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知 - 第 7 部分阅读 不是妖人不是仙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海棠线上文学城小说精品推荐

    应该将本就虚弱,浑身伤痕的我扔到了锁灵井中,幸好我自身的恢复能力异于常人,不然当日早已失血过多而亡,哪能坚持到今天。

    再者,那日碰到贪魂,?q参掌门不断的挖苦声依旧时不时的在我耳边萦绕着,若说现在让我装作什么都没发生一般的向他示好,当真是有些强人所难了。

    却不想,掌门并不愿意就这么便让我离开。

    “子兮?你是叫子兮吧!”

    ?q参掌门站起身来,抚了抚衣衫上的褶皱,将双手背在身后,趾高气扬的看着我。

    我淡淡地看了他一眼,没有表情,更没有说话。

    看着我的样子,?q参掌门也没有闹,只是微微低了低头,看着我怀里的小银说:

    “那小蛇不错,吃了不少定灵丹,加以时日,必成大器。”

    小银确实不错,它有灵性,悟性高,对宝物有一种天生的敏锐感,就像那石洞中的寒泉,就像掌门手里的定灵丹。更重要的是,小银喜欢我,愿意帮助我,在我被贪魂的威压锁定时,可以拼尽全力吐出毒液来保护我。

    这些我都知道,所以我更加的喜爱小银。

    不知道那掌门到底想说些什么,我依旧淡淡地看着他,没有说话。

    “如今世道不安,想必你也清楚,整个修真界拥有灵兽的真人也不过数十人。这是莫大的机缘。现在整个玉华山加上你也不过三人有灵兽,其中胥?上仙早已位列仙班,一般是不会再插手世俗之事的。原本思钰是要随着二长老一起去舜都的,只是他如今的情况你也清楚。既然你已经从锁灵井出来了,那么便调养二日,替思钰前去舜都吧。”

    ?q参掌门说完后,转过声摆了摆手,说了一句:“下去吧,我累了。”便不再言语了。

    我冷笑了一声,抱着比以往大了一圈的小银向门外走去。

    舜都之险,有多少修真弟子结伴而去,无一归还?如今虽然说我有了小银实力大涨,可那日失血过多,如今一个月来未曾调养,身体并不会比思钰强上多少,他怎能不知?

    原以为,他看在整个玉华山就三人有灵兽的面子上会放过我,却不想依旧要这样使绊子。

    真是莫欺少年穷,终须有日龙穿凤!

