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知 - 第 48 部分阅读 不是妖人不是仙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海棠线上文学城小说精品推荐

    还要明艳几分:

    “没什么事情,只是感应到了师姐身上的气息,感觉师姐会到三长老这里做客,便冒昧来到三长老的屋子等着两位了。”

    感应到?

    我的眉头皱了皱,我从没有收到过穆衿的东西,他是怎么感应到我的。

    显然穆衿绝对不会告诉我,他站起了身子,向着我和唐寅走来。

    “还请三长老照顾好子兮师姐,思仙先退下了。”

    唐寅巴不得穆衿快些离去,他向前走了一步,搂在了我的腰上,同穆衿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了。

    唐寅的记忆随着我回到天界便慢慢苏醒了,穆衿也是一样,虽说是上一世的事情,穆衿却零零散散感觉到了不寻常的气氛

    p:

    不好意思,节假日事多,晚上还有一更

    第一百九十一章 深宫大院小玥屋

    穆衿是谁?

    他能成为难得一见的修炼天才,要的不仅是资质。

    穆衿察觉到不寻常的时候,便开始四处走动着,搜寻着跟脑海中突然出现的画面有关的信息。

    他不厌其烦的搜寻着,穆衿竟然靠着那些只言片语的信息,得知了他上一世的事情。

    慢慢地他将大半的资料都聚集在了自己的身上,自然而然的,他看到千年前的事情,那些事情,一件件的历历在目,让穆衿变得有些失措。

    这个世界上能有仙人,那必然会有生死轮回一说,穆衿将手中的资料一合计,慢慢的回忆起了他上辈子发生的事情。

    对于他的猜想,最好的验证人就是唐寅和我,我已经失踪好长时间了,穆衿只好时不时的来找唐寅,想要从唐寅的话中套出一些他想知道的事情。

    不过很显然穆衿太小看唐寅了,他来了很多遍,却从来没有在唐寅的身上得到多少有用的消息。

    正当穆衿准备把这件事放到一边,好好修炼的时候,他突然察觉到一股熟悉的气息。

    凭着这股熟悉的气息,穆衿猜到我回来了。

    他想要同我说些什么,看着唐寅丝毫不友好的眼神,和我生疏的样子,穆衿笑了笑,转身离去了。

    我大概猜到了他的想法,恐怕在穆衿的心里,寻找记忆,只是因为前世的记忆让他有所牵挂,可是现在,我的疏离让他的牵挂消失了。

    将时间耗在一个对自己没什么兴趣的人,穆衿不是傻子。

    他能这么想,于我而言同样是个不错的选择,我静静地注视着穆衿的身影,靠在唐寅的怀里。看着他慢慢离去。

    “夫人还真是狠心呢。”唐寅在我的耳边轻轻的说了一句。

    他的记忆恢复了,自然知道了我和穆衿之间的事情,我和穆衿的情意。恐怕他是最清楚的人了。

    这个时候见我如此对待一个曾经喜欢的男人,唐寅有些受伤的抱怨了一句。

    看着他的样子。我不自觉的笑了起来,“怎么?你要是觉得狠心,趁着穆衿还没有走远,我再追上去?”

    唐寅就是那么一抱怨,他显然没有想到我会这么回复他,唐寅愣了一下,突然笑了起来。

    他的桃花眸笑眯眯的盯着我:“夫人还真是坏的很。你大可试试,为夫一定不会责怪夫人的。”

    知道唐寅是在跟我打趣,我勾着嘴角转过了身子:“行了,别说了。快些走吧!我累的很。”

    说起来,我真的是累的很,在妖界的日子,我日日提心吊胆,历劫的那段日子。也没怎么休息过,如今历了劫,逃出了妖界,我只觉得浑身上下十分轻松,实在是需要好好休息一番。

    唐寅同我笑了笑。他站在了门口,单手背在身后,手一伸,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我很不客气的走了进去,大步向着唐寅的床榻走去。

    唐寅的屋子很符合他一贯的审美,入目,所有的东西,都是粉色的。

    摸着唐寅粉色的床帏,不知怎么的,我突然想起了青楼女子的绣房,想到这里,一个忍不住,我突然笑出了声音。

    唐寅见我盯着床帏笑了,他细细一琢磨很快便想明白了原因。

    一个跃起,唐寅搂在了我的腰上,他瞬间将我扑倒在床榻上,随手拉下了床帏。

    “夫人,为夫的这一切可都是为你准备的。”

    为我?

