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知 - 第 8 部分阅读 〖霸王爱人〗 我是修女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bl小说,点击进入

    以事情有些多,还没来得及和新同学打招呼,我叫苏丽兰,请多多指教!”苏大小姐说着就伸出了自己的右手,脸上是友好的微笑。

    “我是望月浅汐!”轻轻握住了对方的手,我也冲她微微一笑。

    都是黑龙那个混蛋惹的祸,如果不是那家伙在人前说的那么暧昧,这位大小姐能放□段找上我,一定是误会咱和黑龙的关系了,这才想来刺探敌情的吧?

    不过,要装谁不会啊?!在黑龙面前咱都能装,何况是在你面前呢?而且,我可没看出你眼底有任何的笑意,所以说,你根本就不是真心想和认识的吧?!

    丽兰……这个原著中可以算是悲情的角色,她有着执着而决绝的爱恋,本应是纯美淡然如幽兰的存在,却在遇到黑龙之后将自己的纯白尽染成墨。

    我眼前的丽兰虽然还是那么千娇百媚的柔弱大小姐模样,但是那眼底闪烁的光芒却不是那么单纯,再加上那件事,我可以肯定这个丽兰和原著中完全不一样!

    虽然不知道她为什么仍然会出现在黑龙身边,而且还是表现的那么柔情脉脉,但是我却不能不留心,因为未知的永远是最危险的……

    普通朋友和亲密朋友的区别

    “望月桑,你没事吧?”丽兰有些担心的望着我。

    艾玛,居然想事情想入神了!

    “没事……”对方动机不明,我必须努力将自己伪装成纯善无害的样子以降低她的戒心,这点对于我来说完全不是问题,望月妹子这身体从外表看就像是一个胸大无脑的小白圣母嘛。

    “说实话,第一次看到望月桑的时候我就觉得很亲切,不知道我有没有这个荣幸可以和你做朋友呢?”丽兰说着冲我娇羞一笑,那瞬间的风情真真的迷煞旁人~!可惜……咱是女人……

    不过,居然这么快就直奔主题,丽兰大小姐你也太速度了吧?

    话说我可没从你眼里看到哪怕一星半点的想要和我发展友谊的意思……你还真以为我就是个小白圣母了啊?!

    丽兰一边保持着她优雅的微笑,一边暗暗打量着面前的女生。

    浅棕色的长卷发将女孩本就精致绝美的小脸衬托的愈加柔美,那双茶金色的水眸灵动异常,水润的樱唇略微有些红肿,不用多想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虽然女孩还略显稚气,但是不难看出未来绝对是一位绝代佳人,的确是黑龙喜欢的类型!

    不过……她是绝对不会输给她的!黑龙一定会是她的!也必须是她的!

    “那……苏小姐是想和我成为哪种类型的朋友呢?”我眨着自己水汪汪的大眼睛,天真烂漫的望着丽兰。

    “哈?朋友还分类型吗?”似乎是第一次有人对她讲这样的话,丽兰有些摸不着头脑的反问道。

    “当然了,有一般朋友,普通朋友,亲密朋友,还有……特殊朋友……”说到特殊朋友的时候,我故作暧昧的羞涩一笑。

    看到对方那意味不明却颇有深意的一笑,丽兰忍不住抖了一下。

    她说的那个特殊朋友不会是……难道她和黑龙不是那种关系吗?怎么又会说出这样引人深思的话呢?

    丽兰不可遏止的开始发散性思维了,但是一贯善于伪装自己的她很快反应过来,一脸好奇的问道:“那这些都有什么区别呢?”

    我见她问了出来,清了清嗓子,正经八百的回答道:“一般朋友嘛,可能只知道对方的名字,见面会打招呼,但也仅此而已,充其量也就比陌生人要好些。而普通朋友除了会有一般朋友的待遇,还可能会有一些共同话题,聊天什么的也不会感到尴尬。亲密朋友,就像字面上的意思,要了解对方的一切基本情况,彼此没有秘密,愿意分享一切感受。特殊朋友嘛,这个不太好解释呢……”

    “我们还是从普通朋友开始做起吧,希望以后能发展成亲密朋友……”丽兰极力掩饰住自己抽搐的嘴角,其实心里面却在大呼,这个望月浅汐真是一朵奇葩啊!

    “好~”

    “望月桑,我可以叫你浅汐吗?当然你也可以叫我丽兰。”

    “当然,我们已经是朋友了!”

