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知 - 第 6 部分阅读 〖霸王爱人〗 我是修女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bl小说,点击进入

    细菌?”

    阿嚏——!

    怎么突然有点冷?我搓了搓手臂,看着自己身上这件单薄的外衣,抹了一把辛酸泪,跑路要紧,管不了这么多了!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好不容易人家杨会长把我绑出来又放了我,我还不快点抓紧机会能跑多远是多远,最好不要再被黑龙那家伙逮回去!

    从地上爬起来,我突然感觉自己身上有些痛,刚刚太激动完全没有注意,现在把袖子撩起来,借着昏黄的路灯,我看到自己手臂上的鞭伤已经结痂,但是周围乌青一片,好不恐怖!连腿上和腰上都有青一块紫一块的淤青。

    感情你真的是用扔的啊?!看看我身上这淤青的痕迹,我本人是知道没有发生什么惨绝人寰天理不容的事情,只是被你们毫不留情的扔在了地上而已,但是不知情的人还以为我被怎么无情的摧残了呢!

    望月妹子的身体那么娇弱,这比花瓣还娇嫩的皮肤哪经得起你们这么折腾啊,痛感什么的虽然还是在我的忍受范围之内,但这看着也太触目惊心了一点吧?

    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放下撩起的袖子,我一瘸一拐的顺着盘山路往山下走去,一边走还一边小心的观察着周围,一发现有车灯亮起,我就以最快的速度躲到一旁的草丛中。

    没办法,为了我的自由,现在这点苦算什么!我可不是自己从黑龙那里逃跑的,是别人绑架了我,而我凭借自己的机智勇敢成功脱身,现在正在逃亡路上,找不到去往黑龙家的方向很正常嘛!

    所以,黑龙,你就不要大意的去找杨大会长吧,我们就此别过啊~

    又有车灯亮起,我赶忙躲进一旁的草丛,小心掩藏好自己的身子,等车子开过去了我才慢慢走出来。

    小心为上,我也不知道哪辆会是龙王社的车,黑龙那家伙手下那么多,万一给他们发现了,那我不就跑不了了。

    就在我小心翼翼的继续往山下摸去的时候,突然一辆黑色的轿车以一种极度霸气的姿态从我的后方冲了出来然后一个漂亮的漂移接着又是一个帅气的三百六十度大旋转,最后用一种神挡杀神佛挡杀佛的勇猛冲势停在了我面前。

    事出突然以至于在我愣神的那零点几秒钟的时间里,完全没看清那辆车上面坐着的是谁,然后车门就这么打开了,从驾驶室里走出来一个帅气的黑发男子,随着他的靠近,我突然觉得自己四周的空气都被那人强大的气场排挤了出去,连呼吸都有些困难了……

    “浅汐……”那是一种怎么的眼神,似乎是久经沙漠的旅人在绝望中突然看到了生命的源泉,那样的惊喜,那样的不敢置信,带着点小心翼翼和隐隐的希冀。

    来不及说话,我在极度的震惊中被那人抱进了怀里,他的身体似乎都在微微的颤抖,双臂用力的环住我的身子,那种几乎要将我揉进他体内的力量让我有种窒息感,身上的伤也因为他的力道而隐隐作痛。

    咬着牙不让痛吟脱口而出,我这是有多悲催才会在这么小心翼翼的情况下都能被您给逮到啊?

    话说您老人家是不是在我身上安装了什么追踪设备啊?为什么能这么快就找到我啊?而且是以这么一种诡异的方式从我的后面冲出来的啊?!!!

    黑龙紧紧抱着怀里的女孩,似乎只有这样才能减轻心中的恐惧。

    这已经是第二次她因为自己的事情而陷入危险之中了,从没有一刻他像现在这样痛恨自己的不够强大,连心爱之人都无法保护周全的无力感和挫败感充斥了他的内心,几乎要将他压垮,如果不是亲眼见到她,将她拥进怀中,他可能就会在极度的自责中疯掉!