    我的眉毛微微挑了起来,“我又不是青楼里的姑娘,你给我准备一间会‘客’的绣房干嘛。”

    这么一番话不过是同唐寅打趣,唐寅瞪着眼看着我,“啪”的一声拍在了我的屁股上。

    “你说我这里是青楼的绣房?”

    唐寅眯着眼在我的耳边轻轻地说着。

    看着他的样子,我不觉笑了起来,“好话不说两遍。”

    唐寅的眼睛一瞪,他瞬间将我压在了床上,袭向了我的脖颈。

    一夜无眠。

    第二日清晨,懒懒的伸了一个掌,我坐起了身子,唐寅一夜劳累,现在还躺在床榻上不愿起来,看着他的样子,我抿着嘴一笑, 把旁边板凳上的衣服揪了快来,开始慢条斯理的穿起了衣服。

    被我穿衣服的风声折腾醒,唐寅一脸睡意的看向了我:

    “夫人要去哪里?”

    “难得来一次玉华山,我想去见见小玥。”

    “小玥?” 唐寅的眉头皱了皱,“无玥?”

    “正是!”我回了唐寅一句,“ 好久没见过她了,趁着现在有时间,去看看她。”

    唐寅总算是彻底的清醒了过来,他坐直了身子,将脑袋搁在了我的肩膀上,“夫人还是再睡一会吧!你今天是见不到她了?”

    “恩?”唐寅的话让我一愣,“为什么?她闭关了吗?”

    唐寅摇了摇头,“夫人太久没有来过人界和修真界了,竟然连这么重大的新闻都不知道。”

    “新闻?”唐寅的话让我更加的摸不着头脑,“什么事,别卖关子了,快点说出来。”

    见我着急了,唐寅眯着眼笑了笑,他靠在了床杆上,一把将我搂在了自己的怀里:“如今你想要见无玥师侄,只能去大夏皇宫才能见到了。”

    “大夏皇宫?”我从唐寅的怀里钻了出来,瞪着他说道:“你倒是快些说出来,不要再卖关子了,不然我出去问别人去了。”

    听我这么说,唐寅终于不再东扯西说,他眯着眼在我的脸上啄了一口:“无玥师侄在下山历练的时候,碰上了夏雨君,两个人一见钟情,爱情之花瞬间燃起,小玥没有回再回师门,直接跟着夏雨君回大夏皇宫了。”

    夏雨君?

    我不可置信的看向了唐寅:“夏雨君不是有龙阳之癖,养了一后宫的美男吗?他怎么又同小玥搞在一起了?”

    “非也,”唐寅笑了笑,“生为皇家的人,若是那么简单,那么蠢,只会让天下人耻笑,他如何坐得稳这大夏天朝的江山?”

    见我一直盯着他,唐寅把我的身子一摁,重新摁到了自己的怀里,“夫人不要着急,为夫这就和夫人慢慢交代,夏雨君根本没有龙阳之癖,被他养在后宫的也不是什么美男,而是一群功臣将士之后,被他藏在后宫里,悄悄的训练着,他只是为了蒙蔽十三王爷,所以才骗天下人,说自己有龙阳之癖,如今十三王爷已除,夏雨君自然不需要再瞒着了,他将后宫里的能臣将士都封王封侯了。”

    唐寅的话,让我大跌眼镜,在界外城的时候我是见过夏雨君的,老实说来,夏雨君确实很像一个谦谦君子,直到暴露了身份,承认自己是夏雨君后,才又变回了猥琐下流的样子。

    这么一想,他还真是一个能够隐忍的好皇帝。

    我不觉将唐寅推开,穿上绣花鞋站到了地上。

    唐寅不满的看着我,“夫人,你这是要去哪里?”

