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知 - 第 9 部分阅读 〖霸王爱人〗 我是修女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bl小说,点击进入

    你不见了之后我有多担心?幸好你没事……”

    拍了拍他的后背示意他放开我,我可不想在众目睽睽之下上演琼瑶剧。

    黑龙这次倒是很上道,果断的放开了我,虽然还是紧紧的握着我的手,不过起码也比搂搂抱抱要好得多。

    “浅汐,你和他……”家辉母亲看着我的眼神明显有些震惊,或许是黑龙的出场让一直是良好市民的她有种未知的恐惧,黑社会什么的距离她实在是太远了,但她还是鼓起了自己全部的勇气看着我,“家辉是为了你才失踪的,求求你救救他!”

    “家辉?”听到了陌生的男人名字,黑龙的眼中酝酿起了风暴,他的声音也骤然变得冰冷。

    但是接收到求救信号的我此时却是身不由己,因为好久不见的望月妹子华丽丽的再度登场了……

    刺激之下的意外!

    “告诉我,家辉是谁?”黑龙握着我的手骤然收紧,气势也陡然一强,直让除了我之外的众人不由自主的抖了抖。

    “家辉是我的救命恩人!”我只感觉望月妹子勇敢的抬起头直视着黑龙,“如果不是他,你可能就见不到我了,更何来找到我!”

    “那你这两天都和他在一起了?”

    “是!你快放了家辉,他是好人!”

    望月妹子你就别给人家发好人卡了!!!

    “他是好人,难道我就是坏人?!”

    黑龙,还有望月妹子,你们不觉得对话越来越诡异了吗?拜托你们考虑一下旁边人的感受啊喂!

    “可是家辉……”

    “不准再在我的面前提到别的男人!”黑龙愤愤的拽过望月妹子的手就往外走,“我会让地龙送他回去的!”

    “阿姨,你放心吧,家辉会安全回来的!”听到黑龙说会放了家辉,望月妹子立马回头冲着家辉母亲喊道。

    坐在车上,看着正兀自散发着低气压的黑龙,我怕怕的缩了缩脖子,望月妹子是完成了拯救计划功成身退,我可就惨了,看看黑龙现在的样子,暴风雨前的宁静啊……

    你说明明是望月妹子挑起了黑龙的怒火加醋意,怎么现在这后果就要我来承受啊!!!而且还是一个你老连面都没见过的家辉少年,拜托你适可而止一点好伐!

    其实我真的很想问,家辉少年究竟怎么了,为什么会被你们给扣押了啊?

    但是看黑龙现在这个样子,要是我问出来估计离死不远了……

    可是现在实在是太压抑了啊!我是不是该说点什么缓解下气氛啊?

    “黑龙,那个……莉斯没事吧?”挑了个我觉得不会引起危险的问题。

    “……”没有回答我的话,黑龙慢慢的将目光放到了我身上,他的眼神阴郁中带着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为什么你就不问问我有没有事?为什么你总是对其他人那么好?!”

    黑龙的声音已经接近咆哮了,他不由分说的抓着我的手臂一阵猛摇,这一刻我毫不怀疑,他丫的一定是被咆哮帝上身了!琼瑶阿姨您在哪里啊,还不快来收了这妖孽啊!!!

    黑龙很愤怒,但是这怒火却不是针对浅汐的,更多的是对他自己。他恨自己的无能,每一次都害自己心爱的女生受到伤害。

    前几次是白虎会,而这一次却是上海的黑帮!

    从手下抓住的那几个人口中得知,他们袭击的目标只有林莉斯,因为他们调查出林莉斯这位亚洲歌后除了是他的情人更是为龙王社洗黑钱的重要人物,干掉她就相当于断掉了龙王社的一大经济来源,而浅汐居然是因为他们看到她和林莉斯在一起才想顺手干掉的。

    都怪他这段时间太过急功近利,想要快一些吞并上海的黑帮,没想到却引起了他们的反抗,甚至会偷渡到香港来袭击浅汐她们。

    真是太可恶了!

    幸好浅汐没事,也亏了莉斯能够在紧要关头保护好浅汐,不然他也不会这么轻易放过她的!

    “林莉斯没事,她虽然中枪了,但没有伤到要害,子弹也没有留在身体里,她现在由水龙照顾着。”稳定住自己的情绪,黑龙抓着我手臂的手改为搂,轻轻一施力,我又趴到了他怀里。

    我说你就不能好好说话吗?非要搂搂抱抱才肯说啊!!

