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知 - 第 1 部分阅读 〖霸王爱人〗 我是修女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bl小说,点击进入

    《〖霸王爱人〗 我是修女》

    特工or修女?

    手里握着扫把,我有一下没有一下的打扫着这个有些年代的院子,心想着快点打扫完就回去休息了,本来这就不是我的工作,都是这个身体残留的善良细胞太活跃了,老是不经我的同意私自接活,还是这种没有工钱的活,我真是受够这种义务劳动了啊!!!

    唉……也许你现在完全不明白我在说什么,好吧,其实我也不是很清楚自己在说什么,让我重新整理下思绪先。

    我叫望月浅汐,当然是现在这个身体的名字,我原来的名字,啊,我已经忘记了,做特工做久了,连自己本来的名字都忘记了。

    你没有看错,我是一名特工,不过现在也只能用曾经是来形容了。

    为什么会成为特工呢?这真的是很戏剧性,教官说,那是因为我长得太平凡,属于扔到人堆里就完全消失的类型。

    瞧瞧这是什么话啊!什么叫我长相平凡,没有存在感啊!

    电视里干特工的不都是俊男美女吗?凭什么搁到我这里就是这个标准了啊?摆明了歧视人嘛!

    结果教官像是看白痴一样看了我一眼,不屑的撇了撇嘴说道:“你也说那是电视里的,现实生活能和电视相比吗?现实世界的特工就是要越平凡越好,特别是像你这样的,去执行特殊任务成功的机率才会更大!”

    那意思是我还要感谢我爸妈给我生了一个这么平凡且毫无特色的脸吗?

    然后我肯定很不服了,当场就想反驳,可是话还没说出口,教官就让我归队,我们一行十几个考生又被他带到了另外一个房间,里面坐着数十个考官。

    我们那队带队的教官一个眼神过来,不知为什么我就是看懂了其中的意思,大致是说,你如果不信,我们走着瞧。

    接着那数十个考官中的其中一个就站了起来,我想他大概是要出考题测试我们了吧。

    不出我所料,他站起来先扫了我们一眼,然后向其他的考官点了点头,接着回头对我们说道:“你们,排成一队,依次从我们身边走过!”

    哈?这是什么考试题目啊?

    我想其他人大概也是和我一样的想法,都觉得这位考官的考题太匪夷所思了吧,但是不管我们怎么想,还是要照他所说的做。

    我们排成一队依次从他们面前走了一遍,又回到原位站好,考官们之后都闭上了眼睛,等他们再睁开的时候,那位之前说话的考官又站了起来对我们说道:“再走一遍!”

    诶?!还要来啊?你老人家究竟是要干什么啊?!

    我想我当时头上肯定都有黑线了吧……

    对于这么匪夷所思的考题大家都很无语,奈何还是要照做。于是大家又听话的排好走了一遍,等重新站到原位的时候,那位考官又站了起来。

    我当时就想,他不会又要让我们走一遍吧,我们是来考特工的好吧?又不是模特,至于这么走来走去吗?

    “现在公布通过这项测试的人员名单!”无机质的声音在这个房间响起。

    听到他的话之后,所有人都惊讶的睁大了眼睛,这个……怎么就测试完了啊?

    出乎意料的我听到了自己的名字,当时我就郁闷了,怎么的我就过了呢?

    直到后来我通过了所有的测试(虽然是以几乎吊车尾的成绩通过的),我才在当时的考官现在的教官口中知道了真相。

    原来那场就是要测试我们的存在感,第一遍走的时候,所有的教官都看过了我们的长相,然后闭上眼睛思考记忆了一下再让我们走第二遍,最后看我们这些人给他们留下的印象如何。

    如果第二遍走的时候,他们对那个人没什么印象,感觉像是第一次见到,那么就说明那个人的存在感很低,是放到人堆里都不会引人注意的人才啊!