    天知道他在听到手下报告说白虎会将她劫去的消息时那种震怒和恐惧,那一刻似乎心跳都要停止了,一种从没有过的恐惧感充斥了他的全身,很怕……很怕白虎会会对她不利,很怕再也见不到她……

    想都没想他就从林莉斯的那里冲了出来,一边指挥着手下的人搜寻浅汐的踪迹,一边独自在香港的各个角落穿梭。

    听到手下说得到消息,疑似有白虎会的车从山上下来,他立马掉头用最快的速度冲上了山顶,可当他翻遍了整个山顶也没有发现伊人芳踪的时候,他绝望了,那种想要摧毁一切的无望感迫使他用最疯狂的姿态开着车冲下山,企图去找白虎会拼命。

    但是……似乎是老天听到了他内心绝望的悲鸣,在黑暗即将吞噬他的理智的时候,一道纯白的身影在眼前一闪而过,那样柔美的娇弱的背影,那种只有她才能带给他的心悸和温暖在一瞬间拉回了他即将崩溃的灵魂。

    是她吗?那个独自行走在山路上的身影真的是她吗?

    极快的调转车头,他几乎是用自己平生最快的速度冲到了那个人的面前停下,当那道纤细的身影映入眼帘的时候,他的心才重新落回了胸膛,但是随之而来的却是无法遏制的愤怒!

    究竟是谁?!是谁将她伤了?!看着她小脸上的擦伤和惊恐的眼神,他的心就像掉进了无间地狱一般备受煎熬,连带着身上的气息也变得冰冷残暴起来。

    香蕉你个巴拉!我好不容易用浑身的伤痕换来的跑路机会啊亲!!!又被你给毁了啊!!!

    身体上的疼痛此时都没有心灵上的痛苦来的重,我的命咋就这么苦呢?屡次跑路失败的经历几乎让我对自己未来的人生都绝望了,那种悲催到无法反抗的强大命格简直像是一块十吨的巨石压在我的身上,让我无法动弹。

    于是,在身体和心灵的双重打击下,望月妹子发达的泪腺就像接收到了什么信号,就着我那丁点儿的感伤情怀瞬间转变成了脸上滚滚而下的奔腾热泪,立马就打湿了黑龙的肩膀。

    感受到自己肩膀出传来的湿润感觉,还有怀里女孩低低的抽泣声,黑龙的眼神霎时变得阴沉无比,但是转瞬又被深深的疼惜所取代。

    “浅汐……哭出来也许就不会那么痛了……”黑龙的声音是难得的温柔,带着一丝难掩的痛楚徐徐传进我的心中。

    黑龙……为什么你是黑龙呢?

    调戏与反调戏?!

    “你醒了吗?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才刚刚睁开眼睛我就听到黑龙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我微微侧头就看到黑龙趴在床边,零乱的发丝和眼下淡淡的青色显示他并没有休息好。

    他……不会是一直在照顾我吧?

    “别动!”黑龙按住了我的肩膀,让我重新躺回了床上,“别担心,你的伤静养两个星期就能痊愈,也不会留下难看的疤痕。”

    “你……怎么找到我的?”不问出来我实在是憋得慌啊,我都那么努力的跑路的,怎么还是被你给找到了啊!

    “浅汐……对不起,这么晚了才找到你……”黑龙说着黑曜石一般的瞳孔中透出浓浓的自责和心疼,“如果我再快一点找到你,或许你就不会受伤了……”

    呃……老大,其实我的问题真的只是字面上的意思,你千万不要想这么多啊!

    “今天我哪里都不会去了,留下来陪你!”摸了摸我的脸颊,黑龙温柔一笑,“我出去打个电话,好好休息!”

    看着黑龙的身影消失在了房间里,我默默的转过头无奈的扯了扯嘴角。

    天啊!我是真的只是想问一下您老是怎么找到我的,这样我也好修改战略啊!你咋就能衍生出这么多引申的意义呢?我这个说话的怎么都不知道自己有表达什么幽怨的意思呢?