    “我想去看看莉斯,可以吗?”我看黑龙的脸色似乎恢复了正常,这才小心翼翼的问道。

    “去水龙那里!”按住了通话键,黑龙叮嘱了司机一声就没再说话。

    黑龙……每一次被你拥入怀中我都能感觉到你的爱意,那么浓那么深,但是为什么这份深情却不是对我……

    车子很快就开到了水龙那里,黑龙率先下车,领着我就直接推门而入。

    黑龙怎么知道水龙家大门的密码?还是说,因为黑龙是老大,这是人家的特权?但是万一进去的时候水龙正在洗澡怎么办呢?这么堂而皇之的就进去要是看到了什么香艳的场面那也不太好吧……

    就在我腹诽着黑龙和水龙或许有jian情的时候,走在前面的黑龙突然脚步一顿,我一时没察觉直接撞到了他坚实的背上。

    “唔……好痛……”

    “啊——!”

    捂着我撞痛的鼻梁,我的痛呼声明显被一声更高昂的尖叫声压过,无奈我被黑龙挡着,完全不知道屋子里面发生了什么事。

    那个尖叫声很熟悉啊……难道是……

    思及此,我也顾不得那么多了,用力推开挡在我前面的黑龙。

    “……你们继续,千万不要介意!就当我们没来过!”话一说完,我一把拉过黑龙,低着头快速离开事发现场。

    “浅汐……”黑龙轻轻的唤了我一声,但是脑海中还回荡着方才情景的我完全没有心情回应他,只想快点离开这个让我感到尴尬异常的地方。

    “浅汐!”黑龙这一声明显强势许多,而且他手上也同时施力,我脚下一个不稳就跌到了他怀里,“你在害羞吗?”

    去你的害羞!你才害羞!你全家都害羞!!!

    因为黑龙的话,我本来已经极力屏蔽的画面又一次在我的眼前浮现。

    美人衣襟半退,俏脸含羞的躺在舒适的大床上,凝脂般白皙的玉臂缠绕着男子健硕的身躯,眼眸含情,暗香浮动。

    男子光裸着上身,一只手支撑在女子的脸侧,一只手轻柔的勾勒着她美好的曲线,淡紫色的长发悉数散落在女子娇嫩的肌肤上……

    这……这么热血沸腾的画面你说能不让人面红耳赤吗?!

    咱可是一直洁身自好,虔诚善良的修女啊!!!从来没这么近距离的见识过真人版的18x,而且里面的主角还都是熟人!

    真是太难为情了啊!!!

    “你干什么啊?!我们快走啦!”挣脱不开黑龙的怀抱,我有些焦急的冲他低声说道。

    “浅汐你已经这么迫不及待了吗?”说着黑龙凑近我的耳畔轻轻的吹了口气。

    望月妹子的身体本就敏感,耳朵更是死岤,被黑龙这么一吹,我立马感觉浑身一颤,然后就软绵绵的躺在他怀里了。

    混蛋黑龙!!!你耍诈啊!!!我明明只是字面上的意思,不要随意引申啊喂!!!

    看着怀里的女孩双颊绯红,眼眸羞涩,黑龙的心一瞬间变得火热,明明只是想小小的逗弄一下她,可真看到她羞赧温顺的躺在自己怀里时,他才知道这哪里是惩罚她啊,明明最后受罪的还是他自己!

    轻柔而不失风度的抱起已经浑身绵软的女孩,黑龙用自己最快的速度回到了车上,一关上门,他就低头锁住了怀里人儿柔软的唇瓣。

    “唔……”

    黑龙你这个混蛋!看到别人那样你也发qing!为什么我就这么倒霉啊!如果不是我自己提出去看莉斯美人,也就不会撞破她和水龙的亲密画面,黑龙也就不会受到刺激转而马蚤扰我了!

    这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啊!!!

    很久之后黑龙终于放开了我的唇瓣,但是他并没有就此消停,而是顺着我的脖子一路向下,大有将我吞吃入腹的打算。

    感受到身上传来的阵阵的酥麻,我脑子里顿时警铃大作,绝对不能让黑龙继续下去!