    “那既然我们已经是朋友了,浅汐能告诉我,你和黑龙是什么关系吗?为什么你们会一起到学校来啊?”

    来了!我就说她怎么可能不探听黑龙和我之间的关系呢,现在终于问出口了吧!

    不过,你以为我刚刚那篇关于朋友的长篇大论是白说的吗?咱也是有后招的~

    “对不起,丽兰……”我有些为难的看了她一眼,然后用无比惋惜的语气说道,“这是属于亲密朋友之间的问题了,现在我们还只是普通朋友,所以我不能告诉你,等以后我们成了亲密朋友,我再告诉你好吗?”

    哈?

    丽兰有些傻眼了,她想不到对方居然会用这样的理由拒绝她。

    这都是些什么奇葩理由啊!!!

    “浅汐……”

    “丽兰你不会逼我的哦?我们先从普通朋友做起,一定很快就会成为亲密朋友的!到时候我一定会第一时间告诉丽兰你的!你一定能理解我的苦衷的哦?”这招以退为进咱还是很熟练的,而且这普通朋友也是你自己选的,可不能怪我哦!

    “这个……自然……”丽兰扯了扯嘴角僵硬的吐出了这句话。

    听到丽兰的话之后我很开心的拉着她的手开始谈天说地起来,当然就我一个人在说,丽兰明显心不在焉的样子,不过她还是很给面子没有甩袖子走人,而是耐着性子听我废话。

    下午是自修,丽兰由于之前被我耗尽了元气,正趴在桌子上休息,其他人虽然一副很想和我‘亲近’的模样,但是看到我一左一右坐着的两位大人物,也只能‘秋波暗送’了……

    下午放学铃响之后,黑龙第一时间就出现在了教室,拉着我的手就往外走,我一边跟着他走一边向火龙还有丽兰挥手告别。

    “我听到丽兰唤你浅汐,你和丽兰做朋友了?”坐在车上,黑龙将脸隐在了阴影处意味不明的问道。

    “我不知道中国的习俗,在日本除了最熟悉和亲密的人,其他人是不能直接唤名字的。但是今天苏小姐让我唤她丽兰,我本来还很惊讶,但是她都让我这样叫了,我自然也让她唤我浅汐了……”我低着头将早就想好的话缓缓说出。

    自从被黑龙带到香港来了之后,我还真是累啊,说话做事还要思前想后,唯恐自己一个不慎就万劫不复了。

    “是这样吗?”黑龙突然靠近我,灼热的呼吸打在我的脖子上让我本能的缩了缩,“那照你这么说,我们不就是最熟悉和亲密的人吗?”

    喂喂喂!拜托你不要随便曲解我的意思啊!!!

    “嘿嘿……可是火龙也唤我浅汐,他说在中国没有日本那样的习俗呢……”对不起啊,火龙兄弟,反正你已经被黑龙惦记上了,不介意再为我被一次黑锅吧。

    “火龙!”黑龙的声音怎么听都有些咬牙切齿的样子,“以后你离他远点,听到了吗?”

    “你今天已经把人家给打了,我想以后他应该会和我保持距离了吧……”我低着头让黑龙看不清我的表情,“但是我真的很担心他……我今天不小心将他的……”

    我可是答应了人家不说的,不过我想黑龙一定明白我说的是什么的,就算当时不清楚事情的原委,依他的个性,事后一定会找火龙问清楚的!

    果不其然,我就这么欲言又止的说完,黑龙马上就不看我了,那表情颇有些纠结。

    “……”黑龙有些郁闷的将头转到一边,看着车窗外疾驰而过的景色,同时回忆起午后发生的事情。

    他当然知道浅汐没有说完的话是什么,今天他动手将火龙给甩出去之后,那家伙就来找他将事情的原委都说了一遍。

    听完火龙的话,又看着那家伙委屈异常的表情,他真的是有些哭笑不得。等火龙走了之后,他还特地将自修室的监控给调出来看了一遍,事实证明火龙并没有说谎,他真的是被浅汐给爆胸了。

    不过那画面实在是太搞笑了,连冷漠惯了的他都忍不住狂笑出声,他的浅汐真是太有才了!

    或许是想到了自己从遇到浅汐开始就有些囧囧有神的生活,黑龙颇有些感同身受,对火龙的怒气也少了一些。

    也只有他的浅汐能够做到这样让人又爱又恨的地步啊!

