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zz00011 - 【田静的迷惑】(5) 田静的迷惑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引号影院,精彩在线观看

    【第五章】

    2019年10月14日

    字数:7127

    校园天台某个僻静角落里,林佳被三个比他高半个头的男孩围在了中间。

    三人打打闹闹表情兴奋地说着话,无论哪个抬起手挥动,都会让林佳害怕的

    缩起脖子。

    「怕什么?说好了今天不揍你就不揍你!」一个少年粗壮的胳膊勾住了林佳

    的脖子将其压得颤抖。

    「跟我说说,你妈的大奶子摸起来到底什么滋味?」他满脸羡慕地问道。

    「没想到你小子这么好福气,你老妈居然会帮你打飞机,气死我了!」另一

    个少年语气同样羡慕的不行。

    「那个东西真是摄像机?你……你们不会真录下来了吧?把它还给我!」林

    佳心中惶恐不已,但还是鼓起勇气说道。

    「滚!」瘦弱的林佳话音刚落便被推得倒退数步差点跌倒。

    「哥几个还没看够呢!过两天再还你。」撂下话后他们将林佳给赶走了。

    「你们说,这要不要紧?」少年甲兴奋中带着忐忑问道。

    少年乙却满脸不以为意,抛了抛手中针形摄像头说道:「你怕了?有什么打

    紧的,又会有谁知道是我们拍的。」

    少年丙明显胆子更肥,抓耳挠腮地催促道:「赶快打电话吧!晓民哥说了,

    那女人肯定会服软,我都等不及了。」

    少年乙最后拍了板,说道:「打!反正我们是未成年人,不犯法的。」

    接下来,刘红就接到了少年们的威胁电话和偷拍的母子视频,让她去宾馆开

    好房间进行谈判,不然的话就把视频发到学校的微信群。

    刘红是真心害怕极了,她不敢想象当这段视频传播开来,她们母子将面对什

    么境地。

    因此她完全不敢推脱,只能答应下来跑到一家小旅馆开了个房间。

    不一会,三个少年便联袂赶到了。

    看得出他们的神情也很惊慌,进来后一个个看着刘红都不敢主动开口。

    「我劝你们把视频原件交出来删除掉,你们懂不懂这种偷拍行为触犯了法律,

    要坐牢的!」做为成年人刘红看上去明显比他们镇定,率先开口道。

    三人被她气势一逼顿时面面相觑,好一会后少年乙鼓起勇气说道:「林佳妈

    妈,你不用吓我们。我们还是未成年人,不会判刑的。」

    刘红也没有多说,只是表情冰冷地哼了一声道:「哼!我是做警察的,是你

    们懂法律呢?还是我懂?」

    「我……我们不怕,要是这视频发到群里,你儿子就完了!」少年丙明显色

    厉内荏地喊道。

    「呵呵,那你们发好了,我最多让林佳转个学就没事了。而你们呢,等着坐

    牢吧!」刘红尽量装得轻描淡写地说道。

    三人再度面面相觑均有些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安静了许久,刘红又开了口这次是循循善诱了:「这样吧!你们照我说的做,

