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知 - 第 4 部分阅读 〖霸王爱人〗 我是修女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bl小说,点击进入

    我这是遇到色狼了吧?是吧?是吧!

    看着那明显不怀好意的几人渐渐向我靠拢,我一边警惕的打量着这些人一边慢慢后退。

    “走近一看才发现原来还是位绝世大美人啊~!我们今天可是赚到了~!”

    几个家伙说着大笑起来,脸上的表情要多邪恶就有多邪恶。

    拜托!就算新条大神笔下的人物都很美型,但是你们这种连路人甲都算不上的角色还是很破坏市容的!至少对比起黑龙那些美男来,你们真的是没办法入眼的!

    “你们不要过来!”

    omg!明明应该是正气凛然的声音,为什么从我的嘴里出来就变得这么的缠绵悱恻了?这该死的软妹体质!

    不过我说的可是日文啊!你们能听懂吗?

    “哈?那小妞说什么?居然还是个外国货!”

    “大哥,我看她是叫我们快点过去!”

    “对对!你听听她迫不及待的声音!”

    听到你们这理所当然的句子,我跪了!黑龙色那叫邪气,你们色那就叫流气!这就是新条大神的设定好吧!拜托不要用你们那毁三观的面容做出类似调戏的举动啊喂!

    那些小混混们也不着急,用一种很悠闲缓慢的速度向我靠近,那姿态就像是猫在戏耍小老鼠一般。

    呸!我怎么把自己必做老鼠啊,我怎么可能被这群废物戏耍,再怎么说姐曾经也是练家子的!

    想碰我,做你们的春秋大梦去吧!

    我不就是想去兑换一下货币吗?怎么老是遇到这种事啊,我警告过你们不要过来的,等会儿发生什么事可是怪不得我的!我的身手对上黑龙虽然是完败,但是收拾你们这些连脸都没露过的人还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小美人~乖乖跟哥哥我回去,保准你以后乐不思蜀!”

    说着他们就伸手向我抓来,我一闪躲过了他的咸猪手,正准备给他一击让他后悔将注意打到我的头上的时候就听见砰的一声,然后那个企图抓我的人就躺倒在地握着自己的手臂哭叫不止。

    这是肿么个情况?刚刚那声是枪声?

    “谁?!是谁?!”

    “有胆子就出来!”

    剩下的几个混混似乎被这声枪声吓到了,成了惊弓之鸟,全部围在那个受伤的人身边,惊恐的向四周吼道。

    孩子,有时候声音大未必显示你们有胆量,相反还可能暴露你们内心的胆怯。

    路灯的阴影处慢慢走出一个穿着黑色西服的修长身影,黑色的短发,锐利的眼神,还有他嘴角牵起的冷漠弧度。

    是他!他怎么会在这里?!难道我被跟踪了?

    “你是谁?!”几个小混混居然异口同声的问道。

    没有说话,来人只是阴沉着脸,露出了他额角的黑色印记。

    “死、死亡黑龙!是龙王社的大哥!”认出黑龙身份的几人已经惊恐的跌倒在地颤抖不已。

    再一次举起手中的枪,黑龙的眼底冰冷一片。

    “你们这些小流氓,由我亲自动手,你们就应该感谢神了!”

    “为……为什么?”

    “我们究竟做错了什么?”

    “救命!”

    几个人惊恐万分的向黑龙求饶,那小模样完全没有了之前的嚣张跋扈。

    “我的女人你们也想碰……”

    砰——!

    原本已经闭上了眼准备接受死亡的几人在听到枪声之后更是吓的魂飞魄散,可是仔细一感受,怎么完全不痛呢?几人睁开眼睛才看到,原来是之前的少女握住了黑龙的手,子弹才偏离了原本的轨道。

    他们这是得救了?虽然是这么想,但是黑龙没有发话,他们根本连动都不敢动一下。

    “为什么?”低沉中带着一丝愤怒,黑龙很不解,为什么她要救这些人渣。

    “是不是看到你额角印记的人都要死?”

    “是!”

    “我也看到了!但是我却好好的在这里!”

    我不想说什么了,听到那些混混的救命声我这个圣母体质病就又发作了,本来看戏看的好好的,哪知身体完全不受我控制的蹿了出去,一下子就来到了黑龙的枪下,吓得我差点就要升天了。

    还好黑龙最后任由我抓住了他的手,不然以望月浅汐的身手能抓住黑龙那才有鬼!

