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知 - 第 3 部分阅读 〖霸王爱人〗 我是修女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bl小说,点击进入

    了将全部的感情收敛在自己的心里的习惯,绝不会轻易泄露,也不会轻易给与。

    但是穿越之后的这几年,没有了任务,没有了身为特工的平凡外表,我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虽然经常被那些人小小算计,但是我又何尝不是甘之如饴,因为这是我渴望的平凡人的生活啊!

    或许就是这样的日子让我的心变得柔软了,前世的种种就好像过眼云烟只留在我的记忆中,无法再影响我的生活。我重生了,我可以自由的将自己内心的感情公之于众,爱与恨都可以不再隐藏……

    那么当爱情降临的时候,我是否拥有抛下一切的勇气,不为外物,只为他是我心中的那个人?

    怔愣之间我已经被黑龙牵着走进了这座位于山顶的私人别墅里,巨大的落地玻璃外是香港迷人的夜色。

    “香港……很美吧?”

    黑龙将我带到落地窗前,握着我的手,他那双被窗外的灯火渲染的琉璃双眸此时正盛满醉人的温柔。

    或许是这夜色太美你太温柔,这一刻的黑龙没有了初见时的冷厉,有的只是那一低头的惑人风情和嘴角牵起的浅浅弧度。

    此时的他比黑夜更深沉,比美酒更醇厚,就好似那张开黑色双翼的暗夜使者,将他的猎物置于最迷醉的梦境中无法自拔……

    我一定要坚持自我!

    静静的凝视着散发着别样魅惑气息的黑龙,我的脑海霎时变得很不清醒,像是被蛊惑了一般,眼中只有他……

    唇上轻柔的触感猛然让我回过神来,我一动不动的看着眼前俯身亲吻我的黑龙,我疑惑了,为什么我可以放任他一而再再而三的接近我?

    “别用那样的眼神看着我……”只是轻吻了一阵就放开我的黑龙伸手抚过我的脸颊,他的眼中满是复杂晦涩。

    被你用那样迷离的眼神凝望着,我会舍不得放你回去的……

    “时间差不多了,我们也开始吧!”说着他的手就伸向了我的胸口。

    偶喽!我怎么会对这个登徒子有好感呢?!看看我就稍稍松懈了那么一下下,他就开始又亲又摸了!

    快速向后退了几步闪过了他伸过来的手,我睁着自己无辜的大眼睛警惕的望着他。

    黑龙见自己的手被我躲过有些愣神,随后看着我的表情又是一愣。

    “哈哈哈——”他伸手抚着自己的额头,“你……不会是误会了吧?”

    你的行为和人品有让我误会的必要吗?

    忍住笑意,他抬手指了指放在沙发上的袋子,“我只是想给你换身衣服,派对应该要开始了!”

    “派对?”我怎么就忘记了来实被黑龙虏到香港来的那晚的确是参加了一个派对,而且也是在那时候知道了黑龙黑社会的身份。

    “为你!我的救命恩人而开的派对!”说着这话的黑龙嘴角扯出一个邪佞的弧度。

    “……”真是说不了几句话就开始放电的危险分子,我直接无视了黑龙的这句话,“没有这个必要,真的!我只是做了自己觉得应该做的事情!”

    “如果你不介意由我继续为你换衣服,你可以坚持!”黑龙这家伙完全是面不改色的说着威胁的话!

    你果然是黑社会!这样的话你也可以这么理直气壮的说出来!

    好女不吃眼前亏,我沉默的拿起装衣服的袋子,“更衣室在哪里?”

    黑龙没有说话,只是用眼睛瞟了眼旁边的房间,我立刻会意,打开那间房间,闪身进去然后快速关上门锁好!

    呼——

    真是一刻都不能放松啊!