    第二十九章 山上处处暗潮生

    离开议事厅的时候,那无赖一般的三长老死皮赖脸的拉着我的衣袖说什么要将我送回摘仙庭院。

    可我对玉华山掌门毫无一丝好感,只觉得满心厌恶。连带着,再看看他,总觉得像是一丘之貉。

    我心念一动,小银便从我的怀中窜出,一口咬向了拽着我袖子的三长老。

    还好他身手敏捷,躲开的迅速,才不至于被小银咬伤。

    三长老向后退了一步,含情脉脉的看着我,就像那青楼里的花魁甩动着手里的帕子,在那恋恋不舍的招呼着刚从青楼里出来的公子一样。

    只不过,若是为三长老再配上一句:“公子再来啊!”想必会更加的贴切。

    我默默地抽了抽嘴角,无视着三长老怨念的眼神,唤来仙云,便向摘仙庭院飞去。

    好久未曾回到摘仙庭院,这里的一花一草均让我万分的怀念。

    小银像是感应到了我近乡情更怯的心情,从我的怀中伸出头来,抬起了脑袋,它看着庭院西南角开的越发艳丽的野菊花,眼瞳猛地竖了起来,顺着我的身子爬下,向那西南墙角爬去。

    与上次在幻境中看到的不同,这里所有的一切都是真实的,那扇从未关着的大门,那灿烂的花丛,那被梅梅扳掉葵花盘子,只剩下一根根光秃秃杆子的向日葵。

    一切都是那么的生机盎然,一切都是那么的让人憧憬。

    院子里,刚刚从我怀中窜出去的小银,并不是看上了耀眼的野菊花,原来竟是那野菊花开的太过繁茂,招来了一群群飞舞的蝴蝶,亦招来了一只扑蝴蝶的灵蛇。

    此刻的小银,不再像一只拥有灵智的银蛇,反而像一只无忧无虑的傻狗。

    我抿了抿嘴角,露出了好久未曾拥有过的微笑。

    我就那么一直静静地站着,站在门口,即不进去,亦不向别处走动。

    待到日落西斜,梅梅端着一笼馒头从屋内走了出来。

    我背着光,站在日落的方向,嘴角噙着笑,看着呆愣了的梅梅。

    “子兮子兮,是你吗子兮?”

    梅梅一手搂着蒸笼,一手捂着自己的口鼻。她的眼泪顺着脸颊滚落了下来,掉落在地上,成了一颗颗璀璨的珍珠。

    我缓缓地走到梅梅身前,捡起了那一颗颗掉落在地的珍珠。

    擦了擦梅梅的眼泪,从她的怀里夺过那一笼尚未上锅蒸煮的馒头,走进了东厢房的书房里。

    梅梅看我已然走入了屋内,忽的一笑,用手背擦了擦脸上的泪痕,转过身快步跟着我的身后。

    “子兮,你去哪里了?为何那日说在那里等我们,等着等着便不在了?”

    我将胥?上仙书桌上的东西收拾了一番,把梅梅的馒头蒸笼放在了书桌上,用衣袖擦了擦一旁的小圆凳子,一把便将站在门口的梅梅摁到了凳子上。

    “那日我觉得思钰真人有些奇怪,给亭子的柱子上留下了一缕神识便向思钰真人失踪的地方走去。可是不知怎么,我竟然一不小心走进了禁地里,好看的:。原想着自己已经进来了,便说继续寻一下线索吧,谁承想一进去险些没能出来。这不一下便耽搁了许多时间么?”

    我没有同梅梅说在禁地内发现的山洞,亦没有说在锁灵井发生的事情。

    虽然我将梅梅当做好姐妹一样对待,可是一来每个人都应该有属于自己的秘密,二来告诉了她,无非是让她担心。

    有些事,有些苦,既然已经一个人承担,便不需要同他人分享,你不是谁,没必要把自己看的太高,把自己太当一回事。

    我对着梅梅笑了笑,看着她好不容易停下来不哭,如今眼中又变得烟雾缭绕,显然是又快落泪了,连忙将她抱在怀里,安慰着:

    “好梅梅,别哭了,你再哭的话,我可真去开珍珠首饰铺子了。”

    梅梅抬起头来,从我肚子上轻轻地捶了一下,方才笑出声来。

    这种动作,一般只有小媳妇向相公撒娇的时候才会做吧?我为自己的想法默默皱了皱眉,这种感觉,还真是怪异的很。

    好在,梅梅终于破涕为笑,抱起书桌上的蒸笼,继续出去蒸馒头了。

    梅梅是鲛人,即使是真正的鲛人亦是需要吃东西的,因此,梅梅刚来的时候,胥?上仙便在大门内侧给她变出个灶台来。

    我实在是困乏的厉害,有了伤口,很快便能长好,可是失了血,却不是一二日便能补好的。

    同梅梅打了声招呼,唤来小银,我便去正屋的温泉池中修炼去了。

    这温泉池不愧是胥?上仙从蓬鎏岛上带来的,我在池中泡了一个半时辰便觉得往日的疲惫大大减轻了不少。

    原本还打算继续泡上三四个时辰的,只是梅梅的馒头已经蒸好了,非唤我前去尝上一二。

    我将脱落在岸边的衣物穿好,让小银缠到手臂上后,便走出了正屋。

    院子里,梅梅坐在台阶上,捧着一个白白软软的大馒头呼呼的哈着气。

    “子兮,你出来了?喏,这个给你。有点烫,你小心着点。”

    梅梅的眼眸像是被热气熏出了蒙蒙雾气,双手撑着头,认真的盯着我看。

    梅梅炽热的眼神,看的我怪怪的,只得小小的咬了一口,做出很好吃的样子逗梅梅开心。

    “子兮,不好吃么?为什么你只吃那么一小口?”