    狠狠的掐了自己一下,我的脑海总算重新恢复了清明,不看还好,一低头,我只看到一大片白花花的肌肤已经1uo露在了外面,接触到车厢里的冷气,让我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

    我很想用力推开黑龙,奈何望月妹子的身体似乎开启了隐藏属性,浑身软的要命,除了手臂勉强能动,喉咙可以喊喊,其他地方完全没有力气。再加上黑龙整个人都压在我身上,我就是想动也动不了啊。

    不好!黑龙的手已经伸向下面了!该庆幸我今天穿的是裤子吗?所以稍稍阻挡了一下他前进的脚步……

    怎么办?!我要赶快阻止他!

    慌乱中,我的右手胡乱的一抓,只听黑龙闷哼一声,然后猛地瑟缩了一下,连带着抓着我裤头的手也滑了下去。

    “浅汐……放手……”黑龙颤抖的声音里带着一丝意味不明的痛苦。

    什么?放手?放什么啊?明明就是你放了我才对!

    情绪一激动,我的右手不自觉的收紧,接着耳边又传来黑龙的抽气声。

    “浅汐……你是在玩火……”

    我还没搞清楚他所说的玩火是什么意思的时候,他猛的含住了我的红梅,然后一阵吮吸,顿时让我还算清明的脑子模糊一片,浑身酸软的就松开了手里的东西。

    “嗯……”

    天杀的啊!我终于知道刚刚自己手里的是什么了!感情我慌乱中抓住的是黑龙的命根子啊!怪不得他这么激动了!

    为什么新条大神笔下的人都那么喜欢干霸王硬上弓的事情啊!!!难道这样比较彰显个性?还是说她觉得这样的男人特别man?

    不要以为我会屈服在望月妹子敏感的身体感觉之下!我的身体虽然是软妹属性,但是灵魂可是不屈不挠的特工之魂啊!!!

    该死的黑龙,我警告过你不要动我了,虽然位置有些偏差,但是我的的确确是抱着让你停下来这么单纯的目的的!

    身上的异样感还在一波波的传来,似乎预示着黑龙不会就此收手,难道他打算动真格的了?

    不行!我绝对不要在这样不清不楚的情况下就被黑龙吃了!至少让我知道你喜欢的究竟是谁?或者说,如果我不是你想象中的望月浅汐,你还会喜欢我吗?

    我终究不是你所爱的那个纯洁无暇的善良修女,我就是我,一个从异世界穿越而来的灵魂,不是任何人的影子!

    我没有望月浅汐的善良,没有她纯洁无瑕的笑容,我会耍心机,我会有冷血无情的时候,可就是这样的我却偏偏附身在了这样纯白的存在身上。

    所以,黑龙……你爱的究竟是哪一个望月浅汐?

    强大的怨念一下子充斥了我的脑海,憋着这口气,我猛地一抬头,狠狠的咬在了黑龙的手臂上。

    “嘶——!”手臂上突如其来的痛感让黑龙的理智稍稍回笼,将目光放到了咬着他手臂的小脑袋上,“这已经是你第二次咬我了……浅汐……”

    松开了黑龙的手臂,看着上面被我咬出的整齐牙印,似乎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也是咬的这里……

    我很快回过神来,用尽全身仅剩的力气推开压在我身上的黑龙,直视着他似乎燃烧着火焰的眼睛,“黑龙,回答我,你所爱的望月浅汐是个怎样的人?”

    没想到会听到这样一个问题的黑龙顿时有些发愣,他极力压制住体内奔腾的欲望,目光紧锁着眼前的人儿,用残余的理智思考着她话里的意思。

    而我在问出这个问题之后就紧张的不敢看他,双手紧紧地握在一起,企图给自己一些勇气……

    黑龙的回答!

    等待永远是这个世界上最煎熬的时刻,而我就在这沉默中等待着宣判我命运的回答。

    我承认此刻的我很矛盾,我曾那么拼命的拒绝黑龙进入我的世界,但似乎命运总是在和我做对,我极力避免的情况还是发生了……

    最开始是因为知道他的身份,知道和他在一起意味着什么,所以下意识的疏远他,但不得不说黑龙的确是一个很有魅力而且强势的人,即便我已经下定决心和他保持距离,他还是可以用最强硬的姿态闯入我的世界,让我对他动心。

    不过,自从那次他无意中透露出你喜欢的人是望月浅汐本尊之后,我对他的那一丝心动就被我自己锁进了心底最深处的盒子里。

    尽管我已极力封闭自己的心房,但是随着各种意外的纷至沓来,让我不得不暂时留在香港,待在黑龙的身边,随着和他的接触越来越多,我高高竖起的心墙竟然在自己都不知道的情况下悄悄的开了一扇窗,然后慢慢的投射进了一道名为黑龙的影子。

