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知 - 第 49 部分阅读 不是妖人不是仙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海棠线上文学城小说精品推荐

    么都说不定,咱们不提我和他的事情了,来说说你和夏雨君吧。”

    “我和夏雨?”小玥反问了一遍,见我不想说唐寅的事情,她也没有追问,而是皱着眉头回答着我的问题,“别提了。我根本不想认识他!”

    “恩?”小玥的回答让我愣了一下,“发生什么矛盾了吗?”

    “不是发生矛盾。”小玥不高兴的向外看了一眼,“子兮你不知道,自从和他在一起后,我就没出过这深宫大院,闷都闷死了。”小玥抱怨的看着门外,“我说要去玉华山看看。哪怕是找个地方随便转转,可夏雨就是不同意,他一听到我要出去,就同我生气,真是烦死了。”

    小玥的话,不禁让我抿嘴一笑,有这么个男人管着小玥其实也是蛮不错的,要不然,以她的性格,恐怕没有哪里能收的住她。

    小玥的资质要比一般人好上许多。如今虽然被关在了后宫中,她也没有放下修炼,谈完了男人的事情,小玥突然站起身子,她拉着我的手向着自己的内室走去。

    “这是要去哪里?”我不解的看着她。

    皇妃的内室哪是随便乱入的,小玥同我隐秘的笑了一下,她手一伸,指向了床榻。

    “快过来。过来告诉你。”

    见小玥这么坚持,我微微一笑,跟着她快步走到了床榻旁。

    小玥坐在床榻上,她手一翻。立马将床榻上的床垫掀了起来,床垫下有一个小小的暗格,小玥将暗格打开,取出了其中唯一的那个小盒子。

    “这是什么?”我奇怪的看着她。

    我的话音刚落,小玥便把盒子打开了,一颗璀璨的珠子突然露了出来,那珠子比婴儿的拳头还要大,光芒万丈,照的人睁不开眼。

    见我不适的闪了闪身子,小玥急忙将手中的盒子盖了起来。

    我眉头一皱,问了出来:“这是鲛珠?”

    “是呀!”小玥点了点头,“这是前日在我桌子上发现的,一开始我会以为是珍珠呢!直到把它抓到手里,感觉到巨大的能量后,才发现是鲛珠。”

    鲛珠有起死回生的作用,这些珠子都是鲛人们的眼泪结成的。

    因为是眼泪,所以鲛珠的个头一般不大,若是哪一个鲛珠能有这么大,一定是鲛人们用心血和秘法制成的。

    鲛珠除了起死回生,其实还有养颜益寿的作用,能拿的出这么大一颗鲛珠的人,一定和鲛人有密不可分的作用。

    这么想着,我的脑海中突然闪现出一个人的身影,这么想着,我急忙扭过头看向了小玥。

    看着我的眼神,小玥冲我点了点头,看来不止是我这么想,就连小玥也这么认为。

    “会是她吗?”我喃喃自语的问了出来。

    “除了她谁会这么好心的送给我这么大一颗鲛珠,应该是她的。”

    小玥肯定的看和我,她的话让我不自觉的轻叹了一声。

    这么长时间了,我都快把梅梅忘记了,还记得第一次见她的时候,她是那么的软懦,甚至被人欺负了,也不敢说出来,没想到,她最后竟然会背叛我,背叛胥璟上仙,甚至是背叛整个玉华山的,将一副画送给曲邪。

    小小的一幅画,本没什么,可正是那幅画,拉开了我和曲邪说不清道不明的恋情。

    小玥虽然不知道当年具体发生了什么事,却也知道梅梅做了对不起我的事情,所以才失踪了,想到这里,我微微叹了口气,“梅梅怎么知道你在这里?”