    我嘿嘿的笑了一下,便努力张开大嘴,将剩下的馒头整个塞进了嘴里。

    倒不是我的嘴有多大,只是梅梅的馒头并不是很大,仅仅比婴儿的拳头大了那么一点点。

    梅梅看着我的样子,咧着嘴笑了起来。她好似已经好久没有这样子笑过了。

    我轻轻拍了拍她的肩,便将馒头咽了下去。

    “咦,梅梅,你馒头就蒸了一个么?你别光顾着给我尝,蛮好吃的,咱们一起吃?”

    梅梅微微垂了下眼,却又突然将眼睛抬了起来,微笑着对我说:

    “喏,在灶台上呢!我刚吃了两个了,你快吃吧!我再给你拿一个去。”

    看着梅梅突然站起的身影,我的视线突然变得模糊起来,不久便失去了知觉

    第三十章 不同石室不同情

    有的人真的是命运多舛。刚从贪魂手中逃脱,一觉醒来便发现自己被绑在了锁灵井里。然而,刚刚回到自己生活的庭院,原以为该是苦尽甘来,好好享受几日姐妹情深,家的温暖。

    却不想,即使是在自家,亦是会被歹人所害,失去自由。

    这一次并未昏迷太久,我便醒了过来。

    细细打量了一番周遭的环境,像是在一处山洞的石室中。只不过这次的石室比上次的还要小上许多,却是多了一些诸如被罩、木盆一类的生活用具,也算是让这一方石洞变得温馨了许多。

    好在,我并没有再被锁魂链一类的仙器所控制,只是这一次的山洞内,同样被重重禁制所封闭。

    我试图联系了一下小银,却发现小银并不在我的怀里,捆仙绳更是在进入锁灵井时便失去了踪影。

    不过也是,利用了我身边的人,神不知鬼不觉的将我迷晕带来这里。

    既然对我如此熟悉,又怎么会将实力强大的小银留在我的身边?

    微微苦笑了一番,我摸了摸身下松软的床铺,和衣躺了下来。

    能这么细致的为我打点好山洞中的一切,再加上那日奇怪的感觉,梅梅啊,除了你,还会有谁?

    修仙之人免不了有许多宝贝,带在身上既不方便,亦不安全。为了将胥?上仙当日留于我的《仙法大全》随时带在身上,我早已在胥?上仙休息的内室寻得一串棕红色的玉石佛珠。

    一般人看到这佛珠总会以为是护身的法宝,却不知这其实是个储物空间。

    不知道怎么回事,那日我刚准备在胥?上仙的内室翻找一番,便看到他的床头放了一个红色的小盒子。

    看到那个小盒子,我骤然有了一种熟悉的感觉,鬼死神差的便走到上仙的床榻旁,将那小红盒子打开了。

    这佛珠便是那小红盒子里的东西。

    我并没有偷拿别人东西的癖好,只是那时不知为何,总觉得这佛珠熟悉得很,像是原本便属于我的东西。这种感觉十分怪异。

    当我还在到底要不要不经上仙同意,便将他的东西带走时,那佛珠顿时发出一阵耀眼的金光。

    金光太过刺眼,我只得微微眯了眯眼。

    然而就当我微微眯眼的瞬间,突然感觉手腕上一沉,那佛珠竟然自己戴在了我的左手手腕上,摘都摘不下来。

    为此,我只得写了一纸欠条放在那小红盒子里,留言说等我找到更好的佛珠,必然赔一个给上仙。

    虽然这种事情的可能性很低

    然而当我坐回自己的床榻,好好研究这佛珠时,方才发现,这竟然是一个高阶的存储空间。里面的空间相当于半间房子那么大。只可惜,那房子只能住死物,却存不得活物,想来,也算是个半仙之器吧。