    结果……居然什么也没问出来!

    可恶的黑龙,你究竟是真不明白还是装不明白啊!!!拜托不要随便脑补一些不存在的东西啊喂!

    看了看自己的手臂,已经上了药,也用绷带包好了,怪不得我总觉得伤口凉凉的,也没那么痛了。

    唉……不过今天真的是死了超多脑细胞啊,跟这些社团头头斗智斗勇真不是一般人能干的,我也真不是一般的苦命啊……

    感叹着自己悲苦命运的同时我也实在抵不住睡神的召唤,辛苦了一天的身心在这一刻彻底的缴械投降,眼皮不受我控制的耷拉了下来,意识也渐渐模糊,最终沉沉的睡了过去。

    这一觉我睡的不是很安稳,梦里我悠闲的在郊外野餐,身前摆满了各式各样的食物,精致美味的样子,让以成为一个吃货为毕生目标的我看的眼睛都直了,就在我扑过去打算大快朵颐的时候,突然就出现了一个不明物体,他老是在我要吃到某样东西的时候就快速的把那样东西从我的手里夺走,就是不让我吃到嘴。

    真是气死我了!看得到吃不到的这种憋屈感让我的心里顿时燃起了一把熊熊烈火。丫的!望月妹子欺负我,黑龙欺负我,那个杨义生也欺负我,现在倒好了,连我做梦都还要被不明物体欺负,真以为我是软柿子了,任谁都能把我搓圆压扁的啊?!!!

    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他们就算了,我斗不过,但是在我的梦里,那就是我的底盘!我的地盘,我做主!

    眼看着那货又要抢我的东西了,这一次我眼明手快一口咬住了手里的东西,任凭他怎么拽我就是不松口,哼,看你怎么抢!

    不过,为什么味道这么怪啊?软软的小小的,还有弹性,怎么这东西还会叫啊?这怪异的抽气声是肿么一回事啊???

    砸吧砸吧了嘴,我吐出了嘴里的东西,真是物不可貌相啊,看着挺好吃的,怎么到嘴就这么怪了,难怪那不明物体这么积极和我抢东西了,原来人家是这么好心啊,知道东西难吃,为了让我不被荼毒才和我抢东西的啊!真是好人啊!

    就在我想感谢一下梦里的那个不明物体的时候,突然就见他一个飞扑把我给按倒在地,那种突然而来的压迫感顿时让我觉得呼吸困难,这丫的怎么这么重啊?我又哪里惹到他了,怎么想表达一下感谢也要被压啊?!

    越来越重的挤压感让我皱起了眉,梦里也能感觉这么真实吗?

    就在我挣扎于半梦半醒间,一个低沉暗哑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浅汐……”

    然后我就窒息了,不是开玩笑,是真的没法呼吸了!!!

    努力的睁开自己的眼睛,一双闪着幽光的黑眸首先映入了我的眼中,那里面似乎燃烧着不同寻常的热度和渴望……

    黑龙?!!!

    怎么回事啊?为什么这家伙会这么激动的吻着我啊?!我真的快要窒息了啊!!!

    唇瓣间的摩擦似乎已经不能满足黑龙的渴望,他霸道的撬开女孩的贝齿,以强势的姿态卷起对方的小舌与他共舞,直到女孩快要窒息了才放开她甜美的樱唇,暧昧的银丝在两人之间拉开,使得他们之间的气氛也变得有些缠绵。

    黑龙虽然放开了女孩的唇瓣,但是却没有停下他侵略的举动,他的唇带着独属于他的火热温度来到了女孩白皙的脖颈,或轻或重的一路向下,在她精致的锁骨间摩擦。

    感受到锁骨处的湿痒,还有那已经攀上双峰正在作怪的手,我顿时从迷蒙的状态中清醒过来。

    想要推开他,但是放在他胸前的手却软软的没有力气,结果他的大手一抓就将我的双手握住高举过头顶,这样的姿势让我觉得很羞恼。

    啊啊啊啊!!!要死了!!!黑龙你这家伙真的是禽兽啊!!!我还是伤员啊!!!一大清早的你就开始发qing!!!还有没有天理啊!!!