    我绝对不能被漫画里的剧情所迷惑,这里不再是我原先印象中的虚拟世界,也许我这个小蝴蝶的介入会产生蝴蝶效应导致之后的剧情产生变化也说不定,所以我不能再一味依赖自己曾经的记忆。

    而且这哪里像是漫画里意气用事还有些脑残的黑龙啊?明明就是一个习惯蛰伏于暗处等待机会伺机而动一击即中的黑豹,他拥有极佳的耐心和毅力可以和他的猎物周旋,直到猎物放松警惕,最后被他俘获。

    眼前的这个黑龙就和漫画中的那个差距实在是太大了,他睿智冷酷,同样也极富野心。这样的人注定是会站在顶点的,而他这样个性的人又怎么会像漫画里那样爱上一个什么也不是只会给他添麻烦的白痴女人秋野来实呢?真是想不通啊……

    我不能再将他和漫画中那个黑龙看作同一个人了,他们是不同的,就像漫画里的黑龙遇到的是秋野来实,而他遇到的是我一样,所有的一切都不同,我不是秋野来实那样的白痴脑残圣母,这个黑龙或许也不再是那个为了爱情可以放弃一切甚至是生命的存在。

    虽然到现在为止大致上的事件还是和漫画上相似,不过我不能掉以轻心,我要守住自己的本心!对了,还要预防自己这个圣母体质的不定时发作!

    不得不说,我还真是劳碌命啊!内忧外患一个不少,真是要操碎我的心啊!!!

    磨磨蹭蹭的打开袋子将里面的衣服拿出来,我顿时又是一阵无语。

    我说给衣服就行了,为什么连小内内也一起准备啊?!还是这么性感的款式!型号什么的居然还完全正确,你究竟是怎么看出我的尺码的啊?!

    还有你是什么时候准备的这些啊!!!脑子里就不能有些正常的东西吗?!就算你不再脑残可是还是摆脱不了本质上的好色吗?果然不能对小黄漫的世界抱有期望吗?

    将那件看着就让人脸红心动的小内内重新扔进了袋子里,我拿起那件礼服细细看了起来。

    和漫画中秋野来实穿着的旗袍不同,这件真丝质地的月白色旗袍用类似泼墨般的手法绘出了朵朵精致的睡莲,简单的黑与白却勾勒出最醉人的诗意。右开襟的无袖滴水领设计加之上面精致繁复的黑色蝴蝶形盘扣,更衬得这件旗袍清灵素雅。

    眼光很不错嘛~!有一个中国魂的我自然是对中式的旗袍很有好感,而眼前这件月白色的旗袍更是深得我心,不再迟疑,我赶紧脱下有些寒碜的修女服,换上了这件精致的旗袍。

    旗袍果然是突显身材的最好服装啊!

    看着镜子里体态婀娜的自己,我有些不敢出去了,即便是这么素净的月白色被我这美丽的皮囊穿上也能硬生生穿出一种诱惑和妖娆来。

    究竟我这是什么体质啊?!

    虽然是为了配合这件衣服,我将自己浅棕色的长卷发轻轻挽起只在耳侧余下一缕,这样就让自己这个十六岁的身体看起来成熟一些。

    但是谁能告诉我,这妩媚的风情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啊?我可以肯定自己没有故意表现啊,怎么这身体习惯根据衣服表现不同的气质吗?

    怪不得穿着修女服就感觉圣神庄严,换一身衣服就气质全变,难道这就是不能用常理来解释的新条大神的小黄漫世界,还是说望月妹子你隐藏的体质实在是太多了啊!!!

    完了完了!连我看了这么多年都会失神,我还敢出去吗?外面那位似乎对美色没什么定力的啊……

    就在我犹豫不决的时候,突然啪的一声声响传进了我的耳中,我心下一惊连忙往声源处看去。

    呃……谁能告诉我,我明明有锁门的好吧?!为什么你还能这么淡定的破门而入啊?!

    定定的看着那个身着月白色旗袍的绝美身影,黑龙的脑海瞬间一片空白,这……真的是她吗?

    一直都知道她很美,身着修女服的她有一种圣洁纯真的美丽,那种毫无瑕疵的纯白色让他感觉到仿若初升朝阳的温暖。但是此时身着月白色旗袍的她除了那种不变的纯真之外更多了一种妖娆清丽的风姿,仿若月光皎洁无暇,冷艳中带着一丝妖娆,哪怕就那么静静的伫立着也散发着如兰幽香。

    “咳!我看你这么久都没有出来,担心你发生了什么事……”不自然的转移了目光,黑龙的样子似乎有一点尴尬?

    开玩笑,我一定是看错了,那家伙怎么会出现尴尬这样的情绪,完全不符合人物性格嘛。还有你那是什么歪理由啊?就算我换衣服的时间有些久,你完全可以先敲门啊!为什么直接破门而入啊?!难道在你的字典里根本没有敲门这个词语的吗?还是说暴力比较符合您的美学啊喂?!