    后来,我便日日将那佛珠戴在手腕上,更是将《仙法大全》和几本用于修炼的功法藏在了其中。

    因为在摘仙庭院,每日不需为饮食所困扰,而自己亦从未接触过灵丹妙药。那佛珠内,除了几本书,竟然别无他物。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捆仙绳已是仙器,我又是胥?上仙唯一的弟子。为了保护自己,那佛珠一直被我宽大的衣袖挡在腕下,就连梅梅亦是不曾知晓,。

    如今看来,原本并不是为了防备梅梅,却误打误撞,真正的保护了自己。

    修仙之路上,人人想求得长生,然而世间之人真正能长生的寥寥无几。

    我从不相信胥?上仙二十八岁便得道成仙,即使他日日同我处于一室,只会让我觉得他成仙数百年,许是当日资质出众,得道较早,却被人们以讹传讹罢了。

    既然难以得道,许多修真人士便干起了杀人越货的勾当。他们欲图通过那些修真人士储物袋里的灵丹妙药续得寿元。

    我微微的叹了口气。就连最普通的储物袋,都得是炼器中级才能练得。

    如今我修为不高,法术缺乏,身上却有着这么一个赤手可热的宝物,不多加小心,当真会引来杀身之祸。

    不知道这屋里是否有人监视,我亦不敢明目张胆的将《仙法大全》从佛珠中拿出来。

    只得将手伸到左手的衣袖下,装出有些怕冷的样子。

    躺在床榻上,我将一缕神识注入到袖子中的《仙法大全》中。

    如今,我已习得了四分之一的仙法,只是鲜少练习。

    只可惜,现在这地方并不适合我修习。只得用神识略一翻看了一番先前习得的法诀,想要加深记忆,以便更加熟悉一番。

    就这样,过了两日。

    若我尚在摘仙庭院,如今这时候想必已代替思钰前往舜都历练了。

    梅梅这一做法,恰好是将我藏了起来,给了我一个好好休息的时间。只是不知这是她自己的想法,还是被人利用。

    好在第二日下午,我终于见到了那个幕后的人。

    那时,我依旧躺在床上,先前习得的法诀,已然记得滚瓜烂熟。是比较难一点的法术——点豆成兵。

    原先我便对这一法术充满好奇,只是碍于没有丝毫的基础,直接学习这种中阶法术,可能会弄巧成拙,因为反噬,伤了经脉。

    我刚将点豆成兵的心法口诀熟记于心,便感觉到山洞内的禁制波动了一番。

    为此,我只得迅速将袖中的《仙法大全》藏到佛珠里,装出了一副正在熟睡的样子。

    没过多久,床榻前的桌子上便坐了一个人。

    “呵,装的还挺像。”

    那人声音轻飘飘的,像在我的耳边说话,又像是在千里之外的传音。我的精神像一根绷紧了的弦,连带着手心,都冒出了薄薄细汗。

    “你若再装,我便杀了那银蛇。”

    小银!

    小银是我的灵宠,认主了的灵宠,性命和修为同它的主人息息相关。

    若是我死了,小银难免得魂飞魄散,若是小银出了事情,我亦会受很重的反噬,甚至修为会大跌。

    更何况小银同我相处这么多时日,已然成了我生活中的一部分,如今我被困在这里,正是感觉到小银并无危险,才能静下心来好好专研仙法。

    可是这人竟然用小银的性命来威胁我,当真是的卑鄙的紧!

    第三十一章 妖君含情抚卿躯

    第三十一章

    我猛地睁开眼睛,坐了起来。

    面前的人,穿着一袭月白色的绸衣,明明是素雅平和的颜色,穿在他的身上,却让人感觉到了邪魅和危险。

    那人的脸上戴了一个银白的面具,面具将他的整个脸都挡了起来,只留下一双淡紫色的眼眸。

    那淡紫色的眼眸充满了妖魅之感,除了妖界和魔界,我想不出还有什么人的眼眸会有那种颜色。

    我微微一笑,淡淡地看着他,。

    “妖君曲邪?”

