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知 - 第 50 部分阅读 不是妖人不是仙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海棠线上文学城小说精品推荐

    对手。

    胥璟上仙的话,让曲邪的眉头紧皱。

    他将我一把拽到了自己的身后,满脸冷意的看向了胥璟上仙:

    “凭什么放开?他是本君的人。”

    胥璟上仙的脸色同样冷了下来,他静静地盯着曲邪,没有再废话,而是猛地发出了攻击。

    上仙的攻击一下连着一下,即优美又具有杀伤力,曲邪一手拽着我,一手挡着胥璟上仙的攻击,他根本分不出精力来攻击上仙。

    曲邪渐渐处在了下风,他的紫眸一眯,身子一转躲过胥璟上仙的一击后,突然伸手掐向了我的脖颈。

    “不要再追过来,否则我就掐死她。”

    曲邪这是在做什么,我不高兴的看着他,“不用你掐着我,我自行了断。”

    说着,我的身上围上了一层|乳|白色的光晕,看着这层光晕,胥璟上仙的瞳孔一缩,急忙喊了出来:

    “放开她!她要自爆!”

    听到胥璟上仙的话,曲邪下意识的手一松,将我搂在了怀里。

    他满脸怒气的看着我,冲着我怒吼出声:“你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越是修为高深的人,在自爆时产生的威力越大,以我的样子,若真是自爆了,恐怕连一丝元神都剩不下。

    见曲邪松开了卡在我脖子上的手,我身形一闪,从曲邪的怀中闪了出去,向着胥璟上仙跑去。

    曲邪的一颗心早被我刚刚自爆的样子吓着了,我逃脱的时候,他还真的没能防住。

    看着我逃在胥璟上仙身旁的身影,曲邪的脸上露出了浓浓的怒气。

    “你自爆,就是为了离开我?”

    “是。”我同他点了点头,被胥璟上仙一把搂在了身后。

    曲邪的紫眸中酝酿出了浓浓的怒气,他眼神一禀,他身形一闪,突然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曲邪的动作很快,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他的一掌已经挥在了我的脸上。

    “贱人!”

    脸颊上惺惺作痛,我捂着自己的脸,皱着眉看向了他。

    “你太强势了,我不喜欢你,更不想同你在一起,所以,烦请你放过我,最好日后都离得我远远地,不要再打扰我的生活。”

    话很决绝,我直直的盯着他的眼,让曲邪看着我眼中的诚意。

    这番话里,七分真,三分假,人与人相处的久了终归是有感情的。

    可惜,曲邪的脾气本就不怎么好,听到了我的话,他怒极反笑,大声的笑了出来。

    “还真是为难你了!既然你这么不待见本君,本君自然不会再缠着你,反倒是胥璟上仙,子兮姑娘的身子洁不洁净恐怕你心知肚明,早就一清二楚了,本君尝腻了她的身子,正准备换个口味尝尝,谢谢上仙帮本君收拾烂摊子,咱们有缘再见。”

    说着,曲邪身子一晃,顿时没了身影。

    我将神识再一次放出,空气中早没了曲邪的气息,这样看来,恐怕他已经远远地离开了。

    我心下一个轻松,抬眼看向了胥璟上仙。

    曲邪的那一番话,说的很绝,却很对。

    我的身子的确不干净了,咬着唇,我有些愧疚的在胥璟上仙的脸上扫了扫,见他没什么表情,只得试探性的问了出来:

    “曲邪说的全都是实情,下界历劫的这段日子,无论自愿也好,强逼也罢,确实和不少男子发生了不该发生的事情,这种事情是我不对,上仙若是介意,我这就去和天帝说清情况,让天帝将咱们之间的婚约取消了吧!”

