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知 - 第 2 部分阅读 〖霸王爱人〗 我是修女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bl小说,点击进入

    地方,简直是伤上加伤,情况真是糟透了!

    就在他气恼不已的时候,身边又响起了脚步声,他本能的戒备起来,哪知来人完全没有要掩饰的意思,大刺刺的走到他的面前蹲下。

    他终于看清了来人的样子,是她!她不是已经走了吗?为什么又要回来?

    他想要开口问,可刚刚说了一个你字,女孩反而先开口问他,他只是沉默的看着她,因为他真的搞不懂面前的女孩究竟想干什么。现在的她带给他的感觉和之前完全不同,如果说之前的她是外表娇艳实则带刺的玫瑰,那么现在的她就是黑夜中绽放的百合,纯洁清新。

    一个人可以在短短几分钟的时间里发生这么大的变化吗?黑龙永夜一般幽深的眼眸里满是不解。

    就在他出神之际,女孩已经撕掉了她修女服的下摆为他进行了简单的包扎,感受着手臂上传来的轻柔触感和伤口被压迫的疼痛,他猛地回过神来,怔怔的望着她。

    或许是他疑惑的表情太过明显,女孩只是用她是神职人员,是神让她回来救助他这样的话回答他,真的是神吗?

    从不信神的黑龙有些嗤之以鼻,但是不知为何,他无法拒绝眼前这个女孩的提议,只是顺从的点了点头。

    而女孩在看到他点头之后柔美的脸上立刻绽放出一个耀眼的微笑,那直抵人心的温暖让他彻底放下了心中的戒备。随后他就被女孩小心的搀扶着往修道院走去。

    你说你是谁?!

    我小心的搀扶着那人往修道院走去,这个时间估计大家都睡下了吧,我得小心些才行,要是被人发现我居然半夜带个男人回去,我就不要想见到明天的太阳了……

    用眼角瞧瞧打量了一下这个男人,不得不承认他还真是俊美的可以,特别是浑身上下散发的那股气势,凌厉且霸气。有着这样气势的男人绝对不是普通人!这是我做特工多年的经验之谈。

    他究竟是谁啊?望月妹子,你也不先弄清楚人家的身份就瞎救人,你是心满意足的功成身退了,怎么这搀扶人的体力活就要我来做了啊!难道我天生就是劳碌命?事故体质?

    你丫的是不是算准了我会给你收拾烂摊子才这般折腾我的啊喂!!!

    “地方老旧,请不要介意!”将男人很小心的扶进了自己的房间,我实在是找不到什么说的了。

    真是倒霉透顶了,出去买个东西嘛,还捡回来一个大麻烦,这家伙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好人能大半夜的被人追杀吗?

    认命的拿出医疗箱,我应该庆幸自己曾经是特工,所以对简单的治疗和包扎很在行吗?

    重新回到房间中,我却没有看到那人,心下一惊,不会吧?!千万不要随便乱跑啊,要是被人撞见了,我真的全身是嘴也说不清了!

    啪的一声,里间浴室的门打开了,我看到那人从里面走了出来,身上还带着沐浴后的水汽。

    幸好你还算识趣没有到处跑,不过……你可不可以先把衣服穿上啊喂!人家可是黄花大闺女啊!!你这么赤果果的出来是要做什么啊!身材好就了不起吗喂!!!

    我想我现在的脸色一定很不好,但是没想落在黑龙的眼里却是满脸娇羞的红晕。

    “那个……你的衣服弄脏了,我……我去给你找件神父的衣服……”说完我就脚底抹油咻的一闪出了房间,完全不给那人说话的机会。

    由于我闪的太快完全没有看到黑龙眼中一闪而过的笑意和唇边戏谑的弧度。

    妈呀!这家伙是谁啊?怎么这么……这么豪放?不过这个情节我怎么好像感觉在哪里见过,是错觉吗?