    有什么条件也可以商量的。」

    听她说完,三个少年视线下意识贪婪地盯住刘红的胸部看个不停,个个变得

    神色扭捏起来,最后还是胆量最大的少年丙支支吾吾地开了口:「我……我们想

    要你做对林佳做的那事。」

    听见这种无耻的要求让刘红羞恼不已,口气严厉地发怒道:「几个小孩子,

    脑子里想什么呢?把手机都交出来!不然我现在就抓你们回去!」

    少年甲最先沉不住气抖抖索索地把手机交了出来,另两个很快也觉得害怕了

    一个个乖乖交出了手机。

    刘红暗自松了口气,将他们手机中的视频一个个删除掉后将他们赶走了。

    三个少年垂体丧气地走出了宾馆,迎面撞上了他们在篮球场上交的新朋友,

    也是他们这次行动的策划者。

    「晓民哥,我……我们,和她谈过了。但是,她根本不怕的,还要抓我们回

    去蹲监狱。」少年乙明显还有些心神未定,支支吾吾地说道。

    「没用的东西!」许晓民心中暗骂,他们这么怂了他的后续计划便执行不下

    去了。

    但他的情绪并没表现出来,只是淡淡地说道:「那算了,没什么,你们先回

    去吧!」

    「哦!」三个少年答应一声继续垂头丧气地走了。

    许晓民望着他们的身影很是失望,自从被田静无情拒绝后,他暗中一直在酝

    酿着某项计划。

    其中很关键的要素便是控制一个田静身边的熟人,能够时时刻刻了解到她的

    动向。

    经过长时间的细致了解他的第一个目标就是刘红,这个女人太在乎她的儿子

    了,这么明显的软肋他如何肯放过。

    因此,他特意安排了在篮球场上结识了几个少年,因为他们曾被刘红上门告

    过状,受罚不轻,也算是和她有了过节。

    接下来就简单了,晓民利用少年的报复心理策划了这次偷拍事件,没想到最

    后阶段那几个没用的东西怂了。

    「只有自己来了。」晓民暗道一声,便进了宾馆大门。

    侥幸过关的刘红几乎瘫倒在沙发上,心中后怕不已。

    这时,又听见敲门声响起。

    打开门,见到一个身材高高的年轻人站在门外。

    「您找谁?」她疑惑地问道。

    「找你啊!」少年人嘴角挂着笑意,迈步走了进来。

    刘红皱了皱眉心中疑惑更甚,刚想继续询问,就见眼前出现一个手机,上面

    正播放着那段让她心神不宁的视频。

    「你!」刘红顿时如遭雷击,心彻底沉了下去。

    「怎么样?谈谈吧!」晓民依旧带着笑容说道。

    刘红没法再拦阻了,被他走进了房间里。

    「这么做到底是为什么?」脸色苍白的刘红问道。

    「没什么,请你帮个小忙而已。」晓民注视着她缓缓说道。

    「哼,别做梦了。你以为用这种手段能威胁到我吗?」刘红摆出强硬姿态说

    道。

    「我可不是那几个小孩子,你唬弄不了的。再说,你不听听我的条件再决定

    吗?」晓民不急不忙地说道。

    刘红明白难以善了了,她没有说话只是目光如电的望着他究竟怎么说,不过

    剧烈起伏的胸膛暴露了她心中的惶恐。

    晓民同样在思考到底用什么方法才能让她屈服,然后来按自己吩咐行事。

    就这样气氛僵持下来,双方各怀心思都没有开口。

    「脱掉!」晓民的声音突兀地响起。

    正在飞快地思索着对策的刘红显然没有防备,闻声一震问道:「什么?」

    尚未等她反应过来便发现对方已经一步步逼近到自己身前,灼人的目光贪婪

    地盯了过来。

    她不由自主地往后退了一步,色厉内荏地喝道:「你想做什么?」

    没想到那年轻人伸手重重地捏住自己的脸颊粗暴地将她推进了卧室,砰地踢

    上了门。

    到了