    我将衣服拢了拢,站到地上,向着门口走去,“自然是去见见无玥,仅凭你一人之言,我不太放心,这么多年,我就她那么一个朋友,自然得好好看看小玥去,以防她被夏雨君骗掉。”

    听到了我的解释,唐寅顿时觉得有些哭笑不得,他顾不上穿衣服,急忙站起身子,拽住了我的衣摆。

    “我的好夫人啊!你还真是听风就是雨,为夫陪你一起去怎么样?能不能等为夫一小会,容为夫穿个衣服?”

    听到唐寅的话,我点了点头,其实有他跟着也不错,不然不带着嘲风和小银,我一定找不到大夏皇宫的方位在哪里。

    唐寅收拾的很快,没一会便穿好了衣服,他用一根薄薄的粉丝带,系住了头发,抓着我的手,向门外走去。

    “夫人,走吧!”

    我点了点头,跟在他的身后走出了屋外。

    “夫人要带小银和嘲风吗?”

    我摇了摇头,它们两个太引人注目了,我从一开始就没打算带它们出去。

    见我不带它们两个人,唐寅的手伸向了自己的腰侧,将他的扇子抽了出来。

    说起来,唐寅的折扇也是一件半仙器了,它不仅是唐寅的武器,还是唐寅的坐骑,我皱着眉看着它的折扇,心中微微一个默念,就把仙云召唤了过来。

    “走吧!坐仙云吧!你的扇子太慢了。”

    我的话让唐寅顿时一愣,他一口气没上来,正好卡在了脖颈间。

    看着唐寅的样子,我的嘴角不自觉的扬了起来,拽着他的胳膊,一步跨到了仙云上。

    ,唐寅气郁的看着我,竟然没有在同我讲话了。

    我抿着嘴看向了他,抓着他的手在他手心上一咬,把他的血滴在了仙云上。

    “别恼着了,快些走吧!我找不到去大夏皇宫的路的!这仙云认你做了主,你只需心念一动,就能控制它去任何想去的地方了。”

    见唐寅还是不高兴,我突然钻入到佛珠里,从佛珠里拿出了一把桃粉色的折扇。

    这把扇子是宓琉天后送给我,让我捉拿珈华时用的,没想到还没轮的上它出场,珈华就已经被抓住了。

    我看了看手中的折扇,慢慢的伸向了唐寅的眼前。

    第一百九十二章 事事躬亲来尧都

    显然唐寅没有想到我会送这么个东西给他,他眼神一眯,瞬间将绣着桃花的粉红色折扇抢到了手中。

    本就是要送给他的东西,我自然不会和唐寅争抢。

    “这是什么?”

    唐寅的眼神瞟在折扇上,同我问了出来。

    “这个?”我嘴角一弯,“是扇子呀!”

    听到我的打趣,唐寅将扇子收了起来,“为夫自然知道这是扇子!看来夫人只是要送给为夫一把漂亮的扇子而已?”

    “怎么?不满意嘛?”我挑衅的看着他,双腿盘起,坐在了仙云上。

    “怎么会不满意呢?”唐寅眯着桃花眼笑了笑,突然蹲在了我的身边,慢慢地摇动起手中的折扇。

    一股香气从扇子中传了出来,我只觉得眼前一晕,差点从仙云上摘了下去。

    唐寅这个混蛋,他早就猜出了扇子中的不妥,所以才故意那么说,好让我放松警惕。

    迷魂扇是宓琉天后的宝物,还记得宓琉天后当时说这迷魂扇飘散出的香气可以迷惑人的心智,让人听自己的摆布。

    果然,闻了迷魂扇的迷魂香后,我只觉得自己浑身赏析软乎乎的,整个身子都要向唐寅倒去。

    “夫人,可真是可爱。”看着我的样子,唐寅不厚道的笑了起来,我怒目而视的看着他,结果却因为浑身的瘫软,失去了力气,整个瘫倒在唐寅的怀里。

    “夫人可知,这迷魂扇是天下三大神扇之一,当年为夫在翻古书籍的时候,一眼看准的就是这迷魂扇,没想到为夫寻找了这么多年的东西,竟然在夫人的手中。真是太感谢夫人了。”