    说着说着,我自己的心下也没了底气,不自觉的,将头低了下来,眼睑更是下垂着,再也不敢看向胥璟上仙。

    胥璟上仙良久没有回话,正当我有些承受不住的时候,他突然伸出手搂向了我的肩膀,将我搂在了怀里。

    “你的事情,我日日都在关心着,这些事,早在发生之前就已经是注定了,司命天君曾经同我说过,你身上的红线扯不断,反倒是越扯越多,只能随其自然,才能有说控制。”

    胥璟上仙微微苦笑了一下,他搂着我坐在了仙云上,慢慢的俯下身子,看向了脚下的风景。

    “说不介意恐怕连子兮你自己都不会相信,可介意又有什么用呢?我爱的是你的人,从第一日见到你的那天起,就已经爱上了你,这些过去的事情,若不是妖君说,恐怕到死我都不愿再提起来了,人总会犯错,重要的犯下的错误会不会及时的改正。”

    胥璟上仙虚弱的笑了笑,他认真的盯着我:“子兮你能做到不再犯那些不该犯的错误了吗?”

    第一百九十八章 蓬鎏安居求娇妻

    看着胥璟上仙认真的神情,我细细的思索了一番后,同他点了点头 。

    事情发展到现在,恐怕最对不住的人就是胥璟上仙了。

    唐寅是人、曲邪是妖、思钰是魔、穆衿是永远不可能同我在一起的仙人。

    同他们继续纠缠,最终伤害的只会是六个人,与其这样,不如让伤害停止,让大家相忘于江湖。

    这么想着,我缓缓地搂住了胥璟上仙的腰侧,同胥璟上仙紧紧的站到了一起。

    上仙伸出手,将我搂在了怀里:

    “走吧!咱们该回去了,前些日子替你画的水墨还没画完,咱们快些回去,将那画填完吧!”

    我小声的“恩”了一声,由胥璟上仙搂着,向着蓬鎏仙岛飞去。

    蓬鎏仙岛离得东海很近,上仙伸手一招,把小银和嘲风从玉华山召了回来。

    “咱们回蓬鎏仙岛,小银你可还有印象?”

    上仙的话让小银一愣,他不知所以的看向了我。

    听到胥璟上仙的话,我不经皱起了眉头,怪不得小银从第一次见到我的时候就对我万分的亲近,一开始我将这件事归结于眼缘,后来神识恢复了,我以为是仙湖的原因,如今被胥璟上仙这么一指点,我这才想了起来。

    千年前,我和胥璟上仙去天界找天帝吃酒的时候,曾经在路上遇到了一颗腾蛇蛋。

    那颗蛋没有生机,看起来像是一个被它的妈妈遗弃了的蛋。

    一开始我并没有将它放在心上,没想到等我们吃完酒从另一条路回来的时候,那颗蛋再一次停在我们的面前。

    腾蛇天生会腾云驾雾,即使只是一颗蛋,它还是会有那个能耐。

    偏偏这是一颗连腾蛇母亲都认定没了生机的蛋,竟然还能靠着仙云四处游荡。

    胥璟上仙觉得同它有缘。就把它吸到了手里,送在了我的面前。

    我将自己的神识注入到蛇蛋里一看,这才发现。这枚小小的蛇蛋并不是一颗死蛋,而是因为它的蛋壳里萦绕着一层让人很难注意到的透明薄膜。将它的气息全部掩盖了起来。

    能有这样机缘的,自然不会是一颗平常的腾蛇蛋,我心下一喜,将它收到了袖子里后,带到了玉华山的仙湖旁。

    仙湖里灵气充沛,我能因仙湖而生,它自然也能依仙湖而长。 后来,我便同胥璟上仙一起离开了玉华山,之后也没有回来过。

    小银是仙兽,仙兽刚从天地间孕育出来的时候。便有了灵智。

    即使小银那个时候并没有注意到我,它对我的气息也会异常的熟悉,正是这个原因,才致使小银在第一次在玉华山的仙湖中见到我的时候,便赖上了我。甚至愿意同我一起离开那个让它生存了小千年的地方。

    小银没有听明白胥璟上仙的意思,可我已经听明白了,同胥璟上仙笑了笑,我推了推他的身子,示意他快些走吧!