    摇了摇脑袋,难道我今天真的是被刺激过度了?

    手里捧着一件神父的衣服,我蹑手蹑脚的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那个……这个给你!”一回到房间我就急忙将手里的衣服递给他,眼睛是完全不敢往他那里瞄,生怕看见什么脏东西,我容易吗我?!

    感觉到手里的衣服被对方接了过去,我等了一下才将头转过去,然后我就又无语了,为什么?如果你看到一个身材脸蛋都好得没边的男人,明明有衣服却硬是不穿,只是将它们随意的搭在自己的重点部位,我想你也会和我一样的。

    你是有暴露癖吗?极力忍住自己就要冲口而出的这句话,我秉承着少说多做的思想,沉默的拿过医疗箱走到了男人的面前。

    “我叫黑龙,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低沉的男声在我的头顶响起。

    “望月浅汐!”正忙着给他包扎的我刚好看到自己在他身上留下的记号,感叹着自己的牙口还真不错,所以想也没想就将自己的名字说了出来。

    等等!我是不是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名字?!

    有些僵硬的抬起头,我努力在自己的脸上扯出一丝微笑:“不好意思,我刚刚没听清楚,您说您叫什么名字?”

    “黑龙!”简洁的语句却犹如晴天霹雳一般将我雷的外焦里嫩。

    妈呀!地球太危险,我要回火星啊!!!

    这家伙说他叫黑龙!不是白龙,不是红龙,是黑龙啊!!!

    综合我今天的所有遭遇,再加上他如雷贯耳的名字,我想我可能真的这么悲剧的穿到了前世很有名的小黄漫《霸王爱人》里面来了!

    不要啊!为什么遇到他的不是秋野来实,而是我啊!我不要被啪啪啪再啪啪啪啊!

    太可怕了!看看这货看我的眼神,分明是已经起了那方面的心思,我该怎么办啊?!

    不同于我的呜呼哀哉,黑龙在报出自己名号之后就老神在在的任由我在他身上涂涂抹抹包扎着,顺便还观察着我的表情。

    我是谁?前世是特工的我虽然做不到泰山崩于眼前而色不变这样的泰然自若,但是在这种关键时刻控制住自己的面部表情还是勉强可以的。

    我不知道漫画里的黑龙为什么一遇到秋野来实的事情智商马上就成了摆设,不过此时在我面前的黑龙存在感实在是太强了,让我想无视都不行啊!那灼热的眼神实在是太明显了,拜托请停止您脑海中的想法吧,我不是秋野来实,对您完全没有兴趣的!

    “黑龙先生,您的伤口我已经处理好了,但是为了保险起见,最近最好不要碰水,还有……”我话还没有说完嘴唇上就多出了一样东西,这让我不得不停下话语,故作不解的看着他。

    没有收回放在我唇边的手指,黑龙俊美的脸庞突然凑了过来,他嘴角勾起了一丝惯有的邪笑,另一只手熟练的绕到我的背后环抱住我。

    “刚刚的是你的初吻吧?”

    天啊!你究竟是有怎样的跳跃式思维才能够从我说的这么严肃的伤患话题转到那个把我气得半死的吻上面的啊?!还是说小黄漫的男主角都是这样满脑子yy思想啊?!

    极力忍住将眼前这家伙暴打一顿的冲动,我反复告诫自己对方是黑社会老大,我现在已经几乎算是废了的身手在他面前是完全不够看的,好女不吃眼前亏,忍下来啊!

    “黑龙先生,我是修女!修女都是神的女人,所以这并不是我的初吻!我的一切都已经奉献给了伟大的神!”看吧,我真的就是这么清心寡欲的神职人员,所以快去找你的秋野来实妹妹吧!

    “是吗?”没想过我会那么回答他的黑龙反射性的一愣,不过他并没有立刻放开我,而是微微侧头,在我的耳畔轻轻说道,“那么……请接受我这个虔诚教徒的吻谢吧!”