    我想我现在一定是满脑袋的黑线,没办法,黑龙大爷的这个理由实在是太彪悍,吾辈拜服。

    “其实我正准备出去的,不过你的动作似乎更快……”我绝对不承认自己这是有意挤兑黑龙,我也绝对没有看到黑龙一抽一抽的额角。

    “……既然这样,那么我们就出发吧,我的……灰姑娘!”黑龙执起我的手在我的手背上轻轻落下一吻,随即温柔的挽着我向派对出发。

    不着痕迹的撇了撇嘴,我才不会做灰姑娘那样只等着王子和魔法师救赎的软弱女子,我从不相信童话,因为这个世界根本容不得天真。

    我宁愿将深情埋在心底做那恶毒的女巫,也不愿将纯情写在脸上做个单纯的公主!

    不过这个愿望似乎有点难以实现,不说我现在这个皮囊似乎就是将纯情写在脸上的公主,更要命的是还摊上了一个小白圣母体质……

    路漫漫其修远兮,我一定要坚定不移的贯彻自己的目标,不能被望月浅汐姑娘强大的善良脑残因子同化,我要固守本心,做一个外表纯真实质腹黑的伪公主!

    所以,黑龙,千万不要被我纯真无辜的外表欺骗了~!

    黑龙有病,得治!

    和黑龙一起来到了香港的一家五星级酒店,还没走进会场,远远的我就看到了里面觥筹交错灯红酒绿的奢靡场景。

    “黑龙先生,您平安回来真是太好了!”

    “好久不见了,听说您在日本发生了意外,我很担心呢!”

    刚一进入会场,各方人员就纷纷围了上来激动的向黑龙表达他们的‘相思’之情。

    切,真是虚伪!

    看着这些嘴里说着担心但是眼中却毫无关怀之意的人,我只觉得恶心。再看看黑龙,即使心下不耐烦,但是嘴上还是很客气的和那些人寒暄。

    或许这就是黑龙的无奈吧,明明很厌恶这样的应酬,但是为了自己的野心和权利又必须终日游走在这些人之中换取利益。

    我虽心下不耻,不过好歹也曾接受过专业训练,逢场作戏谁不会,所以我的脸上自进来开始就带着淡淡的微笑,既不会显得太矫揉造作也不会显得太冷淡疏离。

    听着黑龙向那些人介绍说我是他的救民恩人,之所以能回到香港也是有我的帮助等一系列宣布主权的话语,甚至在说话期间还很强势的将我一把搂进他的怀里。

    他这样完全不顾及我意愿的举动让我很不爽,但现在这样的场合我又不能明目张胆的和他对着干,思前想后决定暗暗给他的肚子一肘子以发泄我心头那微微的不满。

    满意的看着他嘴角一抽,我淡定的从他的怀里挪出,从始至终都没有说任何话,这样的场合实在不适合我说什么,虽然名面上说是为了我举办的派对,但是这些人有几个是真的为了我而来的,还不是为了黑龙。

    揣着明白装糊涂,这样的境界我可是早就练就了的。我怎么会看不出来黑龙以我为借口举办这场派对的意义呢!我又不是秋野来实那个小白圣母,怎么可能这么天真的就以为这个男人是单纯的想要感谢我的救命之恩。

    他这么做的目的无非只有一个,就是高调的宣布他黑龙平安无事的从日本回到了香港,那些个蠢蠢欲动的势力都自己掂量掂量着,不要以为可以翻出什么浪花,他黑龙这次回来就是要告诉他们,既然他没有死在日本,那么这次敢打他注意的人就等着他的报复吧!龙王社的大哥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就放过那些敢和他玩阴招的人呢?!

    看吧,这才多久会儿啊,伟大的黑龙大爷已经被他忠实的属下给叫出去商量正事了,估计就是通过这次派对的试探得出的该打击报复的名单吧。

    我无所事事的在会场上晃荡,从早上开始我就没吃东西了,到现在我的肚子已经唱了不知道几出空城计了。拿起桌子上的东西,我优雅而快速的消灭着眼前的食物,天大地大吃饭最大,我可没空去管那些向我射来不善目光的家伙,要对付她们也要等我吃饱了先。

    酒足饭饱后我看着这些穿的花枝招展的姑娘们,似乎看我的眼神很不友善呢!估计是想趁黑龙不在这空档给我点颜色看看,还专门等着我填饱了肚子才行动,真是辛苦你们了,为你们的高素质鼓掌!

