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知 - 第 5 部分阅读 〖霸王爱人〗 我是修女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bl小说,点击进入

    …对我这么好?”不知不觉我居然问出来了。

    “……浅汐,你相信一见钟情吗?”慢慢走近我,黑龙的声音低醇而性感,他的眼里是显而易见的柔情脉脉,“在遇到你之前我以为自己绝对不会对谁一见钟情,甚至连爱情这个词语对于我来说都是多余的……”

    的确,身为黑社会的龙头老大又怎么会轻易相信爱情呢!

    黑龙伸手轻轻的将我拥入怀中,我可以感受到他胸膛的坚实和温暖,还有那平稳的心跳,耳边回荡着他类似表白的话语,“直到你的出现,在那个你我初遇的晚上,你对我绽放的那一抹微笑,让我体会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心情,或许从那一刻起我就爱上你了……我会因为你的微笑而快乐,因为你的眼泪而心痛,因为你的忧伤而愤怒……”

    “……”这一刻我真的不知道说什么,从没有人对我说过这样的话,或许我一直都期待着有一天有一个人能够这么深情款款的对我诉说爱意,但是我绝对没有想过这个人会是黑龙,一个前世我印象深刻的小黄漫里的男主角,而且这个男主最后还领了便当。

    等等!你说的是那天晚上?那天晚上要救你的人明明是望月妹子本尊的身体意志,根本不是我的意愿,而且对你笑的那么纯洁无瑕的也不是我,我根本没有那么纯白的微笑!

    也就是说,你丫从本质上就喜欢像秋野来实那种胸大无脑的小白圣母系女生,就算没有遇到秋野妹子,你也不挑剔,反正我这身体就是小白圣母体质!

    原来从始至终你喜欢的就不是我啊!你喜欢的是偶尔发作的这身体的本尊啊!

    我该说什么?刚刚对黑龙萌发的那一丝好感就这样被无情的真相给熄灭了……真是悲催啊!兜来转去,结果他还是逃不过新条大神的潜规则,居然还是义无反顾的喜欢小白圣母……

    幸好我没有陷进去,幸好我及时看清了真相!黑龙,我决定了要远离你!不然保不准哪天又被你给忽悠了!

    “浅汐……我究竟该拿你怎么办……”黑龙将头埋在我的肩窝,他的呼吸是湿热的,他的怀抱是炽热的。

    就在我想挣脱他怀抱的时候,一个硬硬的东西突然就戳着我了,我本能的扭动了一下想避开那个东西,没想到耳边就传来黑龙的抽气声。

    “别动!”黑龙的声音突然变得有些暗哑然后迅速的放开了我,接着转身离开。

    在他离开之际,我看到他眼中燃烧着莫名的火花,似隐忍似痛苦的表情一闪而过,最后只留给我一个有些狼狈的背影。

    他……刚刚……不会是……

    终于反应过来那个戳着我的东西是什么了,我忍不住在心里狠狠的鄙视了黑龙一番!

    果然是节操掉满地的小黄漫男主角!居然只是抱着望月妹子这软软的身体都能发qing!你究竟是有多饥渴啊喂!

    真是太危险了!总觉得待在他身边随时都会有贞操不保的危险!看来必须随时提高警惕,绝对不能让黑龙那家伙有机可趁!

    下定决心之后我一抬头就看到那位管家先生一脸微笑的望着我,虽然他极力表现的很善意,但是我就是怎么看怎么觉得J诈!

    “望月小姐,早餐已经准备好了,请跟我来!”恭敬的对我行了一个礼,管家先生就领着我往餐厅走去。

    “请问……黑龙先生怎么没在?”不是我好奇,实在是我对黑龙这个神出鬼没的家伙不放心,我可不想吃着吃着他就突然搞偷袭。

    “……黑龙先生他在浴室。”

    纳尼?这个诡异的停顿是什么意思?黑龙那家伙在浴室?不会是刚刚……噗!可千万不要着凉了啊……

    拉开椅子,我的肚子现在可是饿得咕咕直叫,才不想去等那个随时会发qing的兽类!

    管家先生估计也看出了我内心的想法,手一挥,早餐就上桌了。

    看着面前的三明治,煎双蛋还有牛奶,为什么是这么西式的早餐啊!!!根本吃不饱的好吧!