    我那个去,你如果都是虔诚的教徒,那我不就是圣母玛丽亚了?

    将双手抵在黑龙的胸口阻止他继续靠近我,我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平静淡定:“黑龙先生,您这样的要求请恕我不能答应,如果您真的要谢,就请直接去谢让我来帮助您的神吧!相信伟大的神一定很高兴他虔诚的信徒去感谢他的!”

    我可不是秋野来实姑娘,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就让你得逞,最开始是不知道你就是小黄漫的男主角,更没想着你居然来那一招,才让你夺了我的初吻!现在嘛,门都没有!

    我说望月浅汐这姑娘怎么会这么胸大无脑,典型的少女漫女主的纯善无辜设定,现在终于真相大白了,原来这里是新条大神笔下的世界啊,怪不得到处都是俊男美女呢,还真是符合她风格的角色设定啊!

    但是,明明望月姑娘就是完全没有露面连路人甲都算不上的人啊!为什么还是不能脱离这种诡异的体质性格设定啊喂!能不能不要玩我了啊,我只想安安静静的生活,不想和这个满脑子yy思想的男主扯上任何关系啊!

    就在我自以为完美截住了黑龙想吻我的念头,一松懈唇上就传来了温凉的触感,然后黑龙放大的俊脸就出现在了我的眼中。

    妈妈咪啊!这真的是一个节操掉满地的世界啊!我说人话你听不懂,难道你真的是禽兽?!

    反应过来的我肯定不会就这么任由他吻着,我开始极力挣扎企图挣脱黑龙的怀抱。

    但是……事实是我又一次深恶痛绝的发现了这个身体的另一个隐藏体质,你说你圣母就算了,为什么还这么敏感啊?!黑龙不过就是吻了你,你怎么就浑身无力了,还有这个莫名的兴奋感是怎么回事啊喂?!

    上一次他吻你也没见你这么兴奋啊!!!你怎么总是关键时刻给我掉链子啊喂!!!

    感受着怀里娇躯逐渐绵软无力,黑龙的眼中闪过一丝幽光,他熟练的撬开对方紧闭的唇瓣,开始了属于他的侵略。

    唇齿间的摩擦和吮吸让原本就没有任何经验的我有些不知所措,加上这个身体意外的敏感,现在的我就如同那待宰的羔羊,完全失去了反抗的力气,只能软软的任由黑龙搂在怀里亲吻着。

    胸腔里的空气慢慢变得稀薄,我快要窒息了混蛋!要不是这个身体太过敏感,我想我会很乐意一口将你那该死的舌头给咬下来的!

    愤怒的情绪让我的眼睛睁得异常的大,但是莫名的情欲又将这明媚的大眼染上了一丝迷离之色,变得魅惑妖娆,黑龙的眼睛一直没有离开我的脸,看到这样的我,他的瞳仁慢慢变得幽深,里面似乎开始燃烧起我看不懂的欲望。

    完了!他不会发情了吧?请看清楚你自己的处境啊喂!

    有什么东西突然从他的口中渡到了我的口中然后被我吞入了腹中。这个狡猾的黑龙,你究竟给我吃了什么?!

    突然觉得好困啊……该死的黑龙,不要让我再看到你!不然我……

    在陷入黑暗之前我只来得及听到他说了一句,“既然你是神职人员,那么就请你将我的感谢带给神吧……”

    伟大的神啊!请允许我在此时竖一个中指来表达我内心极度愤慨的情绪,黑龙,你好毒啊!我都已经明明白白说清楚我是清心寡欲的神职人员了啊!我可是神的女人,你是在宣称你不惧怕和神抢女人吗?

    神啊!如果你真的怜惜你虔诚的信徒,那么请让我在明天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今天的遭遇只是一场恶梦,没有黑龙,没有小黄漫,我只是一个普通的修道院的小修女而已……

    还是被虏了!

