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知 - 第 38 部分阅读 公主出没请小心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海棠线上文学城小说精品推荐

    越看二位越是觉得登对,奴家还是让二位比翼双飞吧。”楚狄莺又吸了一口烟,吐出了一阵长蛇般雾气,将适伽和旬幕二人缠住。

    “不打扰你们两情相悦,亲密无间,我去找那位公子。”楚狄莺将烟斗中烟灰倒出,弹了弹手指,烟灰便侵入了捆绑他们烟雾中。适伽差点就从那烦人雾中挣脱出来,只可惜焦黑烟灰加入进来,害得他做了无用功。

    “丢死了个人!”旬幕望着花蝴蝶一般楚狄莺远去,心情跌落谷底。

    纷纷而下白雪,轻飘飘。一片洁白世界里,楚狄莺衣袍上金丝牡丹异常显眼。往烟斗里塞了烟丝,手指滑过烟斗口,烟丝便燃了起来。烟丝先是出现了一闪而过鲜亮火光,随即升起了袅娜白烟。

    他望着白烟飘去方向,红唇轻扯,飞身而去。

    “公子,一日见两次,你我缘分不浅。”楚狄莺享受看着娄殊晟微微诧异目光。

    陶桃握着拳头,挡了娄殊晟马前,“您先走!”

    “你们走。”娄殊晟剑未出鞘,往前一挑,便将陶桃给挑到了后方。

    好剑!陶桃只觉得自己身体一晃,就已经换了一个位置,发现自己竟然不敌娄殊晟,陶桃眼泪掉下。皇上,您能有点人类自觉吗?人类出手速度那么,是犯规!

    风起,雪溅。

    剑起时带着凛然正气,相较之下,楚狄莺烟枪越发像旁门左道了。

    出无虚招,或扬洒起一片雪遮挡视线,或搅乱风速直击敌人。陶桃目瞪口呆看着娄殊晟动作,这难道就是人类武学至高境界——人剑合一?

    眉梢挑了挑,楚狄莺轻松躲开他剑,“好剑,好俊功夫,只不过,我喜欢你刚健腰,手感一定不错。”

    被男人公然耍弄,娄殊晟眉头都没动一下,挥舞着湛亮剑刺向他。

    “人类与神差距……”楚狄莺喷出一口烟,朦胧了他眉眼,却绞断了娄殊晟剑,“一口烟便能看出。”

    被绞断剑,娄殊晟也不慌,张开嘴,嘴中便吐出了细如牛毛暗器。

    这一下弄得楚狄莺猝不及防,有好几根针还插入了眉心。他根本就想不到,一个普通人类,口中竟然能够发射出暗器。

    “你怎么藏暗器?”身上暗暗刺痛袭来,楚狄莺心有余悸想着:还好我并非普通人类,这点细针还不至于致命。

    娄殊晟没回答,露出一个冰雪乍化,春意融融笑来。这是兰景络和他提过招式,他便试着练了,想着有朝一日表演给她看。

    他笑中含着冰天雪地也挡不住暖意,楚狄莺瞬时觉得自己嫉妒了!没有人能让自己笑得那么温暖,而对面人却可以。

    楚狄莺眼里蒙上了一层坚冰,开口却是不羁调侃,“笑得那么美,跟奴家回去吧。”

    “妄想!”娄殊晟赤手空拳仍旧不惧对方。

    “肮脏东西别靠近我!”眼见着妖鬼一族人要过来,楚狄莺恼怒吐出了一团团烟圈,束缚住他们活动。神族四大长老中,桃圈资历老,钟泓夕反应能力强,楚狄莺爆发力强,孙丽安中心。而作为长老中唯一男性,楚狄莺厉害之处自是不必多说。

    “公子腹肌可真结实。”楚狄莺身体柔软若蛇,身子缠滑过娄殊晟时,他腹部狠狠拍了一下。

    甩了甩一头秀发,楚狄莺笑道:“公子腰力和韧性想来不会让奴家失望,与奴家回去,云翻雨覆几场,岂不妙?”