    听了我的话,小玥愣了一下,她仔细的想了起来,过了一会,突然手一拍,同我说道:“啊!我想起来了,四个月前,我和夏雨刚认识的时候,曾经在一个客栈外见过一个打扮奇怪的人,那个人将自己整个包裹了起来,只露出了一双黑漆漆的眼珠子。”

    小玥点了点头,继续说着:“她就像没有脚一样,不是咱们一步一步的走着,而是一点一点的挪来挪去,当时我总觉得她很熟悉,一开始还以为她是魔界或者妖界的人,结果又没能在她身上感觉到妖魔的气息,现在想起来,那个人一定是梅梅无疑了。”

    四个月前?

    我的眉头皱了皱,那时候不正是妖魔二军进攻人界接近尾声的时候么, 我看着小玥,不解的问着:“小玥你是在哪里的客栈外碰到她的?”

    “尧都!对!就是尧都,尧都的花篱醉。”

    花篱醉?

    千年前的花篱醉是唐寅最大的产业之一,后来在几百年前,因为管理不善关闭了,没想到进几年又重新开了起来,我默默地感叹了一句世事无常,继续听小玥说着。

    “那时候夏雨正骗着我,让我同他一起回皇宫,梅梅一定是听到了,所以才知道我进了宫。”

    听着小玥的分析,我默默地点了点头,也只有这么说来,才能解释的清楚了。

    小玥拿着手中的盒子,突然抓住了我的手,将盒子放在了我的手里:

    “如今待在这皇宫里,我留着这个也没什么用,子兮你拿回去吧!说不准会对你修炼有益处。”

    没有想到小玥会突然把鲛珠放在我的手中,我急忙把鲛珠推了回去。

    “你留下吧!骊珠能驻颜益寿,如今你不修炼了,才更加需要这东西,恐怕梅梅也是这么想的,所以才悄悄把鲛珠送到了你的屋子里。”

    小玥还是不愿意,她同我不断的推攘着,见我打定主意不会收下,小玥这才将鲛珠收了回去,重新放在了暗格里。

    我的法术依旧被曲邪控制着,虽说唐寅暂时将神魂情咒抑制住了,但对我多少还是有些影响的。

    咬了咬牙,趁着小玥不注意的时候,我将自己的精魂能量滴入到了鲛珠里。

    好歹我也是真正的仙人了,这精魂能量对小玥而言,还是有大益处的,我看着她笑了笑,一起谈论起了其他的事情。

    小玥同我长久不见,是真正的有些想念了,我和唐寅就这么住在了皇宫里。

    光住在皇宫里,小玥并不满足,她将夏雨君赶到了御书房里,把宫门一关,让我同她睡在了一起。

    宫门能阻挡的住夏雨君,却阻挡不住唐寅,好在唐寅知道我就小玥这么一个朋友,他吃了我不少的豆腐后,这才笑眯眯的点了点头,让我住在了小玥的寝宫中。

    这一日清晨,我正同小玥坐在御花园里赏花,北方的天空中突然出现了五彩的霞光。

    霞光离得尧都很远,像是在千万里之外,可就算相隔了千万里,那霞光还是让整个尧都感觉到了浓浓的仙气。

    我站起身子,向着霞光望去,霞光中似乎有着什么缓缓地向着天界走去。

    恐怕是修真界的真人们,有人得到成仙了吧!我微微笑了笑,正在为这位有幸得道的仙人默默祝贺的时候,唐寅从远处快步赶了过来。

    “怎么了?”看着唐寅一脸凝重的样子,我不觉问了出来。

    唐寅的手中拿着一张玉华山的传音符,他什么都没说,而是将传音符递到了我的手中。

    我接过传音符,还没有说什么,便感觉到了一片欢声鼓舞。

    难道是玉华山的弟子成仙了么?

    不等我问,唐寅嘴型一动,吐出了两个字:穆衿。

    第一百九十五章 后宫恩爱有缘人

    穆衿?

    看着唐寅的口型,我不觉一惊。

    没想到几日不见,穆衿竟然这么快便得道成仙了?

