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知 - 第 18 部分阅读 〖霸王爱人〗 我是修女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bl小说,点击进入

    手段还是心智都已经日臻成熟。

    我努力让自己表现的平静,但眼睛却始终不敢往黑龙那边看,因为我怕在他犀利的目光下,会生出退缩的想法。

    “是的!正好这次电视台有个环球旅行的节目邀请我,我打算借这次机会出去学习学习,顺便可以帮你考察一下。”

    黑龙没有说话,只是用略带审视的目光注视着我,我知道这时候不能表现出丝毫的胆怯,唯有硬着头皮承受着。

    “一路顺风!”

    诶?!黑龙这是答应了吧?!

    我抬头望着他,却只看到他挺拔的背影,以及耳边回荡的一句,“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

    我不知道黑龙是否看出了什么,但是他能同意我离开这是再好不过的了。

    在飞机起飞之前,我最后望了一眼这片土地,心想下次回来的时候,我将会是一个全新的自己!

    刚到国外的时候,免不了会感到孤独,所以我每天都努力让自己过得充实,将时间安排得满满的,这样我就没有那么多时间胡思乱想了。

    可是渐渐地,我发现我错了。

    那个人的身影随着时间的推移,在我的脑海中越来越清晰,蚀骨的思念仿佛要穿透灵魂。

    那一刻我不再迷茫,清清楚楚的知道了自己心中的那个人是谁!

    水龙,我到底该怎么办……

    眼看着回国的时间越来越近,我心里不免生出些许焦急,我该怎样才能在黑龙毫不怀疑的情况下离开他呢?!

    怀着忐忑的心情,我踏上回国的航班,当踏出机场,面对无数香港记者的提问时,我恍惚的心情才终于被拉回现实。

    强打起精神,从容不迫的应对着各式媒体的问题,我保持着从容淡定的姿态回到了公寓,刚开门就看到黑龙淡然的坐在沙发上,电视里还播放着我回国的新闻。

    “你似乎变了很多。”

    肯定的语气,淡漠的表情,这就是我眼中的黑龙。

    “你今天会留下来吗?”没有直接回答黑龙的问题,我佯装换衣服,微笑着走进了卧室。

    “啊,我今晚会留下来。”

    背抵着冰冷的门板,我听到黑龙平淡的声音之后再也维持不了脸上的微笑。

    怎么办?!我不想这么快就面对黑龙啊!

    反复进行着心理建设,我看着镜子中的自己,觉得不会露出破绽之后才打开卧室的门走了出去。

    “想听我讲讲这次旅行的收获吗?”我无比自然的坐到黑龙身边,就像以往一样依偎着他。

    “嗯,你说。”黑龙不着痕迹的将手从对方的臂弯里抽出,径自走到落地窗前,望着楼下穿梭的车流。

    咦?!黑龙他刚刚是……

    假装没有看出黑龙的心不在焉,我挑了些在旅途中发生的趣事,一边说着一边悄悄打量着黑龙。

    虽然他的表情还是和往常一样淡淡的,但我的直觉告诉我,黑龙和从前不一样了!

    但究竟是什么地方改变了,我还不清楚。可当他闭着眼睛抱着我,我终于知道他身上改变的地方了!

    黑龙居然有在意的人了!

    他真的是黑龙吗?!那个冷血无情,残忍冷漠的黑龙?!

    我不在的这段时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是怎样的女子才能征服黑龙的心啊?!

    突然我计上心来,伸手抚上黑龙的脸,故作深情的对他说道:“赶快来爱我……只看着我一个人吧,黑龙……”

    谁知,我话音刚落,原本紧闭双眼的黑龙突然睁开了眼睛,那双深邃的黑眸中清冷的过分,就如同他的话一般,“钱的话,多少都可以给你!要我拥抱你也随时可以。但是别想得到我的心!”

    看着黑龙毫不留恋的背影,我居然没有感觉到多少失落,因为我知道自己赌对了,黑龙的确是有在意的人了!

    经过几天的观察,我觉得去黑龙山顶的别墅探一探虚实,看看能够迷住他的女生究竟是怎么的。

    找了个借口,我顺利进入了黑龙山顶的别墅范围,当我按响门铃之时,我都在脑海中幻象那个女生的样子。直到大门打开,我终于看清了对方的模样。

    浅棕色的长卷发柔顺飘逸,大大的茶金色眼眸无辜而纯真,精致的小脸上带着令人舒心的微笑,婀娜的身材即使是那么普通的家居服也掩饰不住。

    这就是黑龙放在心尖上的女孩吗?果然是很美呢!