    无比怨念的用最快的速度解决完面前的早餐,我擦了擦嘴,转头无比热情的望着管家先生。

    “……望月小姐,您还有什么吩咐吗?”迟疑了片刻,管家先生最终败在了我水汪汪的大眼睛下。

    “请问……厨房在哪里?”有些不好意思的问道,实在是这西式的餐点不太合我的胃口,现在都还没饱呢!

    请不要介意,我只是比一般人能吃了点……难道你妈没跟你说过,能吃是福吗?!

    “请跟我来!”用无比激动的眼神望了我一眼,管家先生只差没拉着我狂奔了。

    呃……我肚子饿想自己做点东西有这么值得您高兴的吗?不会是你也吃腻了黑龙家的早餐,可是却不好意思忤逆他,还要默默地独自忍受?真是太可怜啊!

    “这里就是厨房!您请慢用!有什么需要的话请尽管告诉我!”说完管家先生就步履轻快的离开了。

    望月小姐居然会亲自为黑龙先生准备早餐,真是太贴心了!他果然没看错!黑龙先生喜欢望月小姐,而望月小姐也喜欢黑龙先生,不然怎么会用那么羞涩的表情询问厨房在哪里呢!一定是的,没有什么比找到彼此相爱的恋人更让人感动的了!

    所以,望月小姐,不要大意的攻下黑龙先生吧!真是郎才女貌的一对璧人啊~~~~!

    管家先生自行脑补了诸多内容之后,脸上带着在我看来是极度猥琐的微笑离开了,留下我一个人面对着偌大的厨房不知作何反应。

    拜托你走之前至少告诉我什么东西在什么地方啊喂!!!

    应该说幸好我不知道管家先生的想法,不然估计我会吐血三升直接阵亡!

    秉承着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的思想,我挽起袖子准备大干一场~!

    将橱柜一一打开,将我需要的东西从里面淘出来逐一放到流理台上。

    “嗯~让我看看,鸡蛋,面粉,葱……”黑龙他们家厨房里的东西还真齐全啊!

    东西都已经准备好了,我打算大展身手做一顿自己喜欢的中式早点。将米打碎然后放到锅里煮成粥,这样不仅节约了时间,还能更绵软。

    看着锅里煮着的香菇玉米粥,我这边也这没有闲着,和面,切葱,打鸡蛋,准备煎几个蛋饼。

    我在这边忙活的正起劲,完全没有注意到有人靠在厨房的门口,而那位也完全没有打扰的意思。

    擦了擦汗,将自己辛辛苦苦做出来的早餐装盘,放到了台子上,原谅我现在不想去收拾那些锅碗瓢盆,等我先吃了再说!

    “浅汐是在给我做早餐吗?”

    吓?!这声音怎么听着这么耳熟,黑龙那家伙怎么会到厨房来?我盛粥的手微微一顿,随即脸上浮起温和疏离的浅笑。

    “黑龙先生,您还没有吃早餐吗?”将手里的粥放到他的面前,“如果您不嫌弃我的手艺的话……”

    黑龙看着自己面前那碗散发着香气的香菇玉米粥眼底划过一丝暖意,“谢谢你,浅汐!”

    天知道他从浴室出来听到管家说她正在厨房为他准备早餐时候的那份震惊和喜悦,原来她也是在乎他的,不然她又怎会为他洗手做汤羹呢?!

    不记得自己是怎么从那边走过来的了,只记得当他站在厨房外看到她在里面忙碌的身影,内心似乎被什么涨得满满的,一种无法言语的满足感充斥了全身。

    也许幸福真的很简单,简单到仅仅是看着那个人为你忙碌的身影就会觉得快乐。

    浅汐,谢谢你!让他知道自己也是被人所爱的……

    离不开昏迷这个词?!

    拜托,不就是吃个早饭吗,怎么黑龙那家伙就傻了?用得着盯着一碗粥傻笑这么久吗?

    “那个……你再不喝,粥就凉了……”那可是我辛辛苦苦煮的粥啊,我都还没有喝,哪容得下你浪费啊!你要是不想喝就还给我啊,混蛋!

    “啊?哦!我马上就喝!”黑龙说着就拿起盛粥的碗猛地喝了一口,“好烫!”

    老大,您还是小孩子吗?明明看到我刚从锅里舀出来的,当然烫了!

    黑龙的俊脸难得有些微红,不知道是难为情还是什么,“很好吃……”

    像蚊子一样细细的声音,如果不是我耳力不错,估计就完全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了。

    “那么……”为自己盛了满满的一碗粥,然后我将整个装粥的锅放到了黑龙面前,“这些就拜托您了!”