    “你是不一样的,浅汐!”

    “我不希望黑龙你为了我杀人……放过他们好吗?”我知道此时的我一定是用自己那双无辜清澈的双眸瞅着黑龙,被这个身体的水润双眸这样看着任谁都会心软的吧。

    可是这话怎么感觉这么别扭啊……不要什么事都扯到自己身上啊!!

    “滚!”这句话一听就是对那些混混说的,果不其然,黑龙一发话,那几个人就连滚带爬灰溜溜的消失在了我们的视野里。

    “黑龙……”

    “为什么?为什么你不哭着回来求我?”

    呃……你这是什么逻辑啊?还有,拜托你不要摇了,我这小身子就快要被你摇散架了!

    尼玛!现在我真的很想给面前这家伙一拳!奈何我身不由己啊……

    “为什么?为什么要离开我?!钱!权利!你想要的我都可以给你!你还有什么不满的?!”

    “我并不需要这些……”

    大哥,你到底知不知道我是修女啊?!我要这些干什么啊?望月妹子,你究竟什么时候才走啊?我不想免费看自己的戏啊!!!

    “告诉我……到底怎么才能得到你的心?”

    “……”

    我不知道,我承认我对你有一点点动心,但是这一点心动却无法让我交出自己的心……所以,对不起,我们注定不会有结果的!

    “怎样才能得到你这美丽的身体?”

    otl!我跪了!我就不应该相信你会有感性的时候,看吧,才两句话你就露出本性了!

    于是在经过了一晚上的斗智斗勇,我脆弱的小身子就在黑龙的不懈摇晃加声波攻击之下晕倒在了他怀里。而在晕倒之前我脑海中只有一个想法,你丫的是被咆哮帝附身了吧?!

    再一次醒来我只觉得自己自己浑身酸痛的厉害,一看才知道原来我正被某只色龙抱在怀里。

    “你醒了?”黑龙的声音带着一丝暗哑却非常的性感。

    “我怎么会在这里?”其实我是想问我怎么会在你怀里?

    “你不记得了吗?你晕倒了,然后我就将你抱回来了!”黑龙说着就伸手摸了摸我的头发,将我重新按回他的怀里,“你果然……舍不得离开!”

    哈?!亲,你究竟是从哪里得出我舍不得离开这个结论的啊?貌似我什么都没说,是你把我弄晕了扛回来的吧,你有问过我的意愿吗喂?!

    “你可以放开我了吗?这样不好!”

    “可是我想抱着你,这样让我觉得很安心!我很久没有睡得这么舒服了……”

    “……”老大,我不是你的充气娃娃!

    “浅汐……你知道吗?”我被黑龙搂在怀里,耳朵贴着他的胸膛,他带着丝暗哑和落寞的声音通过胸腔的振动传进了我的耳中,“当你说你不在意我是黑社会,你明知道我的身份还执意救我的时候,我是多么的开心……”

    “那是因为神爱世人……”找不到什么说的只能用自己的职业来解释,因为这明明就不是我的意愿,而是望月妹子这身体自作主张的结果!

    “那你呢?我是否也可以理解为你喜欢我?”

    “……”你究竟是怎样推理出来的啊?

    “浅汐……不管你心里是怎么想的,我只希望你能明白,我是永远都不会伤害你!”感觉到自己腰间的手略略收紧,连他的心跳也加快了一些。

    我没有说话,因为我实在不知道说什么,或许现在的黑龙也并不需要我的回应,他似乎陷入了某种回忆,紧紧地抱着我似乎想将我揉进他的体内,我能感觉到他身体轻微的颤抖,然后耳边传来了他低沉的声音。

    那些他痛苦的根源,他想要忘记的曾经,都在这个安静的夜晚被他娓娓道来。

    我被他抱在怀里一开始只是被迫听着他说,他的声线淡漠的就像是在说别人的故事一般,没有丝毫愤怒甚至是情绪的起伏,但是我却能从他的怀抱中感觉到他心里的苦涩,那是一种被至亲之人背叛和伤害的无助与悲伤。

    黑龙……亲手杀死自己父亲的那种痛苦只能也唯有你自己背负,那时候的你是不是就像只受伤的幼兽,无法相信他人,只能自己独自一人在黑暗的角落舔舐自己的伤口?