    上仙同我笑着。他搂着我的腰坐在了嘲风的后背上,由小银撕裂天空向着蓬鎏仙岛飞去。

    小银撕裂的天空,其实是人界和仙界的结界,出现在仙界后,嘲风很快便飞到了蓬鎏仙岛。

    看着眼前这座美丽的岛屿,嘲风脚下一个用力,带着我们瞬间进入到蓬鎏仙岛上。

    岛上已然如同我当时离开时一样的美丽,走下了嘲风的后背,我松开胥璟上仙的胳膊,漫步在了满地的花草丛中。

    花草还是像曾经一样的美丽,我慢慢的坐了下来,将身子一仰,躺在了花草之中。

    看着我的样子,胥璟上仙狭长的柳叶眸一眯,撩开袍子,躺在了我的身侧。

    “时光荏苒,一开始见到你的时候,你才刚被天帝接到了仙界,一晃这么多年过去了。”

    胥璟上仙将胳膊压在了自己的脑后,抬起头,看向了蔚蓝的天。

    “子兮终于长大了。”

    胥璟上仙不是一个善于言辞的人,他和我在一起时,从来没有说过这么煽情的话。

    虽然只有短短的七个字,但我的心头还是猛地一颤,不自觉的转过身子躺在了他的胸口上。

    刚进了蓬鎏仙岛,嘲风便带着小银四处游玩去了,小桃忙着照顾蓬鎏仙岛上的桃花林,偌大的天地间,这个时候仿佛只剩下了我和胥璟上仙两个人。

    感觉到了来自我身体上的热度,胥璟上仙将一个手腾了出来,搂在了我的腰侧。

    他扭过头盯向了我的脸颊,缓了缓后突然说道:

    “子兮,咱们成亲吧!”

    成亲?听到胥璟上仙的话,我急忙抬起头看向了他。

    “什么时候?”

    “就定在这个月十八吧!”胥璟上仙的身子动了动,换了一个舒服的姿势。

    “十八?”我疑惑的看着他,“今天初八了么?”

    “恩。”

    “那岂不是还有十天?来得及吗?”

    我不确定的问了出来,我和胥璟上仙早就定下了婚事,却一直没有成亲,一般仙人们喜结良缘的时候,都会提前一百年开始做准备,没曾想,胥璟上仙竟然将日子定在了十天后。

    看到我的疑惑,胥璟上仙笑了笑:“千年前我就已经准备好了,这么多年,只差着一个新娘,你可愿意嫁给我?”

    胥璟上仙千年前便准备好了么?

    他的话让我的心头一震,一种浓浓的酸涩涌上了我的心头。

    对于胥璟上仙,我似乎欠下太多太多了。

    慌忙点了点头,我向着他的身边靠近,将自己整个人贴在了胥璟上仙的怀里。

    十分满意这个决定,胥璟上仙搂着我的腰,就那么缓缓的闭上了眼睛,进入了梦乡。

    感觉到了胥璟上仙平稳的呼吸,我的手轻轻地覆上了胥璟上仙的另一只手,同他十指相扣,陪着他一起沉沉睡去。

    再次醒来,我已经躺在了一个大红的床榻上,枕边一个人都没有,只留下了一个被人枕压过的痕迹。

    我急忙坐起了身子,突然听到了推门而入的声音。

    胥璟上仙的手中端着一碗莲藕羹慢慢的走了进来,他看着我靠在床杆上的身影,嘴角一勾,温情的问了一句:

    “醒来了?”

    打了一个哈欠,我同他点了点头,“上仙什么时候出去的,我怎么什么都不知道?”