    不过也是,低下头淡淡的笑了笑,穆衿原本就是下界历练的清欲仙人,成仙是迟早的事情,不过是少了一个机缘罢了。

    恐怕我对他所说的那一番话便是穆衿的机缘,他同我一样,只有认清了情爱,才能重新回到天界,位列仙班。

    唐寅慢慢的走到了我的身旁,他将传音符收了起来,坐在了我身旁的石凳上,奇怪的看向了我:

    “夫人似乎不怎么惊讶?”

    我同他摇了摇头,“他资质本来就出众,如果成仙的不是他,反而才让人惊讶。”

    听得我的话,唐寅眯着桃花眸子,低声笑了起来,反倒是一旁的小玥瞪大了双眼,看向了我们两个人。

    “夫人?”她的眼神在我和唐寅的身上转了转,最后将惊讶收了起来后,一脸探究的看向了我。

    她虽然一直猜测着我和唐寅的身份,却一直不敢说出来,没想到这一次,听到了唐寅对我的称呼后,竟然这么快将我们两个人的事情暴露了出来。

    淡淡的瞥了唐寅一眼,我将头扭了过去,捡起了石桌上的葡萄塞到了自己的嘴里。

    见我还是不愿意多说,唐寅笑出了声。

    “无玥师侄不需要太过惊讶,否则你的子兮师叔会害羞的。”

    听到了唐寅的答复,小玥显然更惊讶了。她一开始只是以为自己听错了,没想到唐寅不仅没有反驳,反倒是大大咧咧的承认了。

    承认了不算什么,如今更是直接了当的提醒着自己,让她不要问太多,不然子兮会害羞的?

    我轻咳了一声,站起了身子,“你们聊。我去小解一下再回来。”

    小玥自然是不肯放我离开的,比起唐寅,她同我更熟悉,小玥拽住了我的胳膊,同我挤眉弄眼的笑了笑,突然小声的说着:“我陪你去。”

    以小玥的性子,我今天若是不吐出点什么来。她一定不会放我离开的,更何况我们两个本就住在一个屋子里,现在不说,恐怕晚上更睡不成了。

    无奈的看着她,我点了点,“走吧!一起去吧!”

    既然说了是要去小解,唐寅一个男人自然不方便跟在我俩的身边。他摇了摇头,看着我,随手拿起一串葡萄,坐在了石亭里。

    果然,还没有走出御花园,小玥便拦住了我的身子:“子兮,你和弎寅长老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神神秘秘的,连我都不告诉?”

    见我没有回话,小玥更加着急的说着:“前几日问你的时候,你便以不知道该怎么说含糊了过去。这一次难不成还想用这个理由做借口?”

    小玥不满的看着我,她嘴一动,显然有了新的控诉。

    生怕她再说一些我更不想回答的问题,我急忙伸出手点在了她的唇上,止住了小玥剩下的话。

    “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和你说,我同他千年前就认识了,他那时候是尧都第一富商,叫唐寅。为了解决一件复杂的事情,我只好同他扮起了假夫妻,所以他才叫我夫人。”

    我的回答显然让小玥丝毫不满意,她的眼神一立。不满的看向了我:

    “骗子!还千年前呢!弎参掌门都没活了千年,你们两个怎么活千年,再说了,三长老活了千年我还信,你同我一起上的玉华山,子兮你是什么时候活了千年的?”