    黑龙没有再说话,车厢里突然变得异常的安静,我也将头转到另一边看着外面的景色,心里却盘算着该怎么利用在学校的这段时间化解危机然后光明正大的回到日本去。

    难啊……先不说望月妹子这蹩脚的身手,现在又多了白虎会的虎视眈眈,最重要的还是黑龙对望月妹子的势在必得,现在连龙王社的四大天王都认识我了,想跑似乎更难了啊!!!

    “浅汐,你知道丽兰是我的什么人吗?”沉默许久的黑龙突然发问,我被他这突如其来的一问弄蒙了,为什么这么问啊?

    “什么?”

    “她是我的未婚妻,名义上的……”黑龙说这句话的时候没有任何的起伏,完全听不出有任何感情在其中。

    “啊?!”我怎么忘记了漫画里他们似乎真的有那么一层关系来着。

    “这只是权宜之计,我需要丽兰父亲的贸易公司为我做事,不过很快我就可以摆脱这种关系了!”黑龙的眼神霸气而冷厉,身上更是散发出一种压迫感,那种似乎想要掌控世界的野心在这一刻毫无保留的在我面前展现出来。

    噗通——噗通——

    我用手按住自己突然加速的心脏,仅仅是一个充满野心的眼神就让我心跳失常,这太不正常了!我不可以对他动心的!

    “浅汐……等我……总有一天我会让你成为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黑龙突然倾身将我抱进怀里,而处在自我唾弃中的我自然来不及反应就已经稳稳的落到了他怀里。

    黑龙……明明知道你爱的不是我,我又怎么敢对你动心呢?

    我们注定是两个世界的人,所以,我会尽我所能的管住自己的心,然后用尽全力离开你的世界……

    对不起,或许先入为主的印象让我本能的抗拒你,但是不可否认,我确实在中途对你动心过,可是现实总是残忍的,如果不是我及时察觉到你爱的人不是我,而是我附身的这个身体,大概我就已经陷进去了吧……

    黑龙,如果……如果有一天你能发现望月妹子身体里的我,或许我们还有可能……

    这也是我为自己还来不及开始就已经结束的初恋留下的唯一的也是最后的一次机会……

    又遭埋伏?!

    回到了黑龙的家里,他破天荒的没有和我纠缠,而是很绅士的让我先睡,自己则去了书房工作。

    天啊!这真是大姑娘上花轿——头一遭啊!

    这家伙居然没有对我动手动脚,这么正经我还真不习惯啊……

    呸呸!我是不是被偷袭习惯了,怎么会因为那家伙不吃豆腐就感觉怪怪的,难道我还有隐藏的m属性吗?这简直太恐怖了吧!!!

    我还是赶紧洗白白睡了吧,或许一觉醒来脑子就会清醒一些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那天被我折腾惨了,她出现在了心理阴影,之后的一段时间在学校里,丽兰并没有像之前表现的那么热情,只是维持着见面打招呼的礼貌疏离,甚至有时候我明明感觉到她在看我,而当我看她的时候,她又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真真是让人摸不着头脑啊……

    除开丽兰这个让我有些纠结的存在,其他时间我得空了就会约林莉斯大美人出来见面,随着接触的增多,我们都颇有些相见恨晚的感觉。

    莉斯美人的思想很成熟,而我的心理年龄也同样不年轻了,我们自然是有很多共同话题,而黑龙除了最开始的几次很意外,之后也随我们了。

    其实林莉斯也很奇怪,她原本只是因为对方和黑龙的关系才不得不应她的邀约,可是经过多次的接触,她发现她们竟然意外的很合拍,渐渐的她也就真的开始把对方当作了朋友。

    不得不说女人之间的友谊有时候还真的有些莫名其妙,自从我和莉斯美人成为朋友之后,通过我的观察和莉斯美人有意无意的透露,我终于是知道了她对黑龙真正的想法。

    女人有时候真的比男人还狠,原本一直以站立在娱乐圈顶点为目标的莉斯不惜牺牲自己的色相去换取机会,辗转摸索直到遇到黑龙,两人各取所需,维持着一种特殊的联系。

    她也表现的好像真的喜欢上了黑龙,以期能够让对方卸下防备,给与她更多支持!