    阳光一如之前的每一天一样照进了我这间不大的房间,唤醒了喜欢赖床的我。

    舒服的伸了一个懒腰,我从床上坐了起来,看了看身上的衣服,是我平时穿着的睡衣,房间里的一切也还是和从前一样没有变化,似乎昨晚那个让我恨得咬牙切齿的人完全不存在,一切都只是一场梦。

    难道我真的是在做梦?那我为什么会做这样奇怪的梦,我不会是做修女久了开始欲求不满了吧?

    把这个可怕的想法从脑袋里甩出去,我怎么可以有这么不纯洁的想法呢,就算我有这种想法,望月妹子本尊也不会允许的!我现在可是最纯洁最圣母的望月浅汐啊!

    换上自己平时穿着的修女服,呆愣了一秒,然后我只知道自己现在的心情非常的复杂。

    一直在催眠自己说昨晚的经历都是一场梦的我,在看到自己修女服下摆那明显被撕扯过的痕迹后也无法再欺骗自己了。

    昨天的事情是真的?!这里真的是《霸王爱人》的世界?!

    我代替来实遇到了黑龙,那么我不会也要代替她被虏到香港去吧?

    可是我身上明明穿的是睡衣啊?那修女服的事怎么说!事实摆在眼前,昨天的事情绝对是真的,那么不用想也知道是谁帮我换的衣服了!黑龙!!!你这个色狼!!!走之前都还不忘吃豆腐!!!

    真的是头痛欲裂啊……我几乎都可以预见以后的悲惨人生了……

    还没等我整理好自己混乱的思绪,门外就传来院长嬷嬷的声音,“浅汐啊……今天怎么这么晚都没有起床啊?是不是生病了?”

    赶紧跑过去把门打开,将院长嬷嬷迎进来。

    “没有,就是昨天睡得有些晚……”对于院长嬷嬷无论是原本的望月浅汐还是我都是很尊敬的,毕竟她是一位很好很慈祥的老人。

    “那就好……我今天早上听到她们说不见了一件神父的衣服,寻思着是不是修道院进小偷了?也不知道还有没有什么不见啊……”

    “……”小偷怕也不会只偷一件衣服吧?甩掉脑门上的黑线,我连忙开口稳定住院长嬷嬷的情绪,“估计是晾在外面的衣服忘记了收回来,不小心被风给吹飞了吧……”

    “或许是吧……”院长嬷嬷年纪大了,才刚刚说了会儿话就觉得有些累了,随后就让我扶她回房间休息去了。

    就这样我担惊受怕的过了好几天,想着是不是出去躲躲,但是经过了这么多天都风平浪静,完全没有发生我想像中的虏人事件。

    难道黑龙离开之后又遇到了他命中注定的来实妹妹,所以突然茅塞顿开,发现那才是他的真命天女,继而好心的放过了我?

    那——就真是太好了!我这么想着忽然觉得天空变得好蓝,修道院的树也好青葱,我的肚子也……好饿!

    放轻松下来之后,第一个跟我投诉的自然是我那吃货的心和贪吃的胃!一路哼着小曲儿晃晃悠悠的就往食堂走去。

    就在我往食堂的方向行去的时候,一个平时和我还算熟悉的修女急匆匆的往这边跑过来,我瞧着像是发生了什么大事件就拉过她仔细询问了番。

    糟糕啊!原来是她看到了一群黑衣人在修道院门口徘徊,像是要进来又像是在找寻什么的样子,不用说我也知道是自己这身体惹的祸!

    我这才开心多久啊,命运之神就看我不顺眼了,赶紧将幸运女神从我的身边撵走,换来一位衰神!

    该死的黑龙,你这才脱困几天啊!就忙不迭的跑到日本来逮我了,真是辛苦您老人家还记得我这个小修女啊!可是我完全不想和你这个可能会虐我身心的登徒子有纠葛啊!