    那么现在呢?亲口将这些黑暗的过往告诉我的你,是否将我视作了你可以依赖的人?

    可是黑龙……我们终究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啊,为什么你可以这么毫无保留的相信我呢?

    “痛苦一旦和人分担了,那就不再是一个人的痛了……”忽略心底的那一丝异样,我告诉自己这只是修女的工作之一,听人祷告忏悔,然后给人以安慰指引。

    什么?你说这是神父的工作,那没办法,人家现在哪有心情找什么神父啊?估计黑龙对着陌生男人也说不出这么感性的话,反正大家都是神职人员,我这也不算抢人忍饭碗吧?

    在我不经大脑脱口而出的说出那句话之后,隔了很长一段时间黑龙都没有说话,我实在是经受不住睡神的召回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而就在我半梦半醒间,一句低沉的好似呢喃的谢谢在我的耳边响起,然后我就彻底的陷入了黑甜的梦乡……

    晕上瘾了!

    一夜无梦,第二天我睁开眼睛就发现房间里只剩下我一个人,似乎昨天抱着我死活都不撒手的人根本就不存在。

    从床上坐起来我突然感觉身上凉飕飕的,低头一看,请允许我先翻个白眼!

    虽说不是没穿衣服,但是这个超级性感加深v的紫色睡衣是肿么一回事啊?!

    我昨天穿的可是旗袍啊旗袍!不用问,给我换衣服的那个人除了黑龙还有谁?!

    尼玛!又被吃豆腐了,而我本人居然还不知道!黑龙那家伙明显是吃完就走的主,看看,早上一起来人都没影了!

    我虽然郁闷被人看光摸光了,但是也庆幸黑龙那厮没有趁我睡觉的时候化身为兽直接xxoo,至少我现在还是清白的!

    打开衣柜,我本来是想找自己的修女服的,奈何柜子里除了一件白色的连衣裙就没有别的衣服了,我也只能拿下来先换上,毕竟你不可能让我一直就穿着这么性感诱惑的睡衣啊!

    换好衣服将自己收拾妥当,我就坐在床边发呆,黑龙那家伙一声不吭的就走了,那我现在干什么?是悄悄溜走还是乖乖等他回来啊?

    正在我纠结是去是留的时候,眼睛无意中瞄到了床头的柜子,那里似乎压着一张纸,难道是那家伙的留言?

    拿开压在上面的闹钟,我终于看到了那是什么,居然是回日本的机票!时间还是今天上午!没有几个小时了啊!

    怎么回事啊?!昨天还拉着我死活不让我走的人,今天居然想通了还主动准备了机票让我回家,这简直是太不可思议了!

    话说我昨天有做什么让他改变主意的事情吗?我怎么不记得了啊……

    就在我冥思苦心完全不知道自己究竟做过什么的时候,黑龙却坐在龙王社他的专属办公室里看着手边的电话犹豫不决。

    她应该已经看到那张机票了吧,一定很开心吧,终于能够回去了……

    将自己的身体整个靠在椅背上,黑龙如黑夜般深邃幽远的眸子呆呆的望着天花板,眼神放空,思绪却回到了昨天晚上。

    就在昨天晚上,他居然会将压在自己心底那么多年的秘密都讲给了她听,现在想来真的觉得很不可思议,似乎她身上就是有一种魔力,可以让她身边的人感觉很安心。

    或许只是这些秘密憋得太久以至于他以为已经腐烂在心底了,没想到再次提及的时候心还是会痛,虽然不似当初那般尖锐,可是那钝钝的酸楚还是在心底发酵,酝酿成了一坛酸涩的苦酒……

    也许是她身上的那种温暖和安心的感觉让他不由自主的想要依靠,就那么莫名其妙的将那些话说了出来。但即便是这样,他也没有奢望过她会懂,那么丑陋和黑暗的事情,如此纯白暖人的她是不会了解的。

    就在他觉得自己将被那难言的苦涩淹没的时候,她轻柔的一句安慰却成了救赎他的阳光,将他从那无边的自我放逐中拉了回来。

    她说,痛苦一旦和人分担了,就不再是一个人的痛了。

    他是不是可以理解为她愿意分担他的痛苦,愿意和他一起承受这份苦涩的记忆?