    但是,谁也没想到,就是这样一个对感情毫无兴趣的人居然也有陷入单恋的时候,对象还是那个人……

    艾玛!莉斯美人怎么就看上那位了呢?不过似乎他们还挺般配的呢,就是不知道人家对她是个什么想法了……

    那我该不该帮帮莉斯美人呢?

    本来我还在想要怎么才能帮莉斯美人制造机会,但没想到这个机会居然会来的这么快,而且还是在我们完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以一种意料之外的姿态突然降临的。

    话说那天我向黑龙申请外出,他思量了一会儿也就允了我的要求,在我看来,最近黑龙真的是越来越好说话了,除了离开他身边这件事没商量,其他几乎是有求必应。

    没有和黑龙多做纠缠,我火速赶到和莉斯美人约定的地方,我们先是到商场进行了一番大扫荡,晚上更是去大排档放开肚子吃了一圈,最后一起沿着街道散步以消化胃里过多的食物。

    “浅汐,我已经很久没有这么放松过了……”莉斯美人的脸上是难得的轻松笑意。

    “公众人物不容易啊,言行举止都要时刻注意!”

    “是啊……有时候我觉得自己都快不认识自己了……”

    “那莉斯你可真的要感谢我啊~要不是黑龙借了他的手下来给我们扫除障碍,你哪有这么轻松的时候啊~”

    “是啊~你可是我的大福星呢~~~”

    说着我们两人就在街上打闹起来,也亏得这条街比较僻静,不然就算有黑龙的手下也会造成交通堵塞的吧,毕竟莉斯可是大名人呢!

    或许也正因为这里僻静,而我们又在兴头上,所以谁都没有注意到慢慢靠近的危险。

    就在我和莉斯美人笑闹的时候,我突然觉得有一种被人窥视的强烈感觉,直觉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我立刻停下了和莉斯的打闹,正准备拉着她往黑龙派给我的那几个保镖靠近。先前因为我和莉斯都不太喜欢有人跟着,所以就让他们离的远了些,造成了现在不论是他们还是我们想要靠近对方都需要一些时间。

    现实往往就是这么戏剧性,就在我刚有动作的时候,几个路人打扮的人突然向我们扑了过来,说时迟那时快,莉斯一把将我推开,然后一声枪声就在这个不算喧闹的偏僻街道响起。

    几个保镖听到枪声第一时间就往这边跑来,而装扮成路人的几人见其中一个女生已经中枪倒地,他们互看一眼,同时动作,一人迅速向剩下的那个女生靠近,其他几人则和黑龙那几个手下火拼。

    而我呢,冷不防的被莉斯推开,我重心一个不稳就被推倒在地,手里的包包也因为我的摔倒而甩出去老远,等我听到枪声回过头来就看到莉斯捂着胸口倒在了地上。

    怎么会这样?!究竟是什么人想要我们的命?

    “望月小姐小心!!!!”

    听到黑龙手下的这声提醒,我迅速的就地一滚同时也避开了向我射过来的子弹。

    究竟是谁想要置我们于死地?!

    容不得我多想,那人见没有击中我,枪口一动又瞄准了我,而我现在也顾不了这么多了,迅速伸手将一直贴身佩戴在身上的一把swissminigun拿出来。

    这把swissminigun还是那次我受到枪击昏迷,黑龙自责之下又见我很有射击的天赋,所以特地在瑞士为我定制的一把袖珍手枪。

    我是看它实在是精致小巧,也就顺着他的意思收下了,和黑龙这家伙扯上关系就要有随时面临危险的觉悟,而我确实需要一些手段来保护自己。

    一边闪躲我一边找机会反击,也怪我自己,本来子弹应该是六发全满的,我因为好奇它的威力和准度在黑龙的射击室里试了一下,结果又忘记将子弹填满,现在膛里仅剩下三发子弹了……

    敌人数量不详,从明处看似乎只有五六人的样子,可谁知道暗处有没有呢。

    我的子弹只有三发,根本不可能对付完全部的敌人,而我的手机在包包里,包包又因为莉斯的那一推甩出去老远,现在我是想打电话求救也没办法了,只希望黑龙的那几个手下在第一时间通知了龙王社请求支援啊!

    看那人的架势,似乎目标并不仅仅是莉斯,不然他也不会自莉斯倒地之后看也不看她一眼而是集中火力对付我。

    我现在不可能跟他们硬拼,只有寻机会先逃出他们的包围圈再说!

