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八道 - 第一千七百一十二章 尔虞我诈 都市至尊神眼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一千七百一十二章 尔虞我诈

    过了超脱境九重天,可以稍微放松一下了吧?杜宇这样想着,经历了肉身劫、心魔劫和神魂劫,又越级超脱九重天,感觉一路厮杀,身心俱疲。

    整个万界大陆,也没有多少人是自己的对手了。他现在只想去休息,睡上个三天三夜再去想别的事情。

    杜宇拖着精疲力竭的身体,打算回客栈休养几天。

    深夜,杜宇正躺在床上酣睡,忽然一只暗器飞来,他身手矫健,轻松躲过,立马点灯起身,大喊道:“窗外何人?”

    “杜宇,你难道不认识我了?”

    这熟悉的声音,男女老少变幻莫测……难道是?

    “是人是鬼,出来说话。”杜宇穿好衣服,将长枪放在身侧。

    蒙面黑衣人缓缓走到杜宇面前。杜宇不自觉想起自己渡心魔劫时,在幻境中看到的神秘人。

    “你是我心魔劫幻境中的那个人?”

    “正是在下。”

    “你怎么进入我幻境的……”想起自己在心魔劫中的种种幻境,便觉得这神秘人身份隐秘,而且竟然能够随意进入自己的心魔劫幻境之中,其实力不可小觑,还需多加小心。

    “这个,你无须知道,你只需知道,你的所思所想,全在我掌控之中。”

    “哦?”听到这里,明眼人都可以看出这是在威胁。而杜宇毫无惧色,“我记得你在幻境中向我认输了吧?”

    杜宇盯着黑衣人说道:“既然你对我的情况如此了解,那么你也应该知道,我现在已经到达了超脱境九重天了。”

    黑衣人点头。“是。”

    “所以……你今天来找我的目的是什么?”杜宇挑眉,直觉告诉他,此人绝非善类。

    “你为何不问我,我是谁?”

    “问你,你会说吗?你若想让我知道,自然会告诉我。”杜宇轻蔑一笑。

    “呵,小兄弟果然是聪明人。”

    “你为我的真灵血脉而来?”杜宇瞳孔微缩。

    “这天底下的人,谁不想要这真灵血脉呢?可问题是,现在能有什么人可以抢到手呢?”

    “这倒是。”杜宇依然戒备非常,“那么你这次来找我,又是为何?”

    “我想与你合作。”黑衣人说着,毫无情绪波动。

    “我怎么能相信你呢?”

    “你必须相信我,因为,”黑衣人停顿了一下,“我这里,有你感兴趣的东西。”

    “杜宇,你是否记得,你以前在传承塔里打劫了十大种族所有天骄。”

    “记得,怎么,他们要来找我寻仇吗?”

    “是。”

    “寻仇便是,正好可以做一个了断,我也没有什么怕的。”杜宇接着说道,“所以,你就是为了告诉我,这个消息吗?”

    “三日后,他们将偷袭你。”

    “你告诉我这些,意图何在?”

    “羽族、灵族是我的仇人,我想借你手,杀掉他们。”

    “他们想要杀我,我必然会找他们偿命,倒不必说是为你而杀。”杜宇轻酌一口白酒,火辣辣的白酒穿过喉咙,清洌洌地钻进胃里面。

    “如果你今天找我,是为了这件事,那您可以回去了。”

    黑衣人只是静静地站立在那里,并没有回答。

    杜宇将剩下的白酒倒在桌子上,只见白酒所沾的桌面变成了黑色,浮着一层白沫。“不劳您试探了。我经过九重天,早已百毒不侵。”

    黑衣人郑重地朝杜宇鞠躬,“刚刚是鄙人无礼,小兄弟不要放在心上。”

    杜宇把玩着白瓷酒瓶,“我就当你这是在跟我秦某开玩笑了。对了,如果你想要我的真灵血脉,不好意思,我只能说,”杜宇并不搭理黑衣人,“不可能。”

    “其实你今天,大可不必登门来见我。”杜宇觉得自己好几天未和别人说话了,今夜特别爱说,敞开了话匣子便滔滔不绝。

    “你是否有重要的事?”

    “三日后便知。”黑衣人并不想透露太多信息。

    “哦?是么?那我倒是很想拭目以待了。”杜宇盯着黑衣人,猜不透黑衣人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小兄弟要怎么样才能相信我?”

    “这不是相信与不相信的问题,而是,我觉得,你今天来找我,非常的,莫名其妙。”

    “我就想问一下你,你到底有什么目的?”

    黑衣人依然沉默不语,高深莫测。

    杜宇深吸一口凉气。“我实话跟你讲吧,无论你们想搞什么样的计谋,我都不怕,不信你们试试看。”

    黑衣人只是静静地听着,一言不发。

    “那,你就跟我说一下,他们三日后想在哪里杀我?”

    “高旸山。”

    “我很好奇,你怎么知道这么多?”杜宇玩味地看着黑衣人。

    “你去便是。不必问这么多。”

    看样子是问不出什么话了,杜宇叹了一口气,“无妨,你既然不想说,我也不便继续追问。你走罢。”

    一缕黑影从杜宇面前消失,杜宇拨弄着快要燃尽的灯油,一抹意味深长的微笑在烛光摇曳之下逐渐变得模糊不清。真可谓是画虎画皮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摸爬滚打了这么多年,杜宇深知遇事且说三分话,不可全抛一片心。刚刚的针锋相对、尔虞我诈,让杜宇有些疲劳,紧绷的神经没有得到片刻的休息。

    他回想起往日前辈们的教诲:“竖子得机可为上人,明争暗斗,朋党错接,狐狗连力,祸害一堣;君子失心既为鱼肉,是非难断,恩怨难清,黑白不分,抑郁终生。”想起来远比自己与妖兽、与老怪作战时更加心惊肉跳啊!

    杜宇继续更衣,躺在床上,想起他与十大种族的恩恩怨怨,毕竟非我族类,犯我人族者,虽远必诛。杜宇喃喃自语道:“既然你们选择了仇恨,那我只好开始杀戮。”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