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zz00011 - 【田静的迷惑】(2) 田静的迷惑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引号影院,精彩在线观看

    字数:5770

    2019年10月9日

    刑警队正副队长之间交锋的第一回合在两周后揭晓,两方各擅胜场不分胜负。

    首先是田静团队发力,一举打掉了盘踞多年隐藏颇深集盗窃、收赃、销赃一

    条龙的偷盗电瓶车的团伙。

    没想到第二天鲍杰便还以颜色,破获一桩抢劫案并远赴千里之外将嫌犯抓获

    归案。

    论两个案件的影响力和破案难易度自然是鲍杰大胜,但考虑到双方掌握资源

    的悬殊,便感觉田静完全不输于他。

    再加上上手时间的因素,田静甚至能压了鲍杰一头。

    双方既然正式打了擂台一心振作的田静便全力以赴,又申请从其他科室借调

    了两人过来,虽也是两个新手只能处理文案工作,但也使自己的团队加强了不少。

    他们这种破案率上面的竞争上级自然是喜闻乐见,特别是对田静给予了诸多

    鼓励与赞赏。

    面对压力与挑战田静显得斗志昂扬大有一番撸起袖子加油干的劲头。

    周末在家休息的她一边整理着家务脑子里还在揣摩着手中的案子,王林今天

    难得没有出门,正坐在沙发上看报。

    「小静,今天我约了罡子过来谈些事情,你看着准备一下吧!」嘴里哼着小

    曲正在一心两用忙忙碌碌的田静听见王林说道。

    「好,我知道了!你们的确好长时间没聚了。」田静当然清楚罡子是谁,马

    上开口答应着。

    罡子全名叫许罡,说起来两家关系可不一般,从上一代开始便是世交,他与

    王林更是发小死党。

    那时候两家走得可近了,常常一起聚首有着一番很深的情谊存在。

    反倒是后来,王林仕途得意,许罡商场驰骋,各自变得忙碌起来相聚反而不

    多了。

    过了不久门铃声响,王林率先起身将客人迎了进来。

    两人先是来了个拥抱,互相间默契地大笑起来。

    「罡子,有一年多没见了啊!」

    「呵呵,还不是要见双木你这个大领导一面不容易呢!」

    「说什么呢!应该是你这个有钱人看不上我这个穷伙计喽!」

    这时候,田静微笑着招呼道:「你们两兄弟别站着了,坐下说话吧!」

    许罡向着田静笑着道:「田静你好啊!许久没见了,听说你当官了,恭喜了

    啊!」

    说着他转头对着身后的年轻人说道:「来,叫人啊!」

    那是个身高有一米八五左右的英俊少年,虽站在许罡身后却早已引人注目了。

    「嗨!王叔好!」

    「嗨!你好!田静!」

    话音未落许罡举手往他脑袋轻轻拍去,「有没有规矩了,叫田姨!」

    「这是晓民吧?几年没见这么高了啊!」田静看着那少年心中也满是惊讶。

    这时,王林阻拦了许罡的动作笑道:「你就随他们便吧!现在的年轻人都这

    样,我家小美还不是一样喊我老王老王的。」

    等宾主们都落座,老友间打开了话匣子聊得欢畅,话题从当年住在一起大院

    里的童年趣事到近期孩子们的糗事不一而足。

    终于说笑寒暄得差不多了,王林对着田静说道:「小静,你照顾下晓民,我

    和罡子去书房聊点事情。」

    随着他们进去书房,客厅里就剩下两人一时冷清了下来。

    其实一开始田静就对这个熟悉却又生疏的男孩好奇得不得了,其英俊潇洒的

    容貌、朝气挺拔的身材。

    「小鲜肉。」这个最近网络流行词便不停从心底冒出。

    见他望向自己的目光有些闪烁,脸色都有些泛红。

    田静只觉这个腼腆的大男孩更加显得可爱了。

    「别太拘束了,晓民。不会忘记了吧,小时候你暑假里还住我们家呢!」小

    鲜肉的形象和思绪中招人怜爱的小男孩形象渐渐重叠,触动了田静心底的柔意。

    这个叫许晓民的小男孩其实蛮可怜的,母亲去世得早,忙于工作的父亲更加

    弥补不了母爱的缺失,使其性格略显孤僻少言寡语的。

    那时候两家极为亲密,田静便会在暑假期间照顾他一段时间。

    后来,初中时晓民被父亲送往寄宿学校,高中阶段更是直接在国外度过的,

    因此接触不多了。