    “妙个鬼!”清脆女音从上方传来,楚狄莺眼前一花,便见一穿着鹅黄铯撒花夹袄女子挡了自己面前。

    收到休书的不是我

    “夫人!”被烟雾阻住行动陶桃见到兰景络,那双大眼瞪得圆溜溜。

    也不用兰景络出手,妖鬼一族人已经齐心协力把烟雾给绞断了。

    “你来啦。”娄殊晟并不惊讶,语气平淡。

    “感觉前面有动静,就过来了。”兰景络往前拍出了一条火龙,缠上了楚狄莺烟枪。

    “夫人!让我来!”眼见着兰景络就要进入战斗状态,匆匆赶来旬幕忍不住大叫一声!我要打倒这人,一雪前耻!

    瞥见旬幕大冬天捞起了衣袖,而适伽视线也分外热烈。兰景络挥挥手,招呼着妖鬼一族人道:“咱们走,让两位外使好好舒展筋骨。”

    “我们要亲眼见到这个人死!”妖鬼一族人没动,走出一人开口解释了缘由。

    “夫人,这是我们妖鬼一族仇恨。我感受得到,他身上流着血液,与困住我们人如出一辙。”陶桃看着往前族人,也挤进了围剿行列。

    被困那片贫瘠土地多年,恨意已经不足形容他们心情。

    兰景络望着一群往前冲人,仿佛看见了一群饿狼。这爆发力,这撕咬能力……看见团结族人,她叹为观止。同时,否定了自己先前觉得妖鬼一族不过尔尔想法。

    他们,只不过是被关得太久了,血性还未沸腾。

    冷眼看着楚狄莺被抓挠出鲜血,兰景络干脆将冰雪化形成长凳,坐下观赏。

    仇恨,是需要鲜血来平息。

    娄殊晟抿抿嘴,坐了她旁边,镇定冰雪中看着骇人打斗。

    浓重血液味道,盖过了烟丝醉人味道。楚狄莺如同受困野兽,无声怒号着。低贱东西,不要碰我!

    他拿出一团血色烟丝,点燃。

    “危险!后退!”绝境中人需要提防,适伽是深有感悟,一见楚狄莺这动作便叫着族人往后退去。

    “你们等着!你们给我等着!”缠绕他身边烟雾是红色,过于深红色,浓郁成了黑色,诡异、凶险。

    兰景络招手便是一片热烈火,却靠近不了楚狄莺半分。

    楚狄莺鲜丽唇弯出漂亮弧度,他朝着兰景络道:“下回,我要你。”

    层层红黑色烟雾将他身体卷裹住,任人攻击而不破,待那烟雾自然散去,楚狄莺便已经不见了。

    “他说下回要我?”兰景络好笑说着,也不知我这里看戏,怎么吸引到他了。

    娄殊晟眼底闪过一丝不悦,却还是没有回答。

    旬幕惋惜喊道:“还差一点就能杀掉他了!”

    “前面就是神族大本营,到时候你们可以杀个够。”兰景络看众妖鬼都是一副不兴模样,便开口劝慰道。

    妖鬼一族人和后神族人相遇,虽不至于友好到心心相惜程度,却也还过得去,至少能够一起对付神族。

    “夫人,我们妖鬼一族需要衍。”陶桃作为妖鬼一族代表,首先说出了妖鬼一族要求。

    兰景络看看角落里玩踩影子弟弟,道:“简唯,你决定。”

    兰简唯扭头,幽幽扫过陶桃、适伽、旬幕,“你们把妖鬼一族领导权交给我五姐,我就帮你们衍生妖鬼。”

    “这个……”桃圈看看两位外使,很是纠结。如果所有决定权都他手上,他一定毫不犹豫答应。

    适伽和旬幕二人用眼神无声交流着,二人眼睛一亮,决定了后结果。

    “除非你真成为神医夫人,否则我们不会答应。”旬幕挺起胸膛,神医,你看我们对你多好,时刻惦记着你!

    兰简唯起身,阴幽视线扫过适伽和旬幕,冷哼一声,“我绝不允许我五姐后花园中有杂草!你们若还坚持这个条件,一切免谈!”