    本来我是想往黑龙派给我的那几个保镖那边跑的,但是这几个人似乎看出了我的想法,一旦我有向那边移动的动作,马上就集中火力阻止我靠近,尝试了几次无果之后,我也不敢强行突破。

    怎么办?黑龙那几个手下似乎打不过这几个有备而来的家伙,而且莉斯的情况也不容乐观,不知道有没有伤到要害,可是就算没有,失血过多也是很危险的!

    真是糟糕啊!如果不能将那些人引开,那莉斯也没办法得到救治……

    他们现在的目标是我,那么也唯有我可以将这些人引开了!

    下定了决心,我从掩体处小心探出一点身体,可还没等我看清情况,瞬间就有一发子弹擦着我的脸颊划过。

    尼玛!打人不打脸啊!感受着脸上火辣辣的刺痛感,我真的怒了!

    与其这样坐以待毙等着你们围攻过来,还不如我自己找机会自救!求人不如求己,黑龙那几个手下眼看就要扛不住了,如果等这些人解决了他们,那么就要集中火力对付我了,到时候我就真的插翅难飞了!

    我极力让自己保持冷静,举起手中的swissminigun,一边小心的移动位置一边瞄准那个一直攻击我的人。

    终于我逮到一个机会,一枪打中了那人的胸膛,原谅我还没胆子杀人,仅仅只是打中了他的右胸,不过这也给我争取了逃跑的时机。

    趁着那人中枪倒地,其他人还来不及支援他的时候,我以最快的速度沿着我事先计划好的路线行进。

    那些人跟着我一路穷追不舍,我又慌不择路跌跌撞撞,幸好黑龙的那几个手下还算有良心在最后面拖住了那些人的步伐,不然以我的速度,估计早就已经被他们抓住了。

    虽然我已经很拼命很小心了,但是脸上身上还是免不了被子弹擦伤,更郁闷的是我逃跑过程中打翻了一个垃圾桶,害的我现在是浑身恶臭,连我自己都快被自己给熏晕了!

    即便我内心极度不甘,奈何望月妹子的体力有限,我只能瞅准时机拐进一个狭小的后巷,然后躲在一堆杂物后面企图躲过那些人的劫杀。

    只有两发子弹了,只能祈求上帝保佑千万不要让他们找不到我啊!!!

    上帝啊!!!你虔诚的信徒望月浅汐这次是真的需要你的帮助啊!!拜托你千万不要睡觉啊!!!

    上帝真的能听到我的呼唤吗?答案当然是,不可能!

    当我听到巷口的脚步声时我就知道我是被上帝抛弃的小可怜……

    我真的很想对上面那位竖一个中指,为什么你老人家总是在关键时刻掉链子呢?你说望月妹子已经盟你召唤了,你管不好她,让她经常窜出来给我捣乱就算了,为什么你也不知道给我点补偿,至少不要见死不救啊喂!!!

    随着脚步声越来越近,我的心都快提到嗓子眼儿了。

    这里可是死胡同啊!!!我当时是脑子被驴踢了还是被门给夹了,怎么会选这个地方来躲啊?!!!现在是想跑都没路啊!!!

    就在我想着是再等等还是就这么冲出去给那人一枪的时候,突然一双手从我的身后捂住我的嘴将我整个人往后一拉,我还来不及作出反应就只看到一扇大门悄无声息的在我眼前合上。

    后背紧紧的贴着一个火热的胸膛,那人胸腔中剧烈的心跳连我都能感受得到。

    我能感觉到他对我并没有恶意,但是我同样搞不懂他为什么要救我。

    容不得我细想,门外就响起了东西被翻动和推到的声音,我身后的那人身体猛的一僵,我们都小心翼翼的注意着外面的动静,终于那些人东翻西找了一会儿就快速离开了。

    呼——

    终于是得救了!

    我和那人几乎是同一时间跌坐在地上,而放松下来之后我顿感一阵头晕目眩,然后头一歪就倒在了身后那人的怀里……

    这样也能遇到?

    “你醒了吗?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刚醒过来,一个清朗中带着浓浓关切的声音就在我的耳边响起。

    眨了眨眼睛,模糊的双眼终于有了焦距,我也终于看清了周围的环境。

    房间不大但却很干净,简单的蓝白色勾勒出简约而温馨的感觉,一个男生坐在床边的凳子上一脸关切的望着我。

    他怎么看起来很眼熟啊?我到底是在哪里看到过啊?

