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口白牙 - 62.第 62 章 和死敌的秀恩爱现场被直播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长风早晨醒过来的时候, 几乎是吓得心脏都要停止跳动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为什么会跑到床上?为什么会和程朗盖一床被子?为什么会紧紧的搂着程朗?!为什么?!!

    莫非是他昨天晚上梦游摸上来的?

    程朗竟然没把他踹下去?

    长风看了看程朗,程朗还没睡醒, 长风便寻思着,要不赶紧偷偷在跑到地上睡, 假装这一切从未发生过?

    长风的手动了一下, 刚好碰到了程朗的劲瘦的腰。

    唔…程朗身材真好,程朗身上真好闻,程朗抱着真暖和…

    不想撒手。

    长风红着脸把程朗楼得更紧了些, 然后闭上了眼睛。

    程朗身子动了一下, 似乎是醒了,长风把眼睛闭得更紧了, 一动也不敢动了。

    长风忽然感受到自己放在程朗腰上的手腕被程朗握住了。

    长风忽然一阵紧张, 整个身子都僵了, 手腕的动作甚至不经过大脑一样, 搂得更紧了些。

    “长风?”程朗忽然喊了一声, “你醒了?”

    被发现了……

    长风缓缓的睁开眼睛, 然后做作的打了个哈欠, 睁着迷蒙的双眼,深刻表现了一个渣渣演员的渣渣演技。

    “啊?我怎么在床上啊?”

    “啊。应该是我梦游了吧。”

    “…实在是不好意思了,这种事情也是我不能掌握的啊。我这就下床, 这就下床…”

    他的手腕忽然被程朗抓住。

    程朗把他摁回床上,说:“你在这里又没事干, 就先睡着吧。”

    “早餐想吃什么, 我待会让周林送上来。”

    长风整个人都懵了。

    “……都…都行…”

    “那三明治牛奶怎么样?”

    “可、可以…”

    程朗忽然凑过去在长风的额头上吻了一下。

    “早安吻。”程朗说。

    长风惊得微微瞪大了眼睛, 直挺挺的躺在床上,目视着天花板,一时之间大脑一片空白。

    程朗把被子往上提了提,盖住了长风的脸:“你先睡会吧,我要换衣服了。”

    长风便一动不动地任由自己的眼睫毛抵着柔软的薄被。

    面前一片黑暗。

    不知道过了多久,房门传来关门的声音。长风才恍若回过神来。

    他缓缓的伸出手,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

    不,不是梦。

    那到底是怎么回事?

    程朗…程朗为什么忽然对他这么好?甚至好的有一些吓人。

    长风掀开被子从床上坐了起来,四处打量了打量。

    他没穿越,这里不是一个月前他们在甜甜蜜蜜谈恋爱的那个瑞士。

    那么…程朗穿越了吗?

    还是说程朗被什么东西附了体?

    长风举起床头的那个小木槌,忽然想到不会是昨天锤地狠了,把程朗的头给敲坏了吧?

    ……可是他敲的是背啊。

    “叩叩叩…”门外忽然传来敲门的声音。

    长风开了门,门外站着一脸表情微妙的周林。

    周林把手中的早餐递给他。

    “恭喜啊…”周林说。

    长风一脸懵逼:“恭喜…恭喜什么?”

    周林一脸都是我什么都懂得的表情:“恭喜你拿程朗了啊…果然还得剑走偏锋…果然生命大和谐是所有情侣吵架的润滑剂…”

    长风:……?

    周林朝着长风眨了眨眼,长风忽然意识到他说的是什么意思,从他手中夺过早餐,红着脸嚷道:“你想什么啊!是因为我昨天给程朗按摩了,他今天才忽然对我好!”

    周林一脸不相信:“啧!照你这么说按摩店那小姑娘岂不是俘获得了全天下所有人的欢心!”

    长风和他解释不通,啪的一声把门给关掉了。

    .

    长风中午的时候又跟着他们到了剧组,佛罗伦萨取景这场戏今天应该就要收工,正在加紧拍摄最后一场。

    长风眼看着自己送的水程朗也喝了。

    送的饭程朗也吃了。

    一场打戏下来,他给程朗递上擦汗的毛巾,然后仰着头照例夸他超级帅,程朗还对自个笑了笑。

    徐长风顿时觉得阳光灿烂春暖花开

    以至于导演宣布收工的时候,众人吆喝着时间还早,要不要在这里聚个餐。

    有人便起哄着说他们英俊帅气,风度翩翩,慷慨大方的投资人徐大公子请个客。

    徐长风便大手一挥:“好!”