    被兰简唯一扫,旬幕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好阴冷。

    “那么,我们便保持合作关系吧。”兰景络安抚拍拍弟弟僵直后背。

    娄殊晟神色淡漠看着他们互动,保持着同一个坐姿,便如早就定好形泥人。

    神医,我们力了。旬幕觉得自己已经努力为以汀枫争取地位了,可对方拒绝坚如磐石,他无法继续谈下去。

    “我有一个问题,若是我妖鬼一族当真到你麾下,你将如何处理妖鬼一族与后神族关系?你该知道,妖鬼一族不管哪里都是过街老鼠。”适伽目光锐利,直视兰景络。

    兰景络笑眯眯看了一眼兰简唯,“过街老鼠?和我一起,就算是老鼠也能咬死一个人!我这人护短,绝不会允许外人欺负自己人。你也不用担心我偏袒后神族,因为我体内也有妖鬼一族血液。再说了,有简唯,我这个做姐姐也不能欺负妖鬼一族呀。”

    “容我回去与族人商量一下。”适伽点点头,有些意动。

    接下来又交流了一下双方知道信息,到后,一个个陆陆续续出去了,就剩下兰景络和娄殊晟两人。

    兰景络清清嗓子,笑道:“不去休息?”

    “我是你夫君,等妻主入睡也是应该。”娄殊晟说出话平淡无比,刚毅面容墙壁上投下一个棱角分明轮廓。

    “哈哈,殊晟,你也挺会开玩笑。”兰景络干笑着。

    外头偷听夭华听着娄殊晟话,悲切咬着拳头,好想进去阻止啊!

    印玹之则是双手环胸,身子倚墙壁上,一双红宝石似地眼睛漫不经心看着天空。

    “你太淡定了。”夭华望着室内逐渐升温气氛,朝着印玹之低声抱怨道。

    “他……出现我之前。”印玹之不咸不淡回答,如果是后来者,那他印玹之绝对会火冒三丈,直接进去用怒火把那人给燃了。

    “收到休书是墨白,不是我。”娄殊晟一脸认真望着兰景络窘迫神情。

    兰景络绕过桌角,走到娄殊晟身边,“殊晟,我不希望你被那个婚姻束缚,以你身份、才貌,你可以找到符合你心意。”

    “我未犯《男诫》,你不可休我。因而,你仍是我妻主。”

    你娘来我也照打不误(一)

    蛋蛋睡得四仰八叉,身子呈大字型展开,若非身子太小,恐怕整张榻都会被她占去。兰景络摇摇头,将她上撩衣服往下扯,遮掩住女儿露出肚脐眼,“睡着了也不老实。”

    风斐尤站一旁,看着兰景络给蛋蛋一个晚安吻后,朝着自己走来。感受到她对女儿爱意,心被温暖了。

    二人走雪地里,也未曾发出一点声音,反倒是那从天而降雪花声音为大些。

    “络儿,你有心事。”风斐尤浅淡声音静谧夜里,格外悦耳。

    “有吧……”她不确定说着,娄殊晟坚决态度让她犯难。

    “你若对他无情,我可替你了断。”风斐尤话语中并无波澜,仿佛断人情乃是举手之劳。

    兰景络笑笑,“师傅,你与我说人心难懂,你可能保证你了断能让他真心释然?”

    “我便不插手了。”

    明明是缓若溪流声音,兰景络听耳里,却察觉出了一丝恼意。

    兰景络心虚保证道:“师傅,你要相信我,我绝对不是朝秦暮楚,朝三暮四人!”

    “蹲个马步看看。”

    师傅……你又用老招数惩罚我,其实幼稚、傲娇人是师傅才对!兰景络心中是这么想着,也没敢不听话,一秒之内变成了标准蹲马步姿态。

    风斐尤指尖挑着她下巴,若是别人做起来,兰景络必定会觉得这是赤果果Tx。可师傅做出这个动作,她觉得再正经不过!

    指腹摩挲着她下巴,兰景络想笑,但是见着师傅严肃表情,忍住了!

    “师傅……”她软着声音讨饶道,绵软声音就和棉花糖似地。

    “不许乱动。”师傅以一贯严厉语气说道,其实笑意已经渗透到了眼底,也难怪印玹之叫她猫儿,这眯着眼睛讨好人样子就和猫没什么两样。

    我可以不乱动,前提是师傅你不要乱摸呀。兰景络眼睁睁看着师傅一脸正气,师傅,你手越来越往下了,这磨人手法你跟谁学?