    为了方便你们的行动,瞧我多配合,迅速转移阵地,优雅而迅速的由人员密集区域转战到人员稀疏的露台,手里似模似样的拿了杯饮料,就这么悠闲的靠在扶手上等着那些姑娘们。

    果不其然,还没等我喝完手里的东西,几个身材一级棒,就是脸上涂了太多粉的姑娘已经气势汹汹的往我这边杀来,眼神看得我那叫一个销魂啊。

    “你这个狐狸精给我离黑龙远一点!”

    “不要以为黑龙说你是他的女人你就可以得意了!你根本就不了解黑龙是什么人!”

    …………

    我就这么面带微笑的注视着她们,等她们终于讲的口干舌燥觉得已经将自己的中心思想阐述清楚了之后才很不甘心的停了下来,目光全都齐刷刷的对准了我,似乎在等我的答复。

    “对不起啊!我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啊?”我面露遗憾的用英语说道,“你们应该也听到黑龙先生的介绍了,我是日本人,所以麻烦说英文或者是日文好吗?”

    “什么?!”

    “你这个女人真是太不知天高地厚了吧!”

    “你不要以为我们不能把你怎么样,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解决了,保准没有任何人能发现!”

    唉……姑娘们,要淡定,我不就是让你们说英文或者是日文,有必要这么激动吗?而且不要动不动就人身攻击啊喂!

    看看黑龙多上道,知道我是日本人,和我交流从来都是用日语,前世作为中国人的我自然是能听懂中文的,但是那家伙没问,我干嘛要说。

    就让他们以为我不会中文吧,没准还能听到什么不得了的秘密呢~

    “我想以各位的手段应该知道我是什么人吧?”听到我的问话,那些个姑娘们只是反射性的一愣完全搞不清楚我想表达的意思,“我是修女!你们应该知道我是穿着修女服来的香港吧?”

    “谁知道你是不是真的修女……”

    “就是,男人不都喜欢制服诱惑吗?万一那是黑龙故意让你穿的呢?”

    “就是!你别想蒙混过关!”

    姑娘们这次是学乖了,全都用上了英文,看来果然都是上流社会的人,这英文那可是必修课啊!

    不过,呃……我只能说姑娘们,你们的想象力也太好了吧!制服诱惑?你们居然以为黑龙有那方面的嗜好,真是败给你们了……

    “我的的确确是修女,在日本的时候救了黑龙先生,为什么会和他到香港呢,那也是有原因的!”将手里的空杯子放到一边,看到面前的姑娘们全都专心的等着听我的下文,我努力控制住腹腔里的笑意,用神圣而严肃的声音说道,“黑龙先生说他有很多事想向神倾诉,而我既是救他的人又是神职人员,所以就把我从日本接到了香港!”

    我话音刚落,对面的姑娘们都是一副见了鬼的样子,估计是以为幻听了。

    “你说什么?黑龙居然想向神倾诉?”

    “不可能吧?!”

    “你……你怎么证明你没有说谎!黑龙明明说你是他的女人!”

    “对啊!你不要想糊弄我们!”

    我本来就是想糊弄你们的!不过这个真相我怎么会告诉你们呢?

    “证明啊……”我故作神秘的向她们靠了靠,“我想问问你们黑龙先生是不是一个不喜欢人家反驳他的话,特别唯我独尊而且很独裁的人啊?”

    听到我这么问,所有人都下意识的猛点头,看来黑龙在她们眼中还真是一个说一不二且霸道独裁的人啊……

    “看来你们也这么认为吧!而且我觉得黑龙先生很不喜欢别人否定他,我说修女都是神的女人,而他就说我是他的女人,你们不觉得他是把自己当作无所不能的神了?我估计他八成有这样的想法,觉得自己无所不能,没有什么办不到得不到的。”说完我还煞有其事的点了点头以加强自己的对这个观点的肯定意见,“所以说,我怎么能抛下这样的黑龙先生独自回去呢,他这是心理病,得治!我救了他也是神的安排,所以我无论如何都不会主动离开黑龙先生的,直到把他治好为止!”

    瞧瞧我是多么的伟大啊!其实不是我不想走啊,是我根本就走不了!既然暂时走不了,还不能允许我给黑龙光辉的形象摸摸黑?

    看这些姑娘们一听完我的解释,一个个脸黑的跟包拯似的,你们不会真的以为黑龙是我说的那样了吧?

