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丁丁 - 【高沐恩复仇录】(序) 高沐恩复仇录(赘婿同人)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引号影院,精彩在线观看

    赘婿同人高沐恩复仇录序作者:小小丁丁2019826字数:4483南方的四月份,正好是雨水多的时节,春寒料峭莫过如此。:

    凌晨时候,一片蛙声虫鸣,在一艘二层高楼船的一个房间里,一名少妇身披外套,左手抵额的看着桌上的归总资料,微蹙的眉头不难让人联想到这份报告的内容不讨人喜。

    苏檀儿看了片刻拿起旁边的毛笔,沾了墨汁便在上面圈点批注。

    恍惚间好似听到外面有刀剑碰撞的声音,苏檀儿停下手中的笔,推开窗往船下看,只见家丁们围住一群手持武器身披铁甲的人,还听到一声“六扇门办桉,接手密侦司,我乃总捕宗非晓尔等不得阻挠”。

    苏檀儿来不及关上窗户,迅速跑到门边插上门闩,环视房间堆着的资料,外面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来人未进门便在外面问道“老板娘,是刑部宗非晓怎么办”

    苏檀儿一边拖过手中的碳盆,倒油点火,一边说道“拦住他,能拦多久拦多久”

    房间外刀剑相撞的叮叮声和求救声不断响起,房间里苏檀儿不断的将资料往盆里扔,房外的声音越来越近,苏檀儿越来越着急,索性一脚踢倒碳盆,然后翻倒门边的架子。

    门外中气十足的声音传来“开门出来”

    伴随的是沉焖的撞击声,却因门闩是铁做的,一时也撞不开。

    苏檀儿一边紧张的看着门口一边看着地上燃烧的资料向外面喊道“救命啊,走水了”

    门外不断响起“咚咚咚”

    声音,每一次的撞击都让整座船一整晃动“出来,快开门否则必将法办于你”

    苏檀儿不断盯着门口,一边祈祷快点烧完,火苗在房间中跳跃着映红了苏檀儿的脸庞,纸片飞舞间,火苗也在不断蔓延。

    终于铁闩不堪重负,在二百多斤的壮汉不断撞击下陡然断裂,苏檀儿来不及多看一眼,便冲向窗户往河中一跃而下。

    本在燃烧的房中出了一身汗的苏檀儿,冲出窗户时便被迎面而来的寒风吹得头昏脑胀,一时忘记憋气。

    身子跌入湍流冰冷的河水中,一阵冷气自全身袭来,胸腔不受控制的收缩勐吸了一口河水,冰水灌入肺部,刺激着娇嫩的肺泡粘毛,苏檀儿不断的咳嗽吸气,却吸入更多的冰水,四肢不受控制的拍打抽搐。

    在连着今晚的惊吓和冰水入肺的窒息后,苏檀儿的意思慢慢消失,身子缓缓沉进河中,被湍流的河水裹挟着冲向远方。

    四月二四,汴京。

    宁毅看着手中的纸条,看了很久,脸上的表情逐渐僵硬,回头看了一眼一直流泪的小娟,又看了一遍纸上的内容“二十四日凌晨,毫州境内,主母跌入水中,至今下落不明,淮河大雨,已有洪水迹象,目前仍在搜索寻找主母下落”

    宁毅不断摇头道“你们干的真漂亮”,步伐缓慢的走向后门。

    同一日,被父亲高俅以惩罚为借口,实则逃难到毫州的高沐恩,在听到这个消息后,欢天喜地的大喊大叫“快去,全部都去,去给我找小咪咪,我的小咪咪,等等我啊,你可不要有事”,高沐恩看着手下一应允诺而去,脸上的笑容越来越淫荡“嘎嘎嘎,宁毅啊,你竟然敢欺负我,你凭什么敢欺负我,你现在一定很害怕吧,你等着吧,我会好好照顾小咪咪的嘎嘎嘎”

    连续三日,大雨也下了三日,河水已经真正出现了发展成洪水的趋势,竹记的人不日不夜的沿着河边寻找苏檀儿下落,甚至在宁毅以“不计一切代价,活见人,死见尸”

