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知 - 第 10 部分阅读 〖霸王爱人〗 我是修女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在脑海中勾画某少女双眼迷离,粉颊带春的妩媚模样,于是刚刚缩回营地的小兄弟又雄赳赳气昂昂的抬起了头,直让这位对情爱之事从不忍耐的仁兄大呼受不了,不得不调大了出水量,以期能够降下心头的邪火。

    结果等他头重脚轻的走出浴室看到的却是某少女诱人的睡姿。

    不同于他亲自挑选的紫色诱惑系深v睡衣,少女身上的纯白真丝睡衣虽然没有了紫色的魅惑,却平添了一份独属于她的圣洁纯净,衬着她安静的睡颜,直让他觉得自己看到了勿入凡间的天使。

    也不知道是热了还是什么,少女修长如玉的手臂和大腿从被子里伸了出来,压在黑金色的被单上显得越发白皙晶莹,在微暗的灯光下散发着迷人的光泽。

    咕噜——

    黑龙的喉结滚动,眼睛死死的盯着床上兀自睡的香甜的少女,发丝上的水滴落在他的胸膛,似乎都能被他高热的体温蒸发。

    该死!他究竟是为什么要这么忍耐啊?!

    为什么他在浴室里冲着冷水澡拼命压抑自己的欲(火),某人却抱着被子睡的这么香甜,这简直是太不公平了!

    很想就这么上去将她就地正法,可是才迈出一步,他又生生的顿住了脚步。

    泄气的轻叹一声,黑龙眼神颇为幽怨的看了一眼床上的某人,转身又再一次进了浴室……

    “嗯~~”睡的好香啊~

    我从香甜的梦境中醒来,伸了个懒腰,手臂却突的碰到了一个莫名的物体,转头一看,我原本舒适的心情一下子受到了不小的惊吓。

    “你、你是……黑龙?”

    这不能怪我,眼前这个发丝凌乱眼神呆滞,眼下还有着浓浓黛青色痕迹的人是黑龙?

    怎么一个晚上不见,他就憔悴成这样了?还有他那幽怨的眼神是什么个意思啊?好诡异啊……

    难道我昨天有做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吗?

    黑龙在浅汐醒来的时候就睁开了眼睛,本就睡的不是很熟的他感觉到床铺的震动就已经清醒了。

    看着对方从香甜的梦境中醒来,黑龙就感觉自己心里升起了一股莫名的委屈,为什么她就能睡的这么舒服,而他几乎是冲了一个晚上的冷水澡,闭着眼睛就想着她诱人的身线,躺在她的身边嗅着她的幽香他就开始心猿意马,真真是甜蜜的折磨啊!

    折腾了大半夜他好不容易克制住自己内心的躁动,结果却是睁着眼睛挺过了后半夜。

    他这究竟是为了什么啊?!在遇到浅汐之前,他可从来没有克制过自己的欲望,身边更是从没有缺少过女人,更不知忍耐为何物。

    可是现在呢?居然会因为一个才16岁的女生纯净的睡颜就冲动的好像没有见过女人,那种火热的情yu烧的他浑身酸痛,只能僵硬着身子目不斜视的盯着天花板。

    原来只有真的爱上一个人的时候才会下意识的为对方着想,想要她心甘情愿的将自己交给他,想要她的心里满满的都是自己的身影,想要每天睁开眼睛看到的都是她……

    为此,他用自己最大的毅力克制着体内的冲动,哪怕身边一臂之外就是那个他爱恋已久的佳人,他也没有乱来,因为他不想再看到她不甘和羞恼的眼泪,他希望看到的是她喜悦和爱恋的微笑。

    而今天他终于从她的口中听到了那个他期盼已久的回答,她说她喜欢他……

    那一刻的震惊和喜悦简直无法用语言来形容,唯有深深的吻住那玫瑰般的唇瓣方能传递他心中的爱恋。

    为此他甘愿为她忍耐,只为他心中唯一所爱之人!

    不过……转念一想,这种事情真不是人干的!为了以后的X福生活,果然还是应该计划计划尽快把这个磨人的小妖精给拿下才好!