    此刻刘红彻底慌了,强烈地反抗起来,但两人身高悬殊力量也差得很远,

    她哪里挣脱得了,反被一下子扔到了床上。

    「你……你做什么?我……我喊人了!」她挣扎着撑起半个身子,大声喝道。

    对方根本不为所动,反而走上前来双手扯住她衣领,刘红急忙握住他手腕抵

    制着对方下一步动作。

    但还是毫无作用,「撕拉!」她的上衣被撕开了,一道深邃的乳沟以及半个

    白花花的胸脯暴露出来。

    见到晓民瞬间变得面色狰狞呼吸急促起来,刘红心中骇怕之极下意识往后挪

    移着身子。

    看着半露的惊人巨乳晓民不由自主地吞咽着口水喉结上下涌动几下,身躯往

    前一逼再度拉住了胸罩的吊带。

    「蓬」仿佛听见爆音,在胸罩被扯去的一刻,两只小西瓜般的乳球跳跃着弹

    了出来。

    亲眼目睹两团圆滚滚的白肉乱晃的场面,晓民只觉热血上涌,头脑好一阵晕

    眩。

    「啊!」

    随着刘红惶恐的惊叫,许晓民扑了上去压坐到她身上。

    不过接下来他便遭到了强烈地抵抗。

    虽处于绝对的劣势但刘红依然奋力反抗,让他无法轻易得逞,两人在床上扭

    打着一时难分胜负。

    但到底男女有别,双方角力的结果是毫无悬念的,最终刘红两只手腕被牢牢

    按在床上,身体被完全镇压住的她眼睁睁看着对方俯下身直接亲吻起自己的双乳。

    又挣扎了一小会,刘红便感觉气力不继了,双手被放开后酸软的两臂让她有

    心无力再去抗拒,无奈地垂在了两旁。

    比田静还足足大了两号的豪乳,饶是经常打篮球的手掌也无法尽握,传来的

    手感也有所不同,比田静的要更软一些却少了些韧性与弹力。

    不管怎么说,这对豪乳对于晓民的吸引力却是丝毫不减的。

    他的五指深陷进乳肉中尽情揉捏,同时脑袋也拱在双峰间左右逢源的将两个

    乳头轻咬舔弄,很快便感到下腹火热升腾,肉棒坚硬地勃起了。

    双乳遭受到有史以来最严重的侵袭使刘红表情痛苦汗水淋漓而下,太痛了他

    抓得太重了竟然还用牙咬的,她难受得几乎要出口向对方哀求起来。

    不知经过了多久的煎熬,对方终于松开了乳头坐了起来,但她马上发觉自己

    的裤带被解开了,紧接着整个下半身一凉赤裸裸地暴露在空气中。

    「别!不要,不要!」使劲并拢的双腿还是被强行分开成了一个大字,刘红

    已经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在自己阴部来回滑动,她心中骇怕慌乱到了极致,忍不住

    尖叫起来。

    但随着对方整个人压到了身上,刘红清晰地感受到一根火烫的异物毫无阻碍

    地捅进了自己的身体。

    晓民紧紧抱住这个女刑警的身躯,两个月前曾享受过的舒爽感又传向了他的

    神经中枢。

    但细细体会下却能分辨出某些不同,那张徐娘半老的脸蛋姿色上要逊色田静

    不少,但被挤压到扁平的双乳带给他胸膛柔软腻滑的绝佳触感又是远超田静。

    同样她的阴道紧密程度不及田静,但是里面深度却异乎寻常的短,以至于晓

    民清晰地感觉到插进深处时龟头会被一层软绵绵的肉体阻碍到并陷入进去。

    这种异于常人的体质让男人的龟头有种被吮吸的感觉,带给晓民的刺激远非

    寻常。

    被强奸了,在今天以前刘红做梦都没想到自己会遭遇这种事,特别是在多少

    年连性生活都没有的情况下,却莫名其妙地被一个陌生人奸污了。

    &nbsp發頁4F4F4F,C0M

    \u5730\u5740\u767c\u5e03\u9801\uff14\uff26\uff14\uff26\uff14\uff26\uff0c\uff23\uff10\uff2d

