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知 - 第 6 部分阅读 不是妖人不是仙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海棠线上文学城小说精品推荐

    上是长老,却生的玉树临风,狂荡不羁,整一副尘世间浪荡公子的模样。

    这样想来,我微微一笑,想必那些传言说三长老喜欢偷看女弟子洗澡的事情,十有**是真的了。

    虽然三长老长得挺没个正经的,但资质却是极佳的,即使比不上胥?上仙的夸张,却也是千年难遇的好苗子了。

    如今三长老不过三百多岁,便达到了元婴期,成了玉华山自创派以来,最年轻的长老。

    三长老看着我的惨状,瘪了瘪嘴,同掌门咧嘴的一笑:

    “掌门师兄呀,你看这小姑娘多可怜啊,贪魂下手也够狠的,想必这胸前的一对绵柔小兔,如今也成了惨不忍睹的焦黑状了,当真让我心疼的紧。”

    原本看三长老将我扶靠在了自己的身上,还以为他是不忍心看下去,想替我说些好话,顺便将我送回摘仙庭院去,却不想他一开口就是这么的下流。

    我向来认为自己处世不惊,脸皮很厚,然而听到他的这一席话,不由得脸上发烫,心中生出好不尴尬,十分的不自在起来。

    偏偏这时候身上疼的紧,贪魂那一抓,不仅抓伤了我的肤肉,还伤到了我的神魂。导致我现在想站起身离他远点,都吃力的做不到。

    掌门将眼神从我身上收了回来,狠狠地剜了三长老一眼。

    “?q寅,你身为三长老,怎么能说一些这种话?岂不是给我玉华山丢脸么?这弟子失踪半月之久,如今一出现,就把贪魂引了出来,并被贪魂所伤,你不觉得事出蹊跷么?况且,胥?上仙不辞而别这么久,对她又不闻不问的,莫不是被她的资质愚笨给气走了?你作为玉华山的三长老,多注意一下自己的言行,其他书友正在看:!”

    ?q参掌门的这一席话算是让人听明白了。

    我半年多来,鲜少出摘仙庭院,又因为自身那奇怪的特性,导致并不能像其他弟子一样,只要刻苦修炼,就能层层突破,掌门作为全玉华山上除去胥?上仙外,修为最高的修士,自然一眼便能看穿我连筑基期都算不上。

    由此一来,他不由得便对我多了几分轻视。

    胥?上仙若是对我疼爱有加,他也不会这样看不起我。可是现在,胥?上仙因为当初和我在温泉池中发生的那些尴尬事,再加上帝君的召唤,已经匆忙离去多时,也没跟掌门交代。

    作为一个弟子的师父,在弟子拜师的时候,便会赠予徒儿一个锁有自己神识的灵器,若是徒儿发生任何意外,师父一般均能在第一时间感觉的出来。而现在,?q参掌门看胥?上仙离开多日,不仅对我不闻不问,就是连我被贪魂所伤,胥?上仙依旧毫无表示,想来是对我极不重视的。

    原先他对我还存着收拢的心思,所以将所有优秀的弟子都聚集到议事厅时,派人叮嘱梅梅,千万要将我请去,如今因为这次的事情,那收拢的心彻底淡了下来。

    我不动声色的看着他,咬着牙向掌门微微行了个礼,即使是这么一个轻微的动作,也让我虚汗直冒。

    同他行完礼后,我撑着最后一丝力气唤来了仙云,想要飞回摘仙庭院去。

    可惜,我不想在这种时候惹事,有人却不愿意就这么放过我。

    ?q参掌门冷眼瞧了我一眼,大手一挥,将我好不容易唤来的仙云驱散开来。

    “哼!半年多来,尚且不到筑基前期,却骗得胥?上仙送了仙云给你,之后又失踪半月,还将贪魂招惹了出来。如今靠着自己稍有几分姿色,怎么,又想勾引玉华山三长老么?你身上到底还有多少秘密?”?q参掌门的声音一声比一声高,说到最后的时候,更是释放出了威压。