    “……”

    我发誓,我看到了黑龙额角滑下的黑线还有他略微抽搐却极力隐忍的嘴角。你以为想吃我做的饭这么容易吗?再说我本来就不是给你做的好吧!不过既然你想吃,我怎么能不成全你呢~

    居然欺骗了我纯洁的感情,这一锅粥算是我为自己还没有开始就结束的初恋悼念,同时也谢、谢、你告诉了我真相!

    所以,您老就不要大意的喝光它吧!

    似无奈似宠溺的看了我一眼,黑龙认命的拿起勺子将锅里的粥往他的碗里舀,然后努力的喝下一碗又一碗,直到锅里的粥见底了才停下。

    喂喂!我只是这么随便说说,你还真的喝光了,而且还用这么疼宠的表情看着我,就好像你现在是在包容心爱之人的任性行为一样!

    我这样做不会是让他想歪了吧?我纯粹是心里不爽想要小小报复一下,完全没有什么爱的早餐这样的定义啊!!!

    “浅汐……”黑龙站起来揉了揉我的头发,“这段时间要委屈你待在香港了,等白虎会放松警惕之后我再送你回日本!”

    “……好!”尼玛,还不知道你那时候愿不愿意放我回去呢!你丫都已经对望月妹子情根深种了啊!

    “今晚我可能不会回来,浅汐,乖乖待在家里……”说完他突然倾身在我的额头落下一吻,然后趁我愣神之际转身离开。

    oh no!话还没说几句就又搞偷袭!不动手动脚会死啊!!!

    居然还这么理所当然的叫我乖乖在家?!谁不知道你是风流去了,居然还好意思说喜欢望月妹子,身体的出轨比心灵更严重啊喂!

    知道那人是完全没有贞操观念的,我也只能无限鄙视的目送某人离开,然后拍了拍胸口无比庆幸自己及时看清真相悬崖勒马了!

    不过……真的好无聊啊!我已经在黑龙这个偌大的别墅里转了无数圈,连管家先生都有些无语了,最后吩咐了一下下人就不知道到哪里去了。

    以前在修道院里被那些小妞们压榨,永远有干不完的活等着我,真是苦不堪言啊!但是现在闲下来了,我却无聊的要发霉了!!!难道我真的是劳碌命?不会这么悲催吧……

    甩掉脑门上的黑线,我打开了客厅里的电视,随便调到一个频道发现里面正播放着今天最新的娱乐新闻。

    〖亚洲歌后林莉斯今日回港了!现在就让我们来听听她这次环球之旅的感想!〗

    〖嗨!大家好!我是莉斯~!这次环球之旅……〗

    电视里的女人身材窈窕,皮肤白皙,声音甜美,最重要的是很有女人味!现在她正开心的透过电视讲述着自己这次的旅程收获。

    哟~这位亚洲歌后今天回港,不会就是黑龙今晚幽会的对象吧?!果然是很有料啊!

    不过那位美人注定会错付一腔深情,因为黑龙那家伙完全对她没那想法,充其量就把她当作是比较不错的床伴。

    唉……可惜了这么漂亮的人儿……

    叮咚——!叮咚——!

    谁啊?!

    按门铃用得着这么急切吗?

    我走到门口按住通话器:“请问你找谁?”

    “啊!望月小姐是吗?我是黑龙先生家的女佣,刚刚去买菜忘了带钥匙,能麻烦你给我开下门吗?”

    黑龙家的女佣?有这号人吗?

    我有些疑惑的从猫眼里看了看,的确是一位很眼熟的女佣,不过……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子啊?!

    这样拙劣的骗术就想骗到我?我又不是瞎子,也不是来实那个小白圣母,你那么明显的慌乱眼神我难道会看不见?

    不用说,你后面一定有个人拿着枪指着你吧?想骗我开门,窗都没有!

    “啊?是吗?那能麻烦你再去给我买几斤土豆和青椒行吗?我看你篮子里也没有这些,我刚好想吃,就请你快去快回吧!”

    “不要啊!”门外的那人突然有些惊恐的喊道,可是刚一说出口她仿佛意识到什么,马上调整好自己的面部表情,尽量用和缓的语气说道,“那能请您开下门,我把手上的东西放下了再去,可以吗?”

    “你……”

    “求求您了!”

