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知 - 第 35 部分阅读 公主出没请小心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海棠线上文学城小说精品推荐

    少族长的话没说完,你说什么说?你长了嘴就是来帮你家少族长补话的?瞧你长得那稀泥样,人都没长坚实,还跑来本高人面前晃悠。”兰景络下巴一抬,寒碜人还不带一个脏字的。

    丁乌郁闷了,这人说话怎么就那么毒?

    望着丁乌,兰景络在心中道:老bt,我就是面对面损你了,你又能怎么样?

    “前辈,实不相瞒,我现下遇到一个难题,若是你能稍微帮我一下,蘖莲必然双手奉上!当然了,我们面前的难题,在您眼中,那根本就不是问题!”燕莎与说完自己的问题,还不忘拍拍马屁。

    “帮你们,那是应该的。”兰景络点点头。

    这么容易?桃圈先前看她那直白的样子,还以为她会把少主骂个狗血淋头。

    “前辈,我立马吩咐人回去取那蘖莲。”燕莎与笑眯眯的说道。

    “嗯,这感情好,要我帮你们杀人还是抢东西?”兰景络这话问的轻车熟路,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是土匪呢。

    “前辈既然知道神族与后神族之事,您也应当知道那日与我对战的女子是我的死敌。”

    “你要我杀了她?”兰景络自然的接口,看上去好似只要对方回答是,她便会毫不犹豫的杀人。

    听得她的询问,燕莎与只觉得这个帮手未免也太好用了!一下子就可以除掉自己的心头大患!燕莎与凝神思索一番,道:“前辈,请您擒住她!”

    “生擒……难度更大。”兰景络大大咧咧的打了个哈欠,“你们也知道,那人不简单,就算我出马,也少不得受点小伤。”

    “前辈的意思是……”燕莎与询问道。

    “送几个人给我,我带他们去送死。”兰景络笑了笑,

    “可是前辈,若是将人给了您,我们回神族岂不是更不安全?那后神族的人岂会善罢甘休,我这回出来没带多少人。”燕莎与为难的说道。

    兰景络用看傻子的眼神看了她一眼,“傻娃子,我和你一起回神族不就成了?人你也别往回派了,到时候我亲自送你们回去,顺道拿蘖莲。”

    燕莎与根本就想不到这等好事会被自己碰上,这人要是跟着回了神族,岂不是能够将她留下来?再不济,也能强留下来!

    你就趁着现在,在心里面乐呵吧,笑到最后的人一定不是你。兰景络笑着看燕莎与。

    燕莎与送来的帮手,兰景络随便瞅了一眼,便把人全部骗到了兰简唯的落脚处。一眨眼功夫就把那些人给冻住了,由着兰简唯把她们妖鬼化,跟着过来赶死的家伙,一个不落的成了兰简唯的使鬼。

    “五姐,我把驱使她们的……”

    “一起去。”兰景络拍拍兰简唯的肩膀,鼓励的看着他。

    “五姐,我怕。”兰简唯的视线瞥向另一边,过分,知道我怕,还故意让我去。

    “五姐在呢,你怕什么?”兰景络温言说道,“五姐会用事实告诉你,有五姐在,什么都不用怕。那个恶灵也不可怕!”

    兰简唯扁扁嘴,“骗人,你都被抢了两次身体。”

    弟弟,你就不能不旧事重提吗?兰景络二话不说,在弟弟的脑门上戴好了幕离,扛着他便出去了。

    从银镜中看到二人已然出发,风斐尤与在场的男子们相互对视一眼。

    夭华指尖轻点红唇,笑得风月无边,“终于要开始了。”

    印玹之没说话,那爆裂着火光的眸子把他的心思全数抖落出来。

    “我先过去瞅瞅。”夭华推开门,笑眯眯的往前走

    一身雪青色的衣袍,媚若桃夭,每走一步便有万种风情。他朝着恶灵轻轻一笑,那恶灵就觉得脑海中炸开了艳丽的花朵。

    “公主。”恰到好处的笑容,勾魂摄魄,颠倒众生。

    恶灵觉得眼前的男子就是罂粟,长得倾国倾城,让人上瘾,偏生不能随时吃到,不!应该是她从来就没有吃到过!