    眼看着我的睡衣已经被他拉到腰间,他甚至没有任何停留的直接吻上了雪峰上的红梅,另一只手也毫不迟疑的爱抚着另一边。

    “唔……”娇吟声突然就这么脱口而出,那声音嗲的我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天啊!这真的是我发出的声音吗?!还有这完全陌生的感觉,似兴奋似害怕,仿佛全身都因为那人灼热的温度而沸腾了。

    一声绵软无力的呻吟传进黑龙耳中的时候,他立刻觉得体内燃起了一把熊熊烈火,几乎要将他本就不多的理智燃烧干净。

    但是紧接着的一声痛呼却又生生拉回了他的理智,他的眼睛重新有了焦距,似乎这时才看清身下之人的情况。

    雪白如凝脂的胴体上布满了青青紫紫的痕迹,特别是那对高耸的双峰上一行浅浅的齿印衬着红梅显得突兀而暧昧,她的手臂上还缠着厚厚的绷带,那被摔伤的腰间和臂间还有没有褪去的伤痕,合着身上的紫青斑痕有一种堕落而颓废的美感。

    “对不起……浅汐……”黑龙想要伸手抱过女孩,但是她眼中一闪而过惊慌却让他生生顿住了,“我不是故意的……”

    你的确不是故意的!因为你每天早上都会控制不住自己的兽欲,化身为狼!!!

    看到女孩的眼底似乎隐隐有羞愤的流光闪过,黑龙一改之前歉疚的表情,嘴角勾起邪肆的弧度,伸手将自己本就敞开的睡衣拉至腰间。

    “你……你要干什么?!”本以为黑龙那家伙终于醒悟,但是谁想我刚刚松了一口气就见他一下子将他的睡衣拉到了腰间,吓得我赶忙抓紧自己的衣服,盖住了半裸的身子。

    “浅汐,这就是你的不对了!”黑龙说着修长的手指往他的身上一指,“你看,今天可是你主动撩拨我的……”

    呃……我看到了什么?!黑龙胸前挺立的红梅上那晶亮亮的液体,还有一排醒目的牙印……

    那个……应该不可能是他自己做的,因为他脖子也没这么长啊,那除了他就只有……我?

    怎么可能?!!!!我怎么会去咬他……那里,我又不是色狼!

    可是,那家伙现在似笑非笑的表情,还有眼角那促狭的意味,似乎,好像真的是我……

    等等!我记得我在梦里咬住了一个小小软软还有弹性的东西,可是味道实在不怎么样,不会是……

    似乎是看出了我眼中的疑问,黑龙以一副惋惜的神色点了点头。

    天啊!天要亡我啊!!!我居然在梦里去嫖了他的那里!!!我不可能这么饥渴啊!!!!

    一直盯着少女的黑龙看着对方千变万化的脸色,终于没有忍住,噗的一声笑了出来。

    狠狠的瞪了黑龙一眼,我现在的心情只能用郁闷来形容了,难道真的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那家伙的行为还传染给我了?

    不要啊!!!我可是神职人员啊!!!望月妹子啊!!你的纯洁善良脑残的基因现在怎么不发作了啊!!!这里有一个抱着不良目的一直想要侵犯你的色狼啊!!!

    “浅汐……我能理解的!”黑龙的声音里带着掩饰不住的淡淡笑意。

    我去你的能理解!不要用你那带色的思维去曲解我纯洁的世界啊喂!!!