    对于我的出现,她似乎没有感到任何的不适或者意外,而是很亲切的和攀谈起来,对于她毫不避讳发的谈到自己是修女,而且还是接受黑龙邀请,专门从日本赶到香港来这件事,我确实是感到很不可思议。

    那个冷酷无情,狠辣邪佞的黑龙喜欢居然是如此神圣纯洁的存在!这个世界真是玄幻了!

    通过几次接触,我发现这个叫望月浅汐的女孩似乎对黑龙不是特别感冒,总是若有似无的拉开和黑龙的距离。当然,像黑龙如此强势的人,是不会允许这样的情况出现的。

    渐渐的我真的将浅汐视作了朋友,我不希望好不容易的来的友情会出现变故,也不希望浅汐误会我对黑龙有情,所以我稍稍的透露了一点我喜欢水龙的事实。因为我看的出来,在面对黑龙的时候,浅汐那双清澈的眼眸深处会闪过迷恋和彷徨,虽然掩藏的很深,但是对于同样曾经逃避过自己感情的人,我还是一眼就明白了。

    而浅汐知道我喜欢的人是水龙时,那睁得大大的眼睛和小嘴,充分说明了她的震惊,之后她信誓旦旦的表示,一定会找机会撮合我和水龙的!

    对于浅汐的好意,我笑笑表示接受,但是并没有想到,这份‘惊喜’会来的那么突然,突然到我毫无心理准备。

    当我从黑暗中清醒过来的时候,入目的不是医院刺眼的白色,而是带着生机的淡淡绿色,鼻翼间也没有消毒水的味道,取而代之的是清新的植物清香。

    这里是?!

    就在我疑惑之时,一道我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声音在我的耳边响起,“你醒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我慢慢转头,看到那淡紫色的身影伫立在我的床边,手里捧着还犹带露珠的鲜花,突然一股酸涩的感觉直袭眼部,雾气突然迷蒙了我的双眼。

    “怎么哭了?是伤口在痛吗?”

    感觉到清凉的指尖划过我的眼角,我不敢置信的睁大了眼睛。

    他真的是水龙吗?明明是你那么残忍的拒绝了我!为什么还要对我这么温柔?!

    “我……这里好痛……”

    抓着水龙还放在我脸颊的手,将它放在我的胸口,我呜咽着说道。

    听到我的话之后,水龙顿时惊慌的拿开我的手,开始认真的检查起我的伤口来。

    我看着他忙碌的身影,忽然觉得胸口其实并没有那么痛了。

    或许……这会是一个不错的开始吧!

    之后的日子,我就住在了水龙的家里开始养伤,他对我的态度也由我受伤之前的不冷不热到体贴的嘘寒问暖。

    这样的转变在我看来十分的不可思议,但是他似乎乐在其中,完全没有给我任何解释,只是自顾自的对我温柔有加。

    直到我伤好的差不多的时候,我终于忍不住问了他原因,而他则是挣扎了片刻,就告诉了我答案。

    原来他一直都没有忘记过我!只不过再次相见之时,我已经站在黑龙的身边,他一直以为我喜欢的人是黑龙,兄弟妻不可欺,更何况是黑龙老大的女人!他一直隐忍着自己的感情,对我冷漠,让我远离他,这样他才不会想起我。

    直到这次我受伤,差点命丧黄泉,他拼尽全力才把我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

    眼看着黑龙已经有了真正喜欢的人,而我和黑龙已经是不可能的,加上我早就已经对他表明过自己的心意,只是他自己在一味的纠结,才让这段感情陷入了僵局。

    而我这次受伤,也让他真正意识到自己对我的感情。他决定不再逃避,直面自己的感情!

    知道自己的感情终于得到了对方的认可,我激动的扑进了他的怀里,而我们也顺理成章的倒在了床上。

    意识迷蒙之间,我恍惚间好像看到黑龙正站在门口,心下一惊,再定眼一看,黑龙他真的在门口!!!!