    强者的威压,压得我又吐出一口血来。

    这种等级差距所带来的威压,会让修为不如他强大的修士感觉到神魂上的颤抖。虽然以我与众不同的体质,未能感受到神魂上的颤抖,但却真真实实的流了那么多血,到现在为止连一丝抬起胳膊擦擦嘴角鲜血的力气都没了。

    我强打起精神,抿着嘴角想露出一个动人心扉的微笑来,让自己不至于这此狼狈。

    可我尚没能扯动嘴角。就觉得眼前猛地一黑,之后什么都不知道了。

    后来,我仿佛睡着了,这一睡,像是睡了很久。

    在这一段时间里,我还做了个梦。

    在梦里,我梦到自己穿着一身素白的长裙,站在漫山遍野的绿野中,耳边是鸟儿欢快的叽叫声,空气中,还飘着一股淡淡地花香。

    我的手里,捧着一把黄颜色的山菊,满面笑容的看着不远处那个同样穿着素白长衫的男子,他离我不远,可我却看不到他的容貌,只觉得他双手背在身后,迎风而立,不禁带出几分仙姿卓越来。他噙着笑看着我,也不说话,就那么看着,一直看着。

    后来,我还梦到,梦到自己站在一个白雾缭绕的池子旁,深情的望着他,淡淡地说了两个字:“等我。”之后,我似乎听到,有个人坐在我的身侧一边又一边的弹着琴,虽然我不知道弹琴的那人弹的是什么,却感觉到了浓浓的相思……

    第二十五章 梦醒误入锁灵井

    不知过了多久,久到我再也入不了那恬静的梦乡。

    突然有一种像是被什么东西拽着心脏一样的痛,把我从混沌之境中唤醒。

    迷糊的睁开眼,我这才看清楚了自己现在的处境。

    抬头看去,四周是冷冰冰的石壁,就像曾经山洞中的石壁一样,黑幽幽的没有温度。

    我的双手绑在了一起,被两根铁链分别吊向了两边的墙壁上。

    大概是许久没有动弹过了,我的双腿像是灌了铁一样的沉重,整个人毫无力气的瘫坐在地上。

    只要我稍稍地移动,那铁链就会发出摩擦和碰撞的声音。我身下的那片地方,不同于两旁的石壁,那是一片真正的土地,只是这土地,不知沾过多少人的血液,一阵阵血腥的气息不断地从地下传来。

    我缓缓地抬起自己的眼眸,看着这个被人精心开辟出来的天地,四周的墙壁,是用石块堆积起来的,从底部望起,这些石块堆砌的墙壁,竟是让人一眼望不到顶,。

    就好像我现在被困在了一个深井中一样。

    我的头顶上,有着一片黑蒙蒙的浓雾,那浓雾中时不时会传出一些凄厉的叫声。

    真是不知道,那些凄厉的叫喊中,到底有多少被困死在这深井中的冤魂在哭泣?

    刚到玉华山的时候,我便听聒噪的小?说过:玉华山上有一处牢狱,叫绝望之渊。

    只要是被锁在绝望之渊的人,一定是大J大恶的人,这些人不是曾经为非作歹祸害一方,就是残害生灵灭绝人性,代表正义的玉华山,为了惩罚他们,便把这些人关在这个绝望深渊中,让他们日夜忍受折磨,却又不会迅速的死去。

    那些大J大恶的人,一个个手段都相当的毒辣,为此,这绝望之渊里,专门设计了一个针对修为高深的恶人所炼铸的仙器——锁魂链。

    每一条锁魂链,都会在炼制的时候刻满了符文和阵法,这些符文和阵法连仙人都难以解开,更难得的是,越是修为高深的恶徒,越是难以摆脱神魂上的束缚。

    这样想来,如今的我,莫非就是在这绝望之渊里么?