    说着,唐寅俯身在我的耳边。从我的脖颈上狠狠的吸了一个红印。

    没了反驳他的力气,我只觉得浑身软绵绵的,脑子也迷迷糊糊地。

    恶狠狠地瞪了唐寅一眼。我只得躺在唐寅的怀里,看着他一路J笑着向大夏皇宫飞去。

    唐寅不用我说。他对仙云的驾驭能力要比我第一次接触到仙云时强多了,不过两个时辰,我们便到了大夏皇宫。

    唐寅停在了尧都的城门外,在高空看着怀里的我问道:“夫人,可要陪为夫重逛一次千年后的尧都吗?”

    我在他怀里躺了两个时辰,迷魂香的药效基本已经散尽了,我懒懒的往他身上一靠。打了个哈欠说道:

    “随你!我累的很,你要扶着我,一直扶到皇宫里。”

    唐寅巴不得我一直腻在他的身上,他同我一边笑着。一边选了个没人的角落降了下来。

    “走吧夫人,为夫来搀着你。”唐寅的一只手伸到我的腰后,另一只手扶着我的胳膊,就这么向着尧都走去。

    其实我们两个现在的这种姿势,在外人看来是极其不雅观的。人界男尊女卑的思想很严重,在那些人的脑子里,他们认为女人在外边一定要将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不可,否则绝对不能出现在大街上,同样。只能是女人搀扶着男人,而不是男人搀扶在女人。

    当我们两个以这样一种姿势走到城门口的时候,我清楚的听到了道路两旁的议论声。

    扭过看了唐寅一眼,见他笑眯眯的样子,我不觉胸口气郁,更是将自己整个人压向了他。

    唐寅自然猜出了我的意思,他很配合的搂着我,显露出一副惧内怕妻小男人模样。

    看着道路两旁人们的指指点点,我不觉轻笑出声,看着唐寅被人数落,我只觉得浑身上下都舒坦了不少。

    “怎么样,后悔了没?”

    我挑眉看向了唐寅。

    唐寅的桃花眼一眯,我当着众人的面,突然向我的嘴角袭来,在我的嘴角狠狠的吻了下去。

    唐寅的动作让我浑身一僵,他满意的抬起头,一脸笑意的拽着我的身子大步向前走去。

    这个样子,恐怕比刚刚更过分了!这在众人眼里简直就是伤风败俗!

    跨入了城门,唐寅带着我向他曾经的商铺走去。

    其实于唐寅而言,舍弃人界的一切,选择到玉华山修仙,是一件舍弃很多,很累的事情。

    尧都第一首富,唐寅在离开尧都的时候,将自己所有的财产都拱手送到了穆衿的手上,只可惜,司命天君为了让我历劫,同时又不破坏穆衿的命数,他在穆衿不足二十五的时候,便送他再次轮回了。

    所以唐寅当年留给穆衿的家产,最后都到了夏雪君的手中,成了皇家的财产。

    每每一想到这里,唐寅也忍不住嘘唏,想当年他费尽心血才建立起来的大业到最后都成了别人的嫁衣。

    看着唐寅有些幽怨的眼神,我扭过头问向他:

    “怎么?后悔了?”

    “后悔?”唐寅扭过头看向了我的眼睛,他见我满脸笑意的看着他,不自觉的也起了逗弄我的心事:“是啊!后悔了呢!”