    “你是谁?”

    “你没事吧?”

    我俩几乎是同时提问,所以声音也几乎重叠在一起。

    “你先说!”x2

    呃……要不要这么异口同声啊……

    “谢谢你救了我……”才刚清醒加上肚子空空,所以我只觉浑身无力,连声音都是软绵绵的。

    “不、不用谢!我只是做了自己觉得应该做的事情……”听到对方软软的声音,男生一下子红了脸,他羞涩的用手指挠了挠脸颊,“我叫家辉,这里是我家,你不用担心会被那些人找到……”

    家辉??!!!

    是那个遇到秋野来实然后一不小心喜欢上了她,最后又一不小心毙了黑龙的那个家辉?!

    “请问你家是?”我小心翼翼的问道。

    “我家经营着一家很小的餐馆,所以你可以放心,我不是坏人!”家辉急忙解释到,那焦急的小模样似乎很担心我会把他当作坏人。

    真的是那个家辉啊!!!!

    究竟是哪里不对了啊,为什么我会遇到家辉啊?!!!!

    剧情完全不是这样的啊,怎么家辉少年就会出现呢?!

    不带这么玩我啊!新条大神啊,这个世界已经崩坏了吗?剧情什么的已经没有用了吗?那家辉少年应该不会脑残的按照剧情那样来吧?

    咱现在可是被安上了来实妹妹的命格啊,希望家辉少年千万不要像喜欢来实一样的喜欢上我然后突然小宇宙爆发的去一枪崩了黑龙啊……

    家辉看着床上的少女呆呆的表情,眼中闪过怜惜,同时脑海中响起了母亲的话。

    〖家辉,这个女孩子身上都是伤痕,可能是从那种地方逃出来的,真可怜,还这么小就被人那样对待……〗

    她真的是从那种地方逃出来的吗?而且为什么她说的是英语,难道她不是香港人?

    幸好他还算是一个品学兼优的好学生,英文自然不在话下,听到她开口就说英文也没感到惊讶。

    如果不是当时他正好要去后巷倒垃圾,目睹了那惊险的一幕,趁机将她拉进屋里,那她一定会被那些人抓回去的吧……

    但是现在想想,被人从家乡拐卖到香港做这种事,她一定很苦吧……

    家辉少年想着眼睛无意中扫过了女孩露在被子外面的精致锁骨,脸腾地一下红了!

    “你、你好好休息,有事的话就叫我!”家辉少年脸红红的说完这话就迅速关上门离开了。

    诶?!

    我貌似什么也没做啊,他脸红个什么啊?

    千万不要脑补些有的没得啊……

    我这边是求神拜佛希望家辉少年不要想太多,谁知那边,家辉少年早就已经为我下了定义——逃出狼窝且被过的少女!

    应该说幸好我不知道家辉少年他们是怎么想的,要是我知道我一定会炸毛加掀桌的!!你们那是啥眼神啊!!!我身上明明是被子弹擦伤和我自己跌跌撞撞弄青了的痕迹,根本就不是你们想的那回事!!!你们这些思想不纯洁的人!!!

    叹了口气,我努力坐直身子。

    家辉少年还真是的,人家现在可是饿的全身无力啊,拜托你先拿点东西来给我垫垫胃啊!!

    就在我哀叹自己可怜的胃时,房门又被轻轻打开了,这一次进来的是一位很和蔼的阿姨,家辉少年则是跟在她的身后进来的。

    “我听家辉这孩子说你醒了,他还真是糊涂,你才醒肚子一定饿了吧!来,快把这碗粥喝了吧,小心别烫着了……”说着阿姨就将粥递到了我的手里。

    我说家辉少年怎么会跟在后面呢,感情是充当翻译啊,以为我听不懂那位阿姨的话,正尽责的给我们翻译呢。

    “很好喝,谢谢!”

    果然是做餐馆生意的,这手艺真心不错呢~!

    “还、还没请教你贵姓?”家辉少年很是腼腆的问道。

    “我叫望月浅汐,真的很感谢你出手相救!”

    “望、望月桑,你是日本人吗?因为名字……”

    “是的,我是日本人,在香港来是因为……”该怎么说呢,说我是被你们香港的黑社会给‘请’过来的?貌似会吓到单纯的家辉少年吧……

    我这边还在想着理由,殊不知自己的沉默在此时却更坚定了家辉和他母亲的推断,我是从狼窝里逃出来被过的少女!