    只是细想起来,我并没犯下过什么大错,即便是擅闯禁地的事情被掌门发现了,也不会罪行严重到,被关禁闭的地步。

    我闭上眼,努力的思考着昏迷那日发生的事情,可是思来想去,都没能有什么发现,反倒是让自己更加的神魂不宁了。

    我的怀中,已经没了小银的气息,就连捆仙绳我都感应不到了。

    闭着眼睛,周遭的声音变得更加清晰。

    就在我异常烦躁的时候,突然听到,在自己身前不远处的石壁旁,有着一连串滴答的声音。

    我的感官向来要比一般人强得多,就算是在夜晚,大抵上也能瞧的真切。

    为此,我微微眯上了双眼,盯着那声音传来的地方,想要瞧个究竟。

    那里,应该有一个人,而那个人,像是受了重伤。

    我仔细的盯着那里,细细的看着,才发现,刚刚滴答滴答的声响,便是那人身上的血液,顺着衣物滴落在地上的声音。

    不知为何,那人总是给我一种熟悉的感觉,像是在哪里遇到过一样。

    正当我疑惑不解的时候,那人微微动了一下,发出一声微弱的呻吟。

    虽然声音很小,但却让人听的真切。

    我静静地看着不远处那个明明落魄,却咬着嘴,不愿意发出呻吟的人,这人不是别人,正是失踪多日的思钰!

    思钰怎么会在这里?我又怎么会被锁魂链锁了起来?

    可惜不等我多想,思钰便幽幽的醒了过来。

    他醒来后,先是细细的将这地方打量了一番,当看到被锁魂链锁在中央的我时,瞳孔猛地一缩。

    思钰顾不得其他,竟扶着一旁的石壁,想要站起来。

    只可惜,这地方在历代掌门下的层层禁制后,丝毫没有灵气。对于修真之人,乃至妖魔两界中人而言,没有灵气,便不能自我修复,这样一来,要是身体上有了伤痕,可就只能靠自身的修复能力来缓慢的疗伤了,好看的:。

    思钰好像是受了重伤,刚刚又一直在流血,本来就已经失血过多了,如今撑着身子猛地一动,又把伤口给撕裂了,他眉间一皱,重新跌坐在墙角。

    思钰怔怔的看着我。

    “莫汐,莫汐,是你么?”

    他软软的靠在石壁上,刚刚的那一瞬,让他变得更加虚弱,眼神变得涣散起来,竟然产生了幻觉。

    莫汐莫汐,这已经不是我第一次听到莫汐两个字了。

    还见得初次见到思钰时,他高傲冷艳的站在我的面前,恶狠狠的看着我问:“莫汐,你怎么还没死?”,后来遇到胥?上仙后,上仙同样唤过我一声莫汐。

    我从不认识什么莫汐,更不知莫汐是谁。却从思钰虽然冷冷的眼中,看到了一种明明思念,却不敢流露出来的感情。

    那种感情,是对意中人心中无他的控告和怨念。

    所以那时,我便断定,这莫汐是他的意中人和胥?上仙的旧识。

    只是,想必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那么高傲的一个人,在最落魄的时候,心底里想的依旧是一个不曾爱过他的人。

    不知为何,此刻看着思钰不再高傲的像只孔雀一样的样子,反而让人多了一丝心疼。

    思钰久久未能等到我的回答,便顺着我的眼神,望向了自己,然而这一望,却让他看到了那么凄惨的自己,立马便慌乱了起来。

    “莫汐,莫汐,你快闭上眼,容我掐个清风诀,让自己清爽下来,你再睁开眼,好不好?”

    禁制之下,连自我修复都不可以,更别提掐念法诀。

    我依旧没有回答他,只是静静地望着他,看着他因为不能掐出清风诀后的烦躁和不安。

    “思钰真人,我不是莫汐,这里是绝望之渊,你醒醒。”

    听到我的话,思钰的动作忽然停了下来。

    他缓缓地抬起头来,楞楞地盯着我,那双丹凤眼中的迷茫慢慢散去,呆了好一会,才恢复了清明。

    “是你?你怎么在这里?”