    没有再问我话了,姑娘们都是一副头重脚轻恍然大悟又无比悲痛的表情一个搀着一个离开了露台。

    见周围都没有人了,我终于忍不住噗一声笑了出来,赶紧用手捂住嘴,可不能在这个时候露馅了,那些美人可都是相信了黑龙有心理病的,我要ho1d住才行!

    沿着露台走了一段路,等终于平复下激荡的心情我才重新从旁边的小门走了进去。

    怎么不是刚刚的会场了?这里是哪里啊?

    “他们真是太大胆了,居然敢伏击我,这样的组织不要也罢,都干掉吧!”

    咦,黑龙的声音?

    “一个活口也不要留!”黑龙的声音冷漠中带着淡淡的霸气,就像是讨论天气一般自然。

    “那么那个组织呢?”另一个人的声音响起。

    “自然是让它消失!让他们知道背叛香港黑社会,背叛龙王社,背叛我会是什么下场!”残忍而绝决,似乎还带着某种报复的快意。

    “浅汐?”

    艾玛!听得太入迷居然不知不觉的走出来了,赶紧将身体缩回去,话说我这是不是有点此地无银三百两啊?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你都听到了?”挥手让那个手下离开,黑龙来到那道绝美身影站立的地方。

    不得不说,他这次在日本被暗算的事情实在是太蹊跷,回到香港之后他就立刻召集人手调查这件事,也在龙王社里进行了一次大清洗。刚才那个手下就是他派到日本进行‘业务拓展’的人,正好今天他回到香港向他报告日本方面的情报,他们就习惯性的用日语交流了起来,没想到却被她撞见了……

    真的只是巧合吗?为什么你偏偏在这个时候出现呢?

    看着面前蹲在地上保持沉默的女子,黑龙只觉得好笑和讽刺,一直以为她是不同的,原来和那些人一样,知道了他黑社会的身份就对他避之不及。

    “怎么?知道了我是香港的黑社会之后连话都不想和我说了吗?”嘴角勾起了冷漠的弧度,黑龙看着面前完全没有反应的女子,不知道为什么觉得很碍眼,也许是希望破灭之后所带来的失落正在嘲讽着他这个浑身侵染黑暗的人居然还会相信他人。

    原来带给我温暖感觉的你也不过如此,来吧,让我看看你绝望哭泣的表情,这样我就可以对你彻底的死心了……

    蹲下身子,黑龙伸手拧住女孩的下巴迫使她抬起头直视他。

    出乎意料的,完全不是他想像中恐惧和绝望的表情,而是……该怎么说呢,痛苦和隐忍?为什么会是这样的表情?

    “我……肚子好痛啊……”话说你可不可以放手啊?!你这样我不只是肚子痛了,脖子还很酸啊!

    哈?听到女孩的话之后,黑龙的表情瞬间呆掉了,他完全不知道该作何反应,这和他想的也太不一样了吧!

    黑社会?我看是黑色会吧!

    “……你,你说什么?”因为太过惊讶,黑龙已经有些怀疑自己出现了幻听。

    看着面前的女孩眼中含泪,眉头深锁,浑身都散发着可怜兮兮的气息,黑龙又是一怔,完全不知道该用什么词语来形容自己此时的心情。

    “我大概是吃坏肚子了……”真倒霉!从早上一直到晚上都没有吃东西,刚刚太兴奋了然后暴饮暴食,现在好了,吃坏肚子了……

    “那……你刚刚……”到底有没有听到我在说什么啊?

    “可不可以……先带我去卫生间啊?”强忍着肚子里的翻江倒海,我已经是尽了自己最大努力将这句话说完了,实在是忍不住了啊!

    “啊,哦!好的!”

    然后我就感觉自己被抱到了一个坚实的怀抱,随着他平稳而快速的移动,我感觉希望就在前方!

    俗话说祸从口出,而我现在是祸从口入!

    站在洗手间的镜子前,看着里面面容憔悴的人儿,我真是欲哭无泪啊!

    现在肚子是不痛了,但是头又开始痛了,想着等会儿出去要面对黑龙那厮的严刑逼供,我就头痛欲裂啊!

    我不是没有听到黑龙和他手下的那番对话,只不过当时太凑巧我肚子痛起来,刚好因祸得福躲过了撞上他枪口的危机,可是我一旦出去,他绝对会旧事重提,这次可就没那么容易过关了。

    神啊!我是修女啊,这么慈悲而善良的职业天生就是和他们黑社会犯冲的啊!你叫我怎么解释啊,说我一早就知道你是黑社会,一看你的脸就知道你不是好人?