    冰火两重天,身体的憋闷和内心幻象的美好让黑龙处于一种极度飘忽的状态,几乎是睁着眼睛捱到了天亮,于是就有了我早上看到的面容憔悴,双眼无神的黑龙。

    “……”盯着我看了良久,黑龙幽幽的叹了口气,然后起身将睡袍套在身上,“快起来吧,不然上学要迟到了……”

    看着这么有忧郁气质的黑龙,我不习惯的抽了抽嘴角,难道你是在cos忧郁美少年?这么幽怨的眼神究竟是肿么一回事啊?我没有做什么对你始乱终弃的事情啊……

    这样的状态一直持续到了学校,黑龙在车子快要抵达学校之前突然抱住我狠狠的一阵厮磨,直让我浑身无力的摊在他怀里,他才有些不甘不愿的放开我,临走时还附在我的耳边幽幽的说了句,“浅汐,别让我等太久……”

    想到黑龙的个性,我立刻悟了他话里的意思,瞬间脸红到了脖子。

    果然是色狼!一天到晚就想着这些不靠谱的事情!

    稍稍平复了一下失常的心跳,感觉脸上的热度有所降低,我才从车上下来,慢悠悠的往教室走去。

    “浅汐——!”

    我还没有走到教室,突然就被人给叫住了。

    回头一看,只见丽兰大小姐风情万种的朝我走来。

    “丽兰,早上好!”

    我礼貌的向她问好,同时不着痕迹的观察着她。

    “浅汐,你已经好几天没来学校了……现在身体如何?”丽兰大小姐才刚走近就很是自来熟的拉着我的手,一脸关切的问道。

    “呵呵,已经没事了,谢谢关心!”

    “浅汐,我们已经是朋友了,不用和我这么客气!”

    “对!我们已经是‘朋友’了!”

    就在我和丽兰说话的时候,我的眼角瞄到了一个人正向我们这边走来。

    “浅汐~~”欢快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一个高挑的身影紧接着就出现在了我们面前,“好久不见了~我好想你啊~!”

    不由分说,来人一把拉过我的手就将我拽走了,边走嘴里还絮絮叨叨的说着一些不着边际的话。

    可恶!居然就这样让她给走了!

    丽兰眼睁睁的看着来人将望月浅汐拉走却没办法做什么,不为别的,只因为对方在龙王社的身份。

    看来她必须要做点什么才行了!

    眯了眯眼,丽兰眼中闪过一抹幽光,随即嘴角勾起了一丝淡笑,施施然往教室走去。

    “火龙,你没事了吗?”

    我的话音刚落就感觉拽着我的手一紧,然后火龙转过头,脸上带着比哭还难看的微笑对我说道:“……已经没事!”

    “真的吗?”说着我的视线就自然而然的落到了对方的某个部位。

    感觉到对方的视线聚焦点,火龙的嘴角很不华丽的抽了抽。

    他就说他不要干这份吃力不讨好的工作啦!!!如果不是丽兰和黑龙老大那特殊的关系,他犯得着再来接近这个小祖宗吗?!

    “浅汐你好象和丽兰很要好的样子呢?难道你不知道她和黑龙的关系吗?”火龙知道这话题转的实在是有些生硬,但是他也没办法,总不能一直和她讨论自己胸部的问题吧!

    “知道啊~黑龙名义上的未婚妻。”

    “那……你不吃醋吗?”火龙的八卦之火突然熊熊的燃烧起来。

    “火龙姐姐,你真的想知道吗?”我特地咬重了姐姐两个字,果不其然,看到了火龙额角隐隐有黑线滑下。

    “不,我怎么可能这么八卦呢……”说着火龙还呵呵一笑,以示自己只是单纯的问问。

    “是吗?可是我还有事想请火龙你帮忙呢……”

    “呵呵,有什么事情你只管说,能办到的我一定帮!”

    “这个嘛,不急~!一定是火龙你力所能及的事情~”看着火龙欲言又止的模样,我又连忙加上了一句,“绝对不会损害龙王社的利益的!”

    听到对方的保证之后,火龙暗暗松了一口气,“好~!一言为定!我们现在快去教室吧,晚了可就真的迟到了!”

    我点点头和火龙一起快步往教室走去。

    坐到座位上,我刚从抽屉里把书拿出来,一张纸条就从里面掉了出来,我有些疑惑的将它捡起来。

    打开一看,只见上面写着这样子几个字:放学之后到天台,有事相商!

    拜托!这种把戏是人都不会上当的吧?!难道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啊?

    一定是某些人看我不顺眼,想要把我单独约上天台然后教训我吧?