    忍不住尖叫出声,拉过床单,掩住自己的身体,我害怕的不敢忘那边看,直到一道熟悉的女声传来,我才反应过来,怎么浅汐也在那里?!

    啊!!!我没脸见人了!

    “害羞了?”

    水龙说着,轻轻拉下我掩面的被子,微笑着吻了吻我的唇瓣。

    “难道你就不觉得尴尬?”我有些气恼的瞪着他,感情他还有这种癖好吗?!

    “至少不用我直接说明,他们就已经知道我们的关系,以后我们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在一起了!”

    想了想,好像水龙说的也在理。

    “那黑……”

    “黑龙老大在乎的只有望月小姐而已。”

    没有再给我说话的机会,水龙修长的身体缓缓压下,我又沉浸在他给我带来的快感中无法自拔。

    恍惚间,我似乎看到自己身着洁白的婚纱,而水龙则温柔的牵着我的手,发誓会一生一世爱我!

    ——the end

    望月本尊?!

    “浅汐——!!!”

    看着被佐井控制住的浅汐突然浑身颤抖不止,那痛苦的表情深深刺痛了黑龙的心,更别提亲眼看到她痛晕了过去。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好端端的浅汐会痛晕过去?难道是佐井在暗中做了什么吗?

    黑龙虽然将佐井的惊讶看在眼里,也知道浅汐的突然昏迷和佐井可能关系不大,但人是在他那里昏迷的!就算不是他的错,也必须承受他的怒火!

    强迫自己移开双眼,黑龙将视线转移到了佐井的身上,目光也变得越来越冰冷,就像是在看死人一样。

    远处的佐井感受到那道阴冷的视线,身体不着痕迹的一僵,随即他转手将怀里的女人交到了属下的手上。

    该死!这个女人居然在这当口上晕倒了,要是黑龙不顾一切的开始火拼,那才是真的得不偿失啊!

    “黑龙,我劝你最好不要轻举妄动,这个女人已经服下了我们帮派特制的毒药,现在已经开始发挥第一阶段的药效了,相信你也看到了,她现在晕过去了。”佐井越说越淡定,就像真是那么回事一样,末了还略带挑衅的看着黑龙说道,“黑龙,如果想要这个女人活着,就按我说的做!否则,你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痛死!”

    黑龙双眼死死的盯着佐井,怎会看不出他从慌乱到淡定的过程,虽然只是慌乱了那么几秒。由此可以看出,佐井所说不实,但他却找了一个很好的借口,以为他会退缩。

    沉默了几秒,黑龙大手一挥,龙王社的众人谨慎的齐身退后了数米,大家都是一副严阵以待的样子。

    佐井见自己的威胁有了效果,脸上立刻浮现出得意的笑容,然后率着众位社团高层退到了后面。

    ……

    周围一片黑暗,我摸索着站起身,试探性的问道:“你是谁?”

    虽然我内心中已经有了答案,但没有亲耳听到答案之前,我还是不死心。

    “咳咳咳……我是谁?!你不是很清楚吗?!占据了我的身体这么久,你居然还好意思问我是谁!”

    柔柔糯糯的声音中那嘲讽的意味分外明显,这分明是我熟悉的不能再熟悉,唾弃了无数次,却又无可奈何的忍受了接近六年的声音!

    答案不言而喻,这个在黑暗中与我对峙的人,就是望月本尊!

    “你……没有消失?!”

    “消失?!我倒是希望自己已经消失,否则怎么会看到这些让我觉得心痛的画面!”望月说着不禁哑然失笑,声音中透出一丝凄迷,幽幽的从黑暗中传来,“我是修女啊!我从小就励志要做一个好人!就算是那些在外人眼中如此不公的待遇我也从未反抗。因为我想要感化他们,我们都是神的孩子,为什么要把这个世界想象的如此不堪?!我为此做了这么多,为什么会被你突然占据了身体,而我只能待在这个暗无天日的黑暗空间里,看着你用我的身体为所欲为!!!”

    听着望月妹子的无情指控,我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

    自己当初是莫名其妙的占据了望月妹子的身体没错,但我也呼唤过她,可她根本没给过她回应,而且还莫名其妙的控制了身体,让我做些有的没的。

    难道这些都不算?!我用她的身体做过坏事吗?根本没有好吧!什么叫用她的身体为所欲为了!!!这简直是污蔑!