    那我肯定是嫌自己命太长了!冷静!我必须冷静!我可是曾经接受过专业训练的特工啊!这么点情况怎么能打垮我呢?!

    咱身手虽然是基本废了,但咱还有智慧啊!咱可不是原著中的小白圣母,咱要勇于和恶势力斗智斗勇!

    拍了拍自己的脸,冲着镜子里的自己微微一笑,我想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收拾好心情,我从容的打开卫生间的门走了出去,一抬头就看到坐在外面沙发上的黑龙。

    从我出来以后他的眼睛就一直盯在我身上,顶着他极具压迫力的视线,我淡定的挪到了他对面的沙发坐好,会审的时间到了!

    “你……没什么想说的吗?”黑龙终于是率先开口打破了沉默。

    歪了歪头,我还真不知道该说什么,你至少给个话题我也好发挥啊!说我听到你和你属下的对话,你们是黑社会,我要代表月亮消灭你们?别开玩笑了,这件事怎么也不能是我主动提及啊!

    “我们都离开了派对,不要紧吗?”这年头装傻充愣也是需要演技的啊!

    “……”

    没想到我会这么回答,黑龙先是一愣,然后猛然起身走到我面前。他将双手分别撑在沙发两边,把我困在他和沙发之间,这样的姿势将他本就霸气和邪佞的气质发挥到了极致。

    此时的他面无表情,眼神冷漠,嘴角勾起的是残忍而嚣张的弧度,我们的脸因为他的刻意为之只有几厘米的距离,很近,近到我可以从他深邃的黑眸中看到我自己的身影。

    不得不说,这样子的黑龙真的很吸引人,就像一头蓄势待发的黑豹正优雅的舒展着它健美的身躯,甚至我的鼻尖都因为他的靠近而萦绕着他身上淡淡的香水味。

    完了完了,我都能感觉自己逐渐加快的心跳了,要不要这么敏感啊?他还没做什么我干嘛感到不好意思,脸红心跳的啊?!

    静静的注视着这个被自己困在方寸之地的小野猫,看着她因为自己的注视而慢慢变红的脸颊,黑龙嘴角的弧度慢慢变得柔和起来,整个人散发的气息也不再那么凌厉。

    或许她是不同的……即便知道了自己黑社会的身份她也没有害怕和逃避,至少他没有从她的眼神中看到恐惧。

    “知道了我是香港黑社会的大哥,你……不会害怕吗?”只有黑龙自己知道,在他问出这句话的时候,他的手在微微颤抖,他在害怕,害怕听到那个答案。

    终于问了吗?

    不再纠结于自己不太正常的心跳和脸上灼热的温度,我努力让自己表现的自然一些,“为什么要怕?在救你的时候我就已经猜到了……”

    “……为什么?”明明就已经猜到了我是黑社会,为什么还要救我,难道你不害怕吗?

    这么想着,黑龙的眼底隐隐有一丝希冀,她终究是不同的……

    你究竟是问为什么要救你呢,还是为什么能猜出你是黑社会啊?拜托,大半夜的被人追杀,用脚趾头想也知道你不是好人了!这么明显的答案只有秋野来实那个小白圣母看不出来吧?

    “日本也有黑社会啊!而且在日本,黑社会是合法化的,况且我是修女,见死不救我做不到!”

    我都快被自己的说辞征服了,多么大义凛然啊!

    “……”

    看到黑龙不说话了,我想我是不是再加把油,这样就可以完全打消他心里的顾虑了?

    “况且自上次日本地震之后,大部分社团都积极参与民间救援,在日本民众眼中形象还算良好啊,所以我们并不惧怕黑社会啊!难道香港的黑社会不同吗?你们很可怕吗?我应该怕你吗?”说完我就用特别纯真无辜的眼神望着黑龙。

    而且,黑社会,我觉得你是黑色会还比较贴切!重点还是中间那个色字!

    说实话,听到她说不怕自己的时候,黑龙的心里是欢喜的,接着就是那一系列她为什么不怕自己的理由,看看她理所当然的语气,居然还用这么无辜的眼神看着自己,问他,她应该怕他吗?

