 也深知如今才是娘最好的归宿。

    她可以不再执拗的要亲生爹娘, 那么至少让她知道, 当年那个美好的家,到底发生了什么?!爹如今又是死是活?

    ***

    翌日正午,将军府一家在膳堂用饭。

    菁娘用舀勺在汤盆儿里舀了些汤,分到佩玖面前的小碗儿中。边道:“玖儿,两日后杜家老爷和夫人要带着杜公子来府里议亲。”

    这话看似是说给佩玖的,其实也是说给穆景行的。以菁娘的身份,自不好明说让他告假为妹妹撑场面。

    果然穆景行一听便道:“后日我会休沐在家。”说罢,端起碗扒了几下。其实并不是想吃东西,只是有些莫名的情绪想要借此掩盖。

    穆景行自认如今对佩玖的感情与对樱雪一样,可又多少有那么一点儿不同。他对樱雪没有愧疚,对佩玖却有。

    故而佩玖出嫁,要比另一个妹妹出嫁更令让他不舍。他还尚未学会如何做一个好继兄!

    原本正开开心心端着汤碗儿喝汤的佩玖,一听这话面上怔了怔,接着放下碗,并挤出个无比期待的笑脸儿来:“娘,到那日玖儿定打扮的得体端庄,尽量不让杜伯伯和杜伯母失望。”

    说这话时,佩玖刻意用了装乖卖惨的语调。说完她便偷偷在穆伯伯和大哥的脸上扫了一圈儿,见他们二人脸上分明写着:何时轮到旁人来对穆家人失望了?从来都是穆家人不嫌弃别人便是别人的造化!

    当然这话父子二人也就心里想想,表面还得兼顾着体面。虽未说什么,父子二人却隐隐有些心疼佩玖这丫头。

    还没过门儿呢,便将自己位置摆得如此卑微。若那杜茂远日后胆敢辜负了佩玖……!!

    饭毕,佩玖回小书房。没多会儿香筠便取了把素扇来,“小姐,您要的扇子。”

    佩玖早便研好了墨,接过扇子比划了比划,便挥笔开始题字。写完让香筠拿下去找人送到顾家,给顾青栀。

    当日傍晚,顾青栀便接到了这把作为邀请函的扇子。

    穆家大公子邀他二日后去将军做客?这简直是天大的好消息!顾青栀满心雀跃,当晚迟迟不能入眠。

    ***

    转眼,两日之期便到。

    这日杜家三口随柳氏一同来了镇国将军府。将军府门房的下人一早得了指令,客至时未做拦阻与通禀,直接热情的引着进门去了正院儿的正堂。

    趁将军与夫人还没到,柳氏这个媒人拿出半个主人的架势,招呼杜家三位落座、喝茶。

    没多会儿,穆阎便扶着菁娘先来到了正堂。杜家三人及柳氏忙起身施礼。虽说今日杜老爷杜夫人是以未来亲家的身份来的,可这官位悬殊,礼自然不可轻废。

    穆阎让他们免礼,扶着菁娘先坐了下来。虽说菁娘如今尚未显怀多少,但年纪在此,总是疲累。

    杜老爷和杜夫人看着眼前这一幕,心中不禁窃喜。原本他们还有些担忧佩玖这个继女在将军府没地位,现下看来,菁娘如此受将军疼爱,爱屋及乌也该待佩玖不错。日后成了亲家朝堂上总会帮衬着些。

    “都坐吧。”穆阎笑着招呼。杜家三位及柳氏便也一脸喜庆的安心再次落座。

    菁娘转身吩咐妙翠:“快去将小姐请来。”

    “是。”妙翠下去。

    正堂的四位长辈热络寒暄,妙翠刚出了正堂便见对面,佩玖带着香筠正跨过垂花门往这处来,同时大公子也从西院儿方向往这儿来。

    佩玖看到大哥,唤了一声,兄妹二人一同往大堂去。

    进门时,四位长辈还聊的起劲儿,并未留意他们兄妹来了。佩玖的第一眼便落在了坐于左侧座位的杜夫人身上。

    这位老夫人,别看这会儿慈眉善目和蔼可亲的,上辈子可是跟她儿子唱了一手好双簧!