    “好了,你再休息一会儿,我去吩咐管家准备早餐!”黑龙说着也不拉上他堪堪垂在腰间的睡衣,就这么大大方方的裸着上身出去了。

    你这个暴露狂!!!身材好就了不起啊!!!

    拉过被子,我默默地流着宽带泪,我的清白啊!我的纯洁啊!

    黑龙!你就是一个情se病原体!!我一定要远离你!一定!!!

    脑补什么的真的很玄幻!

    嘱咐完管家准备早餐,黑龙来到了自己的书房,一直带着淡淡微笑的脸也在房门关上的瞬间变得阴狠残暴。

    “浅汐……我不会让你白白受苦的!”说完这句话,黑龙就拿起了桌上的电话拨了个号出去。

    挂断电话之后,黑龙独自坐在宽大的沙发上发起呆来。

    说实话,这实在不像是他的风格,居然会因为害怕看到她的眼泪而忍耐自己的欲望,从来都是想要就去夺取的自己现在甚至因为她学会了体贴?可是越是这样压抑体内翻腾的热浪,越是想要她,想要将她拥进怀里狠狠的爱她,想要听到她软糯的嗓音喊出自己的名字,想要看到更多更多的她……

    他觉得自己是真的中了一种叫望月浅汐的魔咒,她的一颦一笑似乎都有着特殊的魔力一般,让他见之难忘,想时时刻刻都看着她,想随时随地都能拥她在怀……

    而他也确实是这么做的,就在昨晚,他忙完了龙王社的事情回到房间,就看到她安静的睡颜,就好像是坠入凡间的天使,纯美干净。

    轻手轻脚的爬上床,躺在了她的身边,鼻翼间似乎都萦绕着属于她的温暖气息,不够,他还想要更多!迟疑了片刻,他就伸手将她拥进了怀中,感受着怀中柔软的触感,他渐渐闭上了眼睛,一夜好梦!

    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将他唤醒,睁开眼睛,第一眼看到的就是怀里的娇美容颜,白皙红润的脸颊,粉嘟嘟的小嘴微微嘟起泛着诱人的光泽,他就这么定定的盯着她的娇颜舍不得移开视线。

    直到胸口传来异样的触感,那种特别的酥麻感从那个敏感的地方传来,一下子就让他迷蒙的思绪回笼,低头一看,才发现怀里的小东西正埋首在他的胸前,嘴里还咬着自己的那个。

    天知道他那时有多震惊!身上一波接一波的快感让他的理智几乎崩溃,她湿热的小嘴或轻或重的舔咬着自己的敏感部位,让他觉得自己如坠火海,全身上下都快沸腾了!

    低头狠狠吻住了那张作恶的小嘴,品尝着她的甜美,唯有这样他才觉得自己不至于会欲火焚身而亡。原本只是想稍稍惩罚一下她,可是就在吻住她柔软双唇的霎那,他沦陷了,忘记了初衷,只想要记住她的美好。

    直到她被自己吻的快要窒息,朦胧的睁开了惺忪的睡眼,那双茶金色的大眼睛水雾迷蒙,带着初醒的淡淡迷离,瞬间俘获了他本就不多的意志,随即沿着她诱人的曲线勾画着她美丽的身体。

    如果不是压住她伤口的疼痛让她痛呼出声,或许他真的可能就这么要了她。幸好……幸好他及时清醒了过来,不然她一定会恨他的吧……

    为什么自己一遇到她的事情就这么没有抵抗力,还差点让她本就受伤的身体伤上加伤,他真是太混蛋了!

    浅汐……我究竟该拿你怎么啊?

    努力压下身体内激荡的情绪,黑龙喘着粗气,他紧紧的抱着自己的臂膀,想要忘掉那让他意乱情迷的画面,可是眼前却老是浮现出方才浅汐玉体横陈的画面。

    该死!他何时需要这般忍耐了?!但是……为了她,他却甘之如饴,或许这就叫痛并快乐着吧……

    ————————————

    黑龙,你就是典型的吃干抹净就甩手走人的那号人!看看,早上还在那里发疯,现在就不见人了,我难道就应该被你这样又那样了?!我还是病人啊,病人!!!对病人都这么粗暴的人,难道不应该跟我道歉的吗混蛋!!!