    的命令下,有五个竹记兄弟在下水搜寻时出现意外而身亡,随着时间的不断流失,已经过了黄金抢救时间了,宁毅的心也低落了谷底,虽然嘴上不愿承认,但内心深处却也默默给苏檀儿打上了死亡的标签。

    但是却有一个精虫上头的人仍在“性”

    奋的命令手下继续下水搜寻,在手下叫苦不迭的情况下,高沐恩大手一挥“不论找不找得到,五天后本少爷包下花春园三天,让你们爽个够,若是找到了,在送每人一个婆娘,只要你看上了,不论是否已经嫁娶,本少都帮你们搞定”。

    在高沐恩的利诱之下,不要命的勐夫不断出现,那些单身十几年暗恋着隔壁女神的单身狗们,都对眼下的条件兴奋不已。

    马元就是其中的一员,在得到高沐恩的条件后,立刻连续下水七次,最后被队长拖上水,严禁今天继续下去后,马原才感到身体的一阵乏软,不免后怕不已。

    在临时搭建的“小咪咪搜救营”

    休息两刻钟,觉得不甘心的他,又继续沿着河边往下走。

    走了五里地后,时间已经到了傍晚,太阳已经慢慢落下,马元本在中午只吃了3个馒头,又连续下了七次水,还走了这么久的路,肚子早就撑不住了,只想着先在周围先找些吃的再回去,于是便远离河边,往大道走去,走了不到一刻钟,看到前方有一个小木屋,外面还晒了一片渔网,马元也不管里面的人是否是歹人了,只想着先用钱求口吃的。

    马元敲响门,里面传来一声“谁啊”

    马元一听这声音便知道里面是个老人,在门口作答“老丈,打扰了,我今天干了一天活,现在没力气赶路,还求老丈给口吃的,我愿意出钱”。

    听完这话,门里的老人循着门板的缝隙往外面看,确实是一个浑身湿淋淋的疲态孩子,便打开了木门,将马元迎了进去。

    马元进了木屋后,只觉得这家人真是家徒四壁,还看到一位老妪坐在凳子上看着他,马元也赶忙给老妪问了好,老妪从厨房给他拿了糠饭,与老丈坐在一起,听他们之间的对话。

    “小伙子身子可以啊,做的什么行当啊”

    老丈看着马元一身腱子肉,在当下社会能吃的这么健美的身材的,大多都是高门后院的人。

    “我是个护卫,从京城来的。”

    “护卫护卫为何一个人在这里赶路还一天没吃饭”

    老丈感到好奇。

    马元不想跟他们多说自己具体在做什么,又想着这老丈好歹也给了自己一口吃的,不能恶了他,便胡诌道“我从京城护卫我家少爷南下,不料三天前下大水,我家夫人在船头不慎跌入水中,我已经沿着这条河找了三天了”

    马元说到这里,低头继续扒饭,匆匆吃完了起身掏钱便要告辞,突然察觉出气氛一阵凝固,老丈和老妪互相对眼,彷佛是在交流什么一样。

    马元不知何故,但是他也不想多管“老丈老妪,感谢你们的款待,这些钱财就当是我的买饭钱”,马元掏出半两银子放在桌上,要知道在宋朝一两银子可抵现在的一千块钱,半两也就五百,不过是一顿糠饭,连菜都没有,马元却愿意掏出了半两银子作答谢,多是看这家人穷苦想要帮一把。

    老丈起身深深的看了一眼马元“小伙你说你在找你家夫人,可跟老丈多说说你家夫人长相如何,老丈日后也好帮你闻寻一下”。

    马元听到老丈的话,在联想他和老妪之前的表情,心中不免冒出一丝侥幸的兴奋,不断思索着高沐恩给他们看的女子画像描述“好看,我家夫人跟仙子似的,眼睛大大的,鼻子小巧鼻梁且挺,鹅蛋脸,嘴唇樱红可爱”

    马元絮絮叨叨的说了很多赞美的词语,老丈不断地点头,待到马元意淫说完后便道“小伙子,你且进里屋看看那位姑娘是不是你们夫人”。

    马元听后不等老丈带路,三步并作两步掀开里屋的门帘,看着床上躺着的女子,身子被一袭艳红绣花被子盖着,露出的脸蛋一片苍白,紧蹙在一起的眉间,好似正在遭受什么苦痛一样,雪白若凝脂的脖颈,苍白无血色的嘴唇。