    恶灵公主感受到一股凌厉的气息笼罩了自己,正欲察看来人,一粒冰晶打在肩膀上,让她疼痛难忍,“又是你!”

    “女娃子,大白天的,思想不要那么的夜态。”兰景络抛着手中的冰粒,站在墙上俯视着她。

    不问因由,只管结果(一)

    “夭华,退后。”恶灵挡了夭华面前,随后才开口对兰景络道:“我与你无冤无仇,你为何三番两次要与我过不去?”

    “那边那个少族长好似和你有仇,我想要她们东西,只好为她们做事。”兰景络跳下墙壁,手轻轻摸过自己脸上肉瘤,刹那间,十里冰封,冷气四溢。

    “公主,你小心点。”夭华神色凝重望着兰景络。

    小样儿,装得还挺像。兰景络撇撇嘴。

    冰与火相交融,火势变大,冰却一直不融化。

    数不清冰粒往恶灵身上砸去,躲也躲不开。

    “络儿!小心!”风斐尤破冰而入,与恶灵站了统一战线。

    “师傅。”恶灵被这么一叫,立马色授魂与,心尖发颤。

    趁着此时,夭华与风斐尤一齐出手,一左一右攻向她。恶灵眼睛睁大,不敢相信这个变故,然后她不幸与印玹之眼睛对上了。

    兰景络挥挥手,冻结住她爆射出来所有火焰。

    使鬼带着兰简唯穿透过冰层,见着被制服恶灵,他狡黠一笑,“有我呢,休想再玩灵魂逃逸!”

    恶灵视线依然不能离开印玹之眼,然而那双眼睛瞪得是真心大。上一秒还雄赳赳兰简唯,下一秒一屁股坐到了地上,“五姐,不行,她瞪我,我还是怕!”

    “瞧你那熊样,她都不能动了。”兰景络又往那身体上加了一层厚厚冰块。

    “是你!”恶灵不能动了,却还是能够和场人用心念交流。

    兰景络摸了摸硕大肉瘤,笑道:“可不就是我。”

    “师傅!这个人是恶灵!你不能信她!她是从另一个世界过来恶灵!”

    风斐尤岿然不动,也没说一句话。

    “玹之,你怎么也被骗了?”

    印玹之揉了揉眼睛,暴怒朝兰景络说道:“怎么把她灵魂弄出来,吵死了。”

    “我进去和她打一架,以消你心头之恨?”兰景络探寻问道,她有预感,恶灵事情解决之后,就轮到印玹之来解决自己了。

    “不准!危险事情都不准做!”印玹之怒瞪着她。

    “师傅!我陪伴你身边十几年,你不能这样对我!”恶灵还喋喋不休。

    兰景络紧了紧手,冰块密度变大,挤压了空气,也挤压着恶灵灵魂。

    使鬼们兰简唯控制下,围绕住了恶灵。兰简唯咬着手指头,“五姐,我放他们进去,咬死她。”

    “小弟弟,你确定不是放人进去给她加菜?”夭华先是朝着兰景络抛了一个媚眼,方才开玩笑似地和哆嗦着兰简唯说话。

    弟弟怒了!谁准你用那种眼神看我五姐!他阴惨惨一笑,“使鬼不够,我也把你变成妖鬼好不好?”

    被兰简唯看了一眼,夭华觉得慎得慌。

    “我也一块儿进去。”风斐尤朝着兰简唯说道,只有这几个使鬼,他还是不放心。对方能够他眼皮子底下蒙混那么多年,不是那么容易搞定。

    “我和尤一块儿进去,你外面站着。”印玹之见兰景络意动,拒绝她进入。

    “我进……”

    “络儿,听话。”师傅发话了,兰景络默默泪了,师傅话根本就抵抗不来。那种与生俱来压迫感,让人根本就拒绝不来。

    夭华一把将兰景络拉入怀中,“里面多危险,公主,外面保护我嘛。”