    而那场测试我几乎是以满分通过的,因为数十个考官几乎没人记得我的长相,当我知道这项我所有测试的最高分是如何得来的时候,我真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啊……

    反正不管我如何想否认,我还是当上了特工,而且是专门从事窃取情报的特工,因为我存在感低啊,所以最适合干这个。

    也正是因为我成功的机率比较大,所以最后我被指派去执行一个高危的窃取机密情报的任务,结果因为我那几乎垫底的身手在好不容易拿到情报准备撤退的时候被擒了。

    中了敌人的埋伏又失手被擒,这本来就很悲剧了,更悲剧的是他们还对我严刑逼供,企图让我吐出组织的机密。

    唉……可惜他们用错了方法,想想我那身板,哪经得起他们那么折腾,没等我说出个什么所以然来,我就直接两眼一番穿过来了。

    当我从黑暗的世界中苏醒过来,只感觉浑身酸软无力,头更是疼得厉害。

    摸了摸身上,温热的,我还活着?!

    惊喜的感觉充斥了心房,有什么能比知道自己还活着更让我兴奋的呢。

    可是等兴奋之后,问题就来了,这个身体明显不是我自己的,这么小,这么柔软,和我那个已经是成年人的身体完全不一样,就算我再傻也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啊。

    我穿越了!这个小说和漫画里最长出现的词语居然会真的发生在我的身上。

    挣扎着坐起来,我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自己身处一间老旧的房间里,虽然破旧了些,但是还算温馨。

    有一面穿衣镜立在墙角,我立马打起精神支撑起颤抖的双腿,慢慢挪到了镜子前。

    这……真的是我吗?

    浅棕色的长卷发柔顺飘逸,大大的茶金色眼眸无辜而纯真,就算是这么小小的身子,那胸前的突起也已经相当具有规模了!

    和我自己原本的那张脸比起来,这个姑娘的小脸蛋那可真是美得没边了,白皙细腻的皮肤几乎看不到毛孔,我就纳闷了,真的有人能长成这样吗?怎么就这么好看啊!

    “好美啊……”不经意间这样的赞叹声从我的口中发出,然后我惊悚了……

    这还是我原来那爽朗清越的声音吗?!

    这样软软的,糯糯的,甜的腻人的声音真的是我发出来的吗?!一听就没什么威胁力,整个一软妹嘛,还浑身散发着来推倒我吧,这样的气息……

    哦买噶的!这个前后差别也太大了吧!

    难道是老天爷你看我做了那么多年的无颜女想要补偿我才给了我这么一个美的冒泡的皮囊?

    可是这不是恩赐啊!这简直就是祸水啊!这么小的年纪就这么勾人,长大了还得了,那不是意味着以后遇到色狼的机会会很多?

    罢了罢了,能够重生已经是前世修来的福了,我还抱怨什么啊,就算我本人以前在特工里面是垫底的,但是手上功夫对付下一般人那还是没问题的,所以这个外貌我也认了,应该不会有什么困扰。

    “不过……真的好累啊……”或许是刚刚穿过来,我觉得很不适应,赶紧回到小床上躺好,好好休息休息,不然万一我又两眼一翻穿回去了咋办。

    这一觉睡的并不安稳,无数属于这个身体的记忆不由分说的挤进了我的脑海,也不管我愿不愿意,强行让我看了一遍,最后我算是弄明白这个身体的情况了。

    这个身体叫望月浅汐,是一个孤儿,婴儿时期被遗弃在这家修道院的门口,被心地善良的老院长收养了,所以从小就在这家修道院长大,现年11岁。

    一个月前的望月浅汐刚刚完成了初愿,正满心欢喜的等着六年之后能够进行复愿,然后是终身愿,这样她就可以永远侍奉在神的跟前。

    原来还是一位虔诚的教徒啊……

    可能是因为知道自己没有父母,小小的望月浅汐从来就很懂事,由老院长教导的她很是善良纯真,从没有一般小孩子的娇纵和任性,是一个善良单纯的好孩子。

    正是因为她的善良和单纯且貌美如花,修道院里的其他人虽说不会明着欺负她,但也会暗地里给她使绊子,给她安排很多不是她的活给她干,这姑娘也单纯,不,应该说是单蠢,圣母过头了!人家给她干她就毫无怨言的接下,甚至那些家伙明明就是无病□她也会好心的把活给揽下。

    可是结果呢?三天前她发高烧却完全没人理会,老院长年纪大了,望月浅汐不想去劳烦她,所以没有告诉她自己生病的事情,其他人就更不会去跟老院长说了,所以就这样拖了三天,没有得到任何治疗的小望月就这么香消玉殒了。

    而我这个特工又恰好在这个时候穿越到了望月浅汐的身上,我说这个身体怎么这么弱不经风,浑身无力的,感情是营养不良加上高烧不退,又劳心劳力,结果活生生给糟蹋成这样的啊!