    小玥的话还真是让我为难了,这要跟她将清楚,我非得把这段时间发生的所有都细细的同她说上一遍。

    我自然是没那个闲情逸致的,正准备胡乱编一个理由蒙骗过关,小玥突然拽着我的手,向着她所住着的寝宫跑去。

    “你可别想骗我,我知道你故事长,所以咱们快些回寝宫里,然后慢慢的道来。”

    小玥的话,让我整张脸都皱在了一起,看着她微微叹息了一声,我们两个人飞快的跑向了小玥的寝宫。

    如今,夏雨君的后宫里只有小玥一个女人,虽然夏雨君还没来得及给小玥什么名分,但宫里的下人们,乃至宫外的人都知道了小玥的存在。

    实际上,小玥算得上独冠六宫的皇妃,甚至是皇后了。

    我们两个人这样毫无形象的狂奔不知道引起了多少下人的侧目,实在是不忍心再让她们看下去,我手一招,捏了个隐身诀,将我们两个人的身形隐藏了起来。

    小玥的寝宫离得御花园并不远,我们不过一炷香的时间,便跑了回去。

    推开门,气喘吁吁的坐在了床榻上,我斜靠在床杆上,大眼瞪小眼的看向了小玥。

    “你还真是不怕人笑话。”

    听我这么说她,小玥扶着凳子站了起来,她走到外厅,倒了两小杯的茶水后,走到了我的面前。

    “有什么好笑话的?连真性情都不敢表达出来的人才应该让人笑话。”

    听着她的谬论,我斜着白了她一眼。

    接收到了我的神情,小玥嘿嘿一笑,搬着凳子坐在了我的身旁。

    “好了,现在场地也有了,水也喝了,可以开始讲讲你们的事情了吧!”

    知道逃不过了,我微微叹了口气,将手中的茶杯放到了小玥的手中。

    看着她一脸兴奋的样子,我唇角一勾,突然来了兴致,严肃的看着小玥,我清了清嗓子突然问了出来。

    “小玥,下面的话很重要,你确定自己要听吗?”

    小玥显然没想到我会突然严肃起来,她身子一愣,愣愣的点了点头。

    看着小玥的样子,我抿着嘴一笑,继续装严肃的同她说着:

    “既然你这么想知道,那我便告诉你,不过你要答应,千万不能说给别人听。”

    见小玥一脸茫然的点着头,我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

    看着我毫无形象的大笑,小玥终于反应了过来,她狠狠的一推我,满脸不高兴的说着:

    “好你个子兮,竟然敢耍我!快些将你们直接的事情交代出来,否则我这就找夏雨君去,让他把你们之间的事情写成诏书,昭告天下、”

    小玥的话让我的嘴角一抽,忍不住笑了出来。

    看着我的眼,我终于将事情的起末全都告诉了她。

    一开始小玥还要哦听我开些玩笑,但从听到我穿越了千年,应了劫成了神女后,小玥再也没有说过话了。

    见我终于说完了,小玥站起了身子,走到我的面子,紧紧的盯着我的脸,仔仔细细的抚摸了一遍。

    不解的看着她,我奇怪的问着,“怎么了?”

    小玥听到了我的声音,她神情不变的摸着我,随后低声嘟囔了出来:

    “没什么,我来摸摸看这神女和平常人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被她的行为逗乐了,我抓着她的手,将她拉到了身边:

    “没什么不一样的,只是活的长了些。”

    听着我的话,小玥嘴一撇不高兴的看向了我:“岂止是长了些,简直是长了许多、很多、非常多。”

    说着,她顿了顿,将手中茶杯里的水全都喝掉后,才继续同我说着:“都是神女了,一千年算个什么,你能惹出这么多桃花来,也算不上什么了,我要是你这个年纪,恐怕男人都换了好几批了。”

    说到这里,小玥自己忍不住大笑出来,然而,她还没笑够,神色一僵,停了下来。

    随着她的神情,我扭过头看向了门口,夏雨君不知道什么时候来的,他推开了门,一脸不爽的看向了小玥。

    “是么?是因为朕不好,满足不了爱妃,所以爱妃想要换男人了?”

    夏雨君的话让小玥身子一颤,她求救似地看向了我,刚刚疯婆子一样的架势全不知藏到了哪里,如今像一直温顺的小猫一样简直判若两人。

    小玥站了起来,她一脸谄媚的走到了夏雨君的面前。

    “你这是说的什么话,我那不是同子兮开玩笑呢么?”