    听到我的话,胥璟上仙的脸上露出了喜气,他走到我的身边,将凳子搬在了床下,坐在床上,舀了一小勺的莲藕羹吹了吹后,送到了我的嘴里。

    “尝尝,看看好吃么?这是我新做的。”

    一种清香顺着小勺融化在了嘴里,我将莲藕羹咽了下去,急忙将目光盯在了莲藕羹上。

    胥璟上仙做的一手好菜,这一认知是我应劫成功后,同他刚回到蓬鎏仙岛的时候才发现的。

    恐怕在我历劫的这段日子里,胥璟上仙偷偷学了不少的东西,更是做了不少的饭,同他抿着嘴撒娇一般的笑了笑,胥璟上仙嘴角噙着笑意的舀了一小勺的莲藕羹送到了我的嘴里。

    一碗羹没一会就被胥璟上仙喂了个干净。

    “这屋子可还喜欢?我昨晚趁你睡着的时候挂好的。”

    上仙将手中的瓷碗放在了一旁的矮桌上,满脸期盼的看向了我。

    “不是还有十天么?怎么这么早就把这些挂上了?十天后变脏了怎么办?”

    听到我的话,胥璟上仙笑了笑,他手一挥,眼前的大红色立马变回了原来的颜色。

    “变脏了怎么行,我只是用了一个障眼法,好让子兮感受一下嫁做人妇的感觉。”

    同胥璟上仙一笑,我把被子揭开,穿上了自己银色的绣花鞋。

    “这是要去哪里?”

    见我整理着自己的衣服,胥璟上仙不解的问了出来。

    “我去把小银找来,同他一起去一趟天界。”

    “天界?”听到我的话,胥璟上仙不解的问了出来,“好好的怎么突然想去天界了?”

    把最外层的衣衫套在了身上,我转过头看向了胥璟上仙。

    “这么多年了,终于要把我嫁出去了,虽说只是名义上的哥哥,天帝也应该准备一份像样的嫁妆送过来了,我去替上仙要一份嫁妆回来。”

    听着我的话,胥璟上仙不由得笑了出来。

    “这个不用你担心的,我昨晚将喜柬送了过去后,天帝就已经派仙童送嫁妆过来了,夫人大可不必担心了。”

    “天帝已经送过来了?”我惊讶的看着胥璟上仙。

    在我刚被上一届天帝认为干女儿的时候,天帝便同我结下了怨子,他总爱同我唱反调。

    这种现象直到我被指给了胥璟上仙为妻后,天帝才慢慢的收敛了起来。

    本来还打算好好去打劫天帝一次,没想到他这么爽快便送了嫁妆过来,他的所作所为反而让我有些意外了呢!

    天帝为了让仙童们快些把嫁妆送到,这些仙童的脚下全都踩着一些先人们的坐骑。

    正当我同胥璟上仙打闹的时候,门外突然传进了一股浓厚的仙气。

    胥璟上仙停下了手中的事情,他帮我将衣服拢了拢,嘴角一勾,看着我说了出来:

    “夫人,嫁妆来了呢!”

    听到嫁妆两个字,我急忙跟在了胥璟上仙的身后,向着门外跑了出去。

    第一百九十九章 天君上仙误会深

    看到我的样子,胥璟上仙无奈的笑了笑,他摇着头跟在了我的身后,同我一起,走向了门外。

    果然,不消片刻,一对金童玉女在司命天君的带领下,抱着九个大箱子缓缓地落在了蓬鎏仙岛的上空中。

    “恭喜碧湖神女,恭喜胥璟上仙。”

    小仙童同我和胥璟行了个礼,随后站直了身子满脸堆满了笑容。

    “天帝得知了两位的喜讯后,特别交代我们两个给二位送来了贺礼,祝二位天长地久,永结同心。”

    同小仙童笑了一下,胥璟上仙手一挥,将小仙童们带来的东西收到了手中,送到了里屋里。

    “多谢天帝美意,两个仙童辛苦了,快进来休息一下吧!”