    我的话还没有说完,那人马上就用极度卑微的语气哀求道,当听到她说完这句话之后,我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恨不得把自己的耳朵拧下来!!!

    果然,我的预感没有错!在几乎是隔了零点几秒的时间之后,我的手就完全不受我控制的伸向了门把手,眼看就要将门打开了!

    no——!!!望月妹子!好人不是你这么当的啊!!!

    外面有坏人啊!而且很有可能是持枪的坏人,你这么把门打开是会没命的啊!!!

    多年的经验告诉我,即便我在望月妹子的身体里都快气得升天了,那妹子的圣母体质依旧会顽强的坚持到底,不干完那件事是绝对不会功成身退的!

    所以,结果可想而知,大门终于是在望月妹子白嫩嫩的纤长小手下被打开了!

    我的脑海里突然很不合时宜的响起了一串歌词:我家大门常打开,开放怀抱等你!

    你tm现在的做法不就是和这句歌词唱的一样吗?!你脑子的门是不是从来就没有关过啊喂?!

    “辛苦你了!”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突然从女佣的身后响起,眼看他就要扣动手中的枪将女人给崩了。

    “不要伤害她!”多么霸气和富有正义感的声音啊!

    前提是那个声音不是我这个身体发出的,而且我也没有挡在人家的枪口下。

    “没想到望月小姐这么善良啊……”男人说着还故意表现的一脸惊讶,不过我还是注意到了他眼底的讥讽。

    所以说,望月妹子,这世道只有你是不正常的啊!!!圣母病一发作就无药可救了啊!!!

    “你究竟想要干什么?”

    “难道我想干什么你还不知道?”说着男人还扬了扬手里的枪。

    “放了她,我跟你走!”

    望月妹子,你估计是不知道自投罗网这几个字怎么写!是不是你的字典里只有胸大无脑这几个字啊!!!

    “你觉得你有提要求的资格吗?”那人说着就将手里的枪往前一送,作势要崩了那个女佣。

    “如果你不同意,我就是死也不会和你走的!”说着望月妹子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了一枚胸针,然后将后面的针对准了自己纤细的脖子。

    orz我求求你不要发疯了啊!!!你现在要是一冲动摸了脖子,那最后受罪还是我啊!!!我可不想这么快就随你去见我主啊!!!

    你是脑残圣母,但是请不要为我代言啊!!!

    谁来给我收了这妖孽啊!这货跟我不是一个星球的啊!你脑子是被巨怪给踢了吧?!!是吧?是吧!!绝对是吧!!!

    “……”估计是没见过被威胁的人还能这般勇猛,男人的表情有一秒的空白,随后他轻啐了一声,猛地敲晕了那女佣,然后对着望月妹子说了句,“得罪了!”

    可想而知,望月妹子的身手连我都不如怎敌得过那人高马大的男人,自然是被人家轻而易举的制服迷昏了。

    “已经得手,现在立刻返回!”那个男人的声音从我的头顶响起,我估计是在打电话向他的boss汇报吧。

    等他收了线然后就立马扛起昏迷在地的我,虽然被人这样像扛麻袋一样的扛在肩上让我很想吐,不过从那人行走的动作间,我隐约可以辨认出他行进的方向。

    正在我庆幸昏过去的是望月妹子的身体而不是我,我正好可以趁这个机会好好记录路线的时候,你知道的,望月妹子什么时候让我好过过啊?

    望月妹子啊!!!你昏过去就好了,为什么在这个时候把身体的控制权还回来了啊!!!

    即便我现在哭天喊地的不要控制权,但是望月妹子本尊是什么人啊,只有她强迫我,哪有我强迫她的啊,一阵眩晕感顿时充斥了我的脑海,完全由不得我反抗,我就真的被迫昏过去了。

    而在我昏迷之前,我脑海里只有想法,那就是,望月妹子啊!为什么我曾经那么渴望你将身体的控制权还给我的时候,你偏不干,现在我百般拒绝,你却执意要给我?难道你真的是命中注定要来克我的?!我们两人是不是天生八字不合啊!!!

    忽悠!这个可以有!

    总觉得我最近的运势不太好啊,不是被黑龙迷晕,就是被黑龙晃晕,要不就是被他撞晕,总之就是各种晕!现在连他的死对头白虎会都要来参一脚,难道整晕我会让他们感觉很有成就感吗?!