    兰景络挣不开夭华手脚,夭华蛇缠功夫又升级了……

    兰简唯点点头,一手戳了戳风斐尤,一手又戳了戳印玹之。

    “简唯你……”兰景络见着风斐尤和印玹之灵魂随着使鬼一块儿进去,说话说到一半,对上兰简唯那无辜眼神,又说不出什么责怪话语来。

    “五姐,我只有你了。”兰简唯认真对上她眼睛,“我真只有你了,我怕。”

    对上他眼睛,听着他那柔软声音,兰景络心都软了,“简唯,五姐不想失去你们任何一个。”

    夭华下巴顶着她肩膀,“公主,我外面看着,你小心。”

    “就连你也这样。”兰简唯不悦望向夭华。

    夭华耸耸肩,“做候补,总要大方一点。”

    “简唯,我进去看看,别担心。”兰景络将躯体一同灵魂化,转身便钻入了自己以前肉身。肉身里可真是热闹,除了几个使鬼之外,还有风斐尤、印玹之,现又多了兰景络。

    “猫儿,胆子不小。”印玹之看着她进来,已经走了暴怒边缘。

    兰景络转移话题,义正言辞指着那一坨黑不溜秋恶灵道:“咱俩终于见面了!”

    被使鬼们围绕中间恶灵发出粗糙难听笑声,“手下败将!若非有这几个男人一直暗中削减我力量,你根本碰不到我!”

    兰景络将凤钗丢给了风斐尤,笑道:“我有男人缘,你嫉妒?反正都是我家,他们帮我,我乐意!又不丢人!”

    印玹之那眼睛都着火了,看了一眼淡定如青山绿水般风斐尤,他憋住了这一口气。人家那么气定神闲,我不能太暴躁。

    恶灵被兰景络气得不行,一爪将旁使鬼给抓了个灰飞烟灭,“我这个身体成长,我和这个身体契合度,比你高!”

    “我才是这身体主人!”兰景络挥挥手,一阵旋转着碎冰便袭向恶鬼。

    恶鬼身子微微扭转,抓着一个使鬼稍稍挡了一下。被碎冰砸中,身体色彩黯淡多了,凝而不散魂体变得轻而薄。

    风斐尤手握凤钗,轻轻一扬,便有一道金光从中射出,直入兰景络眉心。

    犹如一粒浓缩了滚烫火种,猛地触碰到了额头,兰景络眉头皱了一块儿,显得痛苦不堪。

    印玹之正欲上去扶她,却惊觉身子被挤压了一下,灵魂便回到了自己体内。能够动之后,他立马就瞪向风斐尤,“你对她做了什么?她刚才看上去怎么会那么痛?”

    风斐尤淡然道:“没什么。”

    “没什么?”印玹之这火爆脾气那是一点就着,先前劝着自己要淡定话,一下子全都抛诸脑后了。他她失忆时候骗了她,也就因为那所谓先来后到,他也就忍了她夫侍们,努力不他们面前发脾气。可不管是谁,要是拿着关心她作为借口,让她受苦,他绝不会答应!

    不问因由,只管结果(二)

    “印玹之,怎么回事?”夭华不像兰简唯,只需看一眼兰景络那不能动肉身便能猜出一二。听着印玹之这要发飙口气,他本能觉得事情不妙。

    “这事你别管!”印玹之正怒火中烧呢,哪里有心情和夭华解释。

    “我是因为……”

    “风斐尤!我不问因由,只管结果!你只需告诉我,猫儿能不能好好就成!”印玹之攥住拳头,心情差到了极点。

    “那便等着吧。”风斐尤沉静说道,他便像是一座巍峨挺立此处大山,任凭风吹雨打也撼动不了他地位。

    兰简唯伸了一个懒腰,劝慰道:“红眼睛姐夫,五姐不会有事。”

    听着兰简唯叫自己姐夫,印玹之觉着这小子顺眼多了,“小子,你怎么确定?”