    我说望月姑娘,你究竟是要有多圣母才会这么伟大的为了他人把自己给折腾没了啊……

    不过你放心,既然现在由我来接手了你的身体,我就绝对不会让自己吃亏的,你放心好了,我会把这个身体照顾的很好的~!

    想想也是,我前世可是干特工的,能善良到哪里去,圣母这词语和我是绝缘的,那些人想使唤我,还要看姑奶奶我愿不愿意呢!

    遇见登徒子?

    自从继承了望月浅汐的身体之后,我就开始好好的调理这个柔弱的娇躯,吃喝绝对不会委屈了自己。

    那些修道院里的姑娘们原先还很奇怪,怎么的生了场病以后我就像变了个人,以前没这么能吃的啊,现在怎么突然食欲大涨了?

    本来她们还想为难我不让我吃饱来着,但是我是谁?我可不是软弱善良又好欺负的望月本尊,虽然是垫底,但是我好歹也是特工啊!

    无惧她们气势汹汹围上来打算声讨我的阵势,在她们看不见的角度我悄悄掐了自己一下,顿时我大大的茶金色眼睛里就蓄满了泪水,小嘴一撇,抽抽搭搭的好不委屈。

    “你……你哭什么?”瞧瞧,一看见我哭了,这些比我这身体大不了多少的女生们就有些色厉内荏了。

    估计是以前她们怎么欺负我这身体的本尊,她都没有这么哭过,现在猛一见我满脸委屈的看着她们,一时竟忘记了自己原先的目的。

    “姐姐……浅汐病了,浅汐饿,浅汐要吃东西,这样病才能好得快……不然院长嬷嬷知道了会怪姐姐们没照顾好浅汐的……”软糯无力的声音从我的嘴里出来,害的我自己差点都要掉鸡皮疙瘩了,天啊!太嗲了吧……

    “你……”被我堵住了话的女生完全不知道怎么接下去,恐怕她也是害怕我生病却没人照顾的事情捅到院长那里去。

    “姐姐一定是希望浅汐快点好的是吧?”故作天真的眨巴了下眼睛,我直勾勾的盯着那个女生。

    “……对啊……你慢慢吃啊,不急……”有些僵硬的接过话,那女生说完就领着身后的一群人急匆匆的离开了。

    哼~!想和我斗,你们还嫩了点~

    嘴角勾起得意的笑,我继续敞开怀抱吃我的了~

    休养生息了好一阵子,终于将这个身子给勉强调养过来了,这期间她们也没太为难我,想来也是怕我将事情闹大,索性就隐忍了下来想等我康复了再说。

    然后就在我悠哉悠哉准备在这个世界重振旗鼓活出自我的时候,一件让我懊悔终身的事情就这么发生了!如今我只想说,如果上天能给我一次重新来过的机会,我一定会管住自己的身体不往那里去,如果非要给这个决心加一个期限,我希望是一万年!!!

    那么究竟是什么事情?请听我慢慢道来,这天我像往常一样在那个老旧的院子里散步,可是没走多久就遇到一个和我差不多大的女生满脸痛苦的坐在地上。

    本着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思想方针,我是想直接无视的,结果还没等我转身离开,这个身体就自动跑过去了。

    诶——????!!!!

    究竟是怎么回事啊这是?!自从我接手这个身体以来还从没有发生过这样不受我控制的事情啊!

    等我从极度的震惊中回过神来,就只看见那个女孩满脸感激的对我说了声谢谢,然后把她手里的扫把交到了我的手上,她自己就一瘸一拐的走了。

    什么情况?为什么明明是她的工作现在却变成我的了?

    不会是这个身体残留的善良因子在作祟吧?这也太扯了吧!而这个疑问并没有困扰我多久,在第二天我就彻底弄明白了。

    话说那天我接过那女生的工作之后就开始我久违的劳动,干特工久了养成了这样的习惯,我不答应的事情还好,要是答应了那么我就不会再推辞,说什么也要完成。

    所以没有废话,我就将那女生的打扫工作给接下来了。可是这还不算完,我不知道这一幕被以前经常欺负望月浅汐的一个女生看到了,自然她也就找到了继续折腾我的方法了。

    于是,从第二天开始,我的杯具生活就正式展开了。

    她们虽然不会像以前那样明目张胆的欺负我,但是却会找借口推脱自己的工作,特别是在眼花耳聋的老院长面前无病呻吟,要是依我的性子,我怎么会任由她们胡来。但是,往往就在我想无视她们的时候,这个身体总是自作主张的先于我答应下来,无奈我又是那种只要承诺就不会轻易反悔的性子,她们也就变着法子的往我身上加活。

    我那个郁闷啊,无语啊,气愤啊!怎么世界上就有这么单蠢的人呢,你就算走了也不让我安生啊,还留下这么霸道的体质来折腾我啊!