    这个事实让刘红精神上受到的打击无与伦比,在阴道被侵入那一刻她双目失

    神脑子里一片空白。

    「啪啪啪。」晓民一边强吻着她的嘴唇,一边努力地进行冲撞。

    除了双手抓紧床单其他什么也做不了,只能默默承受这一切的刘红泪水止不

    住地流淌下来。

    漫长的时间里,清脆的肉体相撞声连绵不绝地响着,除此之外房间里显得格

    外安静。

    随着时间的推移刘红的眉头越皱越深,她的阴部早被撞得疼痛不已,连嘴唇

    都被对方咬破流血,面对此番摧残她只能在心中祈求对方能够快些结束。

    但却事与愿违经过两个月前第一次的经验积累,晓民对于延长快感时间变得

    更有把握。

    渐渐地刘红脸色愈加痛苦泪水涌出得更厉害,这已经不光是心理上的痛苦,

    更夹杂着身体上的痛苦。

    不知过了多久,终于听到身上的男人发出了一声嘶吼,紧接着自己阴道深处

    被一股股滚烫的热流激射而入。

    刘红闭上眼无声地哭泣着,不知是该悲哀自己真正被强奸了,还是该庆幸难

    熬的摧残终于结束了。

    晓民这时也觉得疲累之极趴在她身上呼呼呼喘个不停。

    其实,一开始进门时他心中并无此种想法,但见到这个女人时脑海里便不由

    自主地联想起视频中那对触目惊心的豪乳。

    毕竟第一次之后他已经有两个月禁欲时光了,顿时心中积存已久的欲念便一

    发不可收拾,竟然就这样强奸了这个半老徐娘的女刑警。

    这次极为尽兴的泄欲过后,带给他生理上的满足感舒爽感不输于田静,但心

    理上却没啥太大的感觉反倒是空落落的说不出什么味道。

    此时此刻趴在刘红身上的许晓民心中却不合时宜地浮现起田静的姿容,最终

    化为一声长长的叹息。

    一刻钟休息之后,晓民才从刘红身上爬起。

    默默地穿好衣裤见到刘红任然张开手脚呈大字形躺着的赤裸身躯,晓民才重

    新进行了准备已久的谈判。

    「现在视频在我手中,你应该清楚要是曝光出去!不光是你,连你儿子这辈

    子也完蛋了。」晓民直奔主题的威胁道。

    听到儿子一直处于失神状态的刘红蓦然有些清醒过来,下意识地遮挡住敏感

    部位,同时目光转向了许晓民看他到底想说什么。

    「不过你要是按我吩咐做,我可以保证不会发出去。在我满意之后还会帮你

    删除掉,这点我可以发誓!」晓民提出了条件并努力取信于她。

    「你到底是谁?想要做什么?」刘红沙哑着嗓音有气无力开口问道。

    晓民盯着她的裸体目光闪烁了几下,最终道:「反正不会是太难的事,到时

    候会跟你说的。」

    「这不可能。你要是敢发出去,那你强奸我的事我也要让你付出惨重代价!」

    刘红挣扎着坐起身努力地进行着抗争道。

    「那你可以赌一把,看我敢不敢发。再说你别忘了,这房都是你开的,要告

    我强奸恐怕也不容易吧!」晓民一副胜券在握的表情说道。

    眼见他转身从从容容走了出去,刘红张了张嘴却什么也说不出来,她哪里敢

    把影响儿子一生的严重污点给赌上去呢?

    终于当房间里只剩下她一人时,再也忍不住捂着脸痛哭起来……

    在提心吊胆失魂落魄中度过了数日,终于让她担惊受怕不已的许晓民又一次

    出现了。

    变得憔悴许多的刘红下班回家后不久,听见门铃响起,打开门一看她的脸色

    变得煞白,下意识地要将门重新关上却已经来不及了。

    门外,许晓民跨出一大步便挤了进来,目光炯炯地逼视着她。

    这时,林佳闻声也走过来,看着这个陌生的年轻人进了自己家也很是惊讶。

    刘红听见身后脚步声,显得有些慌乱,急忙转头说道:「他是妈妈的亲戚,

    有事情和妈妈商量,林佳你先去做功课吧!」

    「哦」乖孩子林佳答应了一声便回去了自己房里。

    「你到底想怎样?」刘红压低嗓音道。

    「你说呢?」许晓民却逼近一步顺势搂住她香肩调侃地说道。「去你房间谈

    吧!」

    说着带着她往里走去,刘红心中慌乱之极急匆匆快步走过客厅,生怕引起儿

    子的注意,将他带进了自己卧室。

    关上门她再度退开一步压低嗓音语带焦急地道:「你到底要怎样?」

    「脱吧!」许晓民盯着她身体的眼中闪烁着异样的光芒说道。

    「不,不行!我儿子在家,我求你了,别这样!」伸手抓住他伸过来的魔爪,

    刘红不由哀求道。

    「那么去我那里也行,随便你了!」许晓民倒是没再急于动手缓缓说道。

    刘红胸口急剧地起伏着,最终看着他,嘴唇哆嗦着点头道:「那……那…

    …好吧!」

    许晓民微微笑着点了点头答应了。

    在和儿子随意编了个说辞后,刘红跟着晓民出门了。

    一路上尽管刘红艰难地挪着脚步缓慢地跟着,但很快便被搂住腰半拉半拽着

    随他到了家中。

    直接将她拽进了卧室,许晓民显得有些急切。

    「现在快些给我脱了吧!」

    刘红被逼得往后退开一步,努力地进行着最后的劝说:「我年纪大了,你这

    么年轻干嘛要找我做这种事呢?你可以找更年轻漂亮的啊!」

    「那你不是应该感到荣幸吗?别说这些没用的了,快点脱,难道还要我帮你

    吗?扯坏了我这里可没得换的啊!」晓民哪能被她三言两语说动,继续逼迫着。

    刘红见他的态度知道没有转圜余地,心中满是悲哀与无奈,她咬了咬下唇转

    过身去缓缓地解开了上衣的扣子。

    刚把上衣脱去裸露出香肩,早脱得干干净净的晓民已经靠了上来二话不说从

    身后一手一个握住了她的豪乳捏了起来。

    「嗯……」猝不及防的刘红闷哼一声脸上顿时火烫起来,心中也真怕她扯坏

    胸罩等会就没得戴,于是忍住羞耻低不可闻地道:「搭扣在后面。」

    晓民果然松开手帮她解开了搭扣,顺便把胸罩拿开,这时也不知怎么想的反

    倒退后一步说道:「裤子也脱了吧!」

    刘红无奈之下动作缓慢地将长裤也脱了下来,只剩下一条小内裤却怎么也下

    不去手了。

    欣赏着她宽衣解带的晓民最终实在忍不住帮她拉下了最后一缕遮挡,将手中

    的小内裤扔掉,他的目光锁定在了丰满之极的肉臀上移不开了。

    双手齐上在肥臀上好一阵蹂躏,心中的糙火再也克制不下了,便开口命令道:

    「到床上趴好,屁股翘起来。」

    听到这话刘红心中在滴血,久远的记忆在心底重新泛起,当年他丈夫在世时

    在两人的夫妻生活中也是好的这一口。

    而今天她却要为别的男人再次摆出这般羞耻的姿势,但是被制住命门的她已

    经无法抗拒,只能艰难地爬上床撑着四肢将臀部翘得老高。

    刚摆好姿势,晓民已经迫不及待地到了她身后,双手对着肥大的屁股又拍又

    捏享受着它美妙的手感。

    他能清晰地看到刘红微微洞开的小穴,里面红彤彤隐隐泛着水光像是正在恭

    迎自己的临幸。

    顿时他身体内的欲火烧得更旺了,哪里还忍得住的晓民一左一右伸手按住了

    她的腰肢,随后便将硬邦邦的肉棒塞进了那个肉洞里。

    依然是那熟悉的舒爽感觉很快袭来,当碰上臀部q弹的肉体时,他感觉这回

    似乎插得更深了,那腔道深处传来的吮吸感也更为强烈。

    平稳而有节奏的撞击声霎时响了起来,由于双手能够借力晓民感到这次操得

    不是很累,尤其是撞在那丰臀上的感觉实在太完美了,有种一切尽在掌控的满足

    感。

    还是当年夫妻生活的记忆让刘红在熟悉的感受中莫名的在生理上产生了快感,

    但越是如此她心理上便越发觉得痛苦难忍。

    又是一段漫长的煎熬后,渐渐地刘红感到了对方节奏在明显的加快,胸前有

    着严重下坠感的双乳前后摇摆得幅度更大了,几乎能撞到下巴了。

    持续的激烈碰撞后,晓民终于又在刘红的身体深处射出了精液,让两人的这

    次性交告一段落。

    又压在她身上休息了好一会,晓民才重新动了动身体。

    「好了吗?」经过又一次的交媾,刘红不像上次那么激动,语气显得平静一

    些了。

    晓民从她身上爬下来,坐到了旁边。

    刘红也随即转个面同样坐起身体。

    两人就这样裸着身体并排坐在了一处,或许心中明白早已被看光玩过了,因

    此刘红虽勉强地举手遮挡着关键部位,却也没显现出特别的不自在。

    「你到底想怎样?这么做就是为了玩弄我的身体?」她又一次向他提起心中

    的疑惑。

    「还有一点点小事,到时候再说。成年人了,也别说什么玩弄不玩弄,大家

    都有需求的嘛!我看你流的水也不算少。」晓民回应道。

    「我不可能一直受你无限制的骚扰,今天是最后一次!不然大家就鱼死网破

    吧!」刘红实在忍受不住这样子无休止的下去,便赫然与他摊牌。

    「既然大家

    摊开来说明白也没什么不好,最后一次是不可能的。这样吧!我

    们维持性伴侣关系,最多一年内结束。你一礼拜来三次。」

    作为他的泄欲工具,晓民心中对这个丰满的熟妇很满意,想了想后与她做了

    这个约定。

    刘红听了咬着下唇心中犹豫不决,他的条件如此不堪但到底给了她一个希望,

    为了儿子她最终决定作出这个牺牲。

    「你到时候耍赖怎么办?」但她还是不放心这家伙的信用。

    「我以我死去母亲的名义发誓,绝不会骗你。你再不信我也没办法。」已经

    花费了不少心血他只有尽量取信她,更何况他也没有欺骗她的意思,便郑重地发

    了个誓言。

    看着他郑重其事的表情,刘红心中也没有办法只有选择相信了他,最后又提

    出了她的要求:「一个礼拜两次,还有你要戴套做!」

    「行吧!就这样说定了!」晓民略微想了想便一口答应了下来。

    就这样两人谈妥了条件,成了一对性伴侣。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