    我是疯了还是傻了才会自投罗网的让你们教训啊?!

    不屑的撇了撇嘴,我完全不想去理会这种毫无智商可言的游戏,转手就想将纸条扔掉,可就在这时一只手突然握住了我的手腕,将我手里的纸条拿了过去。

    “火龙?”我疑惑的看着他,不明白他想干什么。

    “浅汐不觉得很有趣吗?”看了看纸条上的字,火龙的嘴角勾起了一抹邪笑,连眼睛都开始发亮了。

    该说他果然是道上混的吗?这种事情有什么有趣的啊?有必要这么兴奋吗?

    “那火龙你的意思是?”

    “不如,我代你去如何?”

    “……好。”敌不过火龙闪亮闪亮的目光,我弱弱的回答到。

    可怜的孩子,看来是黑龙把你给憋坏了,你是想自己找点乐子吧?不过也无所谓,正好我可以隐在暗处,看看究竟是什么人想要对付我。

    “哼!”

    一声冷哼突然从另一边传来,我一转头就看到风龙漠然的目光。

    诶?这一位又是什么意思?貌似我没有惹到他啊……

    原谅吾辈智商有限,无法理解风龙这种高智商分子的思想,只能尴尬的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僵硬的微笑,然后迅速回头,目不斜视的注视着前方,心里却想着,一会儿放学可有好戏看了……

    我们是‘朋友’哦~!

    “火龙,你确定要去?”忍受着风龙时不时投来的急冻光线,我向火龙低声询问到。

    “为什么不去?那些人都已经爬到龙王社的头上来了,我作为龙王社的四天王之一,自然是要在这个时候挺身而出的!”

    喂喂!人家不知道你们是黑社会,更不知道你是龙王社的四天王啊!你这算是哪门子的理由啊!你是自己想去找乐子,就不要编理由了啊!

    于是,时间就在火龙莫名的兴奋和我的若有所思以及风龙的急冻目光之下悄然来到了放学之后,而火龙完全是无视了风龙冷冷的目光拽着我就直奔天台。

    “浅汐,我先上天台,你找个地方躲起来,看我将幕后黑手给抓出来~!”火龙说着就开始摩拳擦掌起来,那小模样兴奋的就跟什么似的。

    “……好,你自己小心……”

    “放心吧~!只管看戏就行了~!”拍了拍我的肩膀,火龙的脸上闪耀着极度兴奋的微笑。

    你都这么说了,就算我反对你也一定回去的吧……

    点了点头,我远远的跟在火龙后面,等他上了天台,我才找了个能看到天台动静的角落藏了起来。

    现在天台上还只有火龙一个人,暂时还没有看到那些准备教训我的人,不知道是不是还在召集人手中。

    不过也没让我们等太久,天台的门再一次被打开,一行十几人慢慢的走了进来,居然全是男生!

    什么人居然这么看得起我?召集了这么多身强体壮的男生,莫不是要来找我打架?

    “望月浅汐!!”

    因为火龙现在是背对着他们,估计那些人也没看清站在那边的人根本不是我而是火龙,所以这才扯开嗓门吼着我的名字。

    “大哥,你说是不是那小妞怕了?”

    “我看是,不然她怎么一直不敢说话啊~”

    接着就传来那十几人的哄笑声,间或一些不堪入耳的话语。

    呃……我说你们这些人的iq是负数吗?一般人如果怕的话,还会乖乖的跑到天台上等你们来找茬啊?真是愚不可及的一群人……

    “你们确定是在说我吗?”火龙的声音淡淡的没有一丝起伏,随着他转过身来,那些本来还嚣张的男生瞬间就像是被掐住了喉咙的鸭子,所有人的眼睛都睁得大大的,张着嘴说不出话。

    “火……火、火龙?!!!”此起彼伏的抽气声加惊呼声在这个天台响起。

    “很意外?难道那张纸条不是给我的吗?”没有其他动作,火龙只是随便站在那里就已经让那些人惊恐不已了。

    “怎么可能是给您的呢!不是!绝对不是!”男生们齐齐摇头。

    “哦~~~”故意拖长了声线,火龙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那让我猜猜那张纸条是给谁的~是……望月浅汐?”

    没有人回话,但是那些人的表情已经告诉了火龙答案。

    “果然是呢~!”火龙说着一脸惋惜的看着那些人,“不过可惜呢,我就坐在她旁边,那张本来应该放在她桌子里的纸条怎么就这么不小心的放到了我的桌子里……你说这是不是缘分呢?”