    许晓民今天的确有些激动,心脏不由自主地怦怦跳,对于这些不自然的表现

    他很是不满。

    直到听见那充满怜爱的语音钻入耳中,他的心莫名的平静下来,不由自主地

    点了点头轻声道:「嗯,我记得呢!」

    「喝点什么?茶还是饮料?」今天见到这个记忆中的小家伙,田静也很高兴,

    见其依然沉默少言便主动照顾起来。

    「来罐啤酒润润嗓子吧!」

    田静一呆见他认真的表情又不由好笑,点头道:「好吧!」

    田静取来啤酒递了过去,大男孩毕竟年少不成熟动作显得鲁莽,竟连她的手

    一起抓了过去。

    「哦,对不起!」好在他发觉后立马送开了,满脸尴尬地打招呼道。

    「没事,坐吧!我也陪你喝一罐。」田静再度感到这家伙可爱而好笑。

    「干!」碰过杯后两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聊了起来。

    一开始是田静关心地询问着许晓民在国外这些年的生活和学习情况,出乎她

    预料的是一旦打开话匣发现这小鲜肉竟然头脑清晰、言辞风趣,往往能逗得自己

    开怀而笑。

    到后来对方也随意的询问起自己的工作和生活,田静心中不在意地随口和他

    简要的谈了谈,没想到他更是个倾听高手。

    在对方专注的表情、恰当适时的开口引导下,田静不知不觉和他产生了情感

    共鸣,将其当作倾诉对象滔滔不绝起来。

    其实也难怪田静,多年来平淡的生活节奏被打破,工作中面临着重重压力,

    她也想要个倾诉对象来释放压力。

    但她数次对王林聊起这些时,很快便被打断了。

    对方根本不以为意,大概的意思是无所谓这个刑警队长做得好做不好,他都

    能保证她前途顺畅。

    但他哪里明白自己的心思,也根本没有考虑过自己的感受,田静其实很不满,

    不由得心中更想做出成绩来证明自己。

    ……

    「你说,我会不会输给鲍杰啊?刑警队工作真的压力很大,我都快担心死了,

    觉都睡不好!」

    「放心吧!其实你做的比他好多了,有什么好担心的。他只不过比你多干了

    许多年刑警而已,试想下他如果当了队长会怎么干?我觉得不会比你更好的,加

    油吧!」

    ……

    「呃,这么快喝完了,再去给我拿罐吧!田静!」晓民仰着脖子将最后一滴

    酒倒进口中后喊起她的名字又来讨要。

    「去,你还是高中生呢,少喝点!」聊到现在两人之间熟络许多,田静已能

    与他和

    熟人般打趣了。

    晓民做了个怪脸下一步却将田静喝剩的半罐抢了过去,对着嘴就倒。

    见他喝下去一大口做了个夸张的舒爽表情,还伸出舌头朝自己又给了个怪脸。

    田静的脸不由得腾地红了红,这臭小子难道不知道上面有我口水吗?

    不知怎的她心中升起了一丝异样,顿时觉得气氛有些暧昧起来了。

    被小鲜肉灼人的目光注视下,田静竟有些心虚的低下头避开了。

    「自己在想什么呢?不会脑子出问题了吧,怎么可以起这种念头,一丝丝也

    绝对不行啊!实在太丢人了!」莫名产生的那一丝奇怪的念头让她陷入深深自责

    中。

    「田静。」

    「嗯?」心情有些乱的田静听见他喊自己,下意识应道。

    「肚子有些饿了,出去吃点东西吧!」晓民拍了拍肚子说道。

    「好吧,我问问他们去不去。」田静答应了起身往书房走去。

    很快她便回转了说道:「走吧,他们还有得谈呢。让我们先去吃。等我下,

    换件衣服就出发。」

    两人去了附近一家披萨店用餐,后面的时光田静开始注意言辞和举止有些刻

    意保持距离了。

    她刻意扯开的话题也大多是重复一些刚刚聊过的生活类内容,虽然也提过有

    没有交女朋友啊之类的,但语气很轻松只不过开玩笑一般了。

    回去的路上晓民掏出手机一直在玩着什么,田静无奈只能放慢脚步边走边等

    他。

    「小心!」这时三个十来岁的小孩在人行道滑着滑板迎面而来,生怕低着头

    的晓民出危险,田静忙扯着他胳膊拉到一边。

    &nbsp發頁4F4F4F,C0M

    \u5730\u5740\u767c\u5e03\u9801\uff14\uff26\uff14\uff26\uff14\uff26\uff0c\uff23\uff10\uff2d