    听到胥璟上仙的声音,小仙童们回了个礼,满脸喜气的说着:“那就有劳上仙了。”

    蓬鎏仙岛处处有宝,能在蓬鎏仙岛休息休息,那是莫大的荣幸,这对于两个年岁不大的小仙童而言,自然是高兴坏了。

    一直被忽略的司命天君眉头一皱,缓步走到了胥璟上仙的沈斌。

    “同样是传令,小仙童们去休息了,怎么反倒把我一个人有些多余了?”

    胥璟上仙写着柳叶眸看了他一眼,搂着我的腰,转身就走。

    “是否多余,你自己心里清楚,这里你比子兮还熟悉还需要我说什么吗?”

    这话像是玩笑话,又不像是玩笑话,司命仙君无奈的看了胥璟上仙一眼,踱步走到我的面前:

    “神女你看胥璟,这么小心眼的男人,你还是不要跟着他了。”

    “啊?”我不解的问了出来。

    胥璟上仙和司命天君一直是好朋友,怎么今天反倒是反目成仇一般的。满脸不高兴了?

    看着我的惊呼,司命天君摇了摇头,看向了胥璟上仙:“碧落神女都没有把这些事放在心里。你一个大男人,同我生什么气?”

    懒得同死命天君说话。胥璟上仙瞥了他一眼,继续向前走着。

    “哎,你这人怎么这个样子的!”见胥璟上仙还是不理自己,司命天君免不得诽谤了起来,“相识一场,这都几千岁的人了,你这个样子。就不怕子兮笑话你吗?”

    司命天君的话音刚落,胥璟上仙便停下了步伐,他让我靠在了自己的身上,身子一转看向了司命天君:

    “凡事自有天命。这是你说的,我不同你争辩,可什么事情都有个底线,若是之前你说自己管不了也就罢了,怎么现在还是管不了?若说不是我那日无意中撞破。你到底还是写些什么?我不想同你废话了,作为道友,你实在太不合格了。”

    “我!”司命天君一急,想要说什么,最终还是咽了咽口水。将那即将吐出的话咽了回去,“我不是说故意不告诉你,更不是故意这样安排的,一切都有天命,我一个司命天君是管不了那么多的。”

    说到这里,司命天君瞟了我一眼,“这都是天命。”

    “你请回吧!这里不欢迎你!”听司命天君还是执意如此,胥璟上仙脸上一黑,伸出手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我!哎……”司命天君无奈的笑了一下,摇了摇头,“我不同你争辩,胥璟你把我想错了。”

    他的话并没有打动胥璟上仙,上仙还是冷冷的看着他,见到了胥璟上仙的目光,司命天君行了个礼,看着上仙说道:

    “好了,剩下的我不说了,既然这样,我先走了,喏,这东西送给碧落神女当贺礼,我先走了。”

    说着,司命天君从袖子里拿出了一个小册子,塞到了我的手中。

    看着司命天君的样子,胥璟上仙脸色一黑,他从我的手上将小册子夺了过来,抬手砸向了司命天君的脸上;“司命你不要挑战我的耐性,不需要你的东西。”

    司命天君唇角一勾,他突然笑了起来,“上仙不要误会,这是本天君送给碧落神女的东西,上仙这个样子,太没有礼数了。”

    天家是最讲究礼数和尊严的,即使我同天帝没什么真正的亲缘关系,但若是因为我给天帝丢人了,天帝的脸上一定过意不去的。

    我可怜兮兮的看了胥璟上仙一眼,见他终于软了下来,轻轻地点了点头后,我走到了司命天君的身旁,将天君手中的东西拿到了手中。

    见我收下了,司命天君笑了起来,他带着笑,斜着看了胥璟上仙一眼,再次做了个揖后,转身离去。

    “多谢碧落神女给臣下面子,我先回去了,神神女万福。”

    我有些疑惑的点了点头,目送着一脸喜气的司命天君离去后,有些奇怪的望向了胥璟上仙。

    “他这是怎么了?为什么感觉怪怪的。”

    胥璟上仙揉了揉我的头发,随手将拿了过来,放在了手中。

    “无需理会他,咱们回去吧!”