    思钰真人依旧虚弱,他扶着墙,想让自己的身子,尽量舒服一些。可即使是微微的移动,也让他疼的眉头紧锁起来。

    “我不知道,那日你突然在后山消失后,我便追了过去,后来一不小心便入了禁地。过了一段时间,待我出来的时候,竟然遇到了贪魂,我与他实力悬殊,没一会便伤痕累累,幸得掌门和三长老赶来了。只是我那是很是虚弱,正接受掌门盘问时便晕了过去。如今一醒来,没想到自己便来到这绝望之源了。”

    思钰紧紧的盯着我的双眸,许是想从我的眼中判断一下真伪。待见我毫不避闪地看着他时,那双丹凤眼忽的闪了闪,便开始说道:

    “那日我本欲骑着小象去后山吃些灵果,然而不知为何突然失去了知觉。后来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亦不清楚,只是,这里并不是绝望之渊,而是玉华山的锁灵井!”

    起点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l;/a&g;&l;a&g;手机用户请到阅读。&l;/a&g;

    第二十六章 倾尽全力破禁制

    这里并不是绝望之渊,而是锁灵井?

    锁灵井,锁灵井,顾名思义便是将灵魂和灵力都锁在这一方石井中,让人出不去,跑不了,不能修行。

    然而此时,我的疑问却更多了。

    昏迷以前,是因为被贪魂所伤,伤痕累累,失血过多。如今我虽然依旧虚弱,但低头望去,胸前那狰狞的伤疤已然全部消失了。只是那胸口时不时的还会抽搐一下,想必将我唤醒的疼痛便是这心口的抽搐了。

    贪魂是众生心中的贪欲所化,他靠吸收人们内心深处的贪念而生,导致自身执念极深。

    那时候,我被他用贪念幻化出的手掌所伤,虽因体质特殊,外伤已然自行修复,可是贪念所造成的执念却伤了我的心脉。

    这样说来,为何掌门明知我身受重伤,却依旧将我关在这锁灵塔中,还用了上了绝望之渊方有的锁灵链?

    为何失踪数日的思钰会同样身受重伤的出现在锁灵塔内?

    为何本该镇守后山禁制的贪魂会突破禁制,将我重伤?

    为何小惩大诫的锁灵塔内,却充满着怨气和土地上早已渗透与凝固的鲜血?

    …

    这一串疑问扰得我心神不宁、头痛欲裂,那贪魂留下的执念趁此机会,化为缕缕黑气,欲图向我的心脏窜去。

    思钰美人尚且自顾不暇,看着我不停挣扎的身子,想要站起来,却根本没有站起来的力气了。他大口的呼出一口浊气,气息虚弱的朝我喊着:

    “诶!你怎么了?那是锁灵链,越是挣扎,锁的越紧的!”

    思钰的话在我的耳边萦绕着,可那黑气不断的向心脏窜去,钻心的疼痛让我冷汗直冒,在这没有灵气的锁灵井中,若想默念心法将黑气逼出体外,显然是不可以的。

    那黑气见久攻不下,猛地一亮,变得越发勇猛起来。

    若是被贪欲侵心,不是被贪念所侵蚀,便会被贪欲控制,丧失本我,逐渐堕入魔道。

    那疼痛越发剧烈,我的脸色亦越发苍白。

    没有灵力的支撑,法诀更是被禁制所限制,我只能默默的承受,用意念和身体,同那一缕缕执念抗衡。

    一旁的思钰不知道我的身体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却也明白,定然是极痛苦的。在这锁灵井里,除了忍受着痛苦,就是连打坐调息都是不能的。