    “那你为什么不出来?!我刚刚到你身体里的时候,也呼唤过你,你根本就没有给过我任何回应!甚至明明你存在,居然还躲在暗处,每次都是突然跳出夺取身体的控制权!为什么不直接把我驱逐了?!”

    如果你之前就鼓起勇气把我驱逐,说不定我还能回到自己原来的世界,然后一睁眼,发现自己只是做了一个荒诞的梦。

    为什么在我以为自己已经完全成为望月浅汐,已经接受黑龙,接受这个世界的时候,你又莫名其妙的跑出来,夺了身体的控制权,结果被佐井那些人利用,反过来威胁黑龙!

    难道这就是你身为神职人员的觉悟吗?想要把你认为是污秽的人都一网打尽?!真是好计谋!好算计啊!拥有如此心机的人,我居然还以为她是一个纯洁的小白兔!简直是瞎了眼了!

    “你懂什么?!你有什么资格说我!占据了我的身体,把我挤到了这个黑暗的空间,难道我夺回自己的身体也有错吗?!!!”

    望月本尊的声音在我听来已经近乎于咆哮,我看不见她的表情,只能从她的语气中猜测,她此刻一定很痛恨我这个占据了她身体的人。

    等等,她说我把她挤到了这个黑暗的空间,这是怎么回事?!难道她之前一直都在这里,没办法出去?

    “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

    “呵呵……这里?这里和地狱有什么区别?!”

    细碎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我似乎感觉她正试图站起来,但却失败了,最后无奈的跌坐在地上。

    “我不知道这是哪里,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到这里来。我只记得,那时候我似乎在发烧,当我终于从那浑浑噩噩的状态中清醒的时候,已经到了这个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方……

    我很害怕……我向上帝祈祷,我渴望得到救赎……我不知道上帝有没有听到我的声音,我也不知道要在这里待了多久,我不停的走,终于……就在我快要绝望的时候,我看到了一丝光亮……

    你知道我透过那个光点看到了什么吗?

    我居然看到那些我在修道院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面孔,还有院长嬷嬷……看到这些久违的面孔我真的好高兴,但随后,我却听到自己在和她们说话,说着我平时绝对不会说的话!

    我当时就震惊了,我本人明明就被困在这个空间里面,为什么我的身体却似乎完全没有异常?!

    我拼命的捶打着光点,我想要出去,但却无能为力,我无法接受……你怎么可以这么冷漠呢?!我是修女啊!帮助别人是理所应当的事情,为什么你却可以毫不犹豫的拒绝,甚至是漠视!!!”

    “那这个身体会突然不受我控制也是你的杰作?”

    我很不理解,为什么望月本尊会在我穿越到她身体里之后,就被困在这里,就跟我之前的状况一样,没办法出去,却可以看到外面的情况。但她又是怎么暂时拜托这个空间,控制了身体的那?

    “那本来就是我的身体!”望月很不满,但在这个黑暗的空间中,她完全看不到对方的样子,只能从声音中判断,她是一个和自己完全不同的人。

    但就是这样一个人,却莫名其妙的进了自己的身体,她越想越觉得委屈,连声音都在不知不觉中带上了哭腔,“看到唯一属于自己的东西被剥夺的时候,我除了气愤就是无助,我甚至以为这就是上帝在跟我开玩笑……不过我想,上帝是仁慈的,他怎么会跟我开这样无聊的玩笑呢?或许这是上帝给我的考验,只有将我身上所有的原罪都赎清的时候,我就解脱了……

    这原本就是我的身体,虽然暂时被你占据,但我还是拥有一些感应,虽然微弱,但我不想放弃!我想要赎清我身上的罪!

    所以,每当我透过你看到有需要帮助的人时,我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用尽积攒的力量,我透过那丝感应暂时夺回了身体的控制权,但每一次都持续不了多久,我就会被反弹回来,然后陷入昏迷,直到下一次攒足了能量……”

    原来是这样……难怪无论我怎么试探,她都没有反应,偏偏又在别人需要帮助的突然跳出来,控制了身体。

    那么……黑龙和我的关系应该是瞒不了她才对,而这段时间她都没有出来,是不是就是在积攒力量,重新夺回身体?!

    “这么说,你也知道黑龙的事情?”