    与此同时,被浅汐狠狠问候了一番的黑龙已经站在了誉满坊的门口,他今天可是专程来和‘老朋友’叙旧的!

    “好久不见了,黑龙!”杨义生还是一身白色西装,站在包间里一脸悠闲地看着进来的黑龙,就像真的是在等好久不见的朋友一样。

    “好久不见了,白虎会的会长杨义生……”走进房间,黑龙打量一眼杨义生就径直坐到了他对面的位置。

    “上次见你的时候,你还是个孩子呢!看来有强大的后台,的确是容易出人头地呢!”杨义生看似不在意黑龙的举动,但是出口的话却是嘲讽味十足。

    黑龙懒懒的抬了下眼皮扫了眼杨义生的脸,随即用漫不经心的口气回答到:“当时真是不好意思,令你的面上留下了永不消失的伤痕……”

    顿了一下,看着对方阴沉下来的脸色,黑龙才慢悠悠的接着说道:“如果当时我准确的杀了你的话,你就不会有这张有缺陷的脸了吧!放心,下次我绝对不会出错的!”

    “这很难说哦,说不定在你动手之前我就已经杀了你了!”

    黑龙没有接话,两人都不置可否的淡淡一笑,杨义生随即拿出一瓶早就准备好的酒问黑龙:“要喝吗?我准备了一瓶很好的绍兴酒!”

    “那就喝一杯吧!”

    两人碰杯之后都将杯里的酒一饮而尽。

    放下酒杯,黑龙的脸上挂上了惯有的邪笑,“话说回来,为什么你不杀了浅汐?”

    “浅汐?”听到这个陌生的名字,杨义生一下子还没有反应过来,等他终于将名字和人物对上号之后,他的嘴角不可遏止的抽了抽,“是那个你从日本请回来的修女吗?”

    黑龙没有说话,只是维持着面无表情的样子看着杨义生。

    “没想到龙王社的大哥居然还是虔诚的教徒……”杨义生说着很是讽刺的望了黑龙一眼,“想当初,为了能够获得情报,你可是连我的女人也碰的,现在居然会改信教了,难道是你做的坏事太多,害怕死了之后下地狱?”

    “这就不关你的事了!”说着黑龙披上风衣,准备起身离开,“不过你应该庆幸自己没有杀了浅汐,不然我就会发动整个龙王社的势力铲平白虎会!”

    “什么?!!”杨义生震惊的站起身,看着一脸认真的黑龙,他……不是开玩笑!

    “这些酒不错,后会有期!”说完这句话,黑龙就头也不回的走了。

    “黑龙!”杨义生刚想问对方究竟是为什么就听到手下来报,说除了白虎会的总部外,其他所有的事务所都被龙王社的人大肆破坏。

    杨义生的眼睛不可遏止的微微睁大,他无法相信这是黑龙会做的事,以前那么多次的伏击暗杀他都没见对方怎么回击,为什么这次会这样?

    难道真的是像那个白痴修女所说的,黑龙现在是教徒?而他杨义生抓了对方特意请来的修女就是妨碍了他向神祷告的重要环节,他才会奋起反击?

    真是抱歉妨碍你成神了啊!!

    杨义生按住了自己抽动的额角,努力将脑海中勾画的黑龙忏悔图给抹去,真是太可怕了,连那条卑鄙无耻的龙都没能逃脱上帝的手心,还成了死忠粉,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那么现在情况怎么样?”杨义生向身旁的手下询问道。

    “我们接到了求救电话……”那人小心翼翼的说道。

    “求救?!那你们还站在这里干什么?!还不快去!”