    这剧烈的疼痛,一直持续了三日,我方才好受了些。

    那些黑气的能量毕竟是有限的,三日来都未能攻入我的心脉,黑气已然消耗了不少,剩下的,也不过是强弓之末,没有多大的威胁了。

    只是原本我便十分虚弱,在没有灵气支撑的情况下,同那黑气争斗了三日有余,全身的力气仿佛被抽干了一样,整个人猛地一下瘫倒在地上,失去了知觉。

    这一次,我又足足睡了五日,方才醒来。

    没想到,这一次同贪欲的较量,竟然让我的修为进了一大步,虽然仍无法用其他弟子修炼时的等级来换算,但我却发现自己竟然能控制元神出窍了,。

    这一发现,让我欣喜不已。

    要知道,锁灵链锁着的,是修真人士的灵魂,况且这地方不能使用灵力,若是魂魄被锁,而又没有灵力,又怎么能元神出窍呢?

    只是我虽然能元神出窍,可那锁魂链依旧绑在我魂魄上,只见我神魂的双手上,同样绑着那条锁魂链。

    虽是如此,我依旧好好的高兴了一番,要知道,锁魂链之所以算得上仙器,并不是制作它的材料有多珍贵,更不是炼制它需要耗费多少精魂。只是这锁魂链上那复杂的阵法和禁制,将人的神魂控制了起来,物极必反,那禁制和阵法太过强大,制作锁魂链的人,为了防止锁魂链不堪重负而断裂,便将阵眼同禁制封在了一处。

    那将阵眼和禁制封在一处的地方,用肉眼是看不到的,只得用神识去探寻。

    如今我既然能元神出窍,便能用元神好好感应一下这阵法和禁制的关键所在。

    如此一来,只要我细心,找到突破这锁魂链上的关键之地指日可待。

    一旁的思钰,经过连日来的休整,身上的伤已经好的七七八八,只是同我一样失血过多,变得有些虚弱。

    这锁灵井原本只是为了关押一些犯了错的弟子,这些弟子本就不是什么大J大恶之徒,将他们关起来,不过是想让其闭门思过一番,好好警醒一顿。

    可是这地方没有灵气,没了灵气的支持,修真之人三五月不进谷物,亦是会撑不住的。所以,玉华山执掌门规的真人,隔个三五月便会将那些弟子放出去。

    只叹,如今的思钰和我均是这么的虚弱,别说三五月了,即便是三五十天,我二人都是难以坚持下来的。

    为此,思钰只得撑着墙,一遍一遍的寻找着,想要看看这锁灵井内哪里的禁制薄弱些,可以为我二人寻条生路。

    就这样又过了十日。期间思钰同我说过一些话,只不过他虚弱,我亦虚弱,两个着待在这锁灵井中时日不断增多的人,身体变得愈发虚弱,为此,我们不得不尽量的节省能量,相顾无言。可即使这样,日渐衰弱的我,就连元神出窍,均有些艰难了。