    还是说,新条大神笔下世界的女生都是这么容易被弄晕的设定?!难道我也逃不出这诡异的怪圈?不然怎么还晕上瘾了啊!!!

    望月妹子啊!!!你真的是软妹啊!!!原谅我到现在才彻底的悟了,真是辛苦你的良苦用心了,非要让我经历几次匪夷所思的昏迷将我这不太灵光的大脑给敲打清醒了!可是吾等小人物真的不需要您这位我主身边的红人时刻提点,处处指导的啊!!!

    而现在,虽然我很不想承认,但是我的确是已经清醒了,那么我到底是睁开眼睛看清现状呢,还是继续闭着眼睛装昏迷呢?

    这么有深度的问题,我想可以不用纠结了,因为我已经听到一个很欠抽的声音说,“如果她再不醒,就用水泼醒她!”

    呃……这是多么没有怜香惜玉精神的人啊!

    为了不被湿身,我看我还是自己老老实实的‘醒’过来吧!

    “唔……”几不可闻的发出一点声音,我悠悠转醒。

    “醒了吗?”又是那个声音,刚刚你还说用水泼醒我来着,别以为我不知道啊!

    “这里是哪里?你是谁?”我迷糊的眨巴了一下眼睛,然后很是无辜的瞅着面前的人。

    男人冷峻的脸上勾起似笑非笑的弧度,半长的发丝被整齐的梳理在脑后,看似是一个不苟言笑且谨慎冷静的人,却偏偏因为垂于脸侧的一缕发丝使他整个人在不知不觉间透出一丝不羁和邪气。

    本应该是最干净的白色,却硬生生的被他穿出了邪佞之感,狭长的凤眼中精光闪动,一看就知道是一位狠角色,右眼处一道细长的伤痕将他俊逸的脸庞衬得更加邪肆。

    和黑龙拥有相似气息的男人,他是白虎会的会长杨义生?!

    杨义生本来听到手下报告说黑龙因为一个女人而失常,甚至不顾危险在机场挺身保护她,当时他只觉得太震惊,黑龙是谁?龙王社的大哥,卑鄙无耻冷酷无情那是他的代名词,那样的人可能对人动情吗?

    不过他也确实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女人能够被黑龙带在身边,一定是有什么能够被他利用的吧!

    看着眼前这个自己让属下虏来的女人,杨义生疑惑了。

    被绑在凳子上的女子,她有着白皙精致的小脸和曼妙的身段,明明是昏迷的状态却偏偏透着一股子圣洁?

    她虽然漂亮的不似真人,但是从那稚气未脱的脸蛋还是可以看出这明明是一个未成年的少女嘛!这是怎么回事?黑龙那家伙转性子了,换口味了?

    不过似乎黑龙也并不是那么在意这个女人嘛,不然为什么此刻还会在亚洲歌后林莉斯那里翻雨覆云呢?而且拥有这种气质的女生实在不像是会和黑社会扯上关系的人,难道她是个幌子?

    眯了眯眼,杨义生冷冷的对手下的一人吩咐道,如果她再不醒来就用水泼醒她!他可没有太多的耐心来等她自己醒!可还没等那人回来,女孩居然自己醒了。

    他走到她的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低低的问了句,醒了吗?

    没想到换来的却是那人懵懵懂懂的用英文问的这里是哪里?他是谁?

    一挑眉,他不置可否的继续盯着她瞧,英文?难道她听不懂中文?

    我可不知道杨义生是什么个意思,居然只是盯着我发呆!不过本着敌不动我不动的思想,我只是眨巴着自己无辜的大眼睛可怜兮兮的望着他。

    “……你不会中文?”也不知道杨义生打的是什么主意,他继续用中文问出这句话之后就目不转睛的盯着我的脸猛瞧,似乎怕漏看了我的一丝表情。

    你以为你是读心神探啊!

    “你说什么?能说英文吗?或者日文?”继续用英语问道,我才不会那么轻易的露出破绽呢,这可是关系到我是否能顺利脱身的关键啊!

    “望月小姐,希望你不要和我耍心思,别以为装作自己不懂中文我就不能拿你怎么样!”杨义生脱口就是流利的英语,但是那表情却像是是已经笃定了我会中文。

    “你怎么知道我叫望月?你是谁?”才不理会他的试探,我继续装无辜。

    “望月小姐难道不知道白虎会吗?”杨义生这时候却是难得的好脾气,他就那么大刺刺的往我对面一坐,翘着二郎腿满脸微笑的望着我,“或者你可以给我讲讲你是黑龙的什么人?为什么会在他的身边?”