    当我注意到的时候,他的身影已经牢牢的占据了我心房的一角,无法忽视更无法拒绝。

    黑龙……你知道吗?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而是我站在你的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我站在你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而是爱到痴迷,却不能对你说我爱你。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我不能对你说我爱你,而是想你痛彻心脾,却只能深埋心底……

    这是我记忆中的诗句,当时没有特别的感触,因为不懂,也没有一个人能够让我懂,所以只是觉得这些句子很美很伤感。

    而现在,或许我对黑龙你还没有太过深刻的爱恋,但是我可以肯定,我的心里有你,在你那么多次无视我对你的抗拒,依旧以最霸道和强势的姿态宣示着你对我志在必得之后,我就算再铁石心肠也无法对你无动于衷。

    但是我不知道这份感情是否属于我,原著中的你喜欢的是像秋野来实一样单纯善良的女生,而望月本尊也同样是这样的女孩。

    这样惊人的相似让我不知所措,同时也让我犹豫,我害怕也不屑成为别人的代替品,我有属于我的骄傲,哪怕你再吸引我,如果你的眼中没有我,那我也会毫不犹豫的转身离开。

    所以……黑龙,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

    黑龙一边压抑着体内奔腾的欲火,一边思索着浅汐为什么这么问他。

    他所爱的望月浅汐是个怎样的人?

    单纯善良?简单正直?

    不,他眼中的浅汐绝不仅仅是这样!

    初见之时倔强狡黠的她就像一只狡猾的小野猫,有着灵动的眼眸和高傲的心性,让他一见之下就分外感兴趣。救助他时的她却又像是一朵纯洁的百合,在夜风中独自绽放出最干净的微笑,那样极大的反差即便镇定如他也很是诧异,但他不得不承认,那一刻他对这个谜一样的女孩产生了极浓的好奇心,不为别的,只为她眼底明明透着不甘心却还是扶起了他。

    究竟是怎么的一个女生可以有着这样截然不同的两面?就好像这个瘦弱的身体里住着两个截然不同的灵魂,一个纯洁干净,一个狡黠坚韧。

    随着和她的接触,他的目光开始离不开她,一开始的兴趣兴味已经在不知不觉之间变了质,以至于他总会在她不注意的时候偷偷的注视着她。

    有时候她喜欢眨着她晶亮亮的大眼睛望着他装单纯,有时候又喜欢面露无辜的说些让人哭笑不得的话,更多的时候她只是转着自己灵动的眼眸笑得狡黠。

    她很顽皮,有时候故作无辜的举动总是会把人给弄得一愣一愣的,那个时候她美丽的眼眸深处总是会泛起欢乐的涟漪,将她茶金色的眼睛都渲染成了漂亮的金色。

    这是他在无意中发现的,一旦她要恶作剧了,她的眼睛总会特别的晶亮,而他最喜欢那样的她,像一个淘气的小精灵一般,可爱并且充满了活力,所以他从没有说破,由着她胡闹,他就喜欢宠着她!

    或许一开始吸引他的是那个有着干净纯白微笑的望月浅汐,但越到后来,他才慢慢发现,原来那个会耍小心思,会闹小脾气的倔强女孩才是真正走进自己心里的那个人。

    太过单纯善良的女孩并不适合他,或者说是不适合他所在的世界,也只有这样真性情的女子才是最适合他的,最重要的是他喜欢她身上自然流露的温暖感觉,不若太阳般灼热,倒像月光般柔和,一点一滴的慢慢渗入他的心间,不浓烈,却温暖。

    黑龙的眼睛慢慢恢复了清明,他温柔的目光注视着身下的女生,看得出她很紧张,双唇抿得紧紧的,双手的关节都因为她无意识的施力而微微泛白。

    “我所爱的望月浅汐,她有着这个世界上最美丽的微笑……”黑龙的声音温柔中带着浓浓的爱恋,似乎光是这样形容着自己所爱的女子也会让他感觉幸福。

    听完黑龙说完这第一句话,我原本还有些期待和紧张的心情瞬间就被失落和自嘲所取代。

    果然……黑龙喜欢的是那个有着最干净最纯洁微笑的望月浅汐,不是我,也不可能是我……

    “她就像个调皮而高傲的小野猫,偷偷藏起了她不太锋利的小爪子,然后张牙舞爪的在我身上烙上属于她的印子……”

    “她总是摆出一副温婉顺从的模样,但是骨子里却是一个倔强执拗的人,根本不像表面看上去的那般无害……”

    “有时候我也在想,究竟是怎样的环境才能培养出这个一个特立独行的修女?似乎从来不知道害怕为何物,甚至在听到黑社会这几个字的时候还反问我,她为什么要怕?你说,这样一个独一无二的女生我能不爱吗?”