    正当我神识疲惫,准备放弃的时候,突然在锁魂链的一个链环上发现了一丁点不同。

    思钰像是有所感应一般,原本坐在一旁闭着眼休息的思钰猛地睁开眼来,静静地盯着我看。

    锁魂链上的那个不同处,便是这整条铁链的关键所在。

    我慢慢地静下心来,将所有的神魂力量都注入到那个关键点上。

    锁魂链本来便对神魂都克制的作用,而我又十分的虚弱,这注入全部神魂的力量,竟然没能将那关键点冲开。

    神魂反噬的力量,让我猛地吐出一口血来,一击不成,反倒是锁魂链闪出了一阵金光,这金光四散开来,连靠在石壁边的思钰都被其中的一束金光照到了身上。

    本就是禁制和阵法的结合体,威力不容小觑,空中那些怨气所结合出来的黑气,但凡被金光照到,均化作了粉末。

    离那金光最近的,便是神情虚弱的我,金光自锁魂链中射出时,便有数十束射入了我的体内。

    那一刹那,我感觉自己的神魂就像被刀剑切割了一般剧烈的疼痛着。

    而不远处的思钰,亦是流出了一抹鲜红色的浓液。

    第二十七章 小银之债其主偿

    玉华山上有三个长老,大长老修为高深、为人正直,二长老仙风道骨、擅长炼丹,三长老资质极佳、擅长炼器、精通阵法。

    而这锁魂链便是三长老亲自炼制的,自然同他心意相通。

    如今我欲用神魂冲破三长老在锁魂链上刻下的阵法和禁制,免不了惊动了三长老。

    望着不远处的思钰,他盘腿靠坐在石壁旁,想要运转心法,恢复一下神魂上受到的创伤,只可惜这里没有灵气,即使修为再高超的修士,亦只得无能无力的叹息。

    我静静地瘫坐在地上,任由锁魂链猛地收紧,将我的双臂紧紧的吊了起来。

    想要破开锁魂链的束缚,只能有一次机会,若是所有的神魂力量,都不能将那阵眼破开,那么锁魂链上的阵法便会猛地运转起来,将锁链收紧,而原本的阵法亦会重新运转,变成一个新的阵法。

    如今我并没能抓住机会,将锁魂链挣脱,这样一来,不但没能摆脱束缚,反而触动了锁魂链的阵法,让锁魂链绑着我双手的地方勒得更紧了,生生嵌入了我手腕上的肤肉中。

    鲜血顺着手腕落到了衣物上,我原本素白的外衫像是开满了红色的寒梅。

    我静静的抬着头,看着空中。

    刚刚锁魂链射出的金光,已让空中的冤魂消散一空,直到现在,我方能看到头顶上的那片天空。

    那天空里没有白云,亦没有黑夜,有的只是粼粼水波。

    呵,锁灵井,锁灵井,还真是将人锁在了井里。这样说来,怕是没有谁会想到,天华山所关押的弟子,会被关押在水井下。

    这一方天地里,有一层薄薄的禁制将井中的水和下边的空地隔绝了开来。若是刚刚我强行突破锁魂链,那隔绝井水的禁制便会自动消失。这样一来,即使我能侥幸逃脱锁魂链的束缚,也会被井水淹没。以我现在的身体状态来看,隔绝井水的禁制消失后,根本没有力气游出井外,非得成为冤魂一个。

    我虚弱的笑了笑,原以为破不了锁魂链的阵法,还被锁魂链所伤已然是大不幸了,如今看来,这也算得是因祸得福了。

    没过一会,头顶的禁制便像水纹一样波动着,并逐渐散开,形成了可容一人进入的缝隙。那些井水被禁制分割成台阶一样的形状,自井口一直延伸自井底。

    我静静地看着那顺着台阶走下来的三长老。

    思钰爱穿红衣,显得自己嚣张跋扈,冷艳清高。这三长老却穿了一身嫩粉色的绸缎,配上他头上同色系的丝带,还真是猥琐中透着一股俗气,俗气中不乏马蚤性。

    在心底默默地将三长老鄙夷了一顿,便狠狠的注视着他的眼睛。

    然而三长老并未能接收到我鄙夷的信号,只是微微转动了一番自己的眼珠,便将视线投放到了一旁的思钰身上。

    “咦?思钰师侄,你不是在后山失踪了么,怎么会同这不省心的妮子一道待在锁灵井?”

    思钰扶着墙站了起来,先前被锁魂链上的金光殃及,本就失血过多的思钰,再一次伤口崩裂、流血不止,如今变得越发虚弱了。

    思钰扶着墙直起身子,斜斜的瞟了一眼三长老,便忽的倒了下去,其他书友正在看:。

    三长老看着思钰倒下的身子,并没去扶他,只是坏坏的一笑,随手一拨,在思钰即将要倒下的身下覆了一层水幕,让他不至于碰坏脑袋。

    我看着三长老那副纨绔子弟玩世不恭的样子,微微扯动了一下嘴角,只觉得满心忧思,恨不得呕出一口血来。

    可惜三长老并不觉得自己有何不妥,从怀里取出一把折扇,自喻风流的扇着扇子,踏着井水做成的台阶一步步向我走来。

    “小美人,那日掌门师兄同我打赌输了灵器,而后又同我打赌想要赢回他的灵器,哪知他刚将一瓶定灵丹放在桌子上当赌注,便感应到后山禁制出了事。当我们替你处理完贪魂的事情后,再返回掌门师兄的庭院时,骤然发现他辛苦得来的定灵丹不见了。”