    我“恩”了一声,同胥璟上仙一起走了回去。

    “发生什么事了?”一边走着我一边问了出来,“感觉你们两个之间,似乎有什么误会一样。”

    胥璟上仙摇了摇头,“别多想,没什么,不是误会,只是不想同他在一块罢了。”

    “不想在一块?”我抬起头挑眉问了出来。

    谁都知道在我下凡历劫的时候,胥璟上仙和司命天君整日里形影不离的,好好地怎么会不想在待在一块呢?

    更何况,胥璟上仙还说了,这里边不是误会。

    不是误会是什么?他的话实在让我费解。

    看着我困惑的样子,胥璟上仙停了下来,他双手扶在我的肩头,眼中充满了无奈。

    “子兮,你可知你下凡历劫碰到的一切都同司命天君有关?”

    我点了点头,他掌管天下众人的命理,我自然是知道的。

    见我点头,胥璟上仙的眼神中闪过一抹哀思:“那你可知道,在你身上发生的一切,甚至于那几个男人的出现都同司命天君与有关?”

    胥璟上仙的话让我愣了一下,不过,遇到他们确实和司命天君有一定关系的,为此,我又点了点头。

    看着我的样子,胥璟上仙的十指慢慢收紧,在我的肩头露出了两个血红色的指印。

    “嘶,”我倒吸了一口冷气。

    身子微微一颤抖,胥璟上仙的眉头一皱,急忙放开了我。

    “对不起子兮,没弄疼你吧!”

    “还好。”我摇了摇头,更加困惑的看向了胥璟上仙。

    仅仅是因为这些,所以他才生气的么?

    不过,显然不是这个样子的,胥璟上仙松开了掐在我的肩膀上的手指,他搂着我走到了屋内,将屋门拴好后,摁着我坐在了软榻上。

    他神情复杂的看着我,那双柳叶眸一皱,终于说了出来:

    “我亲眼看到,司命天君将命薄拿了出来,他用毛笔在命薄上改了改去,最后将那个人同你强行分在了一起。”

    停了停后,胥璟上仙继续说着:“甚至就连那个叫穆衿的和弎寅被别人下药的事情,都是他设计的。”

    嘴角挂上了一抹嘲笑,“没想到我每日里当做知心好友的人,竟然会在背后这样诋毁你,最后竟然还让那些人动了你的身子。司命天君用一句天命不可违,骗了多少的人,毁了多少门亲事?”

    说着,他有些难受的转过了身子,将脸上的悲痛收了回来。

    我一直以为,胥璟上仙已经原谅了我,对我在人界犯下的事儿都忘在了脑后,没想到,这个记得最真的人,反倒是胥璟上仙。

    垂下眸子,我有些惭愧的将视线转开,不敢再看向胥璟上仙了。

    他理了理情绪,“还记得,我第一次知道这些事儿的时候,他正将千年前的唐寅安排给了你,好让唐寅将你按倒在榻上,做一些不该做的事儿,若不是我正好碰到了,他不会笔锋一转,让他自行解决的。”

    胥璟上仙的话,让我的眉间拧了起来,在庙里的时候确实发生过这样的事情,难不成上仙看到的是真的么?

    可是,司命天君同我一没仇,二没怨的,他没有理由这样做,再则司命天君和我说过历劫的事情,我的劫本就源于一个“情”字,那些人,我自然是会遇到的。

    看着胥璟上仙一脸忧伤的样子,我站起身子搂上了他的腰。

    “别乱想了,这其中恐怕有什么误会吧!是我对不住你,我是神女,司命天君自然不可能对待凡人一样的对待我,更别说他无论是同你,还是同我,关系都是极为不错的,这样的情况下,他这个样子做,是因为真的不想同咱们再交好了吗?”