    “感受得到。”兰简唯指尖滑过兰景络被冻结肉体,笑眯眯说道。

    印玹之松了一口气,“小子,再叫一声姐夫来听听。”

    夭华虽未弄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但也能明白兰景络现是没有生命危险,厚着脸皮说道:“弟弟乖,叫我姐夫。”

    一个两个都以为我是三岁小孩吗?弟弟蹲下身子,戳着地面上冻结冰块玩,懒得理会那两人诱哄自己叫姐夫家伙。

    “为什么她还是不动啊?”印玹之盯着冰块中兰景络,朝着兰简唯喊道。

    兰简唯不说话,倒是风斐尤说了,“耐心。”

    “耐心?我怎么耐心得了?每次见到你都这样!”无疑,对于印玹之来说,风斐尤威胁力是很大。

    兰简唯手指戳着冰块玩,也不兴。即便那凤钗对她排斥没有那么大了,却始终还是有。他把兰景络当作后一根救命稻草,如果她从此也消失人世,他活着也没有意义了。

    风斐尤反问,“怎样?”

    印玹之将风斐尤视为劲敌,风斐尤又何尝不是。印玹之和兰景络树洞中生活半年,他可是每天都当观众。

    “怎样?你还问我?除了以汀枫那小子,我看就你……都伤了她心。”印玹之还是把骂人话给憋住了,他偏了偏头。我只能用暴力伤害到她身体,却永远都无法成为伤她心人,永远没可能。

    兰简唯戳着地面上冰块,对印玹之和风斐尤争风吃醋行为表示不耻。

    夭华蹲下身子,陪着兰简唯戳冰块,试图培养革命友谊,“弟弟,叫一声姐夫吧。”

    兰简唯幽幽朝着夭华龇出一口白牙,“我叫你一声姐夫,你就真能成我姐夫了?”

    “这一步步跟进嘛,叫着叫着,兴许就叫成了呢?”夭华又往着兰景络方向看了一眼,不能看到她安然无恙,即便有保证,也还是不放心。

    “傻蛋。”兰简唯瞄了他一眼,站起身,不理会他马蚤扰。

    夭华正欲再次缠上去,听到细微咔咔声,便转身移步到了兰景络肉身面前,“你们看,冰块裂开缝了。”

    一众人注意力都集中到了那条裂缝,眼见着那冰块崩裂,四处乱溅,几人虽躲闪开,视线却也没有离开。

    “憋死我了。”兰景络抚摸着胸口,喘着气。

    “五姐。”兰简唯以探寻目光看着她,一副确认不是你,我就跑路表情。

    兰景络被弟弟姿态逗笑了,“简唯,你别逗了,是五姐我。”

    才两句话功夫,夭华便已经用惊人缠功绕上了兰景络。

    而印玹之则黑着一张脸,站她面前询道:“猫儿,身子没什么问题吧?”

    兰景络忙不迭把夭华推开,“没有,我方才把那恶灵给灭了,还磨合了镇凰石和凤钗,一点事都没有!”

    “接下来,我们该好好算算了吧?”印玹之危险眯了眯那火红眼,泛着紫色唇,有妖异美丽。

    “我还要到燕莎与那边去,我很忙,咱们改天再聊。”兰景络笑笑,挥手将四面冰块给搬移到虚空。

    “拜见族长!”外面等候已久后神族族众,齐刷刷喊着,一个个眼睛晶亮晶亮看着她样子。

    “你们太招摇了。”兰景络无语说道。

    “景络,回到自己身体滋味,可好?”夏冉岚温和站一边,笑意浓浓问道。

    夏冉岚不会武功,亦没有那些下毒功夫。所以这种时候,他只能远远站着,然而他却一直不曾离去。

    “好得不能再好。”兰景络用力点着头,以证明自己说是实话。

    “你到神族,要万事小心。”风斐尤叮嘱道。

    夭华瞪大了那双桃花般漂亮眼睛,“公主,别走嘛……要走也带着我一块儿走,我可以帮你洗衣做饭杀人。”

    “我要和你一块儿去。”印玹之这话是纯命令语气,不容商量。

    兰景络弱弱说道:“丁乌那边,你确定要去?”