    便有性格活泼的女孩喊道:“徐大少爷帅呆了!”

    程朗酒力不好,偏偏他又是个资质与戏份不对等的主角。

    剧组里一堆老戏骨给他做配,便拾掇起要给他敬酒来,哪知忽然跑过来一个徐长风,别人敬一个,他挡一个,自甘奋勇说要替程朗喝。

    徐长风的演技虽然搁在这里,给那些老戏骨提鞋都不配,但他毕竟是电影最大的投资商,还是徐氏的大公子,大家说到底也是要给他个面子的。

    又联想到这两天徐大投资人天天围到程朗身边转,这群人精也差不多咂摸出了一些味道,便识趣地不再朝着程朗劝酒了。

    长风微微醉了些,也没醉得太厉害,但他就趁着醉了酒更加肆无忌惮地黏在程朗身边不松手。

    甚至坐在KTV包厢的角落,趁别的人都不注意的时候,装得晕晕乎乎的在程朗脸上亲了一下。

    程朗竟然也没什么反应,甚至怕他醉地栽倒,还伸手扶了扶他的脑袋。

    长风心中受到了鼓舞。

    他“醉倒”在程朗的怀里,死死扒着他不松手,一句一句地告着白。

    把我喜欢你,超级喜欢你,特别特别喜欢你,永远喜欢你,轮着说了一遍。

    然后醉眼朦胧,色胆包天地亲在程朗的嘴唇上。

    程朗没推开他。

    长风眨了眨眼,伸手环住程朗的腰,继续亲了上去。

    程朗阖眼微微垂下头,回应了他。

    长风这一瞬间。

    他觉得烟花都炸开了。

    台上的一个平常和程朗的男配角刚好唱完了一首歌,便吆喝着:“程朗呢?要不要来一——”

    音乐听了,他的声音也戛然而止,一片寂静中,KTV屋顶的一束转动灯光把某个角落照亮了。

    所有人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只看到他们的男一号,正把他们的大金主抱在大腿上亲。

    哦,这该死的,窒息的空气。

    大金主不知是醉了还是红了脸,男一号倒是脸皮厚的很,把人抱起来说了声:他醉了,我们先回去了。

    众人识趣的应了一声,佯装歌舞升平,一片祥和。

    长风一路都抱着程朗不撒手,就算在出租车上他都抱着程朗的胳膊。

    他不断的给自己洗脑。

    我现在是醉的,我醉的一塌糊涂。

    我做什么……程朗都会原谅我。

    他太贪恋此刻的温暖。

    生怕一松手,程朗就会变回前两天那个不理睬他的冷漠的程朗了。

    以至于到了酒店,程朗问他要不要先去洗澡的时候,长风也拽着程朗的胳膊,脑中一半是醉的,一半是清醒的。

    他黏黏糊糊地说:“不想一个人洗澡……”

    他其实也就是这么一说,其实心里已经有了拿上睡袍麻溜儿滚到浴室的想法。

    但程朗却笑了笑,看着他:“那怎么办啊?”

    长风看着程朗忽然就清醒了片刻,他眼睛湿漉漉的看着程朗,没说话。

    “真的不想一个人洗澡吗??”

    长风觉得自个儿舌头都打结了,说不出话来,只能红着脸点了点头。

    程朗思索了片刻:“但这里什么都没有,你等我一会,我下楼买点东西。”

    !!!

    长风脸瞬间爆红。

    程朗走后,长风只觉得十八禁小电影在脑海中轮番上映。

    进展这么迅速的吗?

    那不就能…这样这样那样那样…顺理成章了吗?

    长风面红耳赤的跑到浴室放好了水。

    十分钟后。

    程朗提着一兜子东西回来了。

    程朗先拿出一个:“喏,小鸭子陪你洗澡开心不开心?”

    长风:“……”

    程朗:“还有小乌龟哦!”

    长风:“……”

    程朗:“还有划船的小猪佩奇哦…”

    长风咬牙切齿:“…开心。”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