    “呵,竟是被你认出来了?”

    曲邪将胳膊撑在头下,斜靠在一旁的石桌上。他淡紫色的眼瞳微眯,像是一只懒散危险的猫。

    “那小鲛人不是说你刚刚接触这修真之事,没有以前的记忆么?怎么能这么快便发现本君的身份呢?”

    小鲛人?我的眼眸忽的暗了下来,却又在下一瞬恢复了清明。

    原本就知道结局,不是么?

    “哦?对于小鲛人出卖你的事情,你似乎不是很介意呢?”

    曲邪直起了身子,将撑着头的手收了回来,他随手一挥,手中便出现了一卷画卷。

    “是因为相信,还是无情?”

    我没有回答他,只是静静地注视着他手中的画卷。

    曲邪是妖界的君主,如今正是妖界虎视眈眈想要同魔界一同侵吞人界的时候,一界之君亲自前来,不会只是为了挑拨我和梅梅之间的感情的。

    “呵,果然冷血的很,你可知前些日子那小鲛人将这幅画送予本君手中时,本君有多么的激动么?”

    曲邪饶有兴趣的瞟了我一眼,便将手中的画卷往半空中扔去。

    只见那副画卷慢慢地悬浮在了半空中,自上而下地缓缓展开着。

    随着画卷的缓缓展开,白色的画纸上,静静地站着一个蒙着洁白面纱,只露出一双浅笑双眸的姑娘。

    那姑娘手中捧着一条刚刚破壳而出的小蛇,小蛇的下半身还藏在蛋壳里,怯怯的顶着头上的那块小小的碎壳,用一双圆溜溜的眼睛观察着这个新奇的世界。

    不知为何,看着那条小蛇,我总觉得万分熟悉,然而当画卷整体展开,看到右下角的落款时,我心底那水波不惊的湖面,忽的变得波涛汹涌起来。

    右下角的一隅有着一行行楷小字,那字体就同《仙法大全》上,胥?上仙加注的注解一样,娟秀、清雅。

    而那一行小字,细细看来,竟是:念吾妻,胥?留。

    这画是胥?上仙所做,却落在了梅梅手中,如今又被梅梅送予了妖界曲邪。

    我不知道那女子是谁,她的面纱遮挡了她大半的容颜,只凭一双浅笑的眼眸,实是无法让人辨认。

    曲邪邪魅的一笑,再一次撑着头斜靠在石桌上。

    不知为何,他虽然戴着面具,我却能透过那冷冷的屏障看到他邪魅的笑,那种笑就如同一只慵懒的猫看到了一只肥嫩的老鼠,虽尚不饥饿,却对那老鼠有着强烈兴趣。

    很不幸,我便是那只老鼠。

    “吾妻?你可知你师父的吾妻是谁么?”

    看着曲邪淡紫色的眼眸,像是摄魂一样的迷惑着我的神魂。

    我默念了一遍清心诀,微抬着眼睑,直直的盯着他惑人心魂的眼眸。

    “不知。”

    “哦?”

    曲邪收回手肘,慢慢地站了起来,他危险的眯着眼眸,缓步向我走来,其他书友正在看:。

    他走到床边,站到离我只有半步之隔的床畔,一手掐起我的下巴,将我的头抬了起来。

    “小子兮,你能认出本君来,怎能不知道胥?的吾妻是谁呢?”

    他眸中的紫色愈发的浓厚,像是动了怒气一般,变得更加危险。

    “本君好生气,怎么办?”

    然而未等我回答,曲邪掐着我下巴的手,狠狠往前一带,便将我带入了他的怀前。

    他低下头来,带着一抹难以捉摸的浅笑,深情地看着我毫无惧意的眼。

    “你果然还是和以前一样的,让人讨厌呀!”