    夏雨君冷冷的瞥了她一眼,他拽着小玥的手,将她的身子一带,搂在了自己的怀里。

    “什么玩笑可以开,什么玩笑不可以开,难道你不知道么?看来是朕好久没有陪爱妃,导致爱妃都快把朕忘记了。”说着,夏雨君抬头看了我一眼,“弎寅长老住着的院子已经收拾了出来,子兮仙人若是不介意的话,今晚可否移步?爱妃缺乏管教,朕得好好‘疼爱’她一次了。”

    夏雨君将‘疼爱’两个字咬的很重,仿佛恨不得此刻就将小玥吞掉一样。

    我善解人意的瞟了小玥一眼,很是乐意的点了点头,随后站起了身子。

    没想到夏雨君也是一个这么霸道的人,当年在界外城见到他的时候,他还曾一度风度翩翩,当然,也曾一度被黑珊瑚锁在了墙壁上,那么软弱。

    看着夏雨君,我微微一笑,同他点了点头,算是行过了礼后,不理会身后小玥的痛呼,转身走了出去。

    天底下的男人都一样,当他们碰到自己真正喜欢的女人时,一定会露出自己霸道幼稚的一面。

    这么想着,我偏回头看了一眼被夏雨君摁在怀里的小玥,推开门噙着笑走了出去。

    第一百九十六章 勿要张扬伤心话

    没想到唐寅正站在屋外等我,见我出来了,他快步走到了我的身边,拽着我的手腕,将我拉到了怀里。

    “夫人,这几日玩的可好?咱们该回了。”

    “回?”唐寅的话让我愣了一下,“怎么突然说这个?”

    唐寅同眯着眼笑了笑,他伸手在我的眉心点了一些,调笑的说着:“夫人明智,为夫未曾同掌门师兄打招呼便离开了这么多日,如今连穆衿师侄升仙的时候都不在场,师兄已经非常不高兴了,夫人就算是同情同情为夫,可怜可怜为夫,同为夫一起回去可好?”

    我眉头一挑,看着他摇了摇头:“没什么可怜的,你若是着急就先回去呀!我还想再在这里同小玥多待几日呢!”

    唐寅仿佛早就猜到我会这么说一样,他搂在我腰上的胳膊一个用力,将我整个人提了起来,倒扛在了肩头上。

    “为夫就知道夫人不会同意,所以为夫一早便准备好用强的了。”

    说着,他嘴角含着笑,唤来仙云将我扔在了仙云上。

    仙云软软的,如同躺在了棉花团子上一样,我动了动身子,正准备坐起来,唐寅突然俯身压了过来。

    他丝毫不客气的压在我的身上,密密麻麻的吻随之而来。

    我急忙推了推他,将他的身子推在了一边。

    “不要这样,举头三尺有神明,天上的仙人都看着呢!”

    “看着又怎样?为夫同夫人拜堂成亲的时候,他们同样见证过了。这个时候,为夫同自家夫人亲热一番,有什么不可?”

    我从他的身子下钻了出来坐在了一边。

    “这可是仙云上,仙云在仙界并不罕见,你这样对我,说不准一会便有小仙童出现,以伤风败俗的理由将你抓走,关到没有人烟的仙冤里去。”

    我的话让唐寅眯着桃花眼哈哈的大笑了起来。然而他只是笑了一番,却没有再将我压在身下了。

    我们两个人就这么躺在仙云上,静静地想着玉华山飘去。

    就像来的时候那么迅速,回玉华山的时候,同样没用了多长时间。

    仿佛有人已经料准了我们两个人会在这个时候回来,仙云前脚刚踏入玉华山,便被人拦下了去路。

    这一次拦下我们去路的并不是哪一个人。而是整个玉华山的弟子们。

    站在最前边的是弎参掌门以及大长老、二长老和弎散真人,他们的身后跟着众多的弟子。

    “恭迎三长老回山,恭迎子兮仙友回山。”

    仙友?