    “去。”印玹之冷硬着一张脸回答。

    “好吧,陪你过去将丁乌解决掉。”兰景络耸耸肩膀,无所谓说道。

    “谁解决谁还不一定呢!”燕莎与从天而降,便如同一道闪电,劈裂了天空,突然而至。

    兰景络微微一笑,“呀,还是被知道了。”

    “若非有族长,我们都该被你骗了!”丁乌跟燕莎与身后,阴险看着印玹之。

    被毒蛇一般目光盯着,印玹之不悦皱了皱眉头,就连缠他手臂上碧儿也不安动了动。

    “桃圈没来呢,少族长又听信丁乌话,跑过来送死了吧。”兰景络笑笑,望着丁乌那老谋深算模样,越发厌恶。

    燕莎与脸色微沉,圈姨知道所谓高人便是兰景络,然而圈姨却听从了母亲话,不打算将此事告诉我。

    也不知你是不是出生时候把智商留了你爹肚子里,不然怎么会这样容易被人怂恿着过来?既然已经知道兰景络就是高人,只需将我诱入神族,那不就万事容易了?兰景络心中默默吐槽。

    “废话少说!我今日要斩获你项上人头!”燕莎与也不傻,略微想想也知道是自己头脑发热,又有丁乌身边煽动,便干了蠢事。

    “一个都不许放走!”兰景络一声令下,旁边蓄势待发后神族族人们,皆神采奕奕动起来。

    这天下只有后神族

    暗一也悄声无息加入了战局,虽说场大都是些拥有神力人,然暗一踪迹诡秘,与夭华一起合作,还撂倒了不少人。

    再说后神族众人,看到兰景络英姿,那士气是噌噌噌往上涨。

    这边打得如火如荼,燕莎与被打得节节败退。另一边,桃圈知道燕莎与领着人去找事,也火急火燎。

    族长不愿先将事情告知少族长,便是为了引兰景络入神族,好来个瓮中捉鳖,这回倒好,少族长自个儿当鳖去了。桃圈单脚单手,再看看留下零星点人,毫不犹豫把这事告诉了族长。

    听了自家女儿干蠢事,族长表示:大女儿死了,还有小女儿,你别管那蠢货了,先回神族再说!

    桃圈听了族长命令,心中悲切万分。这燕莎与是她看着长大,说句不恭敬话,她早就把燕莎与看作是自己半个女儿了。

    想了想,桃圈还是打算豁出去了。她毅然到了那混乱战场,一到场,她便一掌拍了丁乌脑门上,把丁乌拍了个四分五裂。

    “圈姨!”正山穷水呢,燕莎与见到桃圈怎能不惊喜。至于丁乌,谁还有空管她裂成渣还是片。

    印玹之望着从丁乌身体内钻出来黑色虫子,心中滋味怪怪。他一直想杀掉丁乌,却没想到别人先出手了。

    丁乌那脑门都已经裂开了,黑色虫子也和潮水一般往外爬,她却朝着桃圈诡异一笑,“我死,你也得死……”

    说完这阴毒话语,丁乌便被虫毒液给腐蚀得干干净净。

    见着黑色虫子还要往人们身体里钻,兰景络甩出了一把火,将那些企图再去祸害人虫子给烧光了。

    桃圈面色发黑,气运不畅,喉头发出了粗嘎喘气声。

    “圈姨!”燕莎与爆发出了极大雷电力,嗖一下便跑到了桃圈面前。

    桃圈笑笑,低声道:“少族长,我不行了,你要活着离去。”

    说完这话,桃圈整个人便如回光返照般,面色忽红润起来。她单手便将燕莎与推了出去,然后又笑着自爆了身体。

    兰景络扇开因对方自爆而起烟尘,下令道:“追。”

