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知 - 第 141 部分阅读 J臣之女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海棠线上文学城小说精品推荐

    容下去,下次长公主见人田园秀美想要,当如何?长公主再想要封户,又当如何?长公主欲侵夺民田以肥己,圣人不追究,大臣们也是不答应的。界时铸成大造,圣人想救她都来不及了,皇太后也只能徒自伤感了。”

    萧复礼暗中赞赏,面上愁苦道:“我知道,我知道。尚书也说皇太后钟爱此女,我……”

    “纵其私欲,是纵容她犯更大的错,人的胃口是会越来越大的。要封户、要田园都还算是小事,君家公主,多好议政!未嫁而使驸马为光禄大夫,及下嫁,觉得光禄大夫位置太低不够光彩要再讨要高官,圣人要怎么办?到时候,长公主会说,以往要什么给什么,圣人何惜一宰相?”

    萧复礼的表情严肃了起来。

    池脩之却转移了话题,用坦诚地目光看着萧复礼:“臣不知长公主是要另建别业,还是要占用郑相公的别业,臣只知道,如果要那水底屋子,是只此一家的,那些玻璃似乎没听说别家能做出来。将作若想做,或许可以,只是臣妻为造些物,光是耐用的玻璃就花了几年光景才做出来。”

    就只有我家有,管你是要抢现成的,还是要原料,都得从我家出,你说,这事要怎么收场吧!

    萧复礼果然一脸为难之色,他之前没想过这个问题来的,他对生计倒也算了解,知道玻璃的价格,也知道玻璃的产量。他去年到过郑靖业的消暑别业里做过客,也惊叹于郑琰的构思,也想过要花多少钱的问题。想来郑靖业一辈子就退一次休,郑琰也就只有这么一个爹,孝顺是应该的,且郑琰有便利条件。现在轮到自己头上,萧复礼有点萎。

    池脩之叹道:“止有这么一座,臣家里也没有,臣妻有什么新鲜的物件儿总喜欢四处与人,如今自己都顾不上,可知其难得了。再者,玻璃易碎,伺候起来也要小心,每年都要换几块下来,不甚安全啊。”

    萧复礼道:“我明白的。尚书且放心,我不会让二娘胡闹的。”

    池脩之挑眉:“难道平固长公主是谁让她胡闹的么?”

    萧复礼感受到了压力,一瞬间,他想到了挺多的。这个,还事涉他的后宫,平固与徐欢甚为和睦啊!

    池脩之再接再厉做好人:“圣人,臣妻与皇太后似有误会,所以,事关皇太后母女,她要避嫌,不好说得太明白。如今臣说与陛下,皇太后如何是徐氏教养,平固长公主是圣人的妹妹,圣人要担起做兄长的责任啊,长公主识礼,于人于己,都是好事。”

    萧复礼被池脩之忽悠得意志越发坚定了。

    皇帝想办事儿,还是挺方便的,他头一件事就是削了平固几个表妹、舅妈的门籍。郑靖业的养老别业如何如何,正是她们说起的。说来这几个人也不算是故意,就是讨论起平固的陪嫁庄田要如何的时候,不免提起了这个地方。

    平固是个爱新鲜的人,还偏爱与别人不一样。听了就喜欢上了,顺口就是那么一句。她说的人不在意,把听的人吓了一跳。徐家女眷先是一喜,认为如果平固的陪嫁里有这样一处别业,自家也能沾光玩耍一番。刚凑趣说了两句俏皮话,接着就发现不对味儿了,说话的人想抽自己一嘴巴这不挑事儿么?

    那别业,正如池脩之所言,只此一家,别无分号!

    这个,略难啊!

    到底是勋贵家出身,不是认为“皇帝用金斧头砍柴”的菜场大妈极人物。饶是徐莹,也不敢开这个口。徐莹见女儿不依不饶,只得哄道:“你干嘛要住别人住过的宅子呢?阿娘给你一个更大的园子,好不好?”

    本来是顺口一说,现在倒卯上了,平固跺脚:“我就要这个!别处还没有那水晶屋!我想起来了,那别业周围风景好!保慈宫倒是新的,大正宫历代圣人都住呢,也没什么忌讳。”

    徐莹厉声道:“胡说八道!那个能一样吗?!你再胡搅蛮缠试试!”不说大臣们会有什么反应了,就是萧复礼,他也不会同意的。

    平固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地道:“阿娘,你骂我?!”声音都裂了。

    徐莹也是个爆脾气,发展到现在就是,吼声不小,道理不大,意思到了嘴边她死活说不出合适的词句来。母女俩一个反抗一个镇压,徐莹就俩字儿:“不行!”平固大哭:“阿娘,你不疼我了!呜呜~我找大郎去!”