    来实妹妹,你究竟在哪里啊?这里有一个需要你发挥自己大无畏的精神来拯救的人啊!!!

    “别慌!院长嬷嬷现在还在休息,你先不要急着将这件事宣扬出去,或许他们只是恰巧经过这里,过会儿就离开了呢?你这样贸贸然将事情闹大了,万一真出了什么事那就不好了……”我可不希望这傻丫头到处宣扬将这件事闹得全院皆知,先就利害关系给她分析了一通,唬住了她,我也好见机行事,能溜就溜啊!

    或许是她已经被吓的六神无主了,也或许是我这张正义的面孔安抚住了她惊吓过度的小心肝,最后她怯生生的答应我先观察观察,实在不行就报警。

    我忙让她先回屋休息,说自己悄悄去看看情况,如果那些人走了我和她也可以真正安心了。

    打发了那个惴惴不安的修女,我现在怕是不能再往食堂走了,那边可是要经过大门的。

    难道我真的要这么饿着肚子潜逃?管不了那么多了,我可不想走上漫画里秋野来实的路,趁着那些人还没有进来,我先从后门溜走再说。

    小心的避过了路上的修女,我小心翼翼的往后门奔去,同时心里还在想我可能要在外面漂泊一段时间了,等过段时间那个满脑子不良思想的黑龙渐渐失去了兴趣,我也就安全了。

    就要靠近门口了,我没有冲动的直接出去,而是先观察了一下外面,确定没有可疑人员经过我才略微放心的从隐藏地方出来,准备尽快远离修道院的范围。

    心里如意算盘打的响亮,可刚一踏出修道院的门口,我才知道自己错得有多离谱!

    感情大门口的那些都是幌子啊,真正的大招在这里等着我呢?!

    数辆黑色的轿车停靠在后门周围形成了一个半包围的阵势,目测数量超过一十的黑衣人正严阵以待的守着门口。

    没想到他们这么有耐心完全不在门口晃荡以免打草惊蛇,而是设好了包围圈就等着我主动跳进去啊。

    真是失策啊!打量着周围这些黑衣人,我脑子里飞速盘算着脱身的对策。

    “请问是望月浅汐小姐吗?我们是来迎接您的!”为首的一个带着黑色墨镜的黑衣男子语气恭敬的问道。

    我会承认那才有鬼!

    “那……那个,我不是望月浅汐,她今天不知道怎么的还没有起床,我是她修道院的朋友,请问……你们找浅汐有什么事情吗?”故意装作有些害怕的问道。

    “……是吗?”那个男人没有立刻放我离开,也没有强拉着我走,而是从衣服口袋里拿出了手机,然后很是镇定的拨了个电话出去,接着他小声的对电话那头的人说了几句话,等挂了电话他才转过头和我说,“请您稍等一下可以吗?”

    “可我不是你们要找的人啊……”你们可不可以放我离开啊?这句话还没来得及说出口,我放在口袋里的电话就欢快的响了起来。

    该死,这个时候究竟是哪个不长眼的家伙给我打电话啊?!妨碍姐姐我的逃亡大计,等我脱身了再和你算账。

    镇定的将电话掏出来一看,怎么是个未知号码啊?不理他,挂断!

    谁知这还是个执着的主,我刚一挂断电话,他又打过来了,难道是打错电话?打得这么急估计是有什么急事,呃……才刚一想到这里,我的圣母体质就又发作了,无比迅捷的按了通话键。

    对于这样的情况我除了黑线还是黑线,连吐槽的力气都没有了。不过还好,至少望月妹子按了通话键之后就没有行动了。

    “您好?”将电话接起来,我礼貌的先开口。

    “终于接电话了吗,浅汐……”低沉磁性的嗓音通过听筒传进了我的耳中。

    是谁?为什么他会知道我的名字,而且还是一个陌生号码,还有这个声音很熟悉,像是不久之前还听到过。

    “请问您是?”