    后神族众人便分散着往不同方向追了上去,而燕莎与也知对方必然追上来,急急忙忙跑着。一边跑着,燕莎与还想着回去之后,要带多少人来把兰景络杀掉。

    “圈姨,你放心!我一定会为你报仇!”燕莎与想着兰景络被自己羞辱画面,稍稍有了点精神。

    脚下青石板路本只有些许冰雪,却一秒之内,结成了厚厚冰块,让她连站都站不稳,别提跑了。

    “滑溜溜,跑得些,少族长,你觉得呢?”兰景络笑眯眯站冰块上,看着她手忙脚乱想要站稳。

    “兰景络!你别得意,圈姨会保佑我杀了你!”燕莎与狠狠喊着她名字,身上雷电蓄势待发。

    兰景络挥了一团火到她身上,便将所有雷电都掩盖了,“比起你来,我不希望看到桃圈死,她价值比你高得多。”

    “混球!”燕莎与傲气都被她踩了脚下,然而只能趴冰层上,如同带宰羊羔燕莎与,没有办法反击。

    缓步走到燕莎与面前,兰景络蹲下身子,道:“她知道比你多,少族长,你难道不这样觉得吗?”

    “你不能动手,你要是敢伤我,我母亲不会放过你!”燕莎与望着兰景络和善笑容,只觉得浑身发冷。

    兰景络安慰道,“我会优待俘虏。”

    火焰成圈,将燕莎与围绕住,兰景络懒洋洋把火焰抓手中,拖着燕莎与走。

    一旁居民无意间打开窗看到兰景络拿火焰一幕,惊为天人,“夫君,出来看神仙!”

    动静越来越大,燕莎与被众人围观,指指点点,恨不得把自己脑袋埋雪里面。

    “这……这不是那后神族族长吗?”

    “你这么一说,地上那个不就是神族少族长吗?”

    现倾凰国,多数还是信奉神族。确认了被火焰拖着走人是神族少族长,便有人路见不平,要救人!

    兰景络眼睛都不用眨一下,挡面前拿着兵器人,全成了冰雕。百姓们亦步亦趋跟兰景络身后,皆是一副惊奇又惶恐模样。

    突然,兰景络停下来了脚步,懒懒转身。

    众百姓只觉后神族族长那长相真是美啊,比夏天里太阳还要刺眼美貌。而她那与雪地浑然融合一起气息,像是冬日里暖阳,和谐柔丽。

    “诸位可是想信奉我后神族?”兰景络绽开一个笑容,便见跟着男男女女皆愣愣点头应是。

    “各位可真是聪明。”兰景络紧了紧捆绑燕莎与火绳,继续道:“诸位要记住,这天下只有后神族,至于这所谓神族,只不过是后神族叛逆罢了。”

    百姓只知点头,她明艳笑容中,都忘记该怎么思考了。

    “猫儿!”印玹之皱着眉头出现,他不喜欢兰景络被众人包围感觉,因为他是遭众人嫌弃存。

    人们看到他红眸,皆心头一惊,下意识躲开了些。

    “我夫君这眸子那么漂亮,你们竟然会怕?”兰景络笑着抚上印玹之峻拔眉宇。

    百姓中有人低声喊道,“那……那是鬼瞳,来自地狱眼睛!”

    若是搁平时,那说话人必定是血花四溅,而现印玹之被她温柔蛊惑,倒没有过激反应。

    “都胡说什么呢,红色,本该是这世上为热烈、喜庆颜色。这一双眼睛里蕴含着力量,堪比神。”兰景络朝着人群笑笑,“很美,不是吗?”

    众人听着她轻声细语,也悄悄瞄向印玹之眼睛。看多了,似乎也没那么可怕了。那双湛亮如红宝石眼睛,此刻盛满了温柔,哪里像来自地狱眼睛。

    “好漂亮眼睛,这应是神赐予才对。”望着印玹之眼中光泽,有人情不自禁说道。

    “是啊,这是恩赐。”兰景络见众人对印玹之敌意消退,便拉着印玹之闪身离去,留下了人们欣羡目光。

    后宫不是那么好管理的(一)