    看着被火龙戏耍的除了点头完全不敢有其他举动的男生们,我只能默默的为你们掬一把同情的泪。

    别看火龙这精致漂亮的外表,骨子里的坏水可多了,你们被他逮到,不玩个够本,估计他是不会放过你们的,套用一句火龙的话,这真的是缘分,不过是孽缘罢了!

    抹掉脑门上的黑线,我转过头不再看那些被火龙胖揍的男生们,这种单方面的暴力,咱还是回避的好,毕竟咱的身份可是修女,见不得这种血腥的画面。

    “咦?那是?”

    就在我打算撤退之际,眼角无意一瞟,一抹浅栗色的身影隐在离我不远的阴影处,如果不是我正好转身,可能还真不容易发现她。

    看来这些找茬的男生都是她指示的,那么她究竟为什么要这么做呢?她想要得到什么?

    已经了解了幕后之人是谁的我在没有惊动他人的情况下悄悄离开了天台,等走到了教学楼后面的小树林,我才掏出手机,给那人发了个短信过去。

    没过几分钟,我身后响起了脚步声,转过身,女生柔美的身影出现在了我面前。

    “浅汐,找我有什么事吗?”

    丽兰此时的心情有些复杂,本来她已经计划好了让那些男生佯装欺负望月浅汐,她到时挺身而出为她解围,从而进一步加深和对方的友谊,至少从她理论上的普通朋友上升一点地位。

    然后,人算不如天算,去的人根本不是望月浅汐,反而是火龙!

    那一刻她真是想咬碎自己的一口银牙,真是些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她明明记得纸条是放在望月浅汐的抽屉里,怎么就到了火龙那里去了呢?!

    看着火龙轻而易举的就把那些男生挑翻在地,还一阵胖揍,她还暗暗庆幸,幸好她没有直接对望月动手,而是选择了在暗处观察,她也不怕那些人把她供出来,抵死不认就是了,反正他们也找不到证据证明是她指使的。

    可就在她刚刚放松准备悄悄离开天台之际,手机突然振动了起来,打开一看,居然是望月浅汐发给她的短信,约她到教学楼后面的小树林见面。

    于是她就抱着一探究竟的态度,以最快的速度来到了和望月浅汐约定的树林。

    “丽兰,你喜欢黑龙吗?”

    没想到对方会问这样一个问题的丽兰愣愣的看着面前的少女,企图从她的表情里猜出她的心思,但是她失败了,对方只是面带微笑的站在那里,好像刚刚那个问题只是简单的问候她吃过饭了没有。

    “……当然!我是他的未婚妻,我自然是喜欢他的!”

    “哦~是吗?”我故意拖长了声线,一脸似笑非笑的注视着丽兰,“那可能还真是我看错了呢……”

    “你想说什么?难道因为我是黑龙的未婚妻,你就迫不及待的想要对我下手了吗?”

    虽然知道这个时候发问有些不太明智,但是丽兰受不了对方的眼神,似乎望月浅汐已经将她看穿了,而她此刻的反应不过是跳梁小丑罢了。

    “咦?终于不再伪装温婉谦和的大小姐了吗?”

    看着面色突然转冷的丽兰,我挑了挑眉,脸上仍旧挂着高深莫测的微笑。

    “丽兰,我们明人不说暗话,你为什么要接近黑龙?或者说你后面的那个人需要你达到什么目的?”

    听到望月浅汐的问话,丽兰的脸色大变,但是她还是强自镇定下来,面无表情的直视着对方,“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如果没有别的事的话,我要走了!”

    “丽兰,难道我的话还不够清楚吗?”走到丽兰的面前,阻止了她的离开,“我知道你爱的人不是黑龙!之所以会佯装喜欢上了他,也全是因为另外一个人!我没说错吧?”

    “你……”惊疑不定的丽兰有些慌张的错开视线,她总觉得自己现在似乎已经被对方看透,这种毫无秘密可言的压迫感一下子充斥了她的身体,让她动弹不得。

    “很吃惊我会知道?”我以为然的笑了笑,“确实,如果没有那次意外,我也不会看出来,你的确掩饰的很好,演技一流呢!”

    “……”

    “你不好奇我是怎么知道的?”