    “黑龙?你是说你那位黑社会老大?”望月的声音陡然一沉,“你为什么要和那样的人在一起?!而且……而且……”

    而且还是用的你的身体是吧?!不仅在一起了,还用你的身体什么都和人家做了。

    我瞬间领悟了望月本尊没有说出口的话,突然觉得很可笑,我以前一直纠结黑龙爱的到底是谁,但现在我却不会再有这样的困惑,哪怕这样的念头都是对我们之间爱情的侮辱!

    “黑龙爱的是我!真正的我!”我用无比坚定的语气说出这句话,说完之后,连我自己都忍不住扬起了嘴角。

    所以你根本不用感到困扰,因为他从始至终看到的那个人就是我!

    “我知道,就算我以前还会误会,但今天的事却让我看得很清楚。当时我控制着身体,那个男人看我的眼神,有心痛,有期望,但他眼底深处的爱恋却像是透过我在注视着另外的人。

    而且,他的那句呼唤,是对你说的吧……

    我不知道他是如何分辨你我的,但那一刻我知道,那个人是真的爱你……”

    望月说完,深深的叹了一口气,黑暗中我们谁都没有说话。

    因为她的话,我想起了黑龙温柔的脸庞,想起了他对我的没有说出口的深情。

    回过神来,那句话在心里翻来覆去转了很久,我还是决定问出来:“你恨我吗?”

    “恨?在遭遇这些之前,我从不懂恨,可现在我也忘记恨的滋味了……”望月抬眸,定定的注视着声音传来的地方,似乎想要透过黑暗看清那人的面貌,但最后只能徒劳的收回视线,“每一次,看着你虽然咬牙切齿,但都会默默接下为我善后的工作,其实你完全可以装作没看见,但你没有。那时我就知道,你是一个言出必行,重视承诺的人。

    直到后来看着你对院长嬷嬷那么孝顺,对小朋友那么有耐心,我心里也没有最开始那么难过,渐渐也就接受了身体被你占据的事实,毕竟从本质上来看,你也算是一个好人。”

    这就让我有些搞不明白了,听望月本尊的说法,她已经有点认命的意思了,为什么这次却这么绝决的抢回控制权?

    “你很奇怪吧?是不是感觉我言行不一?”

    也不管对方看不看得到,我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呵呵~其实你应该也有所察觉,我中间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出现,对不对?”

    “你……想说什么?”

    难道你后来又想不通,觉得自己这样很吃亏,还是要拼死抢回控制权?

    “虽然我那段时间都没出现,不过你身边发生的事,我却都看在眼里。”

    都看在眼里的意思不就是,我和黑龙,那个的时候你也在旁观!天啊!我不活了!脸都丢尽了!

    似乎是察觉到我的窘迫,望月妹子轻咳了一声,有些羞涩的开口道:“但是关于你的那个私生活,我可没有偷窥哦!我可是修女!”

    不用说,我都能想象到望月妹子此刻一定是羞红了脸。其实你不用特地解释的,还一再强调自己修女的身份,简直是越描越黑嘛。

    也不知道是不是这囧囧有神的话题太过神展开,我们之间原本有些剑拔弩张的气氛渐渐淡去,一种尴尬的感觉逐渐弥漫开来。

    幸福和快乐是结局~!

    为什么会出现这么戏剧性的变化呢?

    我能感觉得出,望月本尊对我已经没有了最开始的敌意,这很奇怪,但我的直觉就是这么告诉我的!

    我不觉得这样的气氛是一个问题就可以改变的,那最合理的解释就是望月本尊的心态产生了变化!

    “我将你的犹豫、矛盾看在眼里,也将那个男人的深情、霸道尽收眼底。他是一个社团老大,但他却能对你付出真心,那时我感觉很不可思议。

    更惊奇的是,你居然会为了那个男人的理想而出谋划策,更不惜以身做饵。

    我很佩服你!

    你拥有我所没有的多彩生活,也让我接触了以前在修道院从未接触的东西。那时候我就在想,你是不是上帝的使者,是上帝让你来拯救我,让我不要局限在那一方天地,而是要拥有更为广阔和博大的胸怀,不是只看人的身份和表面就判断好坏,而是看到每一个人的美好,哪怕是最坏的人,他也能拥有最纯粹的闪光点!”