    我的眉头一皱,看向了身旁的唐寅,唐寅并没有回答我,而是拉着我的手走下了仙云。

    不知怎么的,我总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急忙甩了甩拉着我手的唐寅,却并没有甩开。

    “感觉各位师门的照料,希望今日众位能见证一下,我同子兮仙友结为道侣的婚事。”说着,唐寅顺手搂在了我的腰上,向上众人走去。

    唐寅的话让我一愣,猛地扭过头看向了唐寅,却见唐寅一脸无辜的看向了我。

    “夫人不早就同为夫结亲了么,这个时候何故这样的表情。”

    看着唐寅的样子,我不高兴的瞅着眼前的一切。转过身,向着相反的方向走去。

    这个时候,唐寅已经想办法让众人都见证了我们两个人的事情,又怎么会这么轻易的将我松开,他抓着我的手,手指慢慢的滑向了我的手腕。

    手腕上被曲邪种下的东西还在,我身子一软,顺势倒在了唐寅的怀里。

    以外人的角度看来。仿佛我是在同他投怀送抱一样。

    唐寅在我的记忆中,一直是一个风度翩翩的存在,没想到他竟然也会用我身上的神魂情咒啦来威胁我了。

    失望的看着他,我没有再反抗。反倒是怪怪的站在了唐寅的身边。

    修真界的弟子们若是结成道侣,并不像人界一样大摆筵席。

    在修真界,只要男方当着众人的面同你求了婚,而你在众人的面前没有回避,那么便算两个人结成了道侣,没有意外,其他人不许干涉道侣的。

    感受着手腕处传来的阵阵酸麻,除了隐忍外,我没有说什么,也没有再做什么。

    玉华山的弟子们仿佛感觉到了我身子不断传出的抗拒气息,他们没有一个人敢靠近我,反倒是匆匆瞥了一眼后,快步离开了。

    “夫人不高兴么?”同旁人打完了招呼,唐寅突然扭过头看向了我。

    “你强迫我。”我看着唐寅,淡淡的说了出来。

    听我这么说,唐寅愣了一下,“为夫什么时候强迫过你?”

    被唐寅的话一问,我反倒是对不上来了,看着他的眼,我微微一笑,突然说着:“一直以来,有件事我并没有跟你说过,但既然你这么好奇,那我今天便告诉你。”

    听到了我的话,学生们很有礼貌的退了出去,为我们两个人腾出了大量的闲置草地。

    我扭过头看向了唐寅,“唐寅,虽然千年前我同你拜过了堂,但那已经是千年前的事情了,若是换算成丨人界正常的夫妻,咱们也轮回了十几次了。”

    我满意的看着唐寅将手头的动作停了下来,继续同他说着:

    “就像我刚刚说的,如果说咱们是平常人的话,一千年足够轮回七八次了。如今是千年之后,物是人非,我本就是天上的碧落神女,当时下凡也不过是为了应劫,你若是用一个拜堂成亲来压制我,恐怕有些太早了些。”

    听着我的话,唐寅的手心慢慢冷了下来,咬了咬牙,我继续说着:

    “在没有认识你的时候,我已经认识了胥璟上仙,胥璟上仙同我相处已久,更是天帝赐给我的夫君,作为一个已经有夫君的人,同你在一块,不过是因为一时的鬼迷心窍,如今我要说的话已经活完了,你可有什么要问我的吗?。”

    我的话,就像一块小石子击打在了水面上,引起了一层层的涟漪。

    唐寅看着我,他眼中的笑意逐渐收去,一脸严肃的看着我:“你同胥璟上仙有婚约?”