    说罢,曲邪微眯着双眼,猛地向我的红唇咬去。

    下唇上传来剧烈的疼痛感,让我微微的皱了皱眉。一股淡淡的血腥味慢慢散入到我的口腔中。

    待狠狠吮吸了两口唇上的血腥,曲邪方一把将我推开。

    这并不是情人间情意款款的浅吻,更不是充满**的品尝,比起吻,更像是一种宣泄,一种带着幽怨的宣泄。

    曲邪明明带着面具,那张面具除了能将他那双迷惑人心的眼眸露出来,如今他是如何在未摘面具时,便将我的下唇咬伤的?

    我微低着头,一手轻轻撑在床榻上,支撑着自己微斜的身子,用衣袖轻轻擦拭了一下自己的唇角。

    在男人的面前,女人是力量上的弱者,在强者的面前,弱者便是任人欺凌的鱼肉。

    我不懂曲邪的怒火到底来自何处,更对他的怒火没有丝毫的兴趣。

    只是此时,我被困在这石室里,而对面的那个男人,只拿出了一幅有着胥?上仙落款的美人图。

    他有事情需要我,而我只需明白那是什么事情,从而依靠自己现在所掌握的优势,护得自己一方平安。

    “小子兮,你可让本君寻的好苦啊!若不是那小鲛人的这幅画,本君到现在还没能寻到你。小子兮,你莫不是忘了当年所发生的事情了?那本君现在便帮你想起来。”

    曲邪将我轻轻一推,便把我推倒在床榻上。

    我眼底闪过一丝阴霾,趁着曲邪一点一点解开自己腰上衣带的瞬间,悄悄地将衣袍下的手,摸向了床榻一旁的石壁上。

    轻轻在手掌运出一丝灵气,从石壁上抠下一小块尖尖地石子,藏在了手心里。

    曲邪慢条斯理的将衣衫解开,露出了白皙的胸膛,他的身形并不健壮,反而微微有些纤细,然而那纤细外表下的胸膛,却蕴含着不可忽视的力量。

    他并不急着将衣衫褪尽,只是轻轻伏在我的耳旁,呼出一丝丝微热的气息。

    他满意的看着我微颤的身体,趁我失神时,轻轻地舔了舔我的耳垂。

    “小子兮,你还记得当年你所说的话么?”

    曲邪轻笑了一声,继续说到:

    “当年你可是立下誓言,要同本君厮守在一起的。为此,本君还将自己的真容遮盖了起来,只想给你一个人看到。如今本君念了你百年,你怎么能跑掉了呢?”

    第三十二章 欲海无涯苦作舟

    曲邪用手抚摸着我的脸庞,慵懒的眼神中不断地透出笑意。

    他慢慢地伏在我的身上,轻轻的吮吸着我的耳垂。

    那双手十分不老实的在我胸前的绵柔上揉捏着,胸前的坚挺让我的呼吸变得微微有些急促。

    曲邪放开我的耳垂,褪了鞋,爬上了床。

    他一只手还放在我的胸上,不停地揉捏着我的柔软,另一只手却撑着头趴在一旁,噙着笑看着我气息不稳,双颊泛红的样子,好看的:。

    曲邪淡紫色的眼眸中露出调笑的气息,抿着嘴邪魅的一笑,伸出舌头在我粉嫩的双唇上轻轻一舔,留下了一片湿滑的津液。

    “小子兮,当年你便是这样,将本君压在身下,狠狠地蹂躏了一番,本君当日不过是妖界的一名小小妖兵,更是因为神魂上受了重创,不得不躺在小溪旁吸收日月精华。你倒好,趁着本君实力大减时,将本君吃干抹净后,便潇洒的离开了,当真是可恶的紧。”

    曲邪的声音微微的有些沙哑,他修长的大手,顺着我的绵柔不断地向下游去。

    那骨节分明的手指在我的肚脐上微微画了个圆圈,引得我小腹微热,身体更是不自觉的颤动了起来。

    他的双眸中顿时充满了**的味道。

    曲邪将另一只手也腾了出来,摸上了我的柔软,而另一只手则不断的向身下的花丛中袭去。

    他翻身压在了我的身上,两只手不规矩的在我的身上揉捏。

    再也顾不上慵懒的看着我,而是将头埋在我的颈下,不断地在我的脖子上舔吻着。

    等着就是现在!

