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知 - 第 12 部分阅读 〖霸王爱人〗 我是修女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bl小说,点击进入

    长的手指夹起了桌子上的一张照片,“我还真看不出来有谁会对自己的朋友干这种事?”

    “我的确是把丽兰当作朋友,不然您以为现在坐在这里的人会是谁?”不可否认我的语气有些硬,但杨义生似乎也理解我话里的意思,所以他收起了脸上的不屑,我这才继续说道,“因为我答应了丽兰尽最大的努力保住你的命,所以我才会向黑龙请命,来这里和你谈判!”

    原谅我吧,我主!我可没有说谎啊,我和丽兰的确是‘朋友’啊!而且还是她主动提出和我做朋友的!

    “……”杨义生沉默了。

    “如果你答应了,那么你不仅救了自己的命,同时也是救了丽兰。如果不答应,后果你应该清楚……”

    真是的,我本来不想用这种威逼利诱的方式,奈何敌人太顽固了啊……

    “……好,我答应。”

    “杨会长一言九鼎,后续的事情会有专人来跟进,那我就先告辞了!”

    利落的起身推门,谁知我前脚刚踏出房间,身后就响起了杨义生的声音,“为什么这么笃定?难道你们就不担心我反悔?”

    听到杨义生的问话,我脸上顿时浮起了一抹真心的微笑,这也是我今天第一次展露真实的情绪,“因为我相信黑龙!”

    杨义生闻言一愣,呆呆的注视着对方的背影,直到他们消失在了自己的视野,他才不可遏止的大笑出声,“哈哈哈——!好一句相信黑龙!!好一个聪明的修女啊!”

    那一句她相信黑龙,言下之意无非是说就算他杨义生有背叛之心,以黑龙的手段和心智,他要和他对着干,那么下场就只有死!

    除了对黑龙有着绝对的信心,同时她也在向他表明立场,无论发生什么事情,她都会和黑龙一起面对!

    而且……黑龙,你果然是一条卑鄙无耻的龙!你明知道丽兰和白虎会对我的意义,居然还能布下这么一个看似漏洞百出却绝对一击必中的陷阱,除了答应,我还有其他的选择吗?

    再加上丽兰还在你们手上……对了!丽兰!该死!他居然忘了丽兰正被地龙那家伙……

    想到这里杨义生嚯地站起身,拔腿就往外面冲,哪知势头过猛,刚好和外面进来的人撞在了一起。

    “该死的!你不会看路吗!?”捂着撞痛的额角,杨义生火大的想要推开面前的人,哪知道对方完全没有让开的意思,“滚开!”

    “杨会长,望月小姐让我给您带句话。”来人恭敬的向杨义生鞠了一躬,“以杨会长这思考速度,就算地龙再无能也已经吃干抹净了……”

    “你说什么?!”就算明知道这可能已经成为事实,但是被人这么赤果果的说出来,他的心还是免不了阵阵抽痛。

    “请放开我,杨会长!我的话还没有说完。”来人从杨义生的手里拽回了自己的衣领,理了理才继续说道,“望月小姐还说,与其等您想到,还是靠自己比较稳当,所以在杨会长您摔电脑的时候,她已经暗中命人阻止了地龙大人!我的话说完了,告辞!”

    诶诶诶诶???

    “刚刚那个人都说了什么?”

    “他说丽兰小姐已经没事了,会长。”身边的手下尽职的为杨义生答疑解惑道。

    难道说……他被人不着痕迹的鄙视了?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吐出了肺里的浊气,杨义生再次睁开眼睛之时眼中已经没有了迷茫和不甘,取而代之的是淡淡自嘲,“这次是真的输了啊……不仅输给了黑龙,还被那个白痴修女给鄙视了啊……”

    真是可怕啊……都已经猜到如果丽兰真的发生什么,他一定会对他们产生恨意,就算现在臣服,背叛也不过是迟早的事。所以现在,他们连这个机会也没给他……

    抚过额角的碎发,杨义生转身望着身后的这些白虎会的兄弟,“你们会恨我吗?居然这么轻而易举的就将白虎会拱手他人。”

    “会长!”众人眼眶一热,“我们都知道,会长是为了保住我们的性命才会对龙王社妥协的……”

    “只要还能跟随会长,我们就算是死也甘愿……”

    听着手下们发自肺腑的声音,哪怕冷情如杨义生都免不了心中澎湃,“走吧,回总部!”