    她不知道晓民刚才一路上借着玩手机,其实是思索着另一件事。

    此刻,被拉住胳膊他能清晰感觉到两人间的距离只有不到二十公分,瞬时他

    便产生了顺势将她压到墙壁上来一个深吻的冲动。

    但智商接近150天才的少年脑子里快速运转分析着各种可能性,发现自己

    得逞的几率低于10%.最关键的是一旦暴露出自己的心思,以后便丧失了许多机

    会,这是智者所不为。

    所以他没有做出冲动的举止,反而露出一张阳光灿烂的笑容。

    其实,那一丝绮念早被田静驱散到九霄云外,此刻恢复了正常的她觉得对方

    只是一个需要家人疼爱的阳光大男孩而已了。

    「别看了,快点走了!」脸上挂着笑容,田静像是母亲对待孩子般嗔怪的说

    道。

    晓民脸上也满是笑容的点头,听话的藏好手机跟了上去。

    他内心深处也的确心情不错,偷偷观察着身前几步的曼妙身姿,暗中自言自

    语着:「不急,慢慢来才更有味道。既然知道了你心中的执念,我就更有把握了。

    呵呵!」

    周末小插曲并没有影响到田静斗志昂扬地全身心投入到与鲍杰的这场擂台上。

    她发现自己负责的一块都是些盗窃、诈骗类的案件,它们有个特点就是大多

    案值偏低,却很琐碎。

    而对方负责的抢劫、强奸、凶杀这些大案影响真的很大,上次他破的那个抢

    劫案全局上下无有不知的,而自己破的盗窃案或许只有几个局领导知道了。

    要改变这状况只有发生两种情况,一是在自己负责的一块发生数额巨大有深

    远影响力的案件,二是要从对方手中争抢一部分大案过来。

    第一条完全不受控制,而第二条又涉及量力而行的问题,弄不好会反受其咎,

    因此的确有些伤脑筋。

    到底她还是下不了去争抢大案的决心,想来想去还是慢慢来再说了。

    日子一天天过,田静带领着她的团队也陆陆续续破了几桩不起眼的小案子。

    但就在一个月后,鲍杰不愧是经验相当丰富的老刑警,竟然将五年前曾引起

    全市关注的一桩灭门案给一举侦破了。

    这当然引起了更大的轰动,连新闻单位也惊动了倒是让局领导们在镜头前实

    实在在地露了把脸,局长们的脸上好一阵都是满面春风的。

    鲍杰这个小人更是嚣张得不行,尾巴都翘上天了,进进出出在田静面前炫耀

    自己贬低对方不遗余力。

    他还特地在刑警队范围内摆了个庆功宴,田静作为队长不得不去应付。

    刑警队五六十号人包下了数个ktv包间,也算是这些时刻要保持形象的公

    务员们难得的狂欢时刻了。

    田静身份使然再怎么不愿意也只得保持着欣然的笑容为对手庆功,她还亲手

    向鲍杰敬了杯酒,在对方毫不掩饰地嚣张笑声中陪他一起饮下。

    但随着气氛的推进鲍杰几个铁杆开始借机而动,很快就灌了田静不少酒,让

    她有些吃不住劲了。

    而她团队几个女警哪里帮得上忙,她们刚想为田静抵挡几分便一个个被人拉

    走了。

    酒酣耳热中几个家伙更加过分的起哄要田静陪鲍杰对唱情歌,田静被气得浑

    身发抖只感羞辱难当,最终借上厕所才遁出了包房。

    洗手间内还沉浸在耻辱中的田静气得银牙咬碎、紧握双拳狠砸墙壁好容易才

    稍微平复下来。

    刚刚走到灯光昏暗的走廊,肩头便被搭上一只大手。

    「啊!」她像一只受惊的小兔急忙往前窜出才险险避开。

    回头只能看见走路有些摇晃的黑影站在不远处,但他一开口便听出来是鲍杰

    的声音。

    「田队长,这么胆小怎么能当刑警呢?呵呵!」

    「鲍杰,你别太过分了!」再怎么隐忍田静也不容他如此践踏自己的自尊,

    出口也严厉了起来。

    「过分?呵呵,刚刚有点上头,冒犯您了是我的错!其实,没别的意思就想

    和您聊两句。」鲍杰这点倒也爽快有错立马就认并不含糊。

    「我想,您心里也明白,您现在坐的这个位置理所当然应该是我的。」接下

    来鲍杰也是直来直去说道。

    「我不明白,为什么理所当然就是你的位置?上级既然让我当刑警队长肯定

    有他们的考虑,你

    跟我说这些有什么意思?」田静今天也是受够了,开口有些针

    锋相对。

    「你这个女人在我面前装什么糊涂!靠什么做到这个位置自己不知道吗?」

    「你什么意思,别血口喷人。你当我真的有多想当这个队长吗?」田静气急

    之下怒怼他道。