    “嗯……”兰景络嘤咛一声,脸色立即爆红,双手捂住脸。

    风斐尤听到她情不自禁低吟,收回了手,“回去,睡觉。”

    就被碰碰而已,脸就发烫了,这都老夫老妻了,不科学!兰景络乖乖跟师傅身后,微微仰脸,让冰凉雪花飘洒到脸上,稍稍降温。

    实际上,师傅刚刚听到徒弟娇吟,根本就把持不住,不然也不会突然结束惩罚,回去睡觉了。所以这一晚,注定是不平静。

    天还未全亮,夭华便带着浑身酸溜溜气息,降临到了兰景络面前。彼时,兰景络正带着一脸不爽望着突然插入蛋蛋。

    风斐尤自是女儿大,毫不犹豫把重心放到了蛋蛋身上。

    蛋蛋笑弯了眼睛,得意看着自家娘亲。

    夭华则是怨念十足看向兰景络脖颈上草莓,“公主……”

    感受到夭华视线,兰景络自然往脖上摸了摸,消灭了证据,一脸正色说道:“我出去看看他们准备得怎么样了,你陪蛋蛋玩吧。”

    “别看我,要看你就去看印玹之。”夭华怨念视线到来之前,师傅淡定开口说道。

    夭华默默泪流,我为这事都不知道和印玹之打了多少场架了,可是都不管用!可恶就是印玹之那奇怪身体了,就算是点了岤,那鼻血也止不住流!

    地面上铺满了莹白雪,兰景络紧盯着雪地,思维不知跳跃到了哪个次元。

    “猫儿,看出什么了?”印玹之迎面走来,见她一脸凝重望着地面,好奇询问着。

    兰景络蹲下身子,手掌覆盖雪面上,上面冻结出了厚厚一层坚冰,“感觉到地下有东西移动。”

    “是吗?”印玹之闭上眼睛,复又睁开,蹲下身子,往雪地认真看去。

    他火红眼睛闪烁着神秘光彩,兰景络望了一眼,视线就移不开了,脑海里都是那抹晶亮红色。

    “猫儿,你这样看着我,会让我想做坏事。”印玹之温热手戳着她脸蛋。

    “那也要你能做才行啊。”兰景络回过神来,连忙捂住嘴巴。心直口把心里话说了出来,不小心踩到雷区了。

    “今晚你给我等着。”印玹之被戳到痛处,暴虐气息一秒钟之内生成了强大气压。

    兰景络讪讪一笑,低下头,好,我今晚等着看你流鼻血。

    “猫儿,你低下头,我也能猜到你想什么。”印玹之往她脑门上敲了一下,“我看到雪地下有树根。”

    “你眼睛能透视啊?”兰景络默默移动了一下身子,遮挡住了自己某些部位,“你不要乱看,免得失血过多。”

    “猫儿!你越来越得寸进尺了!”印玹之自认为还没有愚蠢到这种地步,也不会没道德到用这种能力看自己女人。

    心想着再继续说下去,印玹之非得用眼睛瞪死自己不可,兰景络笑笑,“我们继续说树根,这底下树根有什么不同吗?”

    “没什么不同,和普通地下没什么不一样。”印玹之又多看了两眼,既没有多到吓人,也没有诡异到乱动。

    “是我多心了?”兰景络茫然望着雪白地面。

    “再加厚一层冰。”印玹之施施然起身,敌方门前,大意不得。

    兰景络往地面上按了按,压缩了冰层,整片土地都震动了一下。

    夭华跑出来看见自己心上人动作,脸偏了偏,手使劲拽着衣领上松软绒毛,公主,你要不要那么生猛?

    “平凡人类。”印玹之望见夭华望洋兴叹表情,就忍不住火上加油。

    “平凡人类也能……”夭华话才说到一半,便察觉到脚下又是一阵抖动,他下意识看向兰景络,见兰景络脸色也是一变就明白不是她弄。

    “树根活动了。”印玹之往下看了一眼,揉着发酸眼睛说道。

    “安全为重,谁都不许逞强!”兰景络咬着牙又往地下加了一层厚冰,压抑住底下疯狂舞动树根,“全员出帐!离开这里!”