    “呵呵~不认识我了吗?我们不过才分开几天而已呢……”明明是冷冷的声线,但是偏偏却被那人说的无比煽情。

    “……”我想我知道电话里的那个人是谁了,因为那一群黑衣人已经整整齐齐的分列两边,一个身着黑色风衣,修长霸气的身影从那边慢慢走近,他的手里正拿着电话。

    黑龙?!

    “不继续否认了吗?”排众而出的黑龙笑得那叫一个得意啊。

    “……你,为什么会有我的手机号?”真是失策啊,没想到是这样泄露了。

    “这个啊……是秘密哦!”黑龙有些好笑的看着面前这个明明很郁闷却强装没事的小野猫。

    他怎么可能告诉她,是他那天晚上临走的时候才突然想到用她的手机给龙王社拨了个电话,叫手下记住这个号码,想着她留给他的狡黠印象,如果不用这个进行追踪,恐怕今天就要让她给溜了。

    从来没有他黑龙得不到的东西,哪怕是人,只要是他想要的,他就会不惜一切代价弄到手,而这一次恰好就是望月浅汐这个女孩在无意中撩起了他的好奇心,他第一次对一个女人,而且还是一个对他的事业毫无帮助的修女感兴趣。

    “那么请问黑龙先生这么一大早的就在我们修道院来,是有什么事想向伟大的神倾诉吗?如果是的话就请入内,我还有事就先失陪了!”虽然机会渺茫,但我还是要尽力争取。

    “啊!话说回来,我还确实是有很重要的事情想向神倾诉呢……”黑龙说着挑了挑他性感的眉头,“所以就有劳浅汐你了!”

    才反应过来这家伙似乎从一开始就是唤我浅汐来着,我们不过就是那晚上有交集,充其量只能算是知道对方名字的陌生人,所以不要这么亲密的叫我浅汐啊喂!我和你真的不熟!

    心里是这么叫嚣着,但是我却没胆子直接将心里的不满说出来,除非我嫌自己命太长。

    看着突然靠近的身体,我本能的往后退了几步,但是那人却不肯罢休,非把我给逼到了墙角他才停下来居高临下的看着我。

    “黑龙先生,我只是修女,恐怕帮不上您什么忙,您还是……”话还没说完,我的手臂就被黑龙给拽了过去,这个姿势迫使我必须抬头看他。

    “浅汐……你为什么这么排斥我?你也觉得我是被神给抛弃的吗?”当他说到是被神给抛弃的时候,他的眼中闪过一丝悲伤,不过瞬间就被冷漠所覆盖。

    “……我不知道,我只是修女而已……”看着这样的黑龙我没办法说出任何拒绝的话,似乎眼前的这个人不再是我记忆中那个冷漠却痴情的龙王社大哥,而是一个需要人安慰和温暖的十几岁的男孩。

    这不像我啊!我怎么会这么有同情心了呢?难道是在这个身体里待久了,望月妹子的圣母基因影响到我了?

    我为什么要感到内疚啊?内疚也要分对象的啊!眼前这个人可是龙王社的老大,是小黄漫里满脑子不良思想的男主角啊!我脑子坏了才会同情他吧!

    就在我万分唾弃自己不知道从哪里来的感性细胞时,和我靠得很近的黑龙突然在我的耳边吐出一句话,然后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东方之珠

    〖既然你不知道,那么就留在我的身边直到弄清楚为止吧!〗

    这就是昏迷之前我所听到的最后一句话,一直到我重新恢复意识我才知道这个弄清楚是什么意思!

    我还是被黑龙这家伙给虏了!黑龙你真是太可恶了,居然趁我不备迷晕了我!

    为什么?!我费尽心机也没办法逃开黑龙身边啊!难道我被安上了秋野来实的命格,必须按照她所经历的一切全部给来一遍?