    把燕莎与交给穆流云这个专业人士审问,兰景络自个儿便美男群中颠簸浮沉。

    被夭华那柔媚视线盯着,就好像有蜘蛛丝围绕自己身边一样,一动便觉着有细丝动。这还真是至高境界媚眼如丝。兰景络默默瞧了夭华一眼。

    不看夭华还好,一看夭华,印玹之不乐意了。那火热到要把人烧成焦炭目光,无情扫射着兰景络。

    兰景络被印玹之看得脑门都流汗了,便朝着他僵硬扯出了一个笑容。

    这下,兰景络又悲剧了!师傅大人默默摘下了幕离,那一双清冷威严眼睛,不带感情审视着她。

    这左右都不是人啊,兰景络把视线转向弟弟,正好对上简唯弟弟那幽怨目光。才多久不见,弟弟你怎么就成怨夫了呢?

    不得已,兰景络把目光转向了夏冉岚。夏冉岚来回打量着场男子,根本就没有闲工夫理会她!

    兰景络瞬时觉得自己就是砧板上食物,无法动弹,只等着有人来宰杀。

    “好热闹啊。”穆流云这一声打破了诡异沉默,兰景络感激看向他。

    穆大人威武啊,与穆流云一同进来兰墨言心中敬佩着。她视线扫过夭华时,顿了顿,随即揶揄道:“五妹好大福气啊。”

    “还好。”兰景络谦虚回答,又故意转移话题,“流云,你审问得怎么样了?”

    穆流云大大方方坐下,“再给我两天时间,绝对可以把她知道全都掏出来,整理成文送到你面前。”

    “厉害。”兰景络朝着穆流云竖起了大拇指,“二姐,有流云这个得力助手,你福气也很大啊。”

    “公主,夭华也能帮您。”夭华双眼亮晶晶看着她,那扑闪扑闪睫毛当真是长得让人嫉妒。

    印玹之抬头,看了兰景络一眼,“我能比他做得好。”

    夭华立马就起身了,“印玹之,现都不用演戏了,你还和我挑什么刺?”

    “谁演戏了?这是实话。”印玹之手指逗弄着碧儿,自信满满。

    夏冉岚开口道:“吃饭吧,这饭菜都上来了,再不吃就该凉了。”

    有夏冉岚这个和事佬,两人也没真吵起来,拿起筷子便开始吃。

    眼角瞥见师傅大人偷偷把不小心夹到芹菜丢掉,兰景络抄起筷子便夹了根芹菜往师傅嘴里送。这一筷子可不得了,所有人视线都集中这筷子上,再看看师傅眼神,兰景络喂也不是,不喂也不是。

    “师傅,吃。”兰景络看自家师傅微微张开了唇,便送到了他嘴中。

    夭华眨巴着眼睛,也给兰景络夹了一筷子菜,“公主,吃。”

    印玹之则是把不同几道菜都夹进了兰景络碗中,“给我吃完。”

    弟弟见着两人给兰景络夹菜,直接就端着碗递给兰景络,“五姐,我爱吃,你要吃完。”

    这是什么理由啊,弟弟?你爱吃我就要吃完?兰景络被捣乱弟弟弄得措手不及,夭华菜就塞到了她嘴中。

    “公主,怎么不嚼?需要我帮你吗?”夭华舔了舔自己殷红嘴唇,好似只要她需要帮助,他立马会将那灵活舌头伸进去。

    兰景络闷声不吭把嘴里菜嚼碎,咽下去。把自己饭倒入盘子中,饭菜混合一起吃。我埋头苦吃,不说话!

    “姐姐!姐姐,你们吃……”止念蹦跳着跑过来,进入那诡异氛围之中,他往身后兰墨琴方向移了移。

    兰简唯腾站起身,“不许叫我五姐姐姐。”

    被兰简唯那森冷目光看着,止念不甘示弱,用那亮晶晶大眼睛瞪回去,“姐姐可说了把我当作亲弟弟看,你?你和姐姐又没有血缘关系,凭什么不给我叫?”