    无法名状的感动瞬间充斥了他的心房,他觉得自己终于找到了属于他的阳光,她的那么的美好,温暖着身处黑暗的他。

    而那一刻除了紧紧抱住怀里的人儿他真的不知道该怎样去表达自己内心的激动,这就是他所爱的人,时而聪慧狡黠,时而敏感糊涂,却总是在不经意间散发着沁人心脾的温暖气息,恍惚间让他觉得自己是中了一种名为望月浅汐的毒,没有解药却甘之如饴……

    那一夜他是真的动了将她留在身边的想法,可是看着她娇美的睡颜和无意识的梦呓,他却突然觉得自己很自私。

    是的,从来没有过这样想法的自己居然会破天荒的想着如果他强行留下她,她是否会伤心,会难过,会失去他所钟爱的温暖笑颜?

    连在睡梦中她都一直心心念念着回家,他真的可以不顾一切的留她在身边吗?即使让她不快乐也在所不惜?

    他真的不知道,从来都是想要什么就会不择手段得到的自己居然破天荒的会为别人着想,或许说出去都不会有人相信,但他却是真真实实的想要她快乐!

    思及此,他才意识到自己是真的陷进去了,为了这个才认识几天的女孩,他已经无法自拔了……

    或许在没有遇到她之前,他是不会相信爱情的,什么一见钟情,日久生情,对于他而言简直是笑话。但是当丘比特的箭射中他的时候,他才知道原来爱情是没有理智的,当你遇到了那个人,你的眼里心里满满的都是她,会患得患失,会变得卑微……

    此时在他怀里酣睡的这个女孩就是他爱恋的对象,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也许就是在他受伤的那晚,她去而复返之时,他的心里就有了她的影子,随着之后的接触,他控制不住自己去触碰她的温暖。

    喜欢看她敢怒不敢言的包子脸,喜欢她口是心非的狡黠模样,喜欢她星辰般的眼眸中只有他的样子……

    伸手轻抚过她的发丝,那丝滑的触感让他留恋,他不希望她不快乐,也不希望她身陷险境,现在的他还没有能力保护她不受丝毫威胁,龙王社并不是没有对手,至少目前来看还有白虎会没有解决!

    只有……只有在他拥有更强大的能力的时候,到那时他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将她留在身边了!

    现在还不可以……所以,他放她离开!但是不要想就此摆脱他!他会用最短的时间得到他想要的一切,然后……他会再来接她回到他的身边!

    我是不知道黑龙千回百转的复杂心思,看着手中的机票,我的心情那叫一个舒畅啊。我甚至还单纯的以为黑龙对我并没有像原著里面对秋野来实的心思,作为黑道大哥的他一定是已经想清楚了才会这么爽快的放我回家吧。

    拿着机票我的心似乎已经飞回了修道院,现在真的是归心似箭,思来想去我还是决定早点去机场,迟恐生变,我可不希望黑龙他临时改变主意又把我给逮回来了,还是早点去比较保险!

    打开房门,果不其然,黑龙的手下已经等在了门口,我连早饭都不想吃了就让他开车送我去机场。

    等到了机场,我的心才终于安定下来,都到这里了,我应该不会再被抓回去了吧。

    眼看着登机的时间越来越近,我的心情也越来越激动,看来我是终于摆脱被秋野来实命运附身的危机了!

    “望月小姐,时间差不多了,你可以进闸了!”黑龙的属下看起来还是很尽责的,至少现在都还在陪着我等,估计是要等我上了飞机他才会回去禀报。

    “好的!谢谢你啊!那么再见!”再也不见了~!

    就在我正准备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的潇洒离开之时,黑龙的那个属下突然脸色一变,然后猛地将我往旁边一推,“望月小姐,请快离开!”

    艾玛!又发生什么情况了?!难道黑龙那家伙反悔了?但是也不对啊,如果是黑龙来了,他的属下也不应该是这个反应啊!

    容不得我细想,耳边已经传来了几声砰砰的枪声。

    妈呀!我咋又遇到这种火拼的情况了?难道我就是事故体质?拜托,能不能等我登机了你们再打啊!!!你们这样叫我怎么进闸啊!!!工作人员都跑光了啊!!!

    被那人推到他身后,我连忙转身过去看,哇!要不要这么火爆啊?!数辆黑色的轿车停在机场外,从上面66续续的下来了好多黑衣人,一看就不是良民!他们人手一把枪,正和黑龙的那几个送我来机场的手下火拼。

    情况很糟糕啊!黑龙的手下就那么几个人,而且似乎还是文职人员居多,包括司机就没几人,而对手那边一看都是道上混的,这个对比不可谓不强烈啊,撑不了多久啊!