    “是!”整齐划一的声音。

    走在前面的杨义生眼神闪了闪,最后沉默着坐上了停靠在外面的轿车。

    丽兰……那个修女说的对,白虎会的势力不如龙王社,经过上一次的重创,再加上周围虎视眈眈的其他社团,我越来越感觉力不从心。就怕哪天有人查出了我们的关系,从而对你不利……

    结果这个担心今天赫然成真了,那一刻我只觉得自己好没用连心爱之人都保护不了。而我面前的这个修女,曾经也是被我劫到白虎会鞭打过,而黑龙却能够为了她血洗我白虎会。相比起来,我真是窝囊啊……

    不过这也让我认清了一个事实,既然单凭白虎会的力量无法保护好你,给你幸福,那么我就加入龙王社好了,一样是黑帮,只要我能够站在那个金字塔的上层,以什么社团的身份示人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能够得到足以保护你的力量!

    认清现实下定决心的杨义生以最快的速度回到了白虎会总部,越过包围在外围的龙王社成员,将所有白虎会的成员召集了起来,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的让所有人接受了白虎会并入龙王社这件事。同时他也彻底接受了成为黑龙手下这个事实。

    而相对于白虎会这边的变革,此时的龙王社却又是另一番光景……

    计划之后的计划!

    “什么?!我为什么不能去找他?!”得知白虎会已经并入了龙王社,而杨义生也愿意臣服黑龙,觉得计划已经成功的丽兰只想第一时间赶到爱人的身边,可谁想却被眼前之人给拦了下来。

    “小姐,你可是受了‘严刑拷打’的!你见过哪个被严刑逼供过的人可以像你现在这样活蹦乱跳的?”我说着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

    “可是……可是……”

    “别可是了,当时的情况我已经告诉你了,等下火龙就把他偷录的视频给你看,难道你还担心我骗你不成?”

    “哈?你还偷拍?”

    “什么偷拍呢,我这叫预留证据,免得哪天某人不认帐。”

    “……那我什么时候可以去找他?”

    谁能告诉我,为什么女人一碰到和爱情有关的问题时智商什么的就变成负数了?

    “拜托!你究竟有没有听清楚我在说什么啊?你不能主动去找他!”特别咬重了主动这两个字的发音,希望丽兰大小姐能够清醒清醒!

    “为什么?!”丽兰的声音陡然提高了一个八度,可见她有多想去见杨义生。

    “小姐,拜托你用用脑子好吧?!!!!你和我们是合作关系,但是杨义生可不知道啊!他和我谈判时候的种种表现,除了在场的人,你这位被拘禁着的人怎么可能知道?!难道你想我们的合作关系穿帮吗?如果他知道你和别人合作逼他交出白虎会,他会有什么想法?就算他是真的爱你,但是也不可能毫无芥蒂吧?”

    我一连抛出数个问题直问得丽兰俏脸苍白,终于是冷静了下来。

    “……我、我知道了……”低下头,丽兰的声音闷闷的传来。

    看不过她这副失魂落魄的样子,我一把按住她的肩膀,“丽兰,看着我的眼睛!原来那个可以为了爱情不顾自身安危潜伏在黑龙身边的丽兰到哪里去了?既然做了,那么就不要怕承担后果!如果你不希望因为这件事而和杨义生产生矛盾,那么就永远不要让他知道就好了!”

    我承认这是我的私心,我不希望杨义生知道我们和丽兰合作这件事。一方面是不希望在我们还没有完全掌控他的时候,让他心生不满。另一方面也可以利用这件事掌控住丽兰,如果她还重视自己在杨义生心中的位置,那么她就不会傻到自己揭穿这件事,那我们合作设计杨义生的事将永远成为一个不能说的秘密,时刻提醒着她,不要想背叛!

    “那……那我现在应该怎么做?”一想到和龙王社合作的事情要是穿帮她将可能失去杨义生对自己的爱,丽兰就惶恐的没有了主意。

    “别怕,只要你不说,我保证这件事将永远是个秘密!而你要做的就是完美的饰演好一个受害者的形象,然后牢牢的抓住杨义生的心。”

    “……好!我听你安排!”