    你娘来我也照打不误(二)

    树枝长了云端,翠绿树叶围绕一起,形成了一个座椅,燕莎枣穿着一身黑衣,犹如女王般俯视着地面上人状态。

    “黑衣女,你下来!”蛋蛋光着脚丫子,雪地里站着,不满看着燕莎枣上面耍酷。

    燕莎与不喜欢脆弱东西,所以看见蛋蛋那粉嫩小脸时,心中升起了无限厌恶感。这么柔软又愚蠢东西,是不适合活着。

    破土而出丑陋树根直插向蛋蛋,兰景络眯了眯眼睛,挥手便是一撮高温火焰,火舌卷过地方,刮起了一阵热风。

    “熊孩子,你真欠!”兰景络旋身直上,还不忘往地面上砸火球。

    燕莎枣安然坐座椅上,面露疑惑之色。燃烧树根发出气味对他们没有作用?

    一把火直接丢到了燕莎枣座椅上,兰景络额前凰印闪现出来。

    “你以大欺小。”躲避过兰景络火球,燕莎枣一本正经开口说道。

    兰景络不爽回答:“你娘来我也照打不误!谁让你动我女儿?”

    讨厌那个女孩了。燕莎枣往下看了一眼蛋蛋,蛋蛋仰头看着自家娘亲发威,正笑得一脸纯真灿烂。

    “你是敌人!”燕莎枣站云端,英气十足脸上涌现出一种年少时期特有倔强。

    兰景络看这小女孩儿还挺顺眼,弯唇一笑。

    “你们人为何这么少?”躲过兰景络旋转着砸来火球,燕莎枣望见底下撤离人数少得可怜,比她早先估算少了大半。

    兰景络耸耸肩,“你们送树根过来,我们也不能怠慢呀。”

    “不自量力,有娘亲,你们计谋都是小孩子把戏!”尚且稚嫩少女音说出这老成话语,竟没有一丝违和感。

    “哈哈,好乖女儿。”兰景络笑眯眯将云冻结成冰,一瞬之内结成冰块迅速包围了燕莎枣。

    “就这种硬度,也想困住我?”燕莎枣大声喊道,不屑将冰块牢笼打破,碎裂冰块一一降落到地面。

    “小孩太暴力了,不好。”兰景络遗憾摇摇头,本不想对一个小孩子太过分,可对方实力却由不得她不认真。难怪神族族长可以轻易舍弃燕莎与,燕莎枣可塑性比燕莎与高太多了。

    燕莎枣吹了吹口哨,从云层中伸出了一根又一根枯木,木头逐渐显露,本还是光秃秃粗糙树干,没过一会儿便衍生出了枝丫,枝丫伸展开来,树叶也发芽抽长。

    这本事……枯木逢春,兰景络丢了一把火过去,那树叶便联合一起,将火焰顶了回来。

    “猫儿,你好慢。”印玹之地面上看着她动作,催促着。旁边还有残余树根想来个突然袭击,猛地朝他刺来,他懒懒一瞪,那树根便整个萎了。

    “玹之爹爹好眼力!”蛋蛋看到这一幕,夭华怀中欢欣鼓舞,同时,她鄙视看了一眼天空中战斗着母亲,“你那么慢,我们不等你了!我要去大闹神族!”

    作为一直都被女儿忽视并且敌视母亲,兰景络面对女儿嫌弃,已经可以习以为常了。她挡下一根树枝,“玹之,夭华,看好她。”

    印玹之看着兰景络点点头,拿着一包毒药往蛋蛋那边招招手,蛋蛋离开夭华怀抱,撒丫子往他怀里跑去。

    “你又喂她毒药!”夭华不满印玹之行为,人家家里小孩都是喂糖,为什么到了这里就喂毒药,这不正常啊!

    蛋蛋将那油纸打开,看着凝成透明晶体毒药,高兴塞进了嘴里。

    见蛋蛋把嘴巴塞得满满,一双眼睛笑成了月牙,夭华无话可说。

    “风斐尤不,你们昨夜做戏?”燕莎枣往下一看,发现风斐尤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后神族人当中,她为忌惮还是风斐尤!