    哟~这是在打探敌情吗?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啊!可惜了,别说我不知道,就算我知道我也不会真的跟你说的,那结果可不仅仅是得罪了龙王社,你白虎会也不见得会放了我!

    “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有一丝颤抖,眼睛里也逐渐弥漫上水汽,这样子才比较有欺骗性嘛!

    “望月小姐,我想你可能不太了解自己现在的处境……”杨义生说着站了起来,慢悠悠的从一旁的桌子上拿起了一根鞭子,“或者我换一种方式你会更明白……”

    啪的一声,鞭子重重的打在了地上,而鞭子挥过产生的风劲却真真实实的刮在了我的手臂上。

    尼玛!你这是蓄意伤害啊!!!虽然没有真的打到我,但是隔得那么近,就差一厘米不到,简直是威胁恐吓啊有木有!!!

    杨义生手里的鞭子又扬了起来,这势头看来是瞄准了我身上了,不要啊!望月妹子这身体可是娇嫩的很啊,这鞭子下去不皮开肉绽才有鬼啊!

    “不要啊——!”我的话还没说完,那结结实实的一鞭子就落在了我的身上,真是痛死我了!我都感觉到流血了啊混蛋!我本来就打算说的,你怎么这么没素质,不听人把话说完啊喂!!!

    “还不说吗?”杨义生作势还想抽我第二鞭。

    我赶紧抬起头,虚弱的说道:“不要!我说!”

    即便是在现在这种情况下我也没忘了扮柔弱,更没忘记一直保持着自己不会中文的状态。

    结结巴巴的用英文将我在心里事先编好的故事讲了出来,然后我就乖乖的闭上嘴努力忽视掉肩膀上的伤口,旧伤未好又添新伤,都痛麻木了啊!

    杨义生从头到尾都没有说话,直到我说完,他才微微皱起眉头,一脸深思的模样瞅了我好半天。

    “你是说黑龙把你留在身边是因为你是修女,而他是想向神忏悔?”杨义生说着他用脚指头想都觉得是谎言的话,同时目不转睛的盯着面前的少女。

    喂!你开玩笑也要有个度好吧?黑龙那家伙怎么看都不像是会信神的人!你这谎话说的也太没意境了吧!

    我点点头,他确实是用这个理由把我给虏到香港来的啊!

    “而且他之所以选择向你忏悔,除了你在无意间救了他,最重要的是你不会中文,他在忏悔什么你也完全不知道?”杨义生说着声音也在瞬间提高了一个度,可见他内心受到的冲击有多大。

    我又肯定的点了点头,至少你已经认为我不会中文了,说话就是要三分真实七分谎言,这样的话才不会穿帮。再说了,我可没有说谎啊,我只是适当的隐瞒了一些真相而已,你自己理解出现了偏差这不能怪我,你瞧我除了点头可就没说话了……

    “你以为我会相信这些吗?你未免把我或者白虎会想的太简单了吧,嗯?!”杨义生此刻的表情已经有些扭曲了,八成是我所描述的黑龙和他记忆中的那人有太大的出入,他接受不了这残酷的现实,打击太大了!

    见我似乎被他散发的怨念惊住,他转头叫来了一个黑衣人,我一看,那不是用女仆威胁我,之后成功将我迷晕带回来的那人吗?!

    杨义生这是什么意思?叫他来做什么?

    不过我这个疑惑并没有持续多久,因为他已经按耐不住心中的怨念,开始向他的那个手下求证了。

    他们用着极快速的中文交流着,以为我听不懂,不过我真的听不懂吗?自然是在他们面前装的了,所以他们现在在说什么我可是一字不漏的听了进去!

    虽然我是听懂了,不过我却很清楚自己不能在这关键时刻露馅,脸上仍然带着迷茫和不知所措,将一个单纯胆小的修女扮了个十足!

    杨义生很郁闷,他居然不知道自己手下还有一个高材生,把英语说的比母语还好,所以他才能用英语和那女生交流。不过也正因为太熟悉英语了,他居然没有注意,人家根本就不会中文这件事!真是太丢脸了!

    杨义生转过身用一种纠结万分的眼神看着我,“你不会中文,那你是怎么和别人交流的?”

    他就不信她来香港后接触的每一个人都会日语或英语!