    我的话,让胥璟上仙的身子不自觉的僵硬了起来。

    上仙是一个重情的人,为了情意两个字,他可以无怨无悔的守候我一千多年,更别提同你交好了这么多年的司命天君,怎么可能说翻脸就翻脸。

    胥璟上仙沉寂了一会,转过身子看向了我。

    “可那些全是我亲眼看到的,难不成我亲眼看到的都是假的么?”

    我微微叹了口气:“若这是真的,已经撕破了脸,司命天君大方承认了便好,为什么还要亲自送贺礼来?”

    第二百章 天帝之礼藏玄机

    (先不要订阅这一章,这一章是为了全勤君而甩节操凑字数的,正在拼命码字中,更正后会通知大家~)

    我的话虽然有些偏颇,但也不是没有道理。

    胥璟上仙点了点头,坐在了我的身旁:“子兮说的很对,是我想的不周全了,咱们不说他的事情了,天帝送来了贺礼,子兮不去看看么?”

    胥璟上仙的话让我的眉头一挑:“快去看看,只顾着说司命天君的事情,差点把这件事情忘记了,以天帝的性子,恐怕送了不少稀奇古怪的东西过来。”

    见我不说司命天君的事情了,胥璟上仙唇角一勾,将我的身子拉了起来,带着我向放着贺礼的屋子走去。

    两个小仙童还没有离开,他们受到了胥璟上仙的邀请,自然而然的住在了蓬鎏仙岛上,打算明日再回去,胥璟上仙由着他们,蓬鎏仙岛这么大,再加上他们是天帝派来的人,让他们待在这里,既算是给了天帝一个面子,又算是得了仙童的人情。

    这样的事情何乐而不为?

    我们两个推门而进,快速走到了书房里。

    书房里,九个大箱子整整齐齐的摆放在了屋子的正中央。

    “就是这些么?”我指着大箱子问了出来。

    胥璟上仙点了点头,“就是这些,子兮去一个一个的打开看看吧!”

    我“恩”了一声,快步走到了大箱子面前,蹲下身子,摸向了箱子的锁扣处。

    “啪”的一下,箱子的盖子自动掀了起来,我急忙向后退了一步,躲开了弹射而出的箱子顶。

    “怎么了?”看到我的样子。胥璟上仙急忙走了过来。

    “没什么。”我摇了摇头,同胥璟上仙一起看向了大箱子。

    这是第一个箱子,箱子里装的满满的都是些金银珠宝、翡翠珍珠。一片金光灿灿,晃得人眼睛疼。

    对于一个获得了长生的仙人而言。钱财已经不重要了,天帝送的这一箱子东西,显然没什么大用途,反而显得有些俗气,我皱着眉头抬起头看了胥璟上仙一眼,将手中的盖子一甩,把箱子合了起来。

    “珠宝金银对天帝来说。还真是常见的很,天帝实在是太没诚意了。”我瘪了瘪嘴,走向了第二个箱子。

    胥璟上仙知道我只是稍稍抱怨一下,他的眼角噙着笑的。陪我走到了第二个箱子的面前。

    从外观上看起来,这两个箱子,甚至这一屋子的箱子都没什么特别的,有了上一次的经验,我仅仅将箱子的锁扣揭开。急忙向后一步,躲在了离箱子半米之外的地方。

    这个箱子里虽然不是珠宝金银了,却是一件件无缝的天衣,虽然比较实用,但还是有些强差人意了。

    我慢慢的将箱子合了起来。走向了第三个箱子。

    “哎。”看完了第八个箱子,我忍不住同胥璟上仙抱怨起来,“天帝还真是的,整整送了九个箱子,除了占位置,什么实用性的东西都没有。”

    听着我的抱怨,胥璟上仙低笑起来。

    “没什么,还有最后一个,子兮打开看看吧!”

    听着胥璟上仙的话,我同他点了点头,这已经是最后一个了,却不知道这里边到底会有什么。

    这么想着,我带着期待的走到了最后一个箱子的面前,弯下腰,慢慢的将锁扣掀了开来。

    一阵亮光突然从箱子中闪出,我只觉得眼前一痛,顿时没了知觉。 第二百章

    我的话虽然有些偏颇,但也不是没有道理。

    胥璟上仙点了点头,坐在了我的身旁:“子兮说的很对,是我想的不周全了,咱们不说他的事情了,天帝送来了贺礼,子兮不去看看么?”