    “昨晚都是甜蜜互动,可没骗你。”兰景络将燕莎枣手牢牢扣住,腿脚压制她不老实脚。为了让对方麻痹大意,兰景络特地让自己几位夫君到显眼地方晃了晃。

    “夫管严!没尊严!”燕莎枣咬牙大喊道,身子被她锁住,就连发力都不行,别说是催生出木头攻击了。

    兰景络紧了紧手,“小丫头,你就乖乖屈服吧。”

    “我……疼死了我……”

    听了她哀嚎,兰景络反而加大了力气。

    “你怎么不撒手……”

    兰景络无语道:“你示弱得那么假,我想给你一点同情心都不行。”

    燕莎枣甩了甩头发,发丝骤然变长,如一根根杀伤力强大钢筋。迫不得已,兰景络松了手,伸手揪住她头发。

    “来日再战!”燕莎枣丢下这话,一溜烟跑了。

    焦黑发丝发出了蛋白质味道,兰景络抛开头发烧成灰,紧跟着追上去。

    死小孩,跑得倒。兰景络左顾右盼,并未看到燕莎枣留下可追踪痕迹。

    “这是燕莎枣地盘,怎么着也比我这个外来人要熟悉,我还是直接到神族去好了。”兰景络环顾四周,看见堆满了积雪低矮树丛,眼中含笑,转身离去。

    树丛是静默,偶有积雪因灌木丛不堪重负而掉落地,发出“啪”一声响。许久,一缕|乳|白色烟从树丛中缓缓上升,这无火,又无阳光地方有一点蹊跷。

    “抓到了!”兰景络如同老鹰一般从天空中滑落下来,双手准狠瞅准那白烟散出地方用力抓去。

    等她把灌木丛中人抓出来,她眨巴了一下眼睛,“是你!”

    被兰景络抓出来人不是燕莎枣,而是楚狄莺。他神情疲惫,活像是被人追杀了五万里似地,就连衣袍上艳丽牡丹都染上了狼狈气息。

    我们人都没找到他,还以为他会神族了,怎么会还这里瞎晃悠?兰景络疑惑望着他疲劳表情。

    楚狄莺那魅人大眼看着她,朝着她勾魂一笑。

    “省省吧,我家有只妖孽狐狸。”兰景络反手便是一条条弯折好冰条,把楚狄莺拴了中间。夭华锻炼下,她承受力已经很高很高了!

    唇角笑还没完全绽开,便从他眼中看到了一抹朝着自己袭来黑影,兰景络抓住他闪身避开。

    黑袍人

    对面人穿着一身宽大黑袍,头上戴着黑色帷帽,没有外露一丁点肌肤。从身形上看,不太容易分辨出是男是女,毕竟这里是女尊国度,高大女子不少,健壮男子也不是没有。

    注意到楚狄莺见到对面人脸上有异色,兰景络勾唇笑了笑,“就是他追你,把你弄成这副样子?”

    黑袍人手动了动,举起了一杆形制华美烟枪,正是楚狄莺专用烟枪,这个举动也证实了兰景络猜想。

    “把他交给我。”低沉声音,男女莫辩,隐含着深沉愤怒。

    “武器都被人抢走了,你好逊啊。”兰景络轻轻一拍楚狄莺肩膀,他周身冻结了方方正正冰块围住他。

    火焰从兰景络手心飞射而出,直击那黑衣神秘人,黑衣神秘人站着不动,直到那看上去可以毁灭一切火焰击中黑袍,黑袍被砸倒地上,人不见了。

    兰景络犯难看了长相招人楚狄莺一眼,想了想夭华等人见到这祸水时情况,她轻声嘟囔,“要是被他们看到铁定会生气。”

    化掉围困他冰块,他手上捆绑着火焰,牵着他走,兰景络见他笑容自得便道:“落我手上,你还挺开心,刚才那黑袍人是谁?”