    黑龙的声音还在继续,但我已经无法集中心神听下去了,眼泪早已经迷蒙了我的双眼,如果不是因为我用手捂着嘴巴,或许早就已经哭出声音了吧。

    是太震惊还是太喜悦,亦或是这二者都有?

    黑龙说的都是真的吗?

    为什么?他不是说他喜欢的是那晚对他展露出纯美微笑的望月浅汐吗?为什么他此刻形容的那个人又偏偏不是那个纯洁的望月本尊?

    精明如他不可能分辨不出我和望月本尊之前天差地别的不同,为什么他明明是对望月本尊动的心,但此刻形容的人却又是我呢?

    “为什么?”为什么会喜欢我?

    黑龙明显是听出了我话里面的意思,他黑曜石般迷人的眼眸中慢慢浮起一丝笑意,然后手臂一揽,我们立刻换了一个位置,我趴在他怀里,头倚靠在他的胸前。

    黑龙的手顺着怀里女孩顺滑的长发,他的声音很平静,但细细听来却不难发现里面有着掩饰不住的深切爱意,“不只是你,连我自己都觉得很奇怪……明明就是一只粗鲁的小野猫,虽然有着美丽的外表,但是骨子里却不是一个温婉顺从的人……”

    听着黑龙的话,我惊讶的睁大了眼睛,我明明掩饰的很好,他是怎么看出来的?

    “很惊讶?”黑龙说着居然轻笑出声,“如果我连这点都看不出来,那我这个龙王社的大哥还真的可以退位让贤了!”

    “……”天啊!他居然知道!那么……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他一直以来看到的人都是我?

    “浅汐……说真的,你有时候给我的感觉像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人,一个聪明狡黠,一个单纯善良,究竟哪一个才是真正的你呢……”

    虽然黑龙说的很轻松,但是听在我的耳中却完全不是那么个意思!虽然明知黑龙他不可能知道我和望月本尊的关系,更不可能知道我只不过是在望月本尊消散之后重生在她身体中的异界的灵魂,但心里还是免不了会紧张……

    如果他执意想要我解释,我该怎么办?

    说我是穿越而来?说你只不过是我那个世界里漫画中的人物,而且还是小黄漫的男主角?原本你应该遇到的是一个叫秋野来实的大胸妹子而不是我,然后你不仅脑残的爱上了她还被她的另一个爱慕者给一枪子崩了……

    就算黑龙是香港黑社会的老大,就算他的心理素质过硬,但是这么匪夷所思的事情,说出来只会让人以为我神经错乱了吧……

    那我该怎么说才会让他觉得合情合理呢?难道要说我有双重人格?

    似乎也只有这个解释比较合乎常理,我是有多遭罪才会自己说自己有病的啊!明明就是望月妹子这身体残存的脑残基因没有完全消失,还让我摊上这个烂摊子!

    就在我犹豫着是继续保持沉默还是开口解释的时候,黑龙又悠悠的说道:“其实在我面前你不需要掩饰的,我都知道!”

    哈?知道?知道什么?

    黑龙他不可能会知道我是穿越者啊!那么他说的知道是什么意思?他究竟都知道了些什么啊?

    黑龙的脑补!

    直到和黑龙回到了他位于山顶的别墅,只要我回想一下刚刚在车上他对我说的话,我还是会忍不住嘴角一抽,黑线滑下来……

    你说为什么?这……实在是一个戏剧性的发展,说出来就觉得心酸的很。

    话说当时我正被黑龙突如其来的一句‘我知道!’搞得一愣一愣的,直觉他不可能知道我是穿越而来这么诡异的事情,但是他话里那笃定的意味究竟是为什么呢?

    在我的印象中并没有发生什么酒后吐真言的事情,而且我也没有睡觉说梦话的习惯,这个世界更没有什么吐真剂之类的东西,那么他又是从哪里知道了什么事情呢?