    “恩?”我挑眉看着他,“那好吧!你去把你的大业重新抢回来吧!我要回玉华山了。”

    说着,我身子一转,就向着来时的方向走去。

    看着我的样子,唐寅急忙伸出手,把我拽了回去。

    “哎哟!我的夫人啊!为夫就是逗你开心的,为夫要是后悔,还用这个时候说吗?为夫完全可以一边在玉华山上当着三长老,一边跑回来将属于自己的东西再收回去呀!”

    唐寅看了我一眼,见我并没有被他的解释所打动,他眼珠子一转,突然俯在我的耳边说着:

    “夫人,你可知道,月盈则亏的道理?为夫这么富有了,不把自己的东西交出去,这个尧都还怎么容得下为夫?为夫早就看透了这尘世间的纷纷扰扰,所以才上山修行的!千年前想明白了的道理,又怎么会在千年后后悔呢?夫人实在是太看不起为夫了,为夫现在伤心的很!”

    说着,唐寅用袖子擦了擦自己的眼角,一脸悲愤的看向了我。

    自然知道他是开玩笑的,看着唐寅的样子,我不自觉的笑了出来。

    唐寅说的很对,富可敌国的人最后没谁会有好下场,太富有的人在皇帝看来,那就是一只浑身上下都肥到流油的老虎,即使这只老虎再厉害,他也一定会想尽办法将老虎收到羽下,把老虎身上的油水全挖到自己家。

    这是一个千古,甚至万古都不曾改变的事情,我抿着嘴笑着,轻轻的捶向了唐寅的胸口。

    “好了,别装装装了,快走吧!今晚之前见不到小玥,我晚上会睡不着的。”

    见我真的不同他生气了,唐寅转眼换上了一副笑颜,他搂着我的腰向前走去,再也没有看沿途的店铺了。

    他没有看,我却看的真切,曾经的店铺都已经变成了民宅,酒楼,唐寅拥有的辉煌都像过眼云烟一样,消失在了历史的长河里。

    皇宫离得城民们住的地方是很远的,虽说来了尧都,要光靠我们两个人的两条腿去走到皇宫里,这绝对不是几柱香的时间能做成的事情。

    唐寅看了看,他随手招来一个停在路边的马夫,把他叫了过来。

    在尧都,这种马夫还是很多的,有些人家姑娘要出嫁,坐不起轿子,就会选择花一两个钱,包一辆马车来送亲,再或者有些富商老爷,舍不得用自家的马匹出远门,同样会花几个钱,雇用这些马车。

    马夫朝着唐寅鞠了个躬,同时也朝着我行了个礼,“老爷夫人是要出远门吗?”

    唐寅看着他摇了摇头,反倒是问了出来:“你的马车呢?跑的快吗?”

    “快!很快的!我的马车比别人家的快躲了!在这一片,没有谁家的马车会比我家的跑的快。”

    马夫生怕唐寅不坐他的马车,他只好想尽办法的夸奖着自己的马车。

    至于他的马车到底是不是这一片马夫里跑的最快的,恐怕只有他们自己才知道了,我同唐寅对视了一眼,不再同他打闹,挥了挥手,让他将自己的马车牵了过来。

    “快些吧!我和夫人赶着进宫呢!你要在半个时辰内,把我们送到宫城外。”

    “唉!得嘞!”马夫应了一声,他弯着腰将马车上的帘子揭了起来,搬来个板凳,让我和唐寅踩着他的板凳入了马车。

    马夫的技术很不错,尧都的街道比禹都的繁华多了,到处都是行人,马夫能在这么多行人中控制着马车穿过他们的身边,向着皇宫狂奔而去,显然也是有些本事的。

    我安静的坐在马车里,吃着唐寅刚刚买来的炒糖块。

    夏雨君在夺回政权的时候,做了一系列明君的政策,其中有一条便是修路。

    好久不来尧都,我和唐寅两个人其实已经跟不上朝代了,夏雨君为了能缩短上早朝的时间,而让自己的臣子们将更多的精力放在为百姓做实事上,夏雨君亲自督工,让人修建了一条,从尧都街道,直通皇宫的大路。