    楚狄莺给了兰景络一个电力十足眼神之后,方才魅惑说道:“姑娘生得如此美丽,自是高兴。”

    “高兴?那就享受享受我热情吧!”兰景络扯动火绳,微温火焰霎时变得灼热无比。

    跳跃着火焰熊熊燃起,过热温度犹如一根根尖锐刺扎入肌肤,忍受着手腕刺痛,楚狄莺唇边绽开了一朵绚烂笑容,越是疼痛,越是迷人。

    兰景络瞥了他一眼,“把你知道关于神族事情,说出来。”

    “你若是要了奴家,奴家必然知无不言言无不。”楚狄莺走到她身边,身子朝着她倾斜,几乎要将整个身子挂她身上。

    “我再问一次,你真不说?”兰景络面无表情感受着他温度,他刻意轻微摩擦,努力引动她心中悸动。

    “奴家若是成了您人……嘶……”

    高温炙烤着他身体,体内水分不过一瞬便被蒸发了出来。

    “如果你自恃相貌好,我可以立马让你变成一具活着焦炭。”兰景络走向被烤得东倒西歪,无法站直楚狄莺。

    对上她认真眼神,他不禁往后退了退。

    “你很乎你外貌?”兰景络笑笑,手才往他那边伸开,却感受到身后一股力量。眼角瞥见一抹黑色,黑袍人?

    躲开,却见前方楚狄莺已经拿到了他烟枪,而那黑袍人站兰景络侧后。

    回马枪?我太大意了。兰景络见那楚狄莺身旁已经缭绕起了一层烟雾,而那黑袍人则是一动不动。

    “我们暂时合作,将这人擒住,如何?”楚狄莺拿着自己看家武器,有底气多了。

    “好。”黑袍人低声回答。

    兰景络朝着楚狄莺笑笑,“傻子,现受伤重就是你,须知唇亡齿寒,一旦我被制住,你也危险了。”

    “我不会伤你,你应该知道。”黑袍人对着楚狄莺保证。

    楚狄莺抓着烟枪绕了一个圈,“也是,你比她怜香惜玉多了,不会伤及我容貌。”

    黑袍人与楚狄莺一同往兰景络攻击而来,楚狄莺要触碰到兰景络时,他朝着兰景络眨了眨眼睛,扭身朝黑袍人攻击而去。

    虽不知楚狄莺葫芦里卖什么药,兰景络还是配合攻向了黑袍人。

    火焰与灰白烟缠绕一起,黑袍人自知不敌,不再恋战,只留下一句,“你会后悔。”

    抽了一口烟,楚狄莺冷淡说道:“跟了你才会后悔。”

    “那家伙是谁啊?”兰景络见楚狄莺一副放松状态,不太明白这家伙转变为什么能够那么。

    “谁知道……大概是神族里谁吧。”楚狄莺喷吐出一团烟圈,悠哉悠哉回答。

    一点身为俘虏自觉都没有。兰景络从他手中扯过烟枪,“没收!”

    “姑娘今后要怎么安顿我?”楚狄莺那双眼睛无时不刻都勾着人,那小眼神和夭华一样丰富多彩。

    透明液体眼前一闪,兰景络一巴掌将楚狄莺拍倒地,望向身穿云纹绛袍印玹之,“玹之,你别一来就毒人啊。”

    “让开,让我毒死他!”印玹之望着被自己毒药腐蚀雪地,露出了地皮,视线转向那朝着自己得意眨眼男人。

    “别啊,他是神族人,能知道不少事情。”兰景络挪了挪身子,挡住楚狄莺,你就继续添乱,还用眼神挑衅玹之,你活得不耐烦了?

    “你和他眉来眼去,当我死了?猫儿!”印玹之绯红瞳孔收缩了一下,那怒气要是能够实体化,能把这世界雪都给烧成水蒸气。

    “玹之,你不能太低估我眼光了,他哪能和你比啊?他眼睛有你好看?他嘴唇能有你唇色让人心动?”兰景络用真诚眼睛写下保证。

    印玹之挑了挑眉头,朝着兰景络一笑,还是没忍住,往楚狄莺那撒了一大包毒药,“我不杀他。”

    眼见着楚狄莺脸上冒出来麻点,兰景络转移话题,“你不是该神族吗?”