    知道自己已经没办法和龙王社以及眼前这人撇清关系了,丽兰用最快的速度整理好自己的情绪。既然已经这样了,那么她也只能向前看,也不能说一无所获,至少她确定了杨义生对她的感情。

    从丽兰的房间走出来时我已经精疲力尽了,揉了揉眉心,努力将脑子里不合时宜的胡思乱想摒弃掉。

    谁说我变坏了?!我可是修女啊!悲天悯人那是必须的职业道德!我哪里有违背啊?

    帮助黑龙吞并龙王社可是一件大公德的事啊!难道你没瞧见我救了多少人的命吗?如果不是我苦口婆心的劝杨义生臣服,不要做无谓的牺牲,他可能已经激愤的和龙王社拼命了,哪还有现在的闲工夫整顿手下啊。

    所以说,我一直都坚定不移的走在日行一善的康庄大道上!所以,望月本尊你可以安息了,我真的是被你的善良因子感化了啊!就不劳烦你时不时出来提醒我了!

    就在我有点被自己的思想囧到的时候,手臂就被人一个大力给拽了过去,后背立马就贴上了一个坚实温暖的胸膛。

    “累了吗?”

    耳边传来熟悉的声音,带着浓浓的关心缓缓的传进了我的心里。

    转过身,将脸埋在黑龙带着淡淡古龙水味道的怀抱,感受着他的怀抱带给我的安全感,“有点……”

    “你呀,我都说了叫你不要操心龙王社的事情,你偏不听,现在知道辛苦了吧?”

    黑龙虽然嘴上是这么说,但是手上的动作却没停下,轻轻的为我揉着太阳岤。

    “那白虎会还有杨义生究竟怎么样了?”

    “……”无声的叹了口气,黑龙颇为无奈的看了我一眼,“这些事情有风龙他们盯着,你就不要再担心了。”

    “那我的计划究竟成功了没有啊?”

    再怎么说这也是我来到这个世界之后第一次参与策划的行动,说不紧张那是不可能的,毕竟这也是关系着龙王社将来发展的问题啊。

    “真的想知道?”黑龙说着眼中迅速闪过一丝幽光,“那你亲我一下,我就告诉你。”

    “哈?”

    完全跟不上某人的节奏,我就不明白了,明明是这么严肃的话题,怎么就能被他扯到这些事情上。

    “浅汐,自从我们开始交往,你还从来没有主动亲过我……”

    谁来告诉我,这个一脸委屈,可怜兮兮的瞅着我的人不是黑龙!那个霸气外露邪佞肆意的黑龙到哪里去了?

    话说我敢主动吗?你这货的定力可是没保障的,每次就算我百般拒绝,你还不是把我吻的气喘吁吁直接脱力。要是主动了,那还不让你给吃干抹净了!

    虽然我是喜欢你啦,但是……一想到你有可能化身为兽,甚至直接做到最后,我就反射性的想逃跑。

    谁叫人家上辈子这辈子都没恋爱过嘛,你可是我的初恋啊!!自然是想要有点美好的回忆了!怎么可能开始交往就直接上全垒的?!而且……重点是……一想到滚床单什么的,我就有一种莫名的恐惧。

    听说女生的第一次会很痛,我又没经历过,而且我很怕痛,所以……黑龙你还是先忍忍吧……至少等我克服了心理恐惧之后……

    “浅汐,我不就是叫你吻我吗?你想什么这么出神啊?”

    本来只是想逗弄一下浅汐的,谁知对方完全没有自己预想中的羞涩模样,反而呆愣在了那里。

    不应该啊,他们都已经亲吻过这么多次了,没理由因为他的一个玩笑就傻了。

    难道是……

    想到这里黑龙的嘴角勾起了一丝邪笑,眼中尽是促狭的意味,“难道浅汐是想念我的身体了?说的也是,我们好像很久没有交流感情了……”

    想念你的身体?开什么国际玩笑啊?!我什么时候说过这种话了!

    “唔……”

    嘴唇被人含住,我终于知道黑龙的交流感情是什么意思了。

    “浅汐,接吻的时候要把眼睛闭起来……”

    喂喂喂!!!如果不是你搞突然袭击,我能吃惊的忘记闭上眼睛吗?!

    抓住黑龙已经摸到我下面的手,我微喘着气,瞪了他一眼,“我在和你说正经事情呢!”

    “我也在做正经事啊。”

    “……”狠狠的磨了磨牙齿,我想我此时的目光一定很凶狠,“黑——龙——!”

    “咳咳!好了,不闹了,我们谈正事!”