    “这个……龙王社几乎是总动员,我们……无能为力……”那人说完就一脸死灰的低下头,似乎是害怕自家会长将气撒在自己头上。

    “可恶!我去杀了黑龙那个混蛋!”另一个手下听到这样的回答立刻嚷嚷着要去报复。

    “你是想去送死吗?!给我滚回来!”杨义生听到手下的回报本来脸色就很不好,现在更是一脸铁青,“你不要激怒他!因为他是有龙神护体的!这并不是谣言或者传说,的确是一条又可怕又残忍而且卑鄙无耻的龙……”

    说完这句话之后杨义生就反射性的一愣,难道……他真的有龙神庇佑?不然怎么解释那个混蛋为什么运气这么好,数不胜数的暗杀刺杀都能被他躲过,最后逢凶化吉……

    难道这就叫信者得永生?!所以他就改信神了?可再怎么说也应该信龙神或者中国的神啊?!怎么跑去信上帝了?难道他已经超前的走国际路线了?为了他以后拓展龙王社海外市场的时候可以得到神的庇佑?!

    杨义生越想就越觉得自己out了,原来不是自己跟不上时代,而是这个世界变得太快!他这个正常人的思维已经无法理解这个玄幻的世界了……

    不得不说,杨大会长你真的是想多了!黑龙那家伙只不过是以神为借口把人家给虏回来的,根本就没想过去信那些鸟人的!

    所以说,脑补什么的真的才是最玄幻的东西!

    我很清楚她是你的谁!

    在黑龙家低调的做了几天米虫,我身上的伤也好的差不多了,至少那些让人浮想联翩的青紫斑痕已经淡的看不出来了。

    说来也奇怪,以前黑龙那家伙见到我就又抱又亲的,这几天不知道是不是良心发现完全没有了那些不轨行为,几乎是早出晚归,忙的不得了。

    不过这样也好,免得我见到他不知道找什么理由来避免和他肢体接触。

    自从我和白虎会的人有了那次亲密接触之后,黑龙算是动真格了,调动了龙王社的数十名好手日夜不间断的在别墅周围巡逻,就怕再让白虎会钻了空子,又把我给抓去了。

    这样做虽然杜绝了白虎会劫我的可能,但是也同时断了我跑路的希望啊!!!

    我可没有什么特异功能可以从这么多双眼睛的警戒下从这个戒备森严的别墅跑出去,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安安心心的宅在家了。

    叮咚——!叮咚——!

    哇!什么人?居然能穿越层层守卫来到门口,看来不是什么可疑人物,不然黑龙那些手下也不会放行的吧!

    让我看看究竟是何方神圣!

    呃……怎么是这位美人啊?!她是不是没看时间啊?这个时间这个地点,怎么想也不会有她要找的人啊?!

    叮咚——!

    就在我愣神之际门铃又响了起来,看来美人是等急了,我忙走过去将门打开,“你好!”

    “……你好,请问黑龙在家吗?”看到我之后美人愣了一秒钟,但很快她就反应过来,仪态万千的向我问道。

    美人,你可千万不要误会啊!我可不是黑龙那厮的相好啊!

    “他不在呢,你进来等他吧!”让开通道,我示意她快进来。

    听到我的话之后,美人又是一愣,然后才有些不自然的走了进来。

    怎么美人很喜欢发愣呢?难道我说的话很难理解吗?不会啊……

    我这么想着,殊不知林莉斯也是满心好奇,怎么这个长相绝美的女孩不是黑龙的新情人吗?怎么对她这么客气啊?这个女孩没理由不知道她和黑龙的关系啊……

    “美人,不!林小姐是吧?”我语气友好的问道,虽然咱在电视上看到过你,不过那也是咱单方面的,林美人可不知道。

    “我是林莉斯!请问你是?”林大美人的表情有点怪怪的,似乎是在小心的求证什么。

    “你果然就是那位亚洲歌后!终于见到真人了!我好开心啊!你本人可真漂亮~!哦,对了,我叫望月浅汐,职业是修女!”