    趁着曲邪专心失神的时候,我眼中迅速燃起一片菊色的薄雾。

    身体依然在不住的颤动,然而这并不是动情的信号,仅仅是因为过分的兴奋和紧张。

    我将体内的真气运转到极致,不敢轻敌,只得将藏在手心的尖锐石子,合着所有的菊色真气猛地向他的后心刺去!

    一股腥红的血液忽的喷射了出来,这合着我全力一击的石子,瞬间嵌入到曲邪的血肉之中。

    一片淡红的血雾慢慢的在我的眼前出现,曲邪缓缓地抬起头来,那双淡紫色的眼眸中不再有**,更是让人看不出情绪。

    他淡淡地看着我,不顾身上的血液潺潺不止的流淌着,亦不管自己逐渐透明的身形,他就那么淡淡地看着我,注视着我因为动情,尚且有些绯红的脸颊和来不及褪去的水润双眸。

    “呵!小子兮,又是你!”

    这是他身形完全消失前,我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缓缓地穿好早已凌乱的衣物,我伸手将头上的发髻微微整理了一番。

    一旁的石桌上,跌落着一卷画卷,那是胥?上仙为他妻子画下的肖像。因为曲邪的消失,失去灵力,正好掉落在桌子上。

    想这应该是自家师父的宝贝,我将那画卷卷了起来,放入了手腕上的佛珠里。

    不知道小银怎么样了,如今我的身边,除了签下灵宠契约的小银,我不知道还能相信谁。

    曾经的曾经,梅梅是我最好的姐妹,为我洗衣服、做好吃的,如今将我出卖的人竟然是我一直以来最信任的朋友。

    扯着嘴角嘲讽的轻笑了一声,环顾四野,看着这石室内再无什么有用的东西,我便顺着石室的石门向外走去。

    我没有把握能够一击便将曲邪杀死,但他消失后,这石门果然失去了禁制,变成了普通的石门。

    我顺着门侧观察了一番,便在一旁发现了同山洞中的石室相差无几的机关。轻轻的一按那按钮,石门果然轰隆隆的向上伸了起来。

    不敢再做太多停留,我疾步向外走去,其他书友正在看:。

    好在出了这石室,便不再危险,想来这地方不过是哪位先人用于修炼的山洞而已,只是位置有些偏僻,正好被一棵大树挡住了出口。

    如今曲邪不死即伤,若只是受了伤,待他恢复时,必然会找上门来,将我碎死万段。

    我从不认识他,只是在胥?上仙的书房中,曾经看过一些对如今天、人、妖、魔、修真五界初略介绍的书籍。

    对照那些书籍上说的,妖魔两界中人,大多在身形有异于常人,彩瞳更是妖界的特征。

    所以当时,对于曲邪的身份亦只是我的一番猜测,却不想恰好碰了个正着。

    凭着最后一丝真气,唤来仙云,我便趴在仙云上筋疲力竭,一动不动了。

    修仙之人,将真气耗尽是极其可怕的,若是碰到心怀不轨的人,基本上是毫,无还手之力,被杀人越货的可怜人数不胜数,即使运气极佳,没有碰到心术不正之人,身体内不再有一丝真气,只会搞得自己修为大跌、资质大减。