    黑龙见浅汐有些恼了,立马摆正姿态,其实内心早就已经郁闷的想要咬手帕了。

    为什么一到紧要关头浅汐总是临阵脱逃啊!她究竟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肯心甘情愿的让他‘吃’啊……

    他当时怎么就鬼迷心窍的说愿意等到她心甘情愿的时候才会碰她啊!看得到摸得到,可就是吃不到,这日子简直没法过了!!!

    从黑龙的叙述中我知道从目前来看计划还是很成功的,至少表面看杨义生是已经臣服了,至于其他的还有待观察,总之不能放松警惕就是了。

    等整合了白虎会的力量,黑龙就打算彻底肃清龙王社在香港的潜在威胁,从而为他之后的行动打好基础。

    在此之前,试探是必须的,而以什么借口将这些重要人士都请过来那就需要好好考虑了。

    “这个我已经计划好了,再有半个月就是我的生日,到时候自然是要好好庆祝的。”

    “生日?”我有些不解的望着黑龙。

    “是啊,十九岁的生日哦~!浅汐会给我准备礼物吗?”黑龙说着眼中充满了期待。

    “……你想要什么?”

    天啊!如果不是他再一次提醒,我都快忘了他还不到二十岁啊!!!!真是太没天理了,这家伙长得也太着急,太早熟了吧……

    黑龙神秘一笑,将唇附在我的耳边轻轻吐出了几个字。

    “黑龙……”我抬头直视着他的眼睛,察觉到里面隐隐的激动之后,再也忍不住内心的山洪,大吼一声,“去死吧——!!!”

    一巴掌拍在了对方的脸上,我气呼呼的夺门而出。

    这真真是一个节操掉满地的世界啊!!!这样的要求是可以随便提的吗?难道我看起来是这么随便的女人吗?

    居然想让我把自己打包送给他作为生日礼物!开什么玩笑!

    不过转念一想,难道他真的是憋坏了?不然怎么最近一逮着机会机会就拐骗我滚床单,而且不止一次在把我吻到意乱情迷的时候企图直奔全垒,幸好我足够机警(其实是一想到可能会很痛就立刻惊醒了),每次都在最后关头把持住了自己!

    可这一次他居然这么光明正大的以要生日礼物为借口,想让我给他送上一份真人大礼,他还真是越来越直白了啊!

    不过……我究竟要准备什么礼物送给他呢?真是伤脑经啊……

    黑龙的生日舞会!

    看着流连于人群中间的黑龙,我无聊的撇了撇嘴。

    谁来告诉我,黑龙的生日舞会不应该是高端大气上档次的感觉吗?现在这是什么个情况?为什么……为什么是化妆舞会啊?

    黑龙你确定策划这次舞会的人不是火龙?更让我震惊的是你居然同意了!

    不过……这些人都是怎么辨认彼此的身份啊?都已经戴上面具了还能相谈甚欢,难道不会出现认错人的情况吗?亦或是太过熟悉彼此了,所以即便是这样都不会认错?

    果然有猫腻呢~~~

    眯了眯眼睛,我闲闲的站在角落环顾着整个会场,见到众人无不是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而黑龙以及龙王社的四天王早就已经分在了会场中。

    这就是黑龙会同意举办化妆舞会的原因吗?

    让那些人以为通过化妆和面具,身份可以得到一定程度的掩藏,然后不着痕迹的暗中观察他们的一举一动,敌明我暗,将他们各自的阵营尽收眼下,同时也能以此区分是敌是友。

    说来也奇怪,如果是正常的舞会,这些人可能不会第一时间就和相熟的人站在一起。可一旦都戴上面具,如果不是彼此相熟的人,可能就很难认出对方的身份,在这种情况下,人们反而会下意识的寻找自己熟悉的人。

    不得不说这一招确实是高明,既不会让人察觉,又能很好的了解这些人的动向。毕竟今天出席黑龙生日舞会的都是各界的要员,他们和什么人亲近在一定程度上就能侧面反应他们的心思。

    这是一举多得的好计策啊!

    不过……黑龙周围越聚越多的女性生物是怎么一回事啊?!!!

    不要以为你们戴着面具我就不知道你们想什么,用得着一个两个都这么迫不及待的往黑龙身上贴吗?当我这个正牌女友是瞎的吗?!

    “浅汐,不过去真的没关系吗?”