    看着黑龙这边的人似乎有败退的迹象,我毅然转身,口里念着死道友不死贫道!我瞅准了地方一边躲闪着一边往那边靠拢,眼看着就要接近了,突然手臂一阵剧痛,灼热感和疼痛感瞬间麻痹了我的手臂,温热的液体也顺着手臂滑落。就在我愣神的一刹那,我就落入了一个熟悉的怀抱,然后一阵天旋地转,我终于看到了那人的脸。

    黑龙啊!!!你老人家怎么来了啊?!我就差几步,几步就到了,你也太会挑时间了啊!

    “浅汐,躲到我后面!”将我放开之后,他就轻轻一推让我躲到他的身后,而他自己则非常帅气的举起手枪几乎是一枪一个准的解决着对面的敌人。

    不过……你说你让我躲就好了,你推什么推啊?!就算是推,你也要看清楚后面的情况再推啊,我就被你那么一推,脚下一滑直接撞到了你背后的柱子上,然后就这么光荣的被撞晕了……

    黑龙,你tm也太狠了吧!我这都是第几次被你弄晕了啊!!!在这么下去我真的要变成‘睡’美人了啊!!!

    比一比?

    黑龙解决完眼前的敌人就想去看看身后的人儿是否安好,没想到一转身看到的却是一幅美人昏睡图。

    她白皙的额头微微红肿,似乎是受到了不小的撞击才导致昏迷。心下一惊,黑龙连忙上前将人抱起,快步向外面的车上走去。

    “去水龙那里!”吩咐完手下,黑龙将怀里的人儿放平,将她的头轻轻放在自己的腿上,指尖轻轻触摸着她微红的额头。

    一定很痛吧?他真是太鲁莽了,希望她醒来之后不要怪他才好……

    明明就已经下定决心放她离开,可是他就是管不住自己的心,想要看看她,哪怕只是站在很远的地方看看也好,因为此次分开,他们可能会有很长一段时间都不能见面了。

    最后他还是来了,远远的看着她下车走进机场,可谁也没想到就是他这次草率的举动却让白虎会的人抓住了机会,派人来劫杀他,最后还牵连了她。

    看着她娇小的身子在枪林弹雨中穿梭,他的心跳都快吓的停止了,幸好他们护住她了,白虎会的人真是该死!

    他已经是用自己最快的速度赶到了她的身边,没想到她还是受伤了,看着她被子弹擦过而血流不止的手臂,他只觉得自己的眼前瞬间变得鲜红,愤怒和恐惧同时出现在了他的心里。

    狠狠的抱住了她,将她护在自己怀里,那一刻他才觉得自己又恢复了心跳。可当时情况太混乱,他又处于特别愤怒的情绪下,故而手里的力道也失了准,就那么轻轻一推竟让她撞到了身后的柱子上,这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

    该死的白虎会!该死的杨义生!他一定是以为浅汐是他的女人,才会动了抓住浅汐来威胁他的念头,幸好他及时赶到,不然这个小傻瓜就不只是受这点伤了。

    不过也因为这次的事件让他知道白虎会已经盯上浅汐了,这样放她回去是不可能了,她现在只能先暂时留在香港,留在他的身边,等过段时间风头过了,他再想办法送她回去,前提是到时候他还能舍得放她走……

    “浅汐……”

    俯身吻住了那花瓣般美好的唇瓣,黑龙的眼中是深深的爱恋。

    到达水龙那里,黑龙才将怀里的人儿交给水龙一会儿就忍不住自己内心的担心奔到了病床前。

    “不要紧吧?会不会留下伤疤?”黑龙一脸紧张的看着水龙。

    或许是从没见过自家老大这么紧张一个女生,水龙有些诧异的看了眼黑龙随即又继续着手里的工作,“不要紧,只是擦伤,注意按时换药,不要碰水!不会留下疤痕的。”

    听到水龙的话之后黑龙才真正舒了口气,但马上又想到她昏迷的原因,“那她额头上的伤?”