    “难道我好奇你就会说?”丽兰终于不再保持沉默了,而是有些愤恨的怒视着我。

    “当然~!因为我们是‘朋友’啊~!”

    听到对方那貌似理所当然的理由,丽兰只觉得面前这张笑得灿烂的面容无比可恶,“望月浅汐,难道你就不怕我会对你不利?”

    “这就不需要你担心了,既然我有胆量约你见面,自然是有自保的手段!”看着面前有些炸毛的丽兰,我突然觉得她也不是那么讨厌,至少到目前为止她还没有做出什么对我不利的事情,“言归正传,其实我能这可快肯定你对黑龙的心思,也全靠你哦~”

    “什么?!”

    这不可能!这绝不可能!

    “本来我还不太肯定的,不过经过方才的一番对话,我就十分确定以及肯定了~!”

    “你、诈、我!”终于反应过来的丽兰现在的表情只能用狰狞来形容了,再加上一副咬牙切齿的模样,和她一直以来表现的淑女形象简直是有天壤之别。

    “好说~!只不过是把不确定的事情变成了确定的事情而已!”看着已经快到爆发边缘的丽兰,我立马话题一转,不再和她打太极了,“其实我很好奇,白虎会究竟是给了你什么好处让你肯放□段处心积虑的接近黑龙?”

    “你不是……”刚一开口丽兰就立刻噤声,唯恐又被套了话。

    在此期间我一直都暗暗关注着丽兰的表情,之所以会说这些话,也是因为我不太确定自己看到的人是不是她,虽然很像,但是也不能证明就是她。

    不过现在好了,通过她的一系列的神态动作和语言,我已经百分之一百的肯定,我当初看到的那个人就是丽兰!

    瞧,在她以为我只是诈她的时候,我又紧接着抛出白虎会这个饵,不怕她不承认自己和那人有关系。

    丽兰,你这条线我是要定了!既然我已经知道了黑龙的心意,也下定决心和他在一起,那么我就不会再逃避,也不会再装傻充愣的扮柔弱,我会向他证明,我不是会躲在他羽翼下接受保护的弱者,而是可以和他共沐风雨的存在!

    就像那首诗写的一样:我必须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做为树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根,紧握在地下,叶,相触在云里。我们分担寒潮、风雷、霹雳;我们共享雾霭、流岚、虹霓!

    所以黑龙,我会向你证明的,就从此刻开始!

    坦白计划!

    丽兰静静的站在望月浅汐的面前,她微垂着头,长长的睫毛挡住了眼中变幻莫测的流光。

    望月浅汐!原本以为只是一个有些小聪明的异国修女,没想到还是一个扮猪吃老虎的主!

    是什么原因让她突然有这么大的转变?而且从她话里透露出来的意思,她似乎真的知道什么……

    “让我猜猜……能让丽兰你下这么大的决心接近龙王社,接近黑龙,绝对不仅仅是利益这么简单吧?”

    “……”丽兰没有接话,她知道这个时候无论她说什么都只会越描越黑,还不如听听望月浅汐是怎么说的。

    “记得那次我被白虎会的会长抓去,就在他拷问我的时候,我无意中看到了一个身影,你猜她是谁?”我顿了一下,接着说道,“虽然只是侧脸,不过那个人给我的印象可是极深的,毕竟在满是歪瓜裂枣的白虎会有着这样一位美人,是人都会好奇吧?”

    “你究竟想说什么?”知道自己去过白虎会这件事已经被对方知道,甚至还能通过连番的试探判断出她和白虎会可能有着不同一般的关系,不得不说面前这个名叫望月浅汐的女生很有一套。

    “呵呵~”轻笑着,在丽兰满是戒备的眼神下,我慢慢倾身,靠在她的耳畔一阵低语。

    丽兰见对方靠近本能的有些抗拒,但随着对方轻缓的声音,她的瞳孔猛地一缩,呼吸也是一窒,心跳陡然加速,垂在身旁的手慢慢握紧。

    “你……确定?”

    “你觉得这种事我会和你开玩笑吗?我这几天没来学校也是和这个有关!”闲闲的看了丽兰一眼,将她的挣扎和犹豫看在眼里,我不紧不慢的说道,“如果你想知道自己在那人心中的位置,同时也想帮助他的话,你知道该怎么做的哦?”

    沉默了良久,丽兰才下定了决心,重新抬起头直视着我,此时的她眼中已经没有了犹豫,“好!我答应你!但是你也要记得自己的承诺!”