    额……望月妹子,你说的如此感性,害我都不知道怎么接话了。

    上帝的使者?让你发现每个人的闪光点?我只能说望月妹子,你脑洞开大了……

    我就说,我怎么会有如此大的人格魅力可以度你成佛,原来一切都是上面那位的功劳啊,果然望月妹子你的神性大过人性了吗?!如此理由,我等凡人还真是想不到……

    “那你……已经理解上帝的意思了?”问出这句让我觉得牙酸的问题之后,我立刻抖了抖身上的鸡皮疙瘩。

    “神爱世人!我作为修女,自然要将我主的爱传达给世人!但是……就在不久前,我突然有一种感觉,我主正在召唤我!我不能再在这个世间久留了……”说道这里,望月停了下来,然后努力撑起身子站了起来,“我想也许就是因为我想通了这一切,我通过了我主的考验,我即将去往我主的所在……但我却想在临走之前为你做一件事,不管是表达我的歉意也好,祝福也罢,我都希望你能幸福!”

    “哈?”

    为我做一件事?什么事?还希望我幸福!难道您所谓的幸福就是在今天如此重要的阶段抢回身体的控制权,然后让我忍受着锥心刺骨的疼痛?!你这是祝福还是报复啊?!

    “我一直都在这里看着你,看着你和他走到了一起,但我还是不放心,我不知道那个男人对你的爱到底有多深,而他到底值不值得你的付出。所以我一直默默积攒力量,好在适当的时候控制身体久一些。

    今天的事情,是我计划已久,难道你以为我真的那么愚蠢,山田给我手枪,我就当真不分青红皂白的开枪?

    不过,那个男人确实没叫我失望,当我举枪面对他的时候,他眼中有震惊,有心痛,最重要的是那份为了唤醒你连命都不要的决心。

    我本意只是想要试探黑龙是否值得你付出,没想到,结果却是,你们两人都可以为了对方连命都不要……”

    “你……你说什么?!!!”

    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望月本尊这都说了什么啊?!这还是我印象中的小白圣母吗?!简直是坑死人不偿命的好吧!!!

    “不用怀疑你自己的耳朵,我确实是出于好意……不过没想到你这么倔,拼命和我抢控制权,可我怎么可以在计划还没实施完的时候就撤退。没办法,我就只能咬牙和你争了……”

    望月妹子虽然说的很无所谓的样子,可我隐隐觉得不是她说的那么简单,到底是什么地方不对劲呢?

    之前她说,她不能再久留于世,也就是说,她感觉自己快要消失了!

    那么,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她的灵魂能量越来越少,已经不足以支撑她继续留在这个身体里面。而我方才与她争夺控制权,又进一步消耗了她的能量,那她现在岂不是……

    “为什么要这么做?你刚刚进来这里的时候,明明表现得那么……”

    “表现得那么歇斯底里?”望月轻笑着接下对方没有说完的话,随即佯装生气道,“难道我还不能表现一下自己的不满了?!这本就是我的身体,被人莫名奇妙的占了不说,还……还有了爱人!我就算最后想通了,可心头还是有气!不好好对你出出气,我怎么对得起我自己!”

    “是是是!我投降!”

    我知道望月本尊刚进来那会儿,或许有些是装的,但里面未必没有她真实的心情,她压抑的太久了,需要一个渠道发泄。

    “呐,我能抱抱你吗?”望月小声的问道。

    没有说话,我摸索着朝着望月本尊走去,当我的手终于触摸到她的时候,我感觉她的身体轻轻一颤,随即靠在了我身上,我同时伸手,半抱半扶的环住了她。

    清瘦窈窕,和自己丰满小巧的身体完全不同,就如同这个人的声音一样,仿若翠竹般清新而坚毅的女子。

    脑海中勾勒出对方的形貌,望月微笑着闭上了眼睛,用近乎梦呓一般的声音问道:“能告诉我,你是谁吗?”

    闻言,我微微一愣,望月本尊的这个问题就好像一道惊雷,在我的心头炸开。

    我是谁?我为何会来到这个世界?是为了要弥补前世的遗憾吗?还是为了别的什么?

    无数的问题在我的脑海中一一闪过,最后都汇成了一个人的面容,我知道这就是我的答案!