    胥璟上仙的话让我的眉头一挑:“快去看看,只顾着说司命天君的事情,差点把这件事情忘记了,以天帝的性子,恐怕送了不少稀奇古怪的东西过来。”

    见我不说司命天君的事情了,胥璟上仙唇角一勾,将我的身子拉了起来,带着我向放着贺礼的屋子走去。

    两个小仙童还没有离开,他们受到了胥璟上仙的邀请,自然而然的住在了蓬鎏仙岛上,打算明日再回去,胥璟上仙由着他们,蓬鎏仙岛这么大,再加上他们是天帝派来的人,让他们待在这里,既算是给了天帝一个面子,又算是得了仙童的人情。

    这样的事情何乐而不为?

    我们两个推门而进,快速走到了书房里。

    书房里,九个大箱子整整齐齐的摆放在了屋子的正中央。

    “就是这些么?”我指着大箱子问了出来。

    胥璟上仙点了点头,“就是这些,子兮去一个一个的打开看看吧!”

    我“恩”了一声,快步走到了大箱子面前,蹲下身子,摸向了箱子的锁扣处。

    “啪”的一下,箱子的盖子自动掀了起来,我急忙向后退了一步,躲开了弹射而出的箱子顶。

    “怎么了?”看到我的样子,胥璟上仙急忙走了过来。

    “没什么。”我摇了摇头,同胥璟上仙一起看向了大箱子。

    这是第一个箱子,箱子里装的满满的都是些金银珠宝、翡翠珍珠,一片金光灿灿,晃得人眼睛疼。

    对于一个获得了长生的仙人而言,钱财已经不重要了,天帝送的这一箱子东西,显然没什么大用途,反而显得有些俗气,我皱着眉头抬起头看了胥璟上仙一眼,将手中的盖子一甩,把箱子合了起来。

    “珠宝金银对天帝来说,还真是常见的很,天帝实在是太没诚意了。”我瘪了瘪嘴,走向了第二个箱子。

    胥璟上仙知道我只是稍稍抱怨一下,他的眼角噙着笑的,陪我走到了第二个箱子的面前。

    从外观上看起来,这两个箱子,甚至这一屋子的箱子都没什么特别的,有了上一次的经验。我仅仅将箱子的锁扣揭开,急忙向后一步,躲在了离箱子半米之外的地方。

    这个箱子里虽然不是珠宝金银了。却是一件件无缝的天衣,虽然比较实用。但还是有些强差人意了。

    我慢慢的将箱子合了起来,走向了第三个箱子。

    “哎。”看完了第八个箱子,我忍不住同胥璟上仙抱怨起来,“天帝还真是的,整整送了九个箱子,除了占位置,什么实用性的东西都没有。”

    听着我的抱怨。胥璟上仙低笑起来。

    “没什么,还有最后一个,子兮打开看看吧!”

    听着胥璟上仙的话,我同他点了点头。这已经是最后一个了,却不知道这里边到底会有什么。

    这么想着,我带着期待的走到了最后一个箱子的面前,弯下腰,慢慢的将锁扣掀了开来。

    一阵亮光突然从箱子中闪出。我只觉得眼前一痛,顿时没了知觉。 第二百章

    我的话虽然有些偏颇,但也不是没有道理。

    胥璟上仙点了点头,坐在了我的身旁:“子兮说的很对,是我想的不周全了。咱们不说他的事情了,天帝送来了贺礼,子兮不去看看么?”

    胥璟上仙的话让我的眉头一挑:“快去看看,只顾着说司命天君的事情,差点把这件事情忘记了,以天帝的性子,恐怕送了不少稀奇古怪的东西过来。”

    见我不说司命天君的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