    “这个自然!那,祝我们合作愉快!”

    “哼!”

    虽然冷哼了一声,但是丽兰还是握住了我伸出的手,到此,我的计划算是成功了一小半,剩下的就全看那个人的觉悟了……

    和丽兰分开之后,我独自一人在小树林中晃悠,边走边想着之后的种种计划,和可能发生的变故以及应对措施。

    “浅汐——!”

    一个声音突然响起,顿时将还处在思考状态的我吓了一跳,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就已经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黑龙?你怎么会在这里?”仰头一看,那熟悉的坚毅轮廓,不是黑龙是谁!

    “你和丽兰在树林里聊什么呢?”

    “你真的想知道?”

    感情整个学校都在你的监控下啊,怪不得你知道我和丽兰单独见面的事了。

    一挑眉,黑龙低头看着我,“难道有什么是我不能知道的吗?”

    拒绝的话含在口中始终说不出来,我最终还是败在了黑龙执着的眼神下,“晚上回去之后告诉你,不过你也要答应我,不管你听到什么都不可以生气!而且要尊重我的意见!不然我就不告诉你了!”

    “……好!”想了想,黑龙还是答应我的要求。

    “那你现在可以放开我了吧?差不多该上课了……”

    “浅汐……”黑龙将头靠在我的肩膀上,轻浅的呼吸打在我的耳朵上,让我本能的想要闪躲,“直到现在我都以为自己在做梦呢……”

    “啊?”黑龙他怎么了?怎么突然说出这么感性的话?

    “再说一遍好吗?把昨天晚上的话再说一遍……”

    昨天晚上的话?昨天晚上的哪句话啊?我昨天晚上说了很多话吧……不会是……

    想到这里我的脸腾的一下就红了,真狡猾!感觉好像是要我向他表白一样。

    等了好一会儿也没听见他想要听的话,黑龙这才将头从浅汐的肩膀上抬起来,微微一侧头就看到了对方红透的耳根。

    一丝笑意在黑龙的眼底浮起,薄唇微张,轻轻的含住了眼前剔透的耳垂。

    “啊!”从耳垂上传来的湿热感觉让我吃了一惊,随即挣扎着想要脱离黑龙的怀抱,奈何他从身后死死的抱紧了我,丝毫不给我挣脱的机会。

    “好想现在就拥有你,浅汐……”努力平复着呼吸,黑龙的脸上是明显的欲求不满,感觉到怀里的娇躯因为自己的这句话而微微一颤之后,他的眼中重新布满柔情,“不过我说过,除了你心甘情愿,我不会强迫你的,因为你是我黑龙今生唯一所爱之人!”

    我转身将脸埋在黑龙怀里,感受着他平稳有力的心跳,心中充满了甜蜜。

    “黑龙……我喜欢你……很喜欢……”

    黑龙抱着我的双手因为我的这句话而渐渐收紧,我甚至都能听到他逐渐加快的心跳,嘴角勾起笑意,闭上眼睛享受着这片刻的温暖。

    阳光透过树梢洒下斑驳的影子,我和黑龙就这样静静的相拥着,感受着彼此的心跳,一时间甜蜜而温馨的气氛将我们环绕,似乎这片静谧的树林也蒙上了迷离的粉色系。

    晚上回到黑龙家,吃过晚饭之后,我就被他带到了书房,说实话,这还是我第一次到他的书房来。

    一进去首先印入我眼帘的就是一整墙的书柜,上面密密麻麻摆满了各式各样的书,褐色系的主色调让整个房间显得深沉而厚重。

    “怎么盯着书架发呆啊?”拍了拍我的脑袋,黑龙拉着我径直坐到了中间的沙发上。

    “只是觉得有些惊讶,没想到你书房里有这么多书……”从那壮观的一整墙书架上收回视线,我眨巴了一下眼睛,“难道你全都看过了?”

    “大部分都看过来……”黑龙说着有些怪异的看了我一眼,“浅汐你这么问是对我这些书感兴趣?我还以为你不喜欢这些枯燥的东西,所以才没让你进书房来……”

    难道我看起来就真的是胸大无脑的那一型吗?谁说我不喜欢看书了!没听过知识改变命运这句经典名言吗!!!

    “那我以后可以借这里的书看吗?”