    难道你是看出了我本就没有多少的善良基因,想要贯彻你虔诚修女的职责,带我向着那神圣的圣母之路前进?

    不要啊——!!这样会死的!真的会死的!!

    奈何不管我怎么拼死反抗,这身体残留的圣母基因实在太过顽强,不遇到那种特殊情况还好,一遇到有人需要帮助(不只是人,小猫小狗同样如此!),只要是在我的视线范围内,甭管什么事,绝对是先蹦过去再说。

    于是在我无数次反抗无果的情况下,我也渐渐习惯了这种时不时出点状况的特殊体质,时间一晃就过了5年,我的身量倒是长高了不少,不过依旧是那么的……那么的软?你说身子长高了就好了,偏偏胸前的两团倒是发育的更好,本身就很壮观了,现在更是傲视群雄!

    不服输的我原本还企图改变这种软妹的形象而下了狠心操练自己,结果却是让我生出了种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的悲壮情怀。

    这都是什么设定啊!!谁来告诉我,我是不是穿到了什么游戏世界的npc身上啊?!为什么我都这么勤奋的锻炼了还是没有长出哪怕一星半点的肌肉,当然赘肉也没有就是了……

    我曾经自傲的特工身手算是彻底回不来了,不要提醒我吊车尾这件事!现在这个不知是什么怪异设定的身体不管我怎么练都弱的要命,最多就是身手灵敏一些,简单的擒拿格斗招式还行,深奥的部分就完全不行了。

    我也曾不死心的想要恢复以前的身手,可就在我想练练复杂一点的格斗招式的时候,我居然……居然被自己绊倒了!!!

    这个笨手笨脚的身体我算是彻底领教了,认命的放弃了这个理想,做不回曾经的特工,那就练习些自己力所能及的保命技能吧,说不定以后会有需要呢?

    有时我觉得自己还是很阿q的,这样的设定我都能接受了,还有什么想不开的呢,日子总要继续嘛,不能因为我身手不复从前了就要死要活的。

    想开了的我又重新找回了那份淡然的心境,继续着和往常一样的工作。

    话说这几年修道院里也来了许多可爱的小朋友(应该说是麻烦的小朋友才对!),看着她们我突然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时间过得真快啊,好像昨天我也还和她们一样大,现在我就已经是大姐姐了……

    当然如果照顾她们的职责不是落在我身上的话,我会很高兴和这些小鬼头相处的,但是,这个世界上没有如果,我就是那个照顾她们的倒霉鬼!

    这天,‘善良’的我被那帮小鬼缠的不行了,最后答应给她们买零食,然后就在这大晚上的,我披着修女的单薄衣服,拿着自己攒的零花钱,很是不情愿的往便利店走去。

    真是讨厌死了!那些女生们不愿意照顾小孩偏偏要找上我,我也不喜欢的好吧!

    都怪这个该死的体质,完全不给我拒绝的机会,这个超级麻烦的工作最后还是落在了我身上啊!

    提着一口袋的零食,我满脸不爽的往回走,我才不要这么快回去呢,见到那些小鬼我又要操心了。

    真是的,经过这些年的折腾我是越发觉得自己是嘴硬心软的主了,要不然那些个女生这么对我,我还不直接灭了她们!

    o(︶︿︶)o 唉……算了,她们估计也是羡慕嫉妒恨,谁叫我有一个万中无一漂亮柔美的皮囊呢~所以说,女人就是小心眼啊……

    这样想着的我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膀,果然是人太美了就要遭嫉妒啊,我还是多在街上晃两圈吧,难得可以偷会儿懒。