    兰墨琴望着兰简唯视线,心知不妙,一把拉过止念,“我祖宗,您少说两句吧。”

    “姐姐。”止念那幼兽般可怜小眼神持续不断攻击着兰景络。

    就你会装可怜?兰简唯捏捏大腿,抖着粉嫩小嘴唇,泪眼婆娑看着她,“五姐。”

    男人不能太多,就连弟弟也不能有太多。兰景络低头吃饭时候,深深明白了这个道理。

    两位弟弟都没有得到姐姐回应,止念倒是不意,绕到了兰简唯身后,他耳朵边说了一句话。因着这一句话,兰简唯阵亡了,无力再战。

    “止念,墨琴,坐下吧。”夏冉岚温和笑道,又吩咐人多拿了一副碗筷。

    “络儿,你打算让从容跟以汀枫身边多久?”师傅优雅擦了擦嘴角,眼含深意。

    嗖嗖嗖,好几道目光又落了兰景络身上。

    “公主,把孩子交给我!我帮你带孩子!”夭华兴致勃勃说道。

    “再过段日子,从容就该化人了,我不放心她一个人。”风斐尤补充说道。

    印玹之起身,抱着兰景络便旋身要走。

    时刻注意着兰景络夭华立马跟上,“印玹之!”

    印玹之回头一看,只看了一眼,就让夭华定了半空中。

    “正吃饭呢,你做什么?”兰景络被印玹之这一手弄懵了,舔了舔嘴角油渍。

    印玹之紧紧抱住她,“你答应了要我当孩子爹。”

    “蛋蛋很喜欢你这个父亲!”兰景络被勒得呼吸不畅,又怕自己随便乱动惹他生气。

    “那也不是我亲生!”

    “你打算生孩子了?”兰景络诧异说道。

    “印玹之!放开公主!”夭华揉着屁股就上来了,刚才他被印玹之定半空中,可被摔惨了。

    “还想被摔?”印玹之危险看着他。

    “你想碰公主,先和我打一架!”夭华眼睛只看兰景络,避免和印玹之眼睛对视。

    穆流云站树下,笑眯眯看着树上三个人状态,“公主,躲得了一时多不了一世,你还不如把大家名分给定了。”

    兰景络头痛了,旋身从印玹之怀中溜出来,“我怕了你们了!我现就和你们理清楚关系!别打了!”

    夭华一听她这话,脚一滑,从树上掉了下去。名分这种东西,他根本就不会有!

    后宫不是那么好管理的(二)

    人还是那些人,只不过现没有吃饭,而是等待着她发话。

    被众人看多了,兰景络厚着脸皮笑了笑,“我一个一个说吧。”

    等待着宣判男人们,紧张了。其实想想也是,他们再怎么争风吃醋也没用,她态度才是重要。

    “先说冉岚吧。”兰景络侧头对上他温和笑容,继续道:“起初应该是怜惜吧,明明外表柔弱得像是菟丝草,内心却比钢铁还要坚固。他很温柔,什么事情都为我着想,不张扬,不热烈。慢慢就习惯了他存,等到发现时候,便已经离不开了。”

    夭华手椅子上划出了一道痕迹,那尖锐配音一点都不符合这个氛围。他紧张望着一边站着空濛,无助问道:我该怎么办?

    空濛递给主子一个要淡定眼神。

    “我呢?先说我!”印玹之量忽视自己心跳,这种事情根本就等不了!

    兰景络挑眉笑了笑,“玹之……那个时候我失忆了。”

    “所以公主意思是不给他名分?”夭华立马接口,好是这样!

    “闭嘴!否则我毒哑你!”印玹之话都是从牙缝里挤出来。

    “玹之脾气虽然火爆了点,对我还是很好,那半年里有他陪着我,我很开心。”兰景络被师傅深深眼神看着,强压之下把话说完了。

    印玹之正听得高兴,哪知兰景络就这么停下了,“没了?”

    “有你就够了,要求还那么多!”夭华咬着手指头,悲愤指着印玹之喊道。

    印玹之默默看了夭华一眼,送给他一个同情眼神。

    我需要不是同情!是名分!夭华接收到他眼神,心情加低落了。

    兰景络不小心看到忧郁夭华,感叹道:杀伤力好强。

    “至于师傅,我也不多说了,既然我愿意生下蛋蛋,你们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