    “当然!喜欢什么就直接拿去看好了!再说了,我都是你的了,更何况是这些书呢~”

    “……”咱这是被黑龙口头调戏了吧?是吧?!是吧!“咳咳!我们还是说正经事吧!”

    “我们不是一直都在说正经事吗?”

    “……”这货真的是黑龙吗?貌似自从我那天表白之后,他就开始不正经起来了,难道他也开启了隐藏属性?

    “好了好了,不闹你了,说说你今天和丽兰的事情吧!”注意到女孩可能有羞恼的迹象,黑龙立马见好就收,表情也变得正经八百起来。

    深呼吸了一下,我极力忍住想要动手的冲动,将自己的发现和计划一一告诉了黑龙。

    黑龙原本只是抱着关心浅汐的心态听着对方叙述,没想到越是听着这里面的内容就越让他惊讶,他的视线也不由自主的转到了浅汐的脸上。

    这个印象中总是因为他而受伤,总是想要逃离他身边的女生似乎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悄悄改变。

    不可否认,她有着坚韧执着的性格和狡黠灵动的心思,虽然这些一直被她很好的掩饰在那柔软的外表之下,但还是掩盖不住她天生的敏锐聪慧。

    一直以来都是他在不断的向她传答爱意,不择手段的留她在身边,而就在不久之前,她的心扉才终于为他打开,他欣喜雀跃的同时也暗暗下定决心要好好保护她!

    然而,今天,此时此刻,这个女孩却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惊喜!他完全想不到,早在那么久以前,她已经默默的为他留意着龙王社的动向,直到现在她将整个计划说与他听,他才真正确信,他没有选错,这个女孩注定是属于他的!而因为她,他也会为龙王社创造新的未来!

    “不得不说,我确实是被这个计划吸引了。但是浅汐,你有没有想过,实施这个计划的风险有多高?”黑龙沉默良久之后才缓缓开口道,“如果稍有不慎,作为第一线的那个人付出的可能会是生命的代价……”

    “所以,这个人选才会是我,也必须是我!”

    “你明知道我不可能会同意的!”

    “黑龙!”我拉住他的手,看着他的眼睛认真的说道,“既然我能想到这个计划,自然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难道你能找到比我更好的人选吗?”

    “我……”

    “不过我也知道自己的能力,所以我才想向你借那两个人,有了他们在我身边,就算有危险,也不至于会威胁到我的生命吧,你说呢?”

    重重的叹了口气,黑龙的表情是难得的挫败,“浅汐,告诉我,如果我不主动询问你,你是不是打算自己私自行动?”

    “……是!”

    我确实是这么打算的,既然已经说服了丽兰,那我的计划也就算成功了一小半。

    “如果我不答应你去呢?”

    “那和丽兰的合作也会告吹,说不定还会走漏风声,这样龙王社就会处于极其被动的位置了,毕竟和丽兰合作的前提就是这个计划的实行者是我。”我当然知道这个计划的危险性,但是我和黑龙都清楚,没有人比我更适合站在那个位置,“相信我!我不会让自己有事的!而且我也相信你,你不会让我有事的!”

    “对!我不会让你有事的!”黑龙轻轻的抱住我,他的声音自我的头顶传来,带着绝对的霸气和自信,“我会将你的这个计划再做完善,用整个龙王社的力量做后盾,这个计划只会成功,绝对不会失败!我也绝对不允许有任何可能威胁你生命的因素存在!”

    “既然你都同意了,是不是可以用你龙王社大哥的身份将那两人叫来,我们大家从长计议呢?”

    “你呀……”

    于是,就在这样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夜晚,一个将会改变香港黑社会格局的计划悄悄诞生……

    老地方见~!

    “丽兰,按照我们的计划,接下来就是你的表演时间了~!”

    我将手中的工具交给了火龙,示意他可以开始工作了,他立马兴奋的开始摩拳擦掌起来,谁知还没走两步就被身后的风龙拦住,劈手就夺下了他手中的东西。

    “风龙!你干什么?!”火龙怒瞪着风龙,这家伙居然敢抢了他的玩具!

    “我想这件事由我来做效果会更好,你说呢,望月小姐?”风龙完全无视了火龙的质问,推了推眼镜,一脸淡漠的看着我说道。

    我看了看一脸不甘愿的火龙,再看了看仍旧面无表情的风龙,还有一副看好戏模样的丽兰,最后不着痕迹的撇了撇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