    “已经给她做了详细的检查,她额头的伤并不严重,也没有出现脑震荡的现象,至于为什么会昏迷,可能是她本身身体就比较柔弱的关系。”又仔细看了看女孩的额头,水龙这才站直身子回头对黑龙说,“你现在可以带她回去了,至于未来的几天只要注意不要让她的伤口碰到水就好了,这是药,我想你会知道怎么给她换的哦~”

    “啰嗦!”一把拿过水龙手中的药,黑龙俯身轻轻抱起还在昏迷的女孩,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啊啦啊啦,看来黑龙这次是真的恋爱了啊~话说那可真是一位大美人呢,难怪他会动心了~~”绕了绕自己垂在胸前的长发,水龙一脸兴味的注视着那个渐渐远去的身影。

    我是不知道自己昏迷之后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只知道当我醒过来发现自己又回到了这个熟悉的房间,心情那才叫一个灰暗啊!

    我不就是想离开这里吗?为什么就这么难呢?黑龙都已经放我离开了,为什么就有那些个不长眼睛的混蛋跑出来阻碍我的回家大计呢?

    我这个愁的,错过了这次机会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去啊!!!

    真是气死我,千万别让我知道是谁干的好事,要是知道了我一定不会让他好过的!绝对!

    就在我充满怨念的诅咒着那个破坏我好事的混蛋不得好死的时候,远在白虎会总部的杨义生突然觉得背后一阵发凉,然后一个惊天地泣鬼神的喷嚏就这么响彻了整间房间……

    怨念归怨念,我总不能一直窝在床上吧,这也不是办法,索性勇敢的去直面!

    将身上这件我鄙视了无数遍唾弃了无数遍的紫色深v睡衣换下,才刚走出房间,一位年过五旬貌似管家的男子就恭敬的对我说道:“望月小姐,您是要找黑龙先生吗?他现在在射击场。”说完他就做出一副想带我去找黑龙的样子。

    呃……您老人家究竟是哪只眼睛看到我想去找黑龙那家伙的啊?我只不过想问一下在哪里吃早餐……好吧,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我认了!

    射击场——

    砰砰砰——!

    连续射击了几枪之后,黑龙取下耳罩轻吁了一声。

    “您有心事吗?”一个透着了然和睿智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没有……我射击时表现出来了吗?”

    “不……您的枪法依旧是那么准确,枪枪正中红心!”顿了顿那人又说道,“只是我有这样的感觉而已。”

    “……或许你说的对,我的确有些不耐烦!”再一次举起手中的枪,仍是一枪正中红心,“对无法强抢的自己……”

    “黑龙先生?”那人闻言明显有些惊讶,他无法想象究竟是什么事情能让龙王社的王者这般烦恼。

    叩叩!

    “进来!”听到敲门声之后黑龙立马示意门外的人进来,难道是浅汐醒了?

    “黑龙先生,望月小姐来了!”站在门口说完这句话管家先生就微笑着离开了。

    怎么我总觉得这位管家先生很奇怪呢?还有那个微笑,怎么看怎么J诈!

    “浅汐!你没事了吗?”黑龙见我出现在这里很是惊喜,连忙放下手中的枪跑了过来。

    我本来就没什么事,要不是你推我的那一下,我至于昏迷了一晚上吗?!还有,问就问,不要对我上下其手啊!!!

    “我没事了,谢谢你救了我!”虽然最后是他把我从逃跑的道路上拽了回来,还很不小心的又弄晕了我,但是作为正直的好修女,我还是要向他道谢的,毕竟在那样的情况下还能不顾危险的冲出来保护我,说明此人还是有那么点优点。

    “浅汐……你永远不用和我说谢谢……”黑龙这么说着又激动的抱住了我。

    哎……话说我自从遇到了黑龙之后就没能逃过被他时不时搂搂抱抱亲亲摸摸的命运,难道这就是小黄漫的必然规律?!

    轻轻挣开黑龙的怀抱,我故作兴奋的四处张望了一下,“这个射击场真的好棒啊!”

    “浅汐想要亲自试试吗?”邪气的一笑,黑龙扬了扬手里的枪。

    “我可以吗?”太好了,终于转移掉那家伙的注意力了!

    “当然!”