    虽然晚上的街上没有什么人,也略显冷清,但是我是谁,有功夫傍身的我会怕吗,答案当然是不可能的,所以我悠哉悠哉的在街上晃荡开了。

    就在我走到一条稍显僻静的街道时,突然从拐角处冲出来一个人,他摇摇晃晃的直接撞到了我身上,我手上的零食袋子也应声落在了地上。

    “啊!我的……”还没等我说完,一只大手就突兀的出现在了我脸上,捂住了我的嘴,接着更是有一股大力将我往旁边黑暗的小巷子里拽。

    怎么回事?我遇到色狼了吗?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你,连我你都敢碰,看我不给你点颜色瞧瞧,你还不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我正准备给身后的登徒子一记肘击,耳边就传来了一个磁性低沉却又略显虚弱的声音:“不要动……安静一点……”

    光听声音我直觉这个男人应该长得不差,但是不要以为有点姿色你就可以随便对我动手动脚!

    放弃了肘击,因为我们的身高差距还是有点明显,背后的男人即便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似乎也没有完全放松警惕,肘击势必不能达到效果,还有可能被他拦下,这样就很被动了。

    急中生智,我抬起右脚狠狠的往他的脚背上踩去,然后只感觉他吃痛的闷哼一声,手上对我的钳制也放松了,就在我准备给他再补上一击然后潇洒离开的时候,那人趁我不注意猛地一伸手拉过我的手臂,然后一个旋身将我抵在墙上,修长的身子也同时压了过来。

    完了!我完全被他给制住了,攻击的路线也被全部封锁,难道我就这么没用,今天就要交代在这里了?

    不要!我可不能让他得逞,虽然不知道这色狼哪来这么好的身手居然能这么轻易制服曾经是特工的我,但是我怎么能这么轻易就向恶势力低头呢?

    虽然可能有些丢脸,但是情况紧急也容不得我多想,正准备叉开嗓子呼救,那人的动作却比我更快,似乎早就预感到我会这么做一样,他迅速的俯身,冰凉的唇瓣精准的找到了我的,将我所有的呼喊都给堵了回去。

    诶?!怎么会这样?我的初吻啊!!!我前辈子这辈子唯一的初吻啊!!!没有了,都没有了,就这么莫名其妙的丢在了一个连样子都不知道的男人身上!

    眼泪不争气的瞬时迷蒙了我的眼睛,不过那是气愤多过伤心的。不过配上我这娇弱纯真的外表,再加上泪眼婆娑的样子,即便我是气的,但是呈现在别人眼中就好像是受了极大的委屈,可怜兮兮的小模样煞是惹人怜惜。

    “……安静下来了吧?如果再出声的话,我不介意就在这里向你施暴……”说着那人的手无比迅速的将我的衣服扯开,露出了里面的内衣,霎时春光乍泄。

    尼玛!我真的无语了,哪来的登徒子这般彪悍的,欲行恶性还威胁恐吓不让人出声,不然就要就地解决!

    这真的是法治社会吗?怎么我都这样了也没见有警察叔叔出现英雄救美啊?日本的治安啥时候这么差了,以前怎么没觉得啊?

    身体被那人制住无法动弹,连胸前露出这么一大片春光我也没办法遮掩,我真的没有一刻像现在这么痛恨自己怎么就穿到了一个软妹的身上,真的是身娇体弱易推倒吗?!这身体的力气也太小了吧!

    越想越觉得气愤,我想我的脸现在一定涨的很红吧,身体虽然不能动弹,但是我也不能就这么坐以待毙啊,索性豁出去了,我一口咬在了那人的手臂上,妈的,那人的手臂怎么那么硬啊,我牙都酸了也不见那人有什么反应,只除了最开始他的身体反射性的一僵,这次连闷哼声都没有。

    天啊!感情我这么拼死拼活把吃奶的劲都使出来了,你大爷都不给点面子有点反应,我那个郁卒啊,正准备松开我咬的发麻的嘴,巷子口却突然的响起了几个人的声音。

    “怎么回事,应该就在这附近的!”

    “再好好找找!”

    “这边没有啊!”

    “走!我们去那边找找!”

    太好了!一定是来抓这个登徒子的,我心中顿时充满了希望,正准备松口呼救,哪知那人的手一下子按住了我的后脑勺,将我刚刚离开他手臂的嘴又给按了回去,力道之大把我的牙都磕到了。

    啊——!!!真的是天要亡我啊!