    吓?!太专注于黑龙身边的花蝴蝶了,居然没注意有人接近。

    “……火龙,人吓人是会吓死人的。”

    我有些郁闷侧头看向身旁的火龙,但是随即就被这家伙给惊艳到了。

    一身暗红色的高开叉中式礼服,丝滑的面料穿在他的身上更衬得他高挑性感。是的,性感!很难想像一个男人能够将这样一件女士礼服穿出性感撩人的感觉来。

    他的脸上戴着一个同色系的缎面镂空面具,一双凤眼似流转着脉脉情意,举手投足间尽是魅人的风姿。

    修长白皙的手指涂上了艳丽的红色,握着一把月白色的羽毛扇更显出惑人的妖媚。

    他就这么懒懒的靠在我身旁,眼波一转,似笑非笑的看着我说道,“黑龙老大可真是艳福不浅啊,这么多的美人相伴,齐人之福恐怕也不是梦想了……”

    火龙这家伙!

    暗暗磨了磨后牙槽,我故作漫不经心的瞥了他一眼,“可是我觉得那些人都没有火龙你性感魅人呢……干脆你去帮我把黑龙救出来吧!”

    “浅汐你真会开玩笑~”火龙说着弯起了他好看的眉眼,顿时一股慵懒的风情扑面而来。

    火龙,你确定自己不是投错了胎?你怎么能这么女人呢!!!明明以前还很排斥的啊,怎么今天就豁出去了?

    “可是……火龙你确定要留在这里?”

    “什么意思?”

    “难道你没觉得自己身上有种被灼烧的感觉?”说着我用眼神向他示意了一下。

    “……”没有说话,火龙脸色一变,果断的转身往黑龙那边走去。

    “我等你哦~加油~!”

    小样,要你激我!谁让你刚才那么得意来着,看把周围那些食色性也的男人勾的眼睛都直了,估计在心里早就把你给扒光了吧……

    身为男人,被同性别的生物这么注视,我就不信你还能淡定!所以这种小事,火龙你就不要大意的上吧!我怎么会跟你客气呢~!

    从那群状若疯狂的女人手里把黑龙给救出来,我虽然是可以啦,但是一想到要和那么多的胸器近距离接触,还有可能被浓郁的胭脂水粉包围,我就不寒而栗。死道友不死贫道,火龙你就走好吧~!

    随便拿了一杯东西,我找了个无人的露台,吹着夜风,闹中取静大概就是这样了吧。

    “望月小姐好兴致啊!”来人身着白色的风衣,脸上戴着同色系的羽毛面具,缓缓走到我身边站定。

    “杨会长也是到这里躲清闲的吗?”

    “望月小姐好眼力。”

    亲,其实你真的高看我了,试问有谁会梳着你这样经典的大背头,而且嗜白如命的?

    我都和你打了这么多次交道了,你的声音难道我还听不出来吗?请不要把我想的太低龄了好吧?

    “杨会长不会这么有闲情逸致专门跑到这里来和我聊天的吧?”

    所以说,有什么目的就从实招来,咱对你可没有完全放松警惕的!

    “我已经不是会长了……”杨义生优雅的喝了一口杯子里的红酒,“不过这次的确是有话想和望月小姐你说。”

    “我?”有些不解的看着杨义生,我实在搞不懂他究竟想和我说什么,搞得这么神秘。

    “呵呵,望月小姐不用紧张,我只不过是想要感谢你而已。”

    感谢我?你确定自己没有说错?不会是感谢我祖宗十八代吧……

    “您说笑了……”拜托,火龙你赶快把黑龙给我抓过来啊!!!我不想独自面对杨义生这个笑面虎啊!!!

    “其实说起来你可能不会相信,连我自己都觉得很神奇。原本以为放弃白虎会,加入龙王社是我一辈子都不会做的事情。但是真正到了这一步,做出了决定然后整顿好手下之后,我只觉得卸下了肩头的重担,心里轻松了不少……”

    “……你不会觉得不甘心吗?”

    “不甘心?或许有吧……但是转念一想,我不用再处在那个风口浪尖,时刻担心着被其他社团惦记,还有了一个更强大的社团做后盾,而且那个遥远的梦想似乎也变得不再那么遥不可及,不得不说我似乎赚到了呢。”

    杨义生说着嘴角牵起了一丝柔和的弧度,他的眼中已经没有了我从前所见的凌厉愤怒,只留下一片平静。

    看来他是想通了呢……

    “而且还让你放下了心中的执念和担忧,可以放心的和心爱之人在一起,你确实是赚到了呢~!”