    不要啊!!!来实可是被黑龙啪啪啪了,然后又被风龙给啪啪啪,甚至中间被白虎会的老大给虏过去差点也被啪啪啪了,还有那个地龙也对来实实行了啪啪啪未遂!!!这太可怕了啊!!!

    想来想去,这样的人生太悲哀了,我绝对不要!

    “醒了吗?欢迎光临我龙王社的专机!”优雅的端着一杯红酒,黑龙的脸上是一切尽在掌控的霸气微笑,“很抱歉刚才令你感到不愉快了,不过我们很快就会达到了……”

    “到达?”香港吗?

    “欢迎来到香港!”

    黑龙的回答印证了我心中的想法,果然是被他带到了自己的根据地啊。

    转头看向窗外,这个就是我前世的故土,中国吗?

    东方之珠,我的爱人,你的风采是否浪漫依然……

    没想到居然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回来,哪怕仅仅只是从高空俯瞰这座美丽的城市泪水还是渐渐迷蒙了我的双眼。

    双手轻轻按在胸口上,感受着激烈的心跳,是否我胸腔中跳动的依然还是那颗中国心?

    无暇顾及其他,我也不知道黑龙看到这样的我会有怎样的想法,我只知道此时的我仅仅只是想宣泄一下这么多年的思乡情怀。

    原来我并不是毫不在乎,原来在我的内心深处我是这么热爱我的祖国,我曾经生长的地方……

    “不要难过……”你悲伤的表情,你伤心的眼泪让我的心感到莫名的苦涩,难道离开日本真的就让你这么难以接受吗?

    被黑龙突如其来温柔的话语惊醒,回过神来的我已经被那家伙紧紧抱在了怀里,他的脑袋轻轻的靠在我的肩膀上,冰凉的发丝抚过我的脸颊,痒痒的就像他低沉性感的嗓音一般挑拨人的心绪。

    “我只是有些思念我的祖国……”他这一瞬间的温柔让我将心中的想法脱口而出。

    “……”还没有离开多久你就开始想念日本了吗?

    没有想过这只倔强的小野猫会哭的这么梨花带雨,听到她带着浓浓思念和不舍的话语,黑龙没来由的感到一阵失落,看来他真的不该强行将她带来,或许今晚之后就该放她回去了吧……

    收紧了双臂,黑龙的眼眸深处闪过一丝黯然,他其实只是想要拥有这份温暖多一些时间而已,不过,他果然是痴心妄想了,属于黑暗的他有什么资格去拥有这么阳光温暖的她呢……

    难得感性一盘的我就这么静静的靠在黑龙怀里,感受着他的怀抱带给我的这份安心,或许我真的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般坚强吧,而这个带给我安全感的男人,他或许也没有漫画中描画的那般不良吧……

    我们两人谁都没有说话,维持着这样相拥的姿势直到飞机降落。

    “欢迎您回来,黑龙先生!”

    “欢迎望月小姐光临香港!”

    震天的声音从舱门外传来,将我从思乡的感性情怀中给硬生生拉回现实。

    这个……虽然从漫画中看到过,不过也太震撼了吧,排场不要这么大好吧?你们是黑社会,不要这么高调好吧!香港的警匪片不是这么演的啊喂!

    我又开始管不住自己的惯性吐槽了,不过黑龙似乎是很适应这样的排场,他轻轻拉过我的手,无比迅速的将我抱在怀里,然后一个潇洒帅气的纵身,从那么高的台阶上一跃而下,轻松着6。

    ……好吧!原谅我还是普通人的思维,理解不了这种漫画世界的节奏,这明明是个bug好吧!这么高要是个正常人早就骨折了,还不要说怀里还带了个人好吧!

    还有就算刚刚我没有反抗被你抱了个满怀,但是不代表你从今以后就可以随便说抱就抱啊!还有没有人权啊!不要无视我的意愿啊混蛋!