    黑龙说着亲自为我戴上了耳罩,顺便挑选了一把适合我的枪交到我手上,而他则站到了我的身后手把手的教我如何握枪,如何站立。

    “脚要用力站稳,以免被后坐力推倒。”他将一只手放到我的腰上,另一只手覆上我握枪的手,低缓沉稳的声音在我的耳边响起,温湿的呼吸洒在了我的脖子,让我不自觉的想躲,“别动,注意目标中心点和枪口的这个部分对准。对了……手抬高一些。”

    其实前世身为特工,我不可能没有接触过枪,这一世虽然是第一次握枪,但是那种熟悉的感觉却并没有因为重生而生疏,那是曾经属于我的骄傲!

    全身心都沉浸在曾经的回忆中的我并没有注意到黑龙整个人都贴到了我身上,而我几乎是整个人被他环在怀里。

    “很好,保持这个姿势,开枪!”

    黑龙的话音刚落,远处的靶子上就多出了一个枪孔,离红心很近。

    “第一次射击居然这么接近红心,很厉害嘛!”

    毫不吝啬自己的赞美,黑龙的脸上是与有荣焉的自豪感。

    “……谢谢!”我想我的脸肯定是不好意的红了,那可不是对他的赞美不好意思,而是前世身为特工唯一能够拿得出手的就是我的枪法,虽不能说是百发百中,但是命中率还是很高的,而这一切黑龙却是不知道的,感觉自己还是说了一个不算谎言的谎言。

    拿过手枪,黑龙无比帅气的朝着靶子开了一枪,正中红心,然后他转头,自信而霸气的对我说道:“不过我觉得,你还是交给我保护会比较适合!”

    “……”不得不说,那一刻的黑龙真的是很帅,就连我都忍不住为他心跳失常。

    我极力忽视心中那丝异样的感觉,转而很不服气的和黑龙说道:“哦~是吗?那我们来比比枪法如何?说不定到最后是我保护你呢?”

    太危险了!黑龙的确是一个很有魅力的男人,但是对他动心真的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因为我不是秋野来实,我知道黑龙这两个字代表的是什么!

    一旦对他动心,那么就意味着自己渴望的平静生活将就此结束,而我并不无知,我不会像秋野来实那样质疑自己的爱人,爱就会爱他的全部!哪怕他身处地狱,我也会义无反顾的追随他!

    但是……黑龙,即便我对你有些许好感,但是这丝好感却没有强到让我为你放弃一切,所以我极力的将你排除在我的世界之外,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你还要用这么强硬的姿态闯进我的世界?!

    “哦?”黑龙一挑眉,“那我们就比一比吧!”

    好笑的看着面前不服输的女孩,他没办法忽视她眼中倔强的光彩,这也是她之所以吸引他的地方。

    明明看起来柔弱的仿若菟丝花,却偏偏有着倔强坚韧不服输的性子,她无害的娇颜下似乎拥有一颗不屈的灵魂。但就是这样矛盾而复杂的特质却奇异的融于一身,让她拥有一种别样的吸引力,深深的让他着迷……

    这是一个美丽的误会!

    “怎么样?还要比吗?”收起枪,黑龙侧身看着我,嘴角勾起的弧度让我怎么看怎么觉得他很欠扁!

    “……”虽然很不服气,但是事实摆在眼前,十枪里面他枪枪命中红心,而我却有一枪脱靶了,虽然其他九枪没有脱靶,却也只有三枪命中红心,其他的都只是很接近而已,“不用了,你赢了!”

    “第一次能够有这样的成绩已经让我刮目相看了!浅汐很有天分哦~”摸了摸我的脑袋,黑龙的脸上难得带上了轻松的微笑。

    “……”听你这么说我一点也不开心!不要把我想的那么柔弱,太伤自尊了!

    “浅汐……”突然黑龙话锋一转,不再带着方才的轻松,反而带着一丝歉意,“对不起!都是我连累你了……如果不是因为白虎会想劫杀我,你也不会在机场受伤……”

    “……”突然见你这个样子,我还真是很不适应,明明应该是霸气外露的王者,为什么要在我的面前卸下你尊贵的面具,用这般真实而忧伤的眼神望着我?

    你是真的喜欢我吗?因为在乎所以可以这般放低姿态的来向我道歉?为什么?我们明明没有多少交集?为什么你会喜欢我?

    越是和黑龙接触,我内心的疑惑就越大,像他这样的人怎么可能这么容易就付出真心呢?难道他就不担心我是无间道?

    如此多的疑问在我的脑海中盘旋,让我始终不能静下心来好好想想自己对黑龙的感觉,但我却知道自己并没有想像中的那么讨厌他。

    “为什么…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