    我用低缓却坚定的声音说道:“不管我以前是谁,我现在,以后都只会是浅汐!只属于黑龙的浅汐!”

    听到这个似乎出人意料却又在情理之中的回答,望月幽幽一叹,满足的牵起嘴角,“是啊,你是浅汐,只属于黑龙的浅汐!……那我呢?我又是谁?”

    “你是望月!属于上帝的望月!”

    “属于上帝的望月……嗯……谢谢你,浅汐……”

    我感觉环抱住的身体开始有些发热,然后猛地绽放出耀眼的光芒,直射得我睁不开眼睛。

    我本能的想要抱紧怀里的人,可刚刚还能触及的真实感,在下一刻就完全消失,随即一股莫名的吸力从脚下传来,我只感觉身子一重,就彻底失去了意识。

    浅汐……浅汐……

    是谁?是谁在叫我?

    努力睁开眼睛,入眼的是黑龙焦虑的俊脸。

    “浅汐!你醒了!”黑龙在第一时间就注意到浅汐清醒,强忍着心中失而复得的喜悦,他轻轻的环住她,极尽温柔的说道,“没事了……”

    脑中的混沌感一去,我顿感清明,从身体内部传来的轻松感,昭示着望月本尊是真的不再了,而这个身体从此以后真正只属于我一个人了。

    “嗯……”

    我回抱着黑龙,再也控制不住眼中的泪水,任它滑过脸颊,侵湿了黑龙的肩膀。

    望月,谢谢你!我会幸福的!一定!

    等我精神好了一些,黑龙索性抱着我躺在床上,给我讲起了之后发生的事。

    原来在我和黑龙初遇的时候,黑龙就有往日本发展的想法,他那次就是特地去拜访日本黑道有名的社团,山口组的老大,渡边纯次郎的。

    虽然龙王社在香港是无可争议的第一,但在日本还真没什么影响力,他也没能成功见到渡边,只是和他手下一员大将相谈甚欢。

    但就在他准备离开日本的当晚就被人偷袭了。事后,渡边得之黑龙在自己的地盘上被袭击,甚是气愤,下令彻查。而他自己则在处理完手边的一系列事物之后,动身去了龙王社所在的香港,他想要实地去考察一下黑龙所率领的龙王社是否值得他合作。

    渡边到了香港之后,并没有第一时间和龙王社联系,而是暗中观察,通过不同的渠道和方法去了解龙王社,了解黑龙,以及龙王社的四天王。

    直到那次我和黑龙在迪斯尼偶遇他,他默默跟随我们,看到我们之间的互动之后,才终于下定决心和黑龙合作。理由居然是,他是一个爱老婆的人,而同样爱老婆的黑龙,有着和他一样的特质,是一个做大事的人!

    额……听到这里的时候,我就忍不住有些得意了~看吧,人家决定和你合作还是看在我的面子上,黑龙你以后可要对我好点哦~!不然,哼哼!

    出乎意料的是,黑龙居然没有反驳,反而很是认真的看着我,对我说,他会一辈子都对我好!只对我一个人好!

    好吧,既然这样,咱就收拾收拾得瑟的心情,继续听故事吧~!

    当时黑龙听到这个理由还有些莫名,不过等他因为火龙的事情再次来到日本,渡边配合风龙行动,一举救出了被关押的火龙和我,而他再无后顾之忧,直接灭了佐井和那几个社团之后,他再次见到这位日本黑道的大哥,这一次的谈话终于解开了他心里的困惑。

    渡边纯次郎这个人之所以能够坐上山口组老大的位置,除了他本人拥有出色的能力之外,最重要的是他能够知人善任,并且有着极其敏锐的洞察力。

    他一直觉得,混黑道,冷血无情固然很好,但却很容易走极端,只重视利益而可以无所谓的牺牲他人,和这样的人合作绝对不会长久而且还容易被反咬一口。

    而原本冷血的人在有了真心相爱的人之后,就会变得不一样,他会更理性但却不会无情,他会懂得去爱去付出,也更值得属下追随。加上黑龙为了属下能不顾自身安危,亲自来到日本,这就更让渡边佩服,也更清楚的认识了龙王社以及黑龙的实力。

    “所以说,以后很长一段时间你都会在日本发展了?”

    “可以这么说。”

    “太好了~”

    “什么太好了?”对于浅汐突然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