    不会真的是我在梦里不小心说漏了嘴吧?不带这么惊悚的啊!

    谁知黑龙完全没理会我内心的吃惊和疑惑,他自顾自的顺着我的头发,用平缓而淡然的声音叙述着:“我知道浅汐你还在襁褓中的时候就被遗弃在修道院门口,是被院长收养的。院长本身就是一位虔诚的修女,在她的教导下,你从小就表现的乖巧懂事,善良纯真,而且乐于助人。”

    你说的那都是望月妹子本尊吧!而且那和你知道我拥有这完全不同的两种性格有毛的关系啊?

    “但可能就是因为你的善良和懂事,修道院里其他的女生总会联合起来欺负你,最累最脏的活总是会留给你去做,可你却从不会有任何怨言,也不会去向你的院长嬷嬷告状,总是自己一个人默默承受……”

    这个……在我穿过来之前,望月妹子的确是圣母的可以,不然怎么会活生生把自己给折腾没了呢?但是,我穿过来之后……呃,不提也罢,有心无力啊!居然还是被本尊的善良基因压得死死的,不干都不行啊!!!!

    “那是因为大家都是我主虔诚的信徒,都是姐妹……”不这么说难道还说我有受虐倾向啊?!咱可没有抖m属性!绝对没有!

    “浅汐……其实在我面前你不需要这么辛苦的掩饰自己的……”黑龙顺着我头发的手蓦地一顿,改为紧紧地搂着我的腰身,他的声音里甚至还透着一丝无奈,“从我收到的报告还有我和你接触之后的感觉,我可以肯定的说,你其实并不像表面表现的那般温柔懂事,甚至骨子里透露出的坚韧倔强也是别人学不来的,即便再怎么用温顺乖巧的面具来掩饰,也遮不住你的眼睛里总会流露的狡黠慧杰……”

    黑龙,虽然你的话言情了点,肉麻了点,但是确实是说到了点子上,我的确不像表面上表现的那么乖巧善良,因为那都是望月妹子这美丽的皮囊让人产生的错觉。

    不过又有多少人能够通过现象看清本质呢?

    望月妹子本尊确实是一个善良到让人无语的人,从小接受的教育和接触的人都并不复杂,加上她单纯的心思,虔诚的信仰,自然而然就造就了一身圣洁纯真的气质,更何况还有我的刻意掩饰,就算是院长嬷嬷也没有怀疑,只是以为我的某些改变是青春期到了自然而然产生的变化。

    “你之所以会在别人面前掩饰你的真性情,是因为你不希望你的院长嬷嬷担心吧?因为她一直以来都希望你成为一个善良虔诚的修女,而你那么尊敬她,自然不会让她失望,努力表现的符合她的期望,甚至不惜压抑自己的本性,任由修道院里的人为难你……”

    哈?黑龙他刚刚有说什么不得了的话吗?我怎么好像出现了幻听?

    压抑自己的本性?呃……也不能说是不对,那都是望月妹子的善良基因在作祟,咱是反抗无能被迫压抑啊!

    那么……他说的知道,意思是以为我在修道院是故意掩饰了自己的真性情去迎合院长嬷嬷?而望月妹子本尊的善良个性就是我伪装出来的?

    另一种解释就是,他根本就不知道我和望月妹子的事情!

    抑制住嘴角的抽搐,我窝在黑龙怀里保持着沉默是金的优良品质,任由他发挥着自己的想象,把我凄凉的身世和不幸的童年一一阐述了遍,最后总结陈词。

    以上就是发生在回程路上的全部事情,结束了这段可以称之为惊心动魄又委婉含蓄的回忆,我独自坐在床边看着窗外的明月发呆。

    〖浅汐……希望你能明白,不管你是什么样的人,在我眼中你都是最好的!所以,即便你已经习惯了甚至是下意识的伪装自己,在我的面前你都可以放下了,不要再这么辛苦了……〗

    说实话,听到黑龙的解释之后,我的的确确是松了一口气。这件事解释起来实在是太过复杂,而且除了我这个当事人,根本不会有人相信,唯有把它当作一个不能说的秘密,让它烂在心里,才是最稳妥的!

    本来我还想如果实在是瞒不住就以自己有双重人格混过去,没想到黑龙他还特地给我找了个借口,也不知道我做人究竟算是太成功还是太失败啊……

    黑龙今天的话算不算是对我表白呢?不是对望月妹子本尊,而是对我!