    如今,我为了搏得一条自由路,将身体内的真气都运转了出来,只留下最后一丝驭唤仙云的真气,当真是极其凶险了。

    大概过了一刻钟的时间,我便回到了摘仙庭院。

    摘仙庭院依旧大门敞开,像是欢迎我回来一般,只是上一次站在这里时,感觉近乡情更怯,如今只觉得满心讽刺,让人难以释怀。

    我径直向东厢房走去。

    推开东厢房的房门,梅梅果然不在屋内,只是一条银色的小蛇,银光一闪便跳起来窜入到我的怀中。

    原以为梅梅会将小银带走,用以威胁我,已求得自己的安全,却不想梅梅只是将小银关在了东厢房的书房内。

    我摸了摸小银的脑袋,探出一丝神识在它的身体内探寻了一番,并未发现什么不妥后,方才收回了神识。

    原本便因为真气的流失,虚弱极了,如今强撑着走进书房内,用神识在小银体内探寻了一番,只觉得血气上涌,嘴角溢出一丝血来。

    小银看着我的样子,焦急的爬在我肩膀上,不安的窜动着。

    我轻轻拍了拍小银翘立的脑袋,方才让它安静下来。

    就在这时,我突然发现,一旁的书桌上,用砚台压着一张泛黄的纸,纸上密密麻麻的写了一大堆小字。

    我轻咳了几声,感觉胸口好受了些,方才走到那书桌前。

    待我拿起那张尚且称之为信的黄纸,看了好大一会,才将其中欲图表达的意思整理了出来。

    那纸,是梅梅留下的。

    ============它娘有话要说===

    话说它娘好久木多话了,今天突然出现是来跟大家道歉的。

    这章节本来是应该放在星期五定时发送的。。。但素不知道为什么居然在星期四就发掉了。。。

    容它娘先四十五度仰望天空,明媚的忧伤一下。

    原先的名字被马赛克了一下,这个名字是它娘新换的。

    看过这章的妹纸,就自动跳过吧。。。

    第三十三章 思仙思仙见思仙

    梅梅在信中写着,说她知道无论再说些什么,我都不会原谅她的,这事是她对不住我先,但是其中更重要的原因却是为了我,可那具体的原因,她现在还不可以说,若是我相信她,便等她百年,百年后,她必定会回来寻我。

    其实对于修仙人士而言,百年真不算得什么,跟普通人类相比,修仙人士的百年,不过是人间的数十载。

    那些个真人、道长,一旦闭关修行,少则一二十月,多则二三百年的数不胜数,因此,梅梅所说的百年之后,倒也不算一个漫长的空头承诺。

    我微微抿了抿嘴角,便将那黄纸放入了佛珠里。

    原本我最痛恨背叛,尤其是一颗真心付出后的背叛,好在她尚且愿意费心费力的为我留下这么长的书信,便说明梅梅心中依旧有我,只可惜我并不能猜出她心中的我,到底是为了什么而存在。

    不过友情也好,利用也罢,未将那信撕毁,而是将其放入了佛珠内,也算是这么长时间以来,我对她最后情意了。

    真气的耗尽,让我万分难受,然而长时间不进行调息,任由丹田内的真气空空如也,导致我的身体越发的难受起来。

    迅速退出东厢房,我向正屋走去。

    进了正屋,将房门拴上,我便褪下衣物,缓步走入温泉池内,调养打坐去了。

    一旁的小银看着薄雾缭绕的温泉池子,像是发现了什么奇珍异宝一样,高兴的竖起了眼瞳。它绕着池畔转了一圈,并未发现什么危险后,便顺着池畔,滑入温泉池中,去嬉戏玩耍了。

    坐在温泉内,感受着温暖的热气化作真气向我的丹田流去,顿时舒畅极了。只是长时间真气空空,导致丹田内受损严重,看着自己体内薄雾散去后出现的那朵干瘪的小菊花,顿时感觉有些哭笑不得。

    一直以来,对于丹田处那些菊色薄雾遮遮掩掩的东西,我向来是十分好奇的,却不想,果真是不出所料,竟然又是一朵菊花。

    只是丹田中的小菊花并不像大腿根部那朵娇滴滴的胎记菊,反而是异常的干瘪枯黄,让人揪心不已。

    许是真气流失,丹田受损,导致那小菊花再无养料的滋养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