    “哈?”修女?她没有听错吧?!而且这个名字怎么这么熟悉呢?似乎是那晚黑龙口中的那人……

    看着林大美人惊讶的表情,我猜她一定是想歪了,咱可是清白之身啊!才不是黑龙那家伙的谁谁谁呢!

    “林小姐,我是黑龙请回来倾听他忏悔的修女!”是的,我真的是被黑龙这样‘请’回来的!

    “黑龙?忏悔?”林莉斯突然怀疑自己是不是出现了幻听,不然她怎么会听到一个和黑龙八竿子都打不着的词语?

    “看你的表情我就知道你觉得很惊讶吧?”

    没有说话,林莉斯只是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其实嘛,白虎会的会长刚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惊讶的程度可是不亚于你呢!”那可不是,杨义生那家伙可是惊讶的赏了我一个手刀啊呢

    “什么?!白虎会的会长都知道了!”林莉斯跟了黑龙还是有很长时间了,她自然知道龙王社和白虎会的关系,两方想要吞并对方已经明里暗里较量了不知道多少次了。

    “是啊!不过你也不必惊讶,黑龙之所以会请我回来倾听他忏悔,那是因为我根本听不懂他说什么……”我摊了摊手,一脸无奈的看着林大美人。

    “哈?听不懂?!”可怜的林莉斯自从进屋开始就没淡定过,一直处于一惊一乍的阶段,方才在门口那仪态万千的摸样显然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是啊!我不懂中文的!难道你没发觉我们一直是在用英文聊天的吗?”我有些无语了,林大美人看着挺机灵的一个人啊,怎么反应有点那个啥啊!

    这样想着我的眼神中不自觉的带上了一丝怜悯,美人,你辛苦了!一定是黑龙那家伙累着你了吧,没休息好脑子就会不好使啊……

    林莉斯听到对方的问话之后只感觉自己此刻是无比的囧囧有神,她居然没有留意到她们一直是在用英文交流啊!!!

    都怪她这段时间一直是在外面交流,所用也都是用英文。为了防止自己在和别人交流的时候一不留神就说了中文,她可是狠狠的操练了自己一番,终于练就了别人用英语问,她就条件发射的说英语,人家用中文和她说话,她就用中文的超强反射神经。

    说到底这也是为了在这个竞争激烈的娱乐圈生存下去,想想就是一把辛酸泪啊!

    没想到今天居然会栽在这个上面,都怪这个女孩开门的时候用英文和她打招呼,害她条件反射的就用英文和她交流起来了,一时没有察觉,居然还是在对方的提醒下她才反应过来的。

    天啊!要不要这么雷啊!如果不是这女孩每说一句话就丢一个重磅炸弹,她至于这么一惊一乍的吗?!

    现在好了,她优雅淡然的形象啊!!!估计是彻底毁了……

    “虽然黑龙会向神忏悔这件事听起来很不可思议,不过你也不用太惊讶,毕竟他本身就是被龙神庇佑的存在!现在只不过是转走国际路线而已……”不要怪我这么解释啊,谁叫黑龙那家伙什么理由不用,偏偏用一个想要向神倾诉为借口将我虏过来,我这可不是说谎啊!只不过是适当的发挥了一下自己的想象力,丰富了一下他的话而已~!

    黑龙,你就不要大意的继续在我为你铺设的康庄大道上勇往直前吧!我一定会为你加油的!噢~我主与你同在!

    林莉斯觉得自己还是晕过去比较好,这个世界实在是太玄幻了!为什么她好像又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词语啊?!国际路线?!难道黑龙能坐到龙王社大哥的位置,全靠上面的那谁保佑?!

    而他现在要进军世界了,其中就有让她去开拓国际市场,那么这个修女就是他找来为他沟通外国天上的那谁的?

    怪不得那天他会那么慌乱了,感情是白虎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