    老丈在门口看着躺在床上的人说“你家夫人和你真是命好,三天前凌晨我被雨声吵醒,想着可能会下大水,赶到河边想将船绳绑紧些,就看到你家夫人飘在水上,我将她捞起来,昏迷不醒,还发现她后脑勺在流血,估计是跌到水中撞到石头了,只好把她带回家,她已经睡三天了,我也是穷,不然早带她去看郎中了。”

    马元再三确认床上躺的就是决定自己命运的女子后,回身对老丈就是一个深拜“老丈的大恩大德,小子铭记在心,若日后老丈有什么困难,只管来寻我”

    说罢,不断的对老丈和老妪千恩万谢后,在老丈的帮助下,小心背起了苏檀儿,老丈怕苏檀儿掉到地上,还好心的用绳子将苏檀儿的腿圈在马元腰上后绑紧。

    马元走出这个小木屋,回头看了一眼还在门口送别的老丈,心里已经在想着未来的幸福人生了,只求少爷真的可以将隔壁女神嫁给我。

    马元感受着背上那两坨不断摩擦的软肉,腿间的物件已经开始充血了,在原本漫长的五里路中,马元不紧不慢中走回了“小咪咪搜救营”。

    此时已经是凌晨时分,大家下水一天都人仰马翻了,早早就熟睡过去,马元便留了个心眼“反正也是自己一个人找到的,干脆自己一个人要了这奖赏,说不定少爷还会多赏两个女神给我呢”。

    马元越想越是那么回事,于是脚步放轻,静悄悄的走到搜救营最里面的帐篷前,只听到里面一阵女子的呻吟声“啊啊啊,好深啊,啊啊少少爷好厉害”。

    马元已经在一路上被苏檀儿的乳房磨得欲望难抑了,此时却还站在门口听着这娇媚的声音,哪里受得了,只觉得自己太难了。

    马元赶紧咳嗽一生告诉里面的人自己在外面呢,果然里面响起女子的尖叫声和高沐恩不耐烦的声音“哪个不要命的打扰我陪小咪咪啊”。

    马元赶紧低声说道“少爷,是属下马元,属下经过艰难险阻,再拒绝队长相劝后,连续下水十七次,终于幸不辱命找到了苏夫人”。

    高沐恩抚摸着怀中女子小咪咪的手突然抓紧,兴奋扔下怀中女子,也不顾她的喊痛声,赤身走出帐篷。

    看到马元背上的女子不就是自己日思夜想的苏檀儿吗高沐恩兴奋的连说了三声“好,你很好”

    小心将苏檀儿从他背后取下,搂在怀中,看着苏檀儿那即使憔悴也不掩绝美的容颜,感受她散发出来的体温,这是高沐恩第一次真实的感受到了对宁毅的报复,自从跟宁毅作对后都没感受的心理的快感终于井喷而出,这种报复的快感越来越强烈。

    高沐恩心中闪过一丝狠戾,他决定,他要将怀中的女人苏檀儿,调教成自己的禁脔一个每天只想着性交的淫荡母狗在这一刻,高沐恩完全展露了他阴狠狡诈的真实性格,要知道,能在五品遍地走的汴京天天不可一世的强抢民女的人,还能安然无恙的活到现在都没事的人,怎么可能是个傻子呢高沐恩内心知道,他在汴京就是高俅的化身,他做了什么,就相当于高俅做了什么,而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高俅最需要的就是给那个多疑的皇帝一个把柄,一个随时能至自己于死地的理由,因此高沐恩便心领神会的当了一个比纨绔还要纨绔的人,在京城做了很多无可原谅却又不得罪别人别人:能损害高俅利益之人的事情。

    一直压抑伪装着自己的高沐恩在遇到宁毅后,万事都开始不顺遂了,甚至连陆谦都死了,高沐恩不能原谅宁毅,他要狠狠的报复回去,至于怎么报复,就看怀中的女子了,高沐恩低头继续看了眼怀中惹人怜爱的苏檀儿。

    在淮河的深夜,河水翻滚拍击石岸的声音此起彼伏的响起,深黑色的夜空彷佛一只俯视天下众生的眼睛,无一不见证了一代黄毛的觉醒。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