    这条路很宽敞,马夫不过一炷香的时间便赶着马车来到了宫墙下。

    我和唐寅有些不自在的对视了一眼,刚刚还让马夫在半个时辰内赶到这里,恐怕一句话便暴露出了我们是外来人的身份。

    不自觉的大笑了起来,我先唐寅一步,迈出了马车。

    第一百九十三章 面见小玥得真知

    唐寅见我下了马车,急忙跟在了我的身后。

    马夫冲我们两个人行了个礼,低声的说着:“老爷夫人,一共一两银子。”

    “一两银子?”唐寅的眉头皱了起来,他从袖口拿出两块碎银子递到了马夫的手里,“做人还是老实些好。”

    我好奇的看着唐寅,等到马夫弯着腰千恩万谢的离开后,我才看着唐寅问了出来:

    “两块碎银子就是一两银子吗?”

    唐寅桃花眼一眯,低声笑了出来:

    “夫人不食人间烟火太久了,两块碎银子怎么比的上一两银子。”

    “比不上么?”我的眉头皱了皱,“是他要贵了,所以你才给了他两块碎银子?”

    “正是!”唐寅把折扇从腰间取了出来,轻轻的摇晃着,“夫人还真是聪明,一点就通。”

    我同他摇了摇头,“那这么远的路程应该给多少银子呢?”

    唐寅用折扇在我的额头上轻轻的敲了一下,他笑眯眯的说着:“最多也不过几贯铜板的价钱,为夫只是看他不容易,所以才给了他两个碎银子,至于准确的嫁给,为夫在山上修行这么多年,也不清楚了。”

    我白了他一眼,将他轻轻敲在我额头上的折扇移到了一边。

    唐寅自从得了迷魂扇,便把迷魂扇挂到了腰间,但他也没抛弃原来的折扇,反倒是把原来的那把扇子放在了自己的储物空间里。

    唐寅也是有储物空间的,他的储物空间要比我的更秀气一些,是一个银质的扳指。

    二长老是炼丹师,但他认得不少炼器师,迷魂扇是仙器,甚至算的上半神器,唐寅想要找一个好一些炼器师。将他的扇子和迷魂扇溶在一起,这样他既不会抛弃原来的扇子,还能得到迷魂扇。

    “走吧!大善人。”

    我瘪嘴冷哼了一声。很不满唐寅那高高在上的样子。

    唐寅瞬间看穿了我的心思,他急忙将手中的折扇重新插在了腰间。反倒是搂着我的腰,将头搁在了我的肩头。

    唐寅的样子,马上将我逗笑了,我推了推他,站起身子,向着宫墙走去。

    以我们两个连身份都说不上来的人,想要见夏雨君和小玥简直是痴心妄想。

    见过了尧都的景色。我同唐寅算是了了一桩心事,了了心事也就懒得再像人界的百姓一样生活了,唐寅显然也是这么想,他随手将仙云唤来。我们两个踩在仙云上,向着皇宫内飞去。

    小玥的身上有着玉华山弟子特有的气息,即使在这有真龙之气庇佑着的福地里,她身上的那股气息还是会源源不断的透露出来。

    唐寅比我在玉华山上待得时间长多了,他很快便锁定了小玥的位置。

    “在那边。”他的手一指。指向了一间琉璃屋顶、比其他屋子要大出更多的房子。

    我点了点头,在唐寅发现的瞬间,我也察觉到了小玥的气息。

    唐寅搂着我的腰,他意念一动,仙云立马带着我们两个向着宫殿降落。

    见到小玥的时候。小玥正坐在屋子里喝茶,她的对面是那个隐藏的很深的夏雨君。

    唐寅同样认出了夏雨君,我们两个并没有施隐身诀,就这么出现的时候,显然将院子里的宫女们吓了一跳。

    他们先是“啊”的叫了一声,随后腿上一软,全都跪了下来。

    听到院子里边的动静,小玥抬起头,看向了屋外。

    她正准备发怒,突然看见来人是我,小玥立马站起了身子,向着门外走来。

    “子兮?弎寅长老?”