    “燕莎枣都回神族了,你却没出现。”

    “担心我就直说嘛,不用这么隐晦。”兰景络笑笑,挥出一条火绳,捆绑好楚狄莺双手。她倒不是怕对方逃,她是怕楚狄莺见到脸上麻子会产生杀人冲动。

    印玹之怒了,“知道我会担心你,你还这里磨磨蹭蹭,和这种货色一起?”

    “我错。”兰景络态度极好认错,果然生气了。

    “蛋蛋神族把那群人给闹腾死了,你过去看看,我先把这家伙送回去拷问拷问。”印玹之从兰景络手中抓过了火绳,不怀好意看了楚狄莺一眼。

    你自求多福吧,我家玹之脾气不太好。兰景络笑眯眯将烟枪丢给印玹之,“刚才我这里遇到一个黑袍人,虽然没和他正式交手,但从他逃跑能力看来,不是那么容易对付,你带这人回去时候要小心。”

    你不过是会吠的狗而已(一)

    火红色鸟儿翅翼若天,只煽动一下翅膀便让人有飓风袭来之感,升高温度给人一种走晃动着空间幻觉。

    兰景络一到,首先注意到就是马蚤包蛋蛋。随即看到便是生猛妖鬼一族,他们尖角已经长出来了,有妖鬼牙齿甚至变成了锯齿形状,尖锐吓人。

    “娘亲!兰景络来了!”燕莎枣避开蛋蛋吐出火焰,指着突然而至兰景络,惊喜大喊道。

    燕盛迅盘坐云端之上,听着小女儿喊叫也无动于衷,就连眼珠子都没有动一下,“好弱,好无趣。”

    敏锐耳朵听见燕盛迅话,兰景络笑笑,跺了跺地面,便有千里冰封之势。

    “咦,妖鬼一族力量,挺强。”燕盛迅面瘫脸一点表情都没有,视线转向泛着冷气冰块。

    “络儿,过来。”风斐尤长身玉立,一众人簇拥中,朝着兰景络招招手。

    站风斐尤身边兰简唯摸着下巴,以诡异目光看着燕盛迅。

    “师傅,有何吩咐?”兰景络闪身至风斐尤身边。

    “不要引起她兴趣。”风斐尤指指燕盛迅,又继续说道,“只要她能晚点出手,我们这边人损伤会少些。”

    “我知道了。”兰景络认真点点头,朝着一边呆呆看着自己兰简唯笑了笑。

    兰简唯低头,脚尖戳着地面,不知道想些什么。

    这个燕盛迅,倒和我想象中不太一样。兰景络神色复杂看向懒洋洋燕盛迅。

    “娘亲!”燕莎枣不高兴朝着燕盛迅大喊道,她捂着手臂上被蛋蛋划开口子。

    “叫什么叫,又不会死。”燕盛迅瞧了女儿手臂上流着血伤口,兴致缺缺回答。

    见着燕莎枣都受伤了,神族众人加急了,“族长!这个时候你不能再犯懒了!后神族人示弱!他们是打算一点一点蚕食我们!”

    “我知道,可是身上没劲。”燕盛迅打了一个哈欠,伸直了腿,朝着底下族众说道:“我先躺一会儿,醒来再说。”

    神族族众们敢怒不敢言,燕莎枣看见兰景络潇洒动作,是气愤,她干脆放弃了与蛋蛋打斗机会。

    “娘亲,你醒醒!”燕莎枣一脚便踩了自家娘亲脸上。

    燕盛迅抓住女儿脚踝,抡铅球一样,把她丢了出去。丝毫不意女儿掉到地上,砸出大坑。燕盛迅斜睨兰景络,“她要是不喜爱男色,也不会栽你手上。”

    燕盛迅口中“她”是恶灵,不是她那个不成器女儿。

    兰景络不以为然道:“存活这个世上任何一个物种,都会有缺点,我并不觉得利用他们缺点,获得胜利是可耻事情。”

    “有点意思。”燕盛迅拍了拍松软云朵,一个翻身便跃至兰景络面前。

    “族长!”

    “族长!”

    看见燕盛迅终于站起来了,众神族族人激动得只会喊族长了。

    见娘亲从云端上起来了,燕莎枣捂着胸口吐了一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