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程木禾 - 0220 无法割舍的亲情 是领主大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马背上,亚瑟思考着从佩斯那儿得知的消息。

    北境可能与西境某贵族联姻。毫无疑问,这是佩斯从特殊渠道得来的讯息,否则以如今遍布北境各大城镇的商人络,不可能没收到一点儿风声。

    西境虽然名义上是丹泽王国的一部分,但与其他境相比,那里完全是一个独立存在的联合王国。

    西境的位领主,除了名义上向丹泽国王称臣外,不用履行任何封臣义务,丹泽王室也无权命令他们做任何事情。

    这就好比上河领与北境的关系。

    而人们一提及西境,脑海首先浮现出的印象就是金币游Y诗人的歌谣里,也传唱那是一处满是面包和牛N的土地。

    亚瑟曾特意向博伊学士请教过有关西境的事情。那里虽然远没有歌谣描述的那么夸张,但与丹泽其他境相比,的确算得上是一P绝对富庶的地方。

    “佩斯。”亚瑟扭头说道,“你们克威尔特家族与法力特家族一向友好,如果真要联姻,应该也会选择法力特家族吧,只是我听说法力特公爵似乎只有两个nv儿,并没有儿子。”

    法力特家族是西境大家族之一,掌握着西境对外的所有铁矿贸易。

    伊鲁学士曾向亚瑟提到过,当初在宫廷首相的认命上,西境位公爵曾联名致信奥利维多国王,强烈反对由蒙德弗拉维担任首相一职。

    只是国王根本没理会西境的意见,为此双方闹得十分不快。造成的后果便是,水之都不在向王室贷款,并且开始追缴以往所欠的金币,另外还消减了对王领和东境的贸易。其,反对最为强烈的,便是法力特家族。

    “大人,我已经不是克威尔特家族的人了。”佩斯纠正了一句,转而说道,“就算真的联姻,人选也不一定非得从公爵的子嗣选取,只要是双方家族内的人就行,反正也没人指望这里有什么ai情,不过是一次利益的J换罢了。”

    “你真这么想”亚瑟说道,“要知道,这可不是普通的联姻,尤其是在这样的时刻,一般的家族成员,可承担不了如此重任。”

    见他皱眉沉默,亚瑟放缓了语气“佩斯,你应该很担忧自己的MM吧”

    “公爵很疼ai自己的nv儿,相信他不会让尤金妮受委屈”

    “事关家族存亡的时候也不会”亚瑟追问道。

    佩斯神情一愣,眼神显出一丝犹豫。他了解自己的父亲,但正因为了解,反而不敢确定。

    “大人,”他扭头看向一旁的亚瑟,“您有什么好的建议吗我是说,您觉得这件事最后会变成什么样”

    “你是想问公爵是否会将自己的宝贝nv儿,嫁给一个老男人吧。”

    亚瑟的话,让佩斯一下慌张起来,双紧紧的捏着缰绳。

    法力特公爵有两个孩子,但Q子却因难产而死,大nv儿如今已经十岁。而自己的小M佩斯再了解不过,光是想想她将嫁给一个与父亲年龄相当的男人,他的心便像被人攥住一样疼痛。

    她该多么痛苦和无助呀

    真是兄M情深呀。看着佩斯的反应,亚瑟心感叹道。

    “既然公爵很ai自己的nv儿,应该会不会让她难过。谁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幸福呢。”亚瑟说道。

    “不大人,你根本不了解他。他是一个为了家族利益,可以做出任何牺牲的人”

    “家人或许会是另外”亚瑟试探道。但佩斯却摇了摇头,不愿多说。

    看着他,亚瑟略微思索后说道“佩斯,你难道就没想过回去我想以现在的状况,公爵和尤金妮小姐,肯定都期待着你的回归。你只要取一个不认识的nv人,所有的问题,都将迎刃而解。而且回归家族,你也能做更多自己想做的事。”

    亚瑟虽然不了解克威尔特公爵,但他知道那是一个老狐狸般的人物,因此他觉得,佩斯能得到这种还在酝酿的消息,一定不会那么简单。

    “大人,”佩斯神情痛苦的说道,“我曾宣誓效忠我不在是克威尔特家族的一员,那人也不是我的父亲”

    看着他,亚瑟沉声说道“血脉和亲情是无法被誓言斩断的,何况你如今也不在是金袍卫,身为骑士,你并未违背自己的誓言,如今,你只是需要担起更多的责任。佩斯,你应该很疼ai自己的MM吧。”

    佩斯脸Se微微变换,眼前浮现出许多往日美好的画面,脸上不禁露出一丝温暖的笑容。

    “是的。尤金妮总是很调P,但她很懂事,而且喜欢读书,城堡内有专门为他修建的藏书塔。人人都以为她是一位乖乖小姐,但其实她野的就像一只调P的小猴儿。大人,你那儿的许多新书,如果让她见到,她一定会高兴的蹦起来,抱在怀ai不释”

    一提及自己的MM,佩斯的话瞬间多了起来,脸上带着温和而骄傲的笑容,絮絮叨叨,就像是一个人在自言自语的炫耀。

    “佩斯,你有多久没见过尤妮佳小姐了”

    “很久。自从离开家族,我就再也没见过她,如今她应该已经是个漂亮的大姑娘了,不知道是否还像从前那样喜欢玩闹。”

    “北境的明珠。”亚瑟笑道“既然这样,如果你有了决定,临走时我可以送你一些上河镇新出的书籍,就当是凌风堡送给尤金妮小姐的礼物。”

    亚瑟的话,就像是一G将人从美梦吹醒的冷风,一下将佩斯从往日美好的追忆,拉回到了糟糕的现实。

    见他再次沉默起来,亚瑟没再多少什么。他知道,佩斯已经有了决定,现在只是犹豫不敢确定罢了。

    西境虽然游离与王国之外,但大家族却组成了子联盟,在应对事关西境安危的事上,一项是共同进退,关系紧密。

    因此,一旦联姻的消息放出,以王国如今的局势,但凡有脑子的家伙,都不会觉得这是一次两个家族的普通联姻。

    亚瑟对西境没什么恶意,但身为上河领的领主,他并不希望这样的局面出现。

    北境如今的状况,是最有利上河领发展的。一旦联姻成功,实力激增的克威尔特公爵,势必会立刻清除背叛自己的封臣,安定北境。

    同样,在巨大的威胁下,北境那些别有用心的家伙,很可能首先挑起战争。

    亚瑟需要混乱,因为混乱能为领地的改革各种遇,但他更需要一种微妙的平衡。实力太过悬殊的较量,只会让一方快速落败,而铁板一块的北境,将是上河领发展的最大阻碍。

    以凌风堡如今的实力,亚瑟根本无力阻止联姻的发生。因此,如果克威尔特家族注定要与西境联合,那他希望去完成这次联姻的,是一个亲近凌风堡的人。

    佩斯克威尔特,无疑是最好的人选。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