    “是,”硬着头皮,我点头应下了他他的话。

    “你从未同我说过。”唐寅的话音冷了下来。

    “是你从未问过我。”看着他的眼,我淡淡的笑了笑,“一开始我没了记忆,所以才同你处在一起,可是慢慢地我神识恢复了,只是对你心存愧疚,又找不到合适的机会同你说清楚,所以只好这么跟在了你的身边。没想到你这么迫不及待的趁我不知情的情况下,向天下人宣告我是你的道侣,实在是有些过火了。”

    这些话,如今钢针一样直直的戳向了唐寅的心,让他找不到反驳的机会,平静的看着我,突然,他的桃花眼眯了起来。

    “夫人,你这是在考验为夫么?”

    考研?我愣了一下,唐寅怎么会这么想?

    我和他的事情总得有个了解,就像昙花,即使开的再美,也终是会凋谢。

    天帝订下的婚约,我绝不能反悔,况且,胥璟上仙对我极好,在没有下界历劫的时候,我同胥璟上仙的关系不亚于和唐寅一样亲近,看着唐寅,我的心头有着浓浓的愧疚,原本一些道歉的软话,到了嘴边,却成了更为冰冷的拒绝。

    “对不起,我没有考验你,只是,若只是维持着现在这种关系,我还可以接受,偏偏你要弄成丨人尽皆知,实在是让我为难,胥璟上仙在妖界救我的时候,和曲邪打在了一起,现在看来,胥璟上仙恐怕是受了重伤才没有来玉华山接我,但你这么一弄,胥璟上仙一定会得到消息,得到消息后,就算他伤的再重,也会在第一时间将我接回去的。”

    明明都是事实,说出来却是这么的残忍。

    唐寅看着我,他一把搂向我的腰,就要向着我吻去。

    侧过头躲过了唐寅的吻,唐寅看了我一眼,他头一低,突然袭向了我的脖颈,唐寅咬的很用力,一种被撕裂的痛从勃颈处传了出来。

    我狠狠的推着他,不仅没有将唐寅退走,反倒是让自己没了什么力气。

    其实,今天的事情都怪我自己,现在看起来,若不是我拖拖拉拉,不将事情说清楚,唐寅也不会同我纠缠不清这么久,同样,我们也不会弄出现在这么多尴尬的事情。

    他就算将我浑身的肌肉都吃干净,我都不该说些什么的。

    闭上了眼,我松开了手腕上的力气。

    突然,我只觉的脖颈处一凉,这才发现自己竟然换了一个怀抱。

    睁开眼看向身后,我只觉得自己的脑子“嗡”的一声,像是要爆炸了一般。

    身后来的不是别人,竟然是我千躲万躲都躲不过的曲邪。

    曲邪一脚将唐寅踹开,他把我搂在了怀里。

    “小懒猫,本君不过对你和颜悦色一些,你便悄悄地从本君的眼皮低下偷跑了出去?这也就算了,如今不过几天的时间,你竟然勾搭上了其他男人?”

    曲邪的脸上并没有带那块标志性的银色面具,他常年见不着阳光,微微有些惨白的脸,紧紧的盯向了我。

    第一百九十七章 你争我抢上仙怨

    对于曲邪,我总有一种莫名的恐惧感,他的出现让我心下一惊,急忙向一旁躲了躲。

    可曲邪的力道很大,他根本不给我逃离的机会。

    一把将我拽了回去,重新搂在了自己的怀里,曲邪白了我一眼,神情不悦的拽着我的胳膊,转身向着远处走去。

    曲邪不需要仙云一类的东西,他的身形快如闪电,微微一个提气,就要比仙云还要快上许多。

    曲邪要走,唐寅自然不让他走了,他将腰侧的迷魂扇抽了出来,猛地朝着曲邪扔去。

    迷魂扇是半神器,它的威力自然不容小觑。

    曲邪原本没把迷魂扇放在心上,他的袖子一挥,不仅没将迷魂扇挥出去,反倒被迷魂扇割断了自己的袖子,连着他都向后退了几步。

    “迷魂扇?”曲邪紫眸一眯,扭回头看向了我,“你什么时候给他的!”