    “望月桑,如果你没地方去的话,可以留下来!”家辉少年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路,我眨巴着眼睛看着他,一时没弄明白他什么意思。

    似乎漫画里是来实求着家辉让她留下来打杂的,可是我完全没有这方面的意思啊,咱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我不见了这么久,黑龙那边找到这里来那是迟早的问题。

    话说那些追杀我的人是谁啊?我现在出去安全吗?或者我可以打电话给黑龙,叫他来接我?

    条件反射想到黑龙的我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没有那么排斥他了,甚至潜意识里还在信任和依赖他……

    觉得这个注意可行,我正准备向家辉少年借个电话,突然灵光乍现,我貌似……不记得黑龙的号码是多少啊!!!!那是自动保存在手机里的啊!!而且从来都是那家伙打给我,我好像从来没有主动打过他的电话,记得才怪啊!!!

    真是郁卒……现在也唯有先留在这里,等身体有力气了再想办法了。

    “谢谢你肯收留我……”没办法了,在我恢复行动力之前只能在家辉少年这里先呆着了。

    于是好心的家辉少年收留了暂时无法动弹的我,而我在床上休息了一天之后也正式摆脱了浑身无力的尴尬处境。

    “家辉,能请你帮我个忙吗?”思前想后我还是决定请家辉帮我去找龙王社的人。

    “好,你说!”家辉毫不犹豫的回答到。

    “能请你帮我带句话给一个叫地龙的人,就告诉他,‘望月很好,请不要担心!’好吗?”

    斟酌了许久,我认为这样做是最有效的,毕竟龙王社的黑龙明名气实在是太大,相对来说地龙的名字倒是没有那么闻名,再加上这一带貌似是地龙管辖的区域,要找到地龙也相对容易一些。

    “可以,但我要怎么找到他呢?”家辉少年不疑有他,他只是专注的望着眼前的少女。

    “这个嘛,因为地龙喜欢打架,所以你只要到比较多混混的地方问问看应该就能知道……”想了想我又补充道,“他基本上是在龙王社的地盘活动,所以你只要到龙王社活动的地方去找他,应该就可以了……”

    “龙王社?浅汐,他是黑社会吗?”听到龙王社几个字的时候,家辉的眼睛微微睁大,他有些不确定问道。

    “这个……但是地龙他是好人!”

    呃……原谅我说谎了,希望舌头不要烂掉啊!

    “浅汐……你之前一定过的很苦吧……”家辉说着就拉着我的手以示安慰。

    我只不过是违心的说了句地龙是好人,怎么你就觉得我过得苦了?这究竟是如何神一样的推理才能得出的结论啊?!

    “家辉,你误会了,我……”

    “不用解释,我明白的!”

    你明白什么啊明白?!不要随便脑补啊喂!

    “那我现在就去找你说的那位地龙,你就等我好消息吧!”挥了挥手,家辉就奔了出去,害我话卡在喉咙里没有说出来。

    家辉,我还想告诉你,地龙那个人除了粗犷之外还有点色,你要小心不要被他调戏了!

    家辉出去一直到晚上都没有回来,我和阿姨都担心的不得了,要不是我一再安慰,恐怕她都要冲出去找龙王社拼命了。

    咚咚——

    就在我们心急如焚的时候,大门突然被敲响,家辉的母亲一下子就冲了过去,嘴里喊着家辉,你可回来了。

    是家辉吗?可是为什么他回自己家也要敲门,难道他忘带钥匙了?

    而事实也正符合了我的疑惑,进来的的确不是家辉,而是一群黑衣人!

    “你、你们是什么人?!我儿子家辉呢?!”家辉母亲的声音因为恐惧而有一些颤抖,但由于担心家辉,她并没有退缩。

    “请问你们是?”我将家辉母亲拉到身后,镇定的看着面前的黑衣人问道。

    希望不要是那些追杀我的人啊……

    “浅汐,分开了两天,难道你就不想我吗?”一个低沉性感的声音从那些黑衣人身后传来,听到他的声音我莫名的感到一丝安心。

    “黑龙……”

    排众而出,黑龙来到我面前,一把将我抱进了怀里,那力道就像要把我揉进他的身体。

    “你知不知道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