    见我同她笑着,小银接着问了出来:“你们怎么来了?”

    我向前走了几步,将唐寅丢在了身后:“得了空,想你了,所以就来了。”

    “我也想你。”说着,小玥猛地将我搂在了怀里。

    夏雨君慢慢的走了出来,他同我有过一面之缘,自然也是认识我的,夏雨君先是顿了一下,突然指着我问了出来:

    “是你?”

    我知道他在说什么,同他点了点头,由小玥拉着,我和她一起走进了屋里。

    “子兮你这么长时间到底去哪了?自从下山历练开始,我再也没能见过你,若是什么时候听到你回来了,等我赶到的时候,你便不在了,子兮你到哪里去了?”

    听到小玥的话,我不禁皱了皱眉头,“不是我不想告诉你,这么长时间以来的点点滴滴还真是一言难尽,不过,你怎么和夏雨君在一起了?”

    当着夏雨君的面,这么说话其实是很不得体的,不过我一个天界的神女和人界的皇帝也没什么关系,自然也就不惧怕他了。

    夏雨君听我这么问,皱了皱眉。

    小玥转身的时候,正好看到了他的神情,小玥眉头一皱:“你们先下去。”

    随着小玥的话,屋内的下人已经外边瘫软的宫女太监们急忙鱼贯而出退了出去。

    见下人们都走了,小玥很不给面子的扭头看向了夏雨君,她一手叉在腰上,一手指向了夏雨君,小玥圆溜溜的黑眸紧紧的盯着夏雨君。

    还不等她说些什么。夏雨君已经明白了她的意思,他幽怨的看了小玥一眼,见小玥的眼睛瞪得更大了,只得摇了摇头,轻叹一声走了出去。

    我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小玥还真是驭夫有术啊!

    夏雨君在出去的时候,看了唐寅一眼,他的手向前一指,做出了一个请的姿势。

    小玥同我有话要说,两个大男人伫在这里算不上什么事,唐寅是玉华山的三长老,夏雨君在听到小玥的惊呼声时便明白了唐寅的身份,既然自己的媳妇想要跟好姐妹说一会体己的话,夏雨君很体贴的将唐寅一起请了出去。

    比起跟夏雨君在一起,唐寅更愿意跟在我和小玥的身边,听我们两个说说话,不过夏雨君怎么说也是一代君王,我可以不给他面子,但他作为玉华山的三长老却不可以,此刻的他已经不单单是一个三长老了,他代表的是整个玉华山。

    看着唐寅不情愿的跟着夏雨君一起走了出去,我不厚道的笑了起来。

    见他们走远了,小玥拉着我的手坐了下来。

    “子兮,这段时间,你都去哪了?现在夏雨君不在了,你可以同我慢慢说,不要怕说来话长了。”

    知道小玥是真心想知道跟我的信息,我笑了笑,只好同她说道:

    “也没去什么地方,只是在历练的时候突然发现了一个无音谷,说起来,我通过无音谷还去过一个叫界外城的地方,对了,我刚入界外城的那时候,在界外城里见过夏雨君。”

    “夏雨?”小玥的黑眸眨了一下,“界外城是什么地方,他去那里干什么。”

    我摇了摇头,“界外城是一个不在五行之内的地方,只有虚弱的神魂才能到达,夏雨君可有神魂虚弱整个人昏迷不醒的时候吗?”