    “哈哈哈——”

    站直身子,黑龙的笑声不可遏止的冲口而出,他想他是真的败给她了。

    诶?!这是肿么个情况啊?怎么这货突然就笑个不停了啊?

    话说我究竟什么时候可以回去啊?

    突然黑龙不笑了,连表情也一下子变得阴沉起来。

    又怎么了?翻脸比翻书还快……

    “你刚刚说什么?”眯了眯眼,黑龙的王霸之气又再一次散发了出来。

    “哈?”我有说什么吗?我那可都是心理活动啊!你不会这么邪门的会读心术吧?

    “你就这么想回日本?”

    回日本?你怎么知道?难道……我不小心说出来了?罪过啊!果然是祸从口出啊!

    “……”我能怎么说,说实话?看看你现在阴沉的脸色,估计你会当场宰了我吧……

    “不如……我给你一个建议……”

    黑龙说着手臂一伸一缩,我就稳稳的坐在了他怀里,而他就这么大刺刺的坐在了我方才坐的位置。

    说就说,不要动手动脚啊喂!

    试探的动了动,发觉自己完全挣脱不开他的铁臂,而这厮居然得寸进尺的将头靠在了我的肩上,手更是不安分,开始吃我的豆腐。

    “你陪我一晚上,让我为所欲为,这样就可以赚够回日本的钱了……”说着黑龙含住了眼前娇嫩的耳垂。

    感受着怀里的娇躯狠狠的一颤,笑意逐渐浮上了他的眼眸,真是敏感的身子啊!

    亲,你当我是死的吗?这该死的身体,有必要这么敏感吗?!他就这么小小的动作我就快全身无力的瘫在他怀里了……

    狠狠咬了一下舌头,疼痛让我的理智回笼,我不可以让这个身体的感觉牵着鼻子走!

    使出吃奶的力气推开他,我快速从他怀里站了起来,“谢谢您的提议,不过我想我有必要再次提醒您一遍,我、是、修、女!”

    “我知道!”邪气的挑了挑眉,黑龙一副似笑非的样子看着我。

    “那么,再次谢谢您的款待!我想我会自己想办法回去的!”礼貌的朝黑龙鞠了一躬,我转身就往外走。

    意外的黑龙居然什么也没说,不过我走到门口就知道是为什么了,因为他的手下把我给拦下了。

    我回头看向黑龙,只见他挥了挥手,“让她走!”

    得到命令之后,他的手下就立刻让开了通道,我深深的看了黑龙一眼然后头也不回的走了。

    你一定会哭着回来求我的!

    黑龙望着那个绝美的背影,握紧了自己的双手。

    从酒店出来之后我就使足了劲的狂奔,直到现在累的不行了才找了个板凳坐下来休息。

    黑龙啊黑龙,你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啊!

    你以为我会像秋野来实那样穿着旗袍去找工作最后还被弄到了那种地方等着你去救?

    怎么可能!难道我不知道事先在身上放点钱?毕竟自从遇到你之后我可是随时准备逃亡的!

    打开自己的钱包,看着里面满满的钞票,我心里别提有多心酸了,这可是我多年的积蓄啊!没想到居然会花在机票上,真是郁闷!

    不过我的开心还没有持续多久就被无情的现实给摧毁。

    我带的是日元啊!!!这里是香港啊!我又不知道机场在哪里,刚刚问了几辆的士,人家都不收日元啊!!!

    必须要兑换的啊!但是银行已经关门了啊!

    难道真的是天要亡我,我今晚注定要露宿街头?

    坐在公园的长凳上,看着路灯周围飞舞的小虫,我突然有种无家可归的感觉,一种很难受的寂寞感从心底慢慢弥漫了我整个心房。

    这是我曾经熟悉的国度,可是现在我已经……不再属于这里了……

    又被弄晕了!

    在公园里坐了一会儿,等我那有些发晕的头脑冷静下来,我突然想起,为什么我不去其他地方问问看可不可以兑换日元,干嘛偏要去银行呢?!真是钻牛角尖!

    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难道我是太久不动脑子被望月姑娘的单细胞传染了吗?!

    摇了摇头,我从长凳上站起来,打算抓紧时间离开公园,可还没走几步路,麻烦事儿就又找上门了!

    “哟~!瞧瞧我发现了什么?一个美丽的小妞~~~”

    流里流气的声音突然响起,打破了公园安静的气氛。

    我转头看过去,只见几个明显是古惑仔装扮的男生正朝我这边走来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