    「好了好了。我好男不和女斗,说实话你这种雏儿根本不是我的对手!再和

    我斗下去你还有脸待下去吗?」

    鲍杰口气一如以为的狂妄,他停顿了一下又说道:「其实,我也不在乎这个

    队长不队长的,只是咽不下这口气。」

    「趁这里没人听到,你跟我服个软,我也就不计较了。反正实话跟你说了,

    老子也有路子的,过段时间就调走把这个队长让给你做也没什么!」

    「别,您千万别让,我们看看到底是哪个丢脸跑路!」

    田静的强硬倒让鲍杰有些刮目,但还是冷哼着放了狠话道:「哼哼,行!有

    种,有个性!那我们就赌一下看看吧!谁要是怂了就是狗娘养的!」

    「粗俗!」田静彻底被激怒了低声骂道。

    散了场,田静一个人往家的方向走着。

    静幽幽的路灯下,她踩着小碎步走着走着脑子里回放着刚刚受到的委屈,忍

    了许久的泪水终于憋不住流淌了下来。

    就这样一边哭一边前行,不知过了多久突然被一个身影拦住了去路。

    她抬头就见到一个篮球在眼前晃动着,再凝神一看才看清楚来人:「怎么是

    你?这么晚做什么呢?」

    晓民手指间转动着篮球望着她说道:「刚刚和几个朋友玩球呢!你怎么了?

    田静?喝不少了吧,还流眼泪了,发生什么事了?」

    田静伸手擦了擦眼角挥了挥手道:「我没事!晚上天冷,你穿这么点不要病

    了,早点回去吧!」

    话音未落她只觉一阵反胃一股酒意上涌,顿时一阵晕眩站不稳脚步踉跄地往

    前跌去,脑袋一下子撞到某个胸膛上。

    接下来她便处于意识混沌中,似乎被人搀扶到路边花坛旁坐了下来。

    后背上一只手掌不停地轻拍轻抚让她感觉稍稍好受了些,而她蜷缩着身体将

    脑袋靠在温暖的怀抱中。

    肠胃稍微舒服了些,身体也感到温暖许多,但是脑袋还混乱地厉害,后面她

    也不知道自己断断续续地说了些什么,最后又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手臂搂着怀中软绵绵的身体,许晓民到现在也不敢相信这事的真实性。

    撩开她额前的刘海露出了半张美丽的俏脸,神情专注的晓民心生柔情,在她

    额上轻轻印上一吻。

    刚刚听她诉说着受到别人的欺负时心中的委屈,他也在为她心生愤怒。

    「十年前我就说过长大会当你的保护人,你肯定忘了吧!当时我就发过誓,

    能欺负你的只能是我,别人都不行,不允许!」

    悄悄用手背轻抚她柔嫩的脸蛋,晓民口中低声呢喃着。

    「放心,我会帮你的,帮你彻底打败那个大坏蛋!」

    视线从上往下很自然地被鼓胀胸口微微露出的乳沟吸引过去,要知道那对双

    峰的很大一部分正挤压在他的腹部上。

    渐渐地晓民有些口干舌燥,忍不住偷偷伸出一只爪子覆在田静乳房上隔着衬

    衣感受着它的柔软。

    这下他清晰感觉到下腹一团火热高高挺起,自己有些难以忍耐了。

    抬头望了望不远处自己租住的高楼,心中开始犹豫不决。

    他脑子里飞快算计着,此刻田静应该有七八分酒意了,自己再灌两罐下去应

    该有把握今天就将她拿下了。

    但是这样做的话,对自己彻底占有她的长远目标未必有利,而且也与多年来

    的幻想场景有些出入。

    自信爆棚的少年对任何不完美都有些本能的不甘心,因此强忍住将田静扛到

    肩上带回家的冲动。

    不过晓民也非是柳下惠之流,见美女双臂环抱着自己的腰,眼睛紧闭睡得正

    沉,便缓缓低下头凑过去吻向诱人的红唇。

    就在将将双唇相碰之际,突然田静脸上浮现难受神色连续打了数个恶心干呕,

    晓民忙抬头退开。

    接下来田静蓦然睁开眼挣扎着坐起,立马弯着腰吐得翻江倒海。

    好一阵后她终于吐了个痛快,接过递到眼前的纸巾擦干净嘴,这才反应过来

    满面通红羞惭地说道:「对不起!今天喝多了!」

    「没事,我送您回家吧!」少年心中倒不在意柔声说道。

    田静刚刚吐过后头脑立时清晰许多,在这个男孩面前出了个大糗,她是真有

    些不好意思了。

    忙摇了摇手道:「没几步就到家了,我自己能行,谢谢了!」

    说完立刻起身逃也似地离开了。

    许晓民目送着她的背影嘴角渐渐弯起露出了颇有深意的笑容。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