    这样想着我的嘴角不自禁的牵起了一丝弧度,连一直以来压抑在心头的那丝烦闷也一扫而光。

    似乎……我还没有告诉他,我也有点喜欢他的……

    正当我犹豫着该不该告诉黑龙我的心意的时候,床头上的手机突然嘟嘟的响了起来。

    嗯?这个……好像是我的手机,不是已经在逃跑的时候掉了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暂时放下疑惑,我拿起手机,熟练的打开收件箱,察看刚刚接受的短信。

    〖浅汐,你还好吗?为什么好几天都没有来学校?黑龙说你生病了,现在好些了吗?——丽兰〗

    丽兰?!

    看着手机屏幕上最后的这两个字,我刚刚还有些雀跃的心情立马冷了下来。而紧接着脑海中立刻闪过的几个画面更是让我对丽兰这几个字有着一些莫名的抵触。

    不好办呢……她究竟想干什么?!

    “浅汐?”

    脸颊上传来一丝轻柔的触感,我飘忽的思绪立刻被惊得收回脑海,定眼一看,我和黑龙几乎是脸贴着脸。

    “啊——!”我猛力推开黑龙,“你干什么!”

    “这应该是我问你的吧!叫你又没反应,想什么这么出神呢?难道浅汐你还在回味车上没有做完的事情?”黑龙说着嘴角一弯,立马横生出一股邪气。

    “怎么可能!我是看到丽兰发给我的短息,她说她很担心我,毕竟我这么多天都没去学校……”偷瞄了一眼黑龙,见他脸色无异,我才继续说道,“关于我没去学校的事情,你是怎么跟她说的?”

    “丽兰啊……说来她的确是有问起你,我说你发烧了,要在家休息几天。”虽然黑龙的语气很平淡,但是我却留意到他眼中一闪而逝的暗芒。

    果然,黑龙也发现丽兰的异常了,我该不该把我的发现告诉他呢?

    如果告诉他,他一定不会让我再接触丽兰了吧,但是这样做肯定会打草惊蛇的!

    既然知道了他的心意,我自然不会再钻牛角尖,虽然对于望月妹子本尊和我的关系上面黑龙的理解有些偏差,不过鉴于事实的真相略玄幻了些,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咱还是好心的接受了黑龙自以为正确的判断,只希望望月妹子能够消停些,不要再时不时跑出来溜达。

    对于爱情,曾经离我实在太远,而现在它就在我眼前,虽然对象是我从没想过的小黄漫男主,而且还是黑社会的大哥,不过至少我了解自己,既然喜欢了那么我就会试着接受他的全部,信任他,陪着他!

    我知道黑龙身处的世界并不太平,或者可以说是危机四伏,但是既然我们彼此喜欢,那我就一定会站在他的身边,与他共同面对一切困难!我不想做那个被他保护在羽翼下的雏鹰,我想要和他一样,拥有搏击长空的勇气和实力!所以,这一次就换我来证明自己有站在他身边的资格!

    丽兰,我不会再装傻充愣的和你打太极了!就让我来领教一下你究竟是抱着什么目的接近黑龙的吧!

    “黑龙,我有没有告诉你,我也有点喜欢你……唔……”我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激动的黑龙吞掉了下面的话。

    直到最后我气喘吁吁的被某龙抱在怀里僵硬着身子一动也不敢动的时候,我才悲催的发现,这种类似表白的话千万不能随便说,因为某人是一个特别容易激动的生物,而他一激动的后果就是我很可能被吃的连渣都不剩。

    就像现在,那一柱擎天的小帐篷正骄傲的向我炫耀着它的强势,而黑龙更是喘着粗气,胸口起伏剧烈,不过就算是这样他还是没有直接霸王硬上弓,而是运起了他明显不太常用的自制力,硬生生的扛了下来。

    “浅汐……早点嫁给我吧……”黑龙在我的耳边呢喃了一句之后就迅速的放开了我,然后以一种可以称之为迅猛的速度冲进了浴室。

    看着某人有些狼狈的背影,我不由得想着他的小兄弟这么经常被刺激着会不会……

    呸呸!我怎么会突然想到那里去了!看来果然是经常和某龙在一起被传染了带色的部分!突然有种想泪奔的冲动……咱纯洁的小宇宙已经被玷污了啊!!!

    有好戏看咯~!

    黑龙在浴室里一边冲着冷水平息自己的(欲)火,一边又忍不住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