    我的话让小玥陷入了回忆,她细细的想了想,突然双手一击,同我说道:

    “还真有一次,那时候我还不认识他呢,不过夏雨后来同我说过,他说他曾经命悬一线,还去了一个奇怪的地方。”

    “那应该没错了,夏雨君去的便是界外城。”我同小玥分析的说着。

    “他那一次受伤挺严重的,被一个跟在他身边的‘娘娘’狠狠的捅了一刀。”

    “娘娘?他不是只有你一个娘娘吗?”我奇怪的问了出来。

    这句话脱口而出后,我顿时想明白了,恐怕小玥说的“娘娘”,是夏雨君藏在后宫里的名臣将士,果然,小玥接着说:

    “是呀!他在自己的后宫里养了一群臣子,没想到这些臣子中有一个是十三王爷安插进来的J细,那J细取得了夏雨的信任后,趁着他们两个独处的时候,在夏雨的心窝上狠狠的插了一刀。”

    我点了点头,那一定是这个原因了。

    这一世的事情和千年前有着异曲同工的联系,十三王爷同样修了魔,恐怕他为了得到夏雨君的皇位,和妖界的黑珊瑚勾搭在了一起,黑珊瑚想要夺回自己的妖界,十三王爷想要拿下人界,他们两个不谋而合,就想着派人来刺杀夏雨君了。

    只不过,在刺杀的过程中应该是发生了意外,这个意外导致夏雨君并没有死透,刺杀他的人也难以再靠近夏雨君了。

    黑珊瑚以防意外,所以才亲自去了界外城,想要在界外城里将夏雨君处理掉。

    他们想的很好,可是黑珊瑚在看到夏雨君的时候,临时改变主意了,她看上了夏雨君的皮相,想要好好和夏雨君云雨一番,然后再处死他。

    偏偏,黑珊瑚在碰到曲邪后,失了心智,强烈的怨恨让她再也忍不住了,顿时在界外城对曲邪起了杀心。

    没想到,她走错一步,不仅没杀死曲邪,反被曲邪杀死了。

    夏雨君本就是真命天子,天界在察觉到不对劲的时候,将夏雨君的神魂召了回来。

    这戏剧性的一幕,最终全都便宜了夏雨君。

    得以重回人界的夏雨君,趁着十三王爷的盟友被除,将这个惑乱朝政的逆贼一举拿下,平定了人界。

    第一百九十四章 北边天空五霞出

    想清楚了这些,我便不再纠结于夏雨君的事情了。

    小玥见我点了点头,趁机问了出来:

    “除了界外城的事情,你还碰到了什么呢?对了,子兮你和三长老在一起了吗?刚刚他怎么是搂着你的腰一起出现的?你们?”

    小玥的话让我愣了一下,不得已,我只好一个一个的回答起来。

    “除了界外城也没什么有意思的事情了,倒是唐寅,我不知道该怎么说。”

    皱了皱眉,我有些困惑的看了小玥一眼。

    “怎么了?为什么不知道该怎么说呢?”

    我不打算将自己是神女的事情告诉小玥,可是我和唐寅的事情被她一问,实在是让我的心头一愣,倒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我从来没有想到,有一天,自己会和唐寅在一起。

    一开始的时候,和唐寅在一起,只是为了寻一个身份,以便于日后应劫,没想到同他在一起的这段时间,不知不觉习惯了他的存在,甚至不再抗拒他的爱抚。

    与其说仙湖旁的那一日是唐寅将我强行推倒,还不如说我根本没有抗拒他的心思,甚至积极的容纳了他的存在。

    这样的想法让我不自觉的皱起了眉头,连带着总觉着自己是万分的廉价,我真不该这样的。

    名义上,恢复了神识之后,我已经是胥璟上仙的娘子了,即使还没有过门,但天界的仙人们都已经做了见证人,是不可改变的事实了。但我不过一次下界。就跟另个一男人混在了一起,于情于理都是我对不住胥璟上仙。

    为了逃避这个问题,我下意识的选择了将它遗忘,没想到小玥这么一问,再次勾起了内心深处那个隐藏了好久,不得不正视的问题。

    我和唐寅到底算什么?

    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一下,我同小玥笑了笑:

    “我也不知道,目前来看。什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