    我没事干嘛要咬他啊!现在好了,想喊都没嘴喊了,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啊!

    此时此刻我悔的肠子都要青了,那几个人的声音在巷子口停留了一会儿就往远处去了,我只来得及听到他们越来越远的脚步声,心情那叫一个灰暗啊……

    可能是追捕他的人已经走远了,他放在我后脑勺的手也放了下去,只是还是没有松开对我的牵制,路口昏黄的灯光隐隐照进了这个黑暗的小巷,我终于是看清了这个登徒子的长相……

    逆天体质再度发作!

    刀削一般俊美孤傲的面容,幽深冷漠的黑眸,唇瓣很薄形状却很完美,同样的黑色短发和黑色的衣服,在这条同样昏暗的小巷里他就像是突然降临的暗夜之神,高贵冰冷。

    或许是我的眼神太过直白,他黑色的眼眸里少了些冷漠多了丝诧异,静静的打量了我一会儿,他突然放开了对我的牵制,有些无力的倚靠在墙角,喘着粗气,薄唇微张,用他略显暗哑的嗓音吐出了一句话:“你……可以走了……”

    慌忙拉过我大大敞开的衣领,看都没看一眼这个牵制我这么久还打翻了我零食口袋的男人,我头也不回的走了。

    边走我还边想,你应该庆幸我没有落井下石,将那些抓你的人召回来!

    可刚刚走到巷子口我就觉得手上有种黏糊糊的感觉,甚至放松下来之后口腔里还充斥着一股血腥味。

    我刚刚……真的将他咬伤了?

    还有我手上的这是?

    借着昏黄的路灯,我终于看清楚了手上是什么,血……是那人的血,他受伤了?

    意识到这点,我本能的感觉只有一个,那就是……完了!

    果然不出我所料,我的身体完全是自动自发的往那个黑暗的巷子跑去。

    我那个去!我没事瞎想什么啊,为什么要让我在这个不合适的时候才想到他可能受伤了,瞧瞧这个圣母体质,大脑刚刚反应过来有人受伤,身体就完全不受我控制的奔过去了……

    天啊!我真的不想过去的啊!好不容易我才从那里出来,现在又自己送上门去,我这不是找抽吗?!

    曾经的无数次反抗都是以我的失败告终,这次也不例外,望月姑娘善良的残念实在是太过彪悍,吾辈拜服!

    重新走回巷子里,那个男人还是保持着原先的姿势静静的倚靠着墙角。

    或许是我进入巷子弄出了些声响,那人的身体本能的一僵,同时也做出了最适合攻击的调整,待他看清楚进来的人是我时,我只看到他的眼睛不可遏止的微微睁大,显然是我的举动出乎了他的意料。

    “你……”他的声音还是那样低沉,带着丝孤傲的倔强和没有掩饰的疑惑。

    “你受伤了?”说着我的身体就自动走到了他的身前蹲下。

    偶买噶!小姐,你咋就这么没有安全意识啊!那可是被人追杀的坏人啊!

    我在望月姑娘的体内都快气得掀桌了,但是这姑娘还是一意孤行的发挥着自己的圣母体质。

    其实我不止一次怀疑过真正的望月浅汐根本就没有死,甚至意识也没有离开这个身体,只有在我的邪恶因子爆发,她的善良因子爆棚的时候才会突然夺回身体的使用权,开始发挥她的纯善。不然怎么解释我只有在这种特殊的情况下才无法控制身体,果然是本尊在作祟吗?

    虽然为了证实这一猜想我曾经试验过很多次,也呼唤过很多次,甚至还想过自残!但是无论我怎么努力求证,这个身体都是毫无异样,也没一次过回应我,久而久之我也只能自我安慰说望月姑娘是一位太虔诚的教徒了,连神都舍不得她在人间受苦,早早的就将她召唤到身边去了。

    但是走就走吧,也不能让人家姑娘的身体被我这个不太善良的人所玷污,所以留下来这么一个无敌小白圣母的体质来约束我不道德不善良的行为?

    对于这样的设定凡夫俗子的我表示很无奈,难道是我打开的方式不对?

    anyway,不管我是多么无奈郁卒,现实就是这么残忍,这个我怀疑可能患有脑残加圣母病的望月妹子已经毅然决然的撕掉了自己修女服的下摆,不由分说的抓过那人的手臂开始包扎了。

    “嗞……”男子小力的挣扎了一下,大约是扯到了伤口所以表情有些扭曲。

    “不要动,这只能临时应付一下,要不你和我回去吧,我就住在前面不远的修道院里……”

    no——!望月妹子,包扎了就好了,你怎么还要引狼入室呢!!!