    “可以放我下来了吗?”被别人抱在怀里这种无法脚踏实地的感觉让我很不爽,加上我现在可是穿的修女服啊!老大你看看你那些个属下看你的眼神,那不可思议又万非惊恐的眼神就是在控诉你啊有没有!我可是修女啊,你这样的做法是在亵渎神灵的信徒!

    可是我万万想不到黑龙那些属下根本就不是那个想法,他们看到自己的老大怀里居然抱了个修女,而且还是一个清纯美丽的修女,直觉自家老大是喜欢制服诱惑,尝试新鲜路线了,所有人都眼观鼻鼻观心,再不敢拿眼睛往黑龙怀里瞟,免得被老大逮到,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我想我这样抱着你会走的比较快一些!”完全无视了我的话,黑龙淡定的回了我一句,就步履平稳的抱着我往停在一边的豪华轿车走去。

    口胡!我果然不能对你抱有期望,你还是漫画里那个满脑子不良思想的色龙!

    “去山顶的别墅!”

    坐上车子,黑龙向司机交代了去处,虽然不再将我抱在怀里,却仍是固执的伸手环住我。

    老大!我不是你的充气娃娃可是任你摸来摸去抱来抱去好吧!我是人啊!我还是神职人员啊喂!

    知道自己再和他分辨也是无济于事,我索性自立自强往旁边挪去。

    感受到臂膀间的娇躯有往外靠的嫌疑,黑龙挑了挑他英挺的剑眉,也不阻止,只是饶有兴趣的看着我。

    “我只是想看看窗外的景色……”我容易吗我?面对对我抱有不良企图的恶势力我还要这么低声下气的不要惹怒他,免得他一下子兽性大发把我啪啪啪了。

    “……是吗?”不置可否的轻轻反问了一句,黑龙舒展着他本就修长健美的身躯,邪佞的瞟了我一眼。

    僵硬的扯着嘴角笑了笑,为了证实我的话并无虚假,我忙把头转过去,看着窗外渐行渐远的夜景。

    璀璨的霓虹将这座沐浴在夜色下的城市装点得绚丽夺目,那一个个曾经熟悉无比的方块字从我的眼前快速的划过,我的心里除了怀念更多的却是物是人非的感叹。

    车子驶进了一幢别墅,夜晚微凉的晚风在这个寂静的山顶更显冰冷,我不自觉的搓了搓手臂,突然一件犹带着体温的大衣就这么突兀的披在了我的身上,我有些冰凉的小手也被一只厚实温暖的大手轻轻握住。

    望着他身着黑色西装的背影,我的心没来由的被轻轻触动了一下,这是他的温柔吗?

    或者秋野来实就是被黑龙这不经意间流露的点滴温柔给俘获了芳心,从此天涯咫尺只愿留在他的身边。

    那我呢?明知道他是黑社会,明知道没有遇到秋野来实的他不会像漫画中那么的痴情专一,我会这么轻易的就对他动心吗?

    我不知道,我抗拒的是漫画里像秋野来实一样的命运,明明爱着彼此却又无数次的误会伤害,最后一对有情人却没能在一起。

    当初看漫画的时候我就很不喜欢秋野来实软弱的个性,为什么明明爱着那个人却无法接受他的一切,口口声声说着爱他,但是第一个质疑他的爱的人却还是她,做出一副为爱牺牲一切的无辜模样,却干着最伤害人心的事情,连最基本的信任都无法交付的人,这真的是爱吗?

    爱一个人不是要爱他的全部,包容和信任这都是爱情必须的付出,为什么会因为接受不了对方的身份就做出无数伤害彼此的行为,最后又摆着一张无辜的小脸祈求得到对方的原谅和爱恋。

    我不耻也不屑,从前的经历让我知道自己并不是一个可以轻易付出感情的人,因为我的职业和我平凡的外表注定了我的人生不可能如一般人一样任性自由的表达感情。久而久之我就养成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