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鎏光 - 52.第 52 章 北梦琐言:鱼玄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此后二人一路畅谈, 好似相识多年的挚友, 就这会儿工夫, 竟不知不觉已到了温府门前。

    顾淮青驻足,望着眼前的温府,在夜色下更显得庄严肃穆。“到了。我便送你到这了。”说着转过身望着微低着脑袋正欲继续前行的楚又亦, 微皱眉头, 她好像老是喜欢低着头, 一副唯唯诺诺的丧气模样。

    楚又亦闻言才停下脚步, 扬起头望着前方这间不知何时出现的温府,稍许讶异:还真是!

    而后转身对着顾淮青便欲道谢, 顾淮青见状赶紧打断:“哎~真是怕了你了,你再这般客气,我以后可就再不管你了。”说着赏了她一个白眼,抱着双臂转回身去作势不再看她。

    真傲娇!楚又亦嘿嘿一笑, 她知道顾淮青并未真正生气,见他一脸郁色的望着温府, 便也转过身望过去, 好奇是什么引得他如此。

    顾淮青回过身皱眉望着温府,又想到日后会常来找她,而她却又住在温飞卿府上,怕是相见会有诸多不便,难道自己只有等楚又亦过来寻他的份吗?一想到会这样便是一阵郁闷。“你还是搬出来住吧!”顾淮青皱着眉头终是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便向前又走了几步。

    楚又亦闻言轻笑一声, 原是为这事儿发愁, 上前跟上顾淮青笑道:“不用你说我也会搬的。”

    此时已走到了石阶前,听到这回答,到还算满意,顾淮青点点头:“如此便好!”甫又想到那蕙兰姑娘的另一身份,也不知这二愣子知不知道,“哎~你知道你的蕙兰姑娘她……”会是以后的鱼玄机……

    也不知该不该让她知道,看她那样子估计是不知道的,若是知道,依她那性子,方才醉酒时定会在他面前吹嘘一番。即使知道她并不知道,可不知怎的这后半句却怎么也说不出口,于是只得将后半句生生咽下。

    楚又亦听他话只说了半句,倒是让她又是疑惑又是好奇的,于是直勾勾的望着他希望他继续往下说。

    顾淮青张嘴欲言,犹豫了半晌后最终说道:“无事,只是想提醒你赶紧进去,不然你的蕙兰姑娘该等急了。”说着还将楚又亦往前推了一把,催促着她赶紧进去。

    闻得此言,楚又亦羞红了脸,心里头又羞涩又甜蜜的,对于顾淮青的话也是信而不疑。又突然被推上了几步台阶,站稳身形后转过身朝顾淮青狠狠地点点头,而顾淮青则扬起笑脸朝她笑了笑。见此,楚又亦也还了他一个大大的笑脸,而后抬起手向他道别,见顾淮青对她点了点头后,便再无顾虑的进入温府。

    顾淮青望着眼前再无一人的温府大门,扬起唇角笑了笑,随后便转身离去,消失在夜色中。

    ……

    重活一世,她总是想拿现在的生活与过去的记忆相比,也不知图的什么,更不知这样做对自己会有什么好处,可她却制不住的想要去比较。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楚又亦的缘故,她的境遇倒也变了不少,日子也更安逸了许多,于此,她对楚又亦是心怀感激的。

    不错,她很清楚自己对她只是心存感激,并无爱意,对于这份感激,要她献身都成。可偏偏阿亦与那些男子不同,虽对自己有着爱慕之心,且时而会有些逾矩,却并不会对她做出太过出格的事,这点倒与前世那般男子不同。

    前世的自己,生逢乱世有着诸多无奈,为了生存,便与那些道貌岸然的男子虚与委蛇,有时他们甚至从不过问自己愿或不愿,便对她做出一桩桩一件件令她恶心龌龊之事。或许这便是真情与假意的区别吧!或许阿亦真的是一个可以将心依托之人,若是她今夜能平安回来,让她将心付出又有何妨?只要……她回来!

    “蕙兰,我回来了。”正胡思乱想间,屋外却响起曹操的声音。

    终于回来了,鱼玄机舒了口气,轻笑一声,而后起身走到房门口,为楚又亦开门。

    由于古人向来都是吃得早睡得早起得更早,即使连温府也不例外。这会儿楚又亦一进温府,府内漆黑一片,唯有蕙兰姑娘房中还亮着灯,像是专门给她留的引路明灯一般,知道她此刻还在为自己的事儿担心着,于是立即朝这边赶来。

    楚又亦望着面前挂着浅笑的蕙兰姑娘,眉宇间还挂着一丝忧色,心中闪过一丝心疼:“怎么还没歇下?”

    鱼玄机朝她浅浅一笑,脉脉含情地笑望着她摇了摇头不作他话。

    对于她的笑容,平日里见多了,可像今日这般却是没有的。那眉眼那笑容都满含着深情,使人忍不住无时无刻的保护着她,而自己却又尽惹她担心。“害你担心了。”说着便抬起手想将鱼玄机揽入怀里,可手举在半空中迟疑了一下,而下一刻怀中却撞进一块软物。

    楚又亦脑中一片空白,却唯独‘投怀送抱’四个字在空白的脑海里飘着。而鱼玄机却在怀中轻轻的说着:“不打紧。”

    这还是她有史以来第一次如此主动的靠近她,心里激动非常,心跳如擂鼓般作响,方才举起的手顺势放在她的肩上与腰际,而后收紧双手感受着真实的触感。

    “你饮酒了?”鱼玄机靠在楚又亦的胸前,嗅着楚又亦身上沾染到的酒味,感受着自己身上传来的力道,头也不抬的说道。

    楚又亦觉得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便点点头说道:“嗯是,我与那顾淮青倒是一见如故,便就小酌了几杯。”何止是几杯,分明是几壶!这点她不敢说,免得又惹蕙兰担心,这样反倒显得自己更加没用。楚又亦暗下决心说道:以后定不会教你再为我忧心了

    “阿亦……”鱼玄机轻唤一声,随后仰起头望着楚又亦,再从她怀中起身。

    楚又亦松开手,见到鱼玄机脸上的表情,七分忧色中还有三分冷漠,心中骤然一紧。“怎么了?”

    鱼玄机心中说道:如果有一天你知道我有一段不堪的过往,你还会喜欢我吗?或是如他们一样会毅然决然地抛弃我?可甫一见到楚又亦那双透着担忧的眼睛,这些猜测片刻间烟消云散。而后轻笑一声,手指缠绕搭在肩前的一缕发丝,凑到楚又亦耳边媚笑道:“无事,唤唤你。”

    “哦。”楚又亦腼腆的笑着道。女人果真是善变,这一会儿热情,一会儿冷漠,再一会儿又如此风情万种,这样真的好吗?这可真是女人心,海底针呐!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