    “那看来我们不得不为这个干一杯了?”

    他将酒杯举到我的面前,我微微一笑,也将手里的杯子举起,两个杯子轻轻碰了一下。

    “浅汐——!”

    随着这声轻唤,黑龙携着淡淡压迫感的身影出现在了我的身边。

    然后我就看到他和杨义生两人默默的凝视着,似乎还能看到他们的眼神在空中交汇所产生的电闪雷鸣。

    “杨义生?”黑龙的眼神有点冷,在此期间他的手一直环在我的腰间,此时更是将我直接搂进了怀里。

    “黑龙,不用这么紧张,我只是来向望月小姐表达我的感谢而已。”将杯子里的酒一口饮尽,杨义生轻笑着离开了露台。

    “他没有为难你吧?”

    瞧出了黑龙眼中的担心,我安抚的拍了拍他的手背,“没有,他没说什么。只是抒发了一些感慨而已,看样子似乎真的是想通了……”

    “谁知道那家伙是不是在演戏……”黑龙小声的嘀咕了这么一句。

    “黑龙,你是怎么从那堆人中间出来的啊?你今天可是主角啊,那些人应该没这么容易放了你吧?”

    其实我是好奇火龙是怎么做到的啦,毕竟那些姑娘看起来不像是会轻易放手的对象……

    “这个啊,跟我来。”

    黑龙说着就将我拉到了一边的窗口,说实话这个窗口还真是隐蔽,里面有窗帘阻隔,所以看不清这个没有灯光的露台,但是我们却可以透过缝隙看清楚大厅里面的情况。

    咦?那个人是?

    我转头扫视了黑龙一眼,然后又专心打量了会场中的那人一遍,我可以确定一定以及肯定的说,他和黑龙穿的是一模一样的衣服!

    而火龙则是巧笑嫣然的环着那人的手臂,极有技巧的阻隔着众多美人对那人的投怀送抱。

    “他是……?”不要告诉我真的是我想的那个人。

    “浅汐难道看不出来他是谁吗?”

    “真的是……风龙?”

    见黑龙点了点头,我顿感这个世界真的是玄妙啊,感情你们设计这个化妆舞会的最终作用是为了帮助黑龙来个金蝉脱壳啊?!

    话说风龙居然会同意假扮黑龙!难道他已经忠犬到了这种地步?即便是不能随时跟着自己的霸王,感受一下cosplay的乐趣也未尝不可?

    而且……为什么那些人都没发现主角换人了呢?

    再仔细观察了一番,我不得不说,风龙在外形上和黑龙还是蛮相似的,同是黑发黑眸,加上着装和面具的掩饰以及风龙细致的模仿,不仔细分辨还真的很难发现啊……

    该说风龙这家伙平时就有留心黑龙的一举一动吗?不然怎么连一些小动作都模仿的这么到位啊?

    “风龙喜欢玩cosplay?”我一脸纠结的问道。

    “……”黑龙听到我的问话之后,默默的注视了一会儿会场中的风龙,然后低头看着我道,“风龙只不过是太久没有接触到异性了。”

    呃……你的意思是风龙之所以会同意假扮你,是因为想要感受一下美女环绕的滋味?

    这……这太惊悚了吧!不带这么吓人的……

    一棵开花的树~!

    “我们这样走了真的好吗?你难道不担心会场中的那些人?”我用力拉了一下黑龙的手,迫使他停下了脚步。

    “可是浅汐,会场里的人可不知道我已经离开了。”黑龙坏笑着重新迈开了步子。

    你还真是走的光明正大啊,留下自己的属下在那里经受水深火热。如果风龙知道他的霸王居然这么不负责任的将他丢在那群饥渴的异性身边,一定会气得中风的!

    愿主保佑你们,希望不要被那群饥渴的生物扒下一层皮啊……

    随着黑龙来到了酒店顶层的总统套房,我站在窗前俯瞰着香港的夜景。

    “香港……很美吧?”

    黑龙从身后环抱住我,头抵着我的肩窝,发丝贴着我的脸颊,感觉痒痒的。

    “这个情景好像似曾相识……”

    同样是这么美丽的夜色,让我想起了初来香港的那天,同样是俯瞰着这样迷人的夜景,你也是这么问我,然后用你那双被灯火渲染成琉璃色的眼眸深情的注视着我。

    那晚的你是那么的让人沉迷,似乎融进了最深沉的夜色中,带着魅人的风姿和醉人的温柔,仿佛要俘获人的灵魂一般,只能注视着你的身影。

    或许我就是在那一刻真正对你动心的吧……

    “那浅汐你愿意一直像这样陪着我看香港的夜景吗?”