    曲邪怎么知道迷魂扇在我的手里的,我心下一惊,急忙将脸上的表情收了起来。

    就算他知道了,只要我不承认,曲邪也不能将我这么样的。

    这么想着,我静静地看向了曲邪和唐寅的打斗。

    曲邪是妖君,他自然比唐寅强的多,唐寅最强的不是攻击,而是阵法。

    可惜现在的状况下,一来没有列阵的条件,二来没有那个时间,唐寅仅凭着一把半神器的迷魂扇同曲邪根本纠缠不了多长时间。

    果然,不到十多个回合,唐寅立马败下阵来。

    他单膝跪在地上,脸上被曲邪的剑气所伤,划了一个细细的口子。

    看着唐寅的样子,我的眉头紧紧地皱在了一起,对于唐寅。我的心里多少还是有些喜欢的,不忍看向他,我拉住了曲邪的袖子。

    “好了。不要打了,我同他没什么的。你到底走不走?”

    “没什么?”曲邪的紫眸眯了眯,“是没什么,还是怕我杀了他?”

    在妖君这个位置上待得久了,曲邪看多了人情百态,他一眼便看出了我的心思,更是丝毫不留情面的指了出来。

    这个时候,我若不说一些嘲讽唐寅的话。恐怕曲邪是不会放过他的。

    看了唐寅一眼,我张了张嘴,实在是说不出来,只好转过身。猛地踮起脚,吻上了曲邪的唇。

    曲邪没有想到我会用这样的方式证明自己对唐寅没什么情意,他淡淡的瞥了唐寅一眼,看到了唐寅惨白的脸色后,紫眸一眯。将我的身子扳倒,用力的加深了这个吻。

    读懂了曲邪眼中的深意,我将他的身子一推,站到了一旁。

    “这下可以了吧!咱们走吧!”

    我的话让唐寅的身子一震,他猛地抬起头看向了我的背影。随后一脸悲伤的闭上了眼,将头垂了下去。

    我不知道自己的话,唐寅到底信了多少,以他的聪明自然能够看出我是在保护他,只不过这样的保护方式,对唐寅而言,他似乎不大愿意接受。

    反倒是曲邪乐意了。

    他最后看了唐寅一眼,一手搂在我的腰上,瞬间没了踪影。

    大风顺着脸颊挂在了我的身上,即使曲邪将我护在了怀里,我还是感到了不适。

    “咱们这是要去哪里?”咬着牙,我顶着风问了出来。

    听到我的声音,曲邪低头看了我一眼,“回妖界。”

    我同他点了点头,“咱们坐仙云回吧!风太大了,吹得难受。”

    听着我的请求,曲邪顿了顿,可他的眉头一皱,脚下更是加快了速度。

    “抱紧我,你的仙云太慢了,咱们得赶紧回去。”

    曲邪异常的样子,引起了我的警觉,难不成附近有什么人么?所以才让曲邪如此的紧张?

    我想要将神识放出来向着曲邪遮挡的身后望去,可是我的神识刚刚离开身子,就被一层无形的结界反弹了回来。

    察觉出了我的小动作,曲邪低头看了我一眼:“你干什么?”

    “没什么呀,我就是想看看咱们现在到哪里了。”

    曲邪怀疑的看了我一眼,他嘴唇微动,“舜都。”

    “舜都?”我奇怪的看着曲邪,“不是要回妖界么?回妖界的结界不应该在东海么?咱们现在为什么要向着南走?”

    曲邪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他的身子一闪,一个人影立刻挡在了他的身前。

    我吃惊的看着一席白衣的男人,胥璟上仙什么时候来的?

    “放开她。”胥璟上仙看着曲邪,淡淡的说了出来。

    人界不比妖界,在妖界,胥璟上仙受到了太多的制约,所以才会同曲邪平分秋色,但若是在人界或者仙界,就像唐寅打不过曲邪一样,曲邪根本不是胥璟上仙的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