    男人用充满审视意味的目光打量着我,但是好死不死的望月妹子似乎突然神圣使命上身,用庄严?而神圣的声音说道:“我是修女!救死扶伤是我的职责!”

    妈呀!救死扶伤那是医生的职责,你那是哪门子的职责啊喂!不要随便往自己头上加光环啊!

    “你……为什么又回来?”他没有立刻答应我,而是提出了自己的疑惑。

    想来也是,任谁被那样对待了也不会回来救他的吧,所以说我才是正常人啊!望月妹子你果然是少女漫的纯真少女设定吗?

    “因为你受伤了!我是修女,是神让我回来帮你的!”多么神圣光辉的回答啊,我自己听着都快升天了。

    你快拒绝啊!你决绝了我就可以安心的走了!

    令我没想到的是,男子凝视了我几秒钟就点头同意了。

    怎么会这样?你是坏人啊!你怎么可以随便和不认识的人回家呢!不应该是这样的啊!你作为坏人的戒心呢?!!我郁闷了……

    黑龙其实也很诧异自己的反应,这次他到日本参加黑道的集会,本来是极为隐秘的事情,却没想到会被人走漏了消息,还遭到了这种无名小卒的暗算和追杀。想他堂堂龙王社的大哥居然会在日本被这些小角色弄得这般狼狈还受了不轻的伤,这口气他怎么咽得下!

    不过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见惯了生死场面,经历了那么多困境的他怎么可能会意气用事和他们拼命呢?眼下最重要的就是先保住性命回到香港,那个时候就是他报仇的时刻了!

    好不容易突出重围,他忍着伤痛在人生地不熟的日本街道间穿梭,眼见就要甩掉那群混蛋了,没想到却在这个关键时刻一时大意撞到了人,那女孩的一声惊呼差点就将那些人给召过来,他也是情急之下才捂住她的嘴把她拽到了这条小巷来,想着等那些人走远了再放了她。

    但是,他似乎看走眼了……本以为是一只无害的小绵羊,结果还是一只有着利爪的小野猫,看她气势汹汹想要和他拼命的架势,他难得有了一丝戏谑的心思,故意被她踩到,又趁她不备将她给彻底制服,甚至还鬼使神差的吻了她。他其实完全不用这么做的,但是偏偏他就这么做了,虽然被小野猫的利嘴给咬了,不过他似乎完全不在意,这种奇妙的感觉他还是第一次感受到。

    直到后来那些人追过来,小野猫的眼睛瞬时变得晶亮亮的,他立马就猜出了她的想法,想要呼救?可能吗?如果这么简单就被人给找到制服,他还可能成为龙王社的老大吗?

    想也没想他的手就罩住了女孩的后脑勺,将她的脑袋又给按了回去,那时他注意到了她眼中闪过的懊恼和气愤。

    真是有趣的反应呢……在面对这样近乎险境的情况下他居然也可以有这般轻松的心情,似乎这还是第一次……是面前的这个女孩带给他的吗?

    黑龙疑惑了,因为面前这个女孩带给他一种从未过的感觉,可能先是对她面对陌生人男子的毫不畏惧感到好奇,随即他注意到她美丽的眼眸中偶尔闪过的倔强和狡黠,明明长着这么一张好像天使般柔弱无辜的脸蛋,可这性子却意外的坚韧啊……

    不过现在这个情况还真是糟糕呢,他果然是安稳日子过久了才会这般大意吗?看来他回去必须好好清洗一下龙王社了,主意都打到他头上来了,如果他这个做大哥的没有点表示,那还真是说不过去呢……

    黑龙的眼神瞬间变得锐利,之前被勾起的那丝兴趣也随之烟消云散,他又变回了那个人人畏惧的黑道大哥。又等了一会儿见那些人已然走远,他才松开了对女孩的牵制,冷漠的让她离开。

    他必须立刻离开这里,离开日本才行!虽然心里这么想着,但是无奈他身上似乎已经没有多余的力气了,受伤的地方一直在流血不止,再加上被女孩咬伤的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