    “黑龙会日语,他家的女仆是菲佣,自然是说英文……”我弱弱的回答到,“除此之外我没有接触过其他人了……”

    我在黑龙面前都没有暴露自己会中文的事,怎么可能在你面前招供呢?

    “……”杨义生这次是真的无语了,他看了看一旁掳人过来的手下,只见他肯定的点了点头。

    原来连黑龙家的佣人都是说的英语啊,难道你们不知道中文才是全球使用人数最多的语言吗?!要弘扬中国文化啊混蛋!

    “老大……”站在杨义生身边的男人看到自家老大的脸色似乎不太对,他弱弱的开口喊了一声。

    杨义生估计是恼羞成怒了,他快步走到我面前,一个手刀敲在我脖颈上,然后我就被敲晕了。

    “将她扔到山上去!”说完这句话,杨义生就黑着脸头也不回的走了。

    只留下方才将我虏回来的那个男人站在原地一脸的无奈,看来他又要做白工了……

    跑路再次失败!

    黑龙本来是在林莉斯家里翻云覆雨,没办法,这是他的工作,安抚好这位亚洲歌后,让她通过演艺圈帮他洗黑钱,这个才是重点!

    黑龙闭着眼睛努力将身下这具白皙丰满的身体想像成浅汐娇柔妩媚的模样,因为他发觉只有这样,他才能忍住想要拔腿就走的冲动,好好的完成这次的公事!

    “像平时那样的G情……”

    “对了……再来……快……”

    “快一点……啊……”

    耳边是林莉斯动情的声音,但是听在黑龙的耳中却完全不能让他兴起任何冲动。

    “赶快来爱我啊……只看着我一个人吧,黑龙……”激动的林莉斯突然伸手抚摸上黑龙的脸颊,同时也让沉浸在幻想中的他清醒过来。

    用力的扳开林莉斯的手,黑龙面无表情的看着对方说道:“钱的话,多少都可以给你!要我拥抱你也随时可以……”

    “黑龙……”林莉斯看着突然停下动作的黑龙,一脸的不解,为什么刚刚还好好的,突然就这么冷漠的看着她。

    黑龙完全无视了林莉斯楚楚可怜的表情,眼神一沉,“但是,别想得到我的心!”

    “我……”

    黑龙毫不留恋的从林莉斯的身上起来,一边穿衣服一边冷冷的说道:“如果你想不通的话,我们就到此为止!我只是想要你从艺能界拿来的黑钱而已,反正可以代替你的人多的是……”

    听到对方这么冷酷无情的话,林莉斯脸色大变,急切的开口解释道:“黑龙,我并没有这样想过……”

    可是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对方的电话铃声打断,而黑龙似乎也并不关心她究竟是怎么想的,转身接起电话。

    “是我,什么?!!浅汐不见了?!”黑龙的脸色陡然一边,连一旁的林莉斯都瞧出了不对劲,“好的!我马上回来!”

    “黑龙……发生什么事了吗?”林莉斯关切的问道,但是对方显然是没有心情回答她。

    黑龙迅速的抓起一边的衣服快速穿戴起来,林莉斯却还是在一旁不死心的问道:“黑龙,你怎么了?我从没有见你这么慌张……是龙王社发生了什么事情吗?黑龙……”

    回答她的是对方一记重重的关门声,“从来没有见过黑龙这么慌张的神情……”林莉斯站在窗口看着匆匆离去的黑龙,眼中是掩饰不住的惊讶。

    话说我被杨义生那个变态敲晕之后直到重新醒过来看清楚自己的处境,我就想对那个白虎会会长大人竖中指!

    你说你不待见我,可以像请我来的时候一样悄悄地送我回去嘛,为什么要选一个这么有‘情调’的地方把我扔了啊!!!看看这都是哪里啊喂?!垃圾场啊!!你还真把我当垃圾了啊!混蛋!!!

    虽然你很不小心的打了我一鞭子,又很不自觉的给了我一记手刀,不过我可是虔诚善良的神职人员啊!看在你丫的千辛万苦的把我从黑龙那里绑出来,也没有直接把我扔在垃圾堆上而是把我放在旁边还算干净的空地上,我就大发慈悲的放过你好了!

    就在我心里和口头双重问候了一番杨义生会长大人之后,坐在白虎会会长室的杨大人突然就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

    揉了揉有些发红的鼻头,杨义生微眯了一下性感的丹凤眼,“难道是那个白痴修女身上带着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