    耳边是黑龙轻柔的低语,我的心似乎也随着他的声音越跳越快。

    转过身,我直直的望进了黑龙深邃的眼眸,那里面有着可以把人溺死的浓浓深情,黑曜石般的瞳孔中倒影着我的样子,就好像我就是他的全世界。

    我想我是幸运的,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恰巧在对的时间遇到了对的人,而我们又刚好相爱了……

    “我不只想陪你看香港的夜景,我还想陪你看每一次日出日落……”

    踮起脚尖,我的手环住了黑龙的脖子,就这么近乎虔诚的吻上了他的薄唇。

    恍惚间脑海中浮现出一首诗:

    如何让你遇见我,在我最美的时刻

    为这,我已在佛前求了五百年

    求佛让我们结一段尘缘

    佛于是把我化作一棵树

    长在你必经的路旁

    阳光下慎重地开满了花

    朵朵都是我前世的盼望……

    或许真的是这样也说不定,所以时空的阻隔也没能隔断我们之间的情缘,然后我穿越到了这个世界,只为在这里遇见你。

    黑龙,真的很感谢上天让我们相遇,我也庆幸我遇到的人是你。当爱情猝不及防的到来时,是你用最霸道强硬的姿态闯入了我的世界,也是你用最温柔醉人的爱恋打破了我竖起的心墙。

    没有犹豫,没有彷徨,似乎一直以来都是你在包容着我的任性和不安,不管我怎么拒绝,你都没有改变过对我的爱。

    谢谢……谢谢你爱着我……

    在我就快迷失在黑龙的温柔中无法自拔时,我终于下定了决心,运起残存的理智,微微用力推开了他。

    “浅汐……我不会勉强你的……”

    被我推开之后,黑龙的眼中飞快的闪过一抹黯然,但是随后他却对我温柔一笑,揉了揉我的头发,重新把我按回了他的怀里。

    虽然黑龙掩饰的很好,但我还是注意到他掩藏在眼底的失落情绪。

    坏心的伸手在他的胸口打着圈圈,我语带惋惜的说道,“是吗?我好不容易下定决心想把自己送给你作为生日礼物,结果……”

    剩下的话还来不及说完,我的嘴唇就被黑龙封住了。

    这个时候我的心里没有了犹豫和害怕,只剩下满身满心的喜悦和激动。

    原来情到浓时所有的一切都会显得那么自然,只想更多更多的感受他的爱。

    朦胧中我只感觉自己被黑龙轻轻抱起,当后背传来柔软的触感时,我才睁开迷离的眼眸,看着这个撑着双臂,与我额头相抵的男人。

    “浅汐,从今以后你只属于我,而我也只属于你……”

    随之而来的是黑龙细密的亲吻,带着浓浓的爱意,灼烧着我的肌肤和灵魂。

    “嗯……”一声娇吟不可遏止的冲口而出,而黑龙的呼吸也愈发的粗重。

    我想要睁开眼睛看清这个我爱的男人,可是身体传来的阵阵快感却让我本能的闭紧了双眼,却不想如此一来,身体的感觉越发敏感了。

    他的手就像是带着无穷的魔力,让我心跳加速,口干舌燥。心里想要后退,可是身体的本能却迫使我弓起腰身更加贴近他的胸膛。

    “舒服吗?”

    黑龙的声音因为yu望而变得暗哑,看着在他身下意乱情迷的女孩,嘴角勾起了邪魅的弧度,即便那处已经坚硬的足可以攻城掠地,但是,还不行,她还没有湿润到足可以承受他的程度……

    “嗯……啊……”

    满意的听到了女生诱人的吟哦,黑龙手下的动作丝毫没有停歇,他熟练的将浅汐淡紫色的长裙剥落,露出了她白皙细腻的胴体。

    这套礼服还是他亲自为她挑选的,烟霞一般朦胧的淡紫,以抹胸小礼服的形式将她娇美的身体包裹住,裙摆处缀满了点点碎钻,行走间忽明忽暗的闪耀着迷离的光彩。

    而现在也是他亲手为她褪去这一身的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