    佩玖犹记得那时杜茂远不着家,婆婆从不劝他什么。可当佩玖尾随杜茂远连着三日早出晚归时,婆婆却请出家法来了!说什么男人天生就注定要在外奔波,女子就应老实待在家里恪守妇德。夫为妻纲,夫君说什么做妻子的便要无条件信任什么,不骄不躁,不疑不妒……

    说得大义凛然,若不是每回杜老爷回府晚了她便大吵大闹哭喊日子没法过了,佩玖都差点儿信了她的邪!

    一见杜夫人便情不自禁翻出来这些不愉快的记忆,佩玖有些心酸,转而将视线移开,却落在了一旁的杜老爷身上。

    杜淼,人人觉得他为人忠厚老实,刚正不阿,可只有进了杜家的门儿,才能看到这样的人也难掩护犊子的本性!

    朝堂上摸爬滚打数十年,府宅里那点儿不值一提的事他又怎会看不通透?不过是修练成精的老狐狸,深藏不露罢了。

    上辈子佩玖至死都未疑过公公,可如今思忖那些细处,公公根本就是打从一开始便知道自己儿子的腌臜之举!怂恿儿子娶妻回来,不过就是为了装点门面,掩盖丑行!

    最后,佩玖轻蔑的扫了一眼杜茂远,竟发现不知何时起杜茂远便一直在盯着她笑!

    视线触及那猥琐笑容,佩玖只觉喉头涌上一阵干呕……

    这时佩玖听到娘唤自己:“呀,玖儿来了。”

    佩玖匆匆敛了面上的怪异表情,这时才发现不知何时大哥已然落座。佩玖堆出一脸笑意看向右侧的座位:“娘,穆伯伯,表姨母。”

    此时的她,自然应当只认得这三位长辈,故而也只冲这三位长辈行礼。

    “这就是佩玖?”坐于左侧的杜夫人瞪着一双精光闪灼的眼,自座子上起身,欢喜之情溢于言表!

    柳氏这会儿总算有了点儿存在感,先前只听着他们四人聊,见佩玖朝自己行礼,便也起身,迎上前拉着佩玖的手,摊手指向杜老爷与杜夫人,笑着引介道:“这是杜公子的爹和娘,也是你日后的……”

    “哎,罢了,日后的话日后再说,现在还是先叫杜伯伯,杜伯母吧!”

    柳氏故意说了句俏皮话儿来调节气氛,果然杜家二老笑的合不拢嘴。

    “杜伯伯,杜伯母。”佩玖乖巧的屈膝行礼。

    二老也连忙起身扶佩玖,特别是杜夫人,激动的又是点头又是摇头,一副喜极无措貌!

    原本杜夫人只是图儿媳个门楣荣光,不料长得还这般端庄标致!豪门大院儿的娶媳妇图个什么?不指她做活不指她养家的,图的便是个脸面和生养。

    杜夫人攥着佩玖的手好一会儿才松开,柳氏见介绍完了,便也拉佩玖入座,开始谈正事。

    与此同时,将军府大门处,顾青栀求见穆家大公子。

    门房也是一早便得了香筠的嘱咐,直接引着顾青栀去了东院儿的梅园。梅园有石案石凳,可时值隆冬,哈气成冰,那石凳已是凉的坐不下屁股。

    顾青栀裹着并不甚厚的披风,立在败萎落尽的园子里,瑟瑟发抖。他乘车而来,以为将军府有铜炉有地龙的,也没备太厚的衣服。

    可这下露天站着,左等不来,右等不来,那原本欺霜赛雪的白腻面庞,渐渐冻出了两坨高原红。

    她抬眼偷偷瞄向崇宁长公主,见长公主身着一件碧霞云纹蜀锦袄,外披素绒狐毛斗篷,看起来捂得格外严实!如今虽已开春,但冬日的余寒尚在,加之公主又堪堪才出月子,故而穿的较旁人暖一些倒也应该。

    长公主步履轻盈的走来,佩玖悄悄看公主的容颜,气若幽兰,雍容闲雅,全然不似个年近三十的妇人。若算起来,穆庾氏与公主属同一辈人,穆庾氏只比公主年长六岁,但这一经对比,却俨然两代。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