    说到这里,三长老捂着嘴偷乐一番,才继续说到:

    “原来是一条银白色的小灵蛇趁我们不注意时,将一瓶子定灵丹都吃了去,可把掌门师兄气的直跺脚。”

    一听到银白色的小灵蛇,我的心便不自觉的抽动了一下,莫不是小银在我被三长老带回掌门的庭院时,趁着没人注意,悄悄跑到了屋内将定灵丹吃掉了?

    一旁的三长老眼角含笑的看着我,将手中的折扇一折,向自己的手心敲去。

    “你可知那定灵丹有多珍贵么?二长老炼丹那么多年,整个修真界亦没几个人能超越他,但若想炼制一炉定灵丹亦得二年多的时间,方能成上一炉,一炉更是只得三颗。掌门师兄的那一瓶定灵丹足足有二十三颗,你说这得值多少钱呢?如今却被一条小灵蛇吃了去,恨不得将其扒皮抽筋,活生生泡了酒喝。”

    定灵丹可以增强人的神魂力量,且用过后,并没什么反噬,因此一粒定灵丹千金难求,而小银竟然一口气吃了掌门二十三颗,怪不得会惹得掌门那么生气。

    “掌门师兄自得了那定灵丹,一直不舍得使用,也就前些日子修炼的时候食过一粒,现在全被一条小银蛇吃掉了,你说掌门师兄该怎么严惩那小灵蛇的主人呢?”

    说完,三长老便风度翩翩的站一旁扇扇子去了,只是他那一双桃花眸中时不时的泛着笑意看着我。

    那时候,我早已晕睡了过去,自然不知道小银干了些什么,只是三长老刚刚说掌门要惩罚小银的主人,可是自我遇得小银那日起,它便是无主的灵兽。如今三长老一边说,一边看着我,莫不是将我当做了小银的主人,所以才把我关在锁灵井中,想让我吃些苦头,让掌门消消气?可是灵兽认主后额头上均会出现一个小红点,小银并无红点,掌门他们修为高深,又怎么会轻易认错?

    “没想到呀没想到,这整个玉华山上除了思钰那小子机缘巧合得了一小象灵兽,便只有胥?上仙的麒麟了。就连掌门多年来想寻一个灵兽都寻不上,竟然连你都有了灵兽了。莫不是这灵兽是胥?上仙赠予的?”

    灵兽的稀缺程度,我是知道的,若是小银没有认主,岂不是会被掌门抢走?思索到这里,我便难以平静下来了。莫非是小银躲在我的怀里沾上了我胸口滴落的血,然后巧合之下成了我的灵兽么?

    三长老看我一直未曾说话,合上扇子,暗叹了一句没意思,便将思钰虚空一抓,拽到了自己的怀里。

    “今日,你竟然能找到这仙器的阵眼所在,也算是同我有些机缘,只是你不大爱说话,实在是没意思的紧。罢了罢了,我便放你出去吧,如今你待在这里已经快一个月了,天下大乱,玉华山的精英弟子均已下山降妖除魔了,一直把你关在这里也不是个事,我便替你做个主,将你放出来吧。”

    说完,三长老顺着锁魂链轻轻一抹,那链子便自我的手腕上脱落了下来

    第二十八章 终须有日龙穿凤

    随着三长老出了那锁灵井,我重重的呼出一口气。

    在锁灵井的这一段日子里,不能疗伤,不能修炼,不能运转心法。每日都被绝望折磨着。

    此时出了锁灵井,竟让人有一种劫后重生的感觉。怪不得但凡是在锁灵井闭门思过的弟子,出来后均一心向道,学术有成。

    三长老嬉皮笑脸的扛着思钰向议事厅走去。

    据他刚刚透露出来的消息称,如今魔道猖狂,妖界宠宠欲动,天下百姓民不聊生,苦不堪言。各修仙门派全都派出了精锐弟子,一是让他们下山历练,二是让他们降妖除魔。

    本来思钰便应该是第一批下山的弟子,只可惜他失踪了一个半月,第一批弟子早已到达了舜都。

    依思钰现在的身体状况,即使让他现在赶去舜都也已不大现实了,为此,三长老才将我和思钰带去议事厅,想要让掌门做一番定夺。

    到达议事厅的时候,掌门正在闭着眼打坐调息,一旁的桌子上盘旋着一个十分熟悉的身影——小银。

    原本我对于小银认主的事情还是不大相信的,如今刚刚走进议事厅,便感应到了小银的方位和实力,这样看来,小银果真是认主无疑了。

    小银是极其罕见的灵兽,如今又认了我当主人。

    灵兽认主之后,便同主人是一体的了,他们主仆二人会共享生命、共享修为。若是主人神魂俱灭,那么灵兽便会同主人一起烟消云散。

    当然有一些比较特殊的上古神兽,它们也许会晓得一些自保的秘法,可即便这样,保下命来修为也会大减。若是严重的,可能会变为普通动物,再也称不上是有灵智的神兽。

    就像三长老说的一样,如今玉华山上只有三个人有灵兽,一是被天帝唤去已久的胥?上仙,二是如今昏迷不醒的思钰美人,三便是刚刚收了小银的我。

    如此一来,即使?q参掌门真的看我不顺眼,小惩大诫一下即可,也不会再做些什么过分的事了。

    毕竟现在时局混乱,多一丝力量便是一丝力量,吃了大量定灵丹的小银,神魂力量大涨,原本头顶上的两个大包也生出了小小的犄角,只不过那一双犄角实在是小的可怜,就像给小银的脑袋上,竖了两根蚯蚓。但即使这样,我的安全也算是得到了保障。

    掌门听到了三长老乐呵呵的声音,又感觉到一旁小银的兴奋,将心法草草运行了半个周期后,便睁开了眼睛。

    小银早已控制不了自己兴奋的心情了,只不过碍于掌门在它的身上下了禁制,弄得它不能离开那一张桌子,如今看到掌门不再调息了,便在桌子上狂躁的转来转去,想要离开那禁制,过来寻我。

    掌门看了一眼小银,抬起手一挥,便将禁制扯了去,小银愣了一下,发现自己的脑袋离开桌子时不会再碰到一层透明的结界了,开心的用尾巴一抽桌子便向门口的我跳了过来。

    掌门顺着小银的目光,看到了被三长老扛在背上的思钰,眼睛微微眯了眯。

    “寅师弟,你从哪里找到的思钰?”

    三长老将思钰放在了地板上,收起了刚刚嬉笑的样子,微微超掌门做了个揖,其他书友正在看:。

    “回掌门师兄,刚刚我在关心阁同?q散下棋,突然感觉到有人在破我锁魂链上的阵法。于是便急急忙忙赶到锁灵井,到了锁灵井后,便看到了失血过多的思钰和这丫头。”

    ?q参掌门稍稍点了点头。

    “我已给?q散传了音,他马上就会过来了,如今徒弟已经给他找到了,这一个半月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等思钰醒来再行询问。想必?q散手里亦有不少的灵丹妙药,让他有什么需要的,便去藏物阁领一些吧。”

    三长老没有说什么,只是再次向掌门做了个揖。

    不一会,?q散真人便来了,看了一眼躺在地上惨兮兮的思钰,微微叹息了一声,便将他带走了。

    原本看思钰已经离开了,我搂着小银也打算转身离开了。

    即使当日是小银不对,偷吃了他的定灵丹,但他也不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