    “你给我回来!”徐莹声色俱厉,这要闹到萧复礼跟前去,就成大事了,瞒不下去。闹开了没好处!倒不如她悄悄跟萧复礼争取一下,给平固另换一处更大些的庄园。

    平固从小就是个要星星不给月亮的主儿,她要拿十丈红绡裹柱子玩儿,就没人给她九丈九。徐莹也只有在逗她的时候才假装不给她某物,待她伸伸手、撇撇嘴、甜甜叫几声阿娘就又给她了。

    综上所述,平固长公主不会跟人家要东西,她的招儿忒少!一哭二饿三上吊,齐活了。哭着哭着脚都跺麻了,见徐莹不给她,她极有个性地一转身要出去。徐莹道:“拦下她,把她关到屋里去!”

    宫女们还不敢动,徐莹道:“你们难道要我亲自动手?”

    宫女宦官一面说:“殿下不要忤逆娘子,仔细伤着自己。”一面七手八脚地把她给劝到了屋里。

    徐莹在外面大喘气,气还没喘匀,屋里就传来哗啦声。却是平固长公主越想越委屈,伏桌而哭,动作略大,把桌上的茶具给扫到了地下。清脆的声音听起来很爽很泄火,她抓什么就摔起什么来了。

    外面徐莹气得连拍坐榻,手也捶麻了:“让她摔、让她砸!早晚把自己也跌着了!”徐氏女眷等也一齐相劝:“息怒息怒,二娘一人在内,仔细碎片伤着了她,把人放出来吧。”

    萧复礼一来就赶上这么个局面,趁势问道:“究竟怎么回事?”把他预先已经知道事情始末的事儿给隐了去,装作才知道一般。心中却纳罕:皇太后怎么突然知道轻重了?

    听了之后就怒道:“我因皇太后而敬舅家,又降长公主于汝门,自以待汝等不薄。汝等奈何为一己之私而教唆长公主,令皇太后不安?长公主的嫁妆,是长公主的,谁也不要想拿了去占便宜,更不要想借此生事!尔等如此搬弄是非,岂是贵妇人所为?”顺手就削了门籍,令她们回去谨修妇道,未为口舌之乱。

    萧复礼极少发怒,从未在徐莹面前发怒,他这一怒,倒把徐莹给吓到了,忘了给娘家人求情。

    萧复礼一眼看去,发觉徐欢有几个表姐妹,当初也在昭仁殿住过的,似也是后妃人选,不由怒气有蒸腾之势。一个眼风下去,徐氏女眷就被“请”了出去,徐莹回过神来要出声,里面平固已经嚷开了:“是大郎吗?大郎救我!”

    徐莹顾不得嫂子侄女,连忙对萧复礼道:“大郎来得正好,我有事与大郎说,那丫头就让她煞煞性子好了!”把萧复礼给拉到外面,萧复礼耳朵尖,隐隐听到平固说什么“阿娘不疼我了”、“要个庄子都不给”、“不要住在保慈宫了”一类只当没听见。

    和气地劝徐莹:“二娘只是年幼,您慢慢教,她总会懂道理的,国家重大臣,纵是君王,亦不能轻慢,”看皇太后这个样子,倒不像是一味蛮横,“只是杞国公家原本看着还好,如今怎么会这样疏忽了?二娘孩子心性,贪新鲜,这大家都知道,怎么就突然说起一样她没见过的东西来了?虽是您的母家,可二娘也是我妹子,可不能被这样唆使了!我不惜与二娘好物,可他们既动了这样的心思,就怕二娘一个孩子被哄了。”

    萧复礼一脸正气。

    徐莹听这道理听得迷迷糊糊,总的来说,她是听懂的。在她心里,女儿和娘家人都是重要的,但是!徐方的父亲被池脩之坑了一回,杞国公家长房不能承袭爵,日子比以前窘迫,要说他们借机多要东西,还真是……有可能啊!娘家拿闺女当枪使神马的,徐莹很伤心。但听萧复礼说娘家不好,又不开心,口上说:“那是亲舅家,未必如此!”

    她最初也是存了借机贴补长兄一家的心思的,然则人就是这样,可以我给你,不可以你坑我的。到底有些芥蒂了,徐莹对萧复礼道:“圣人当为二娘善择长史、家令!”

    萧复礼道:“这是自然,”声音也和缓了起来,“我知大舅舅近来有些不如意,只待事冷,再作区处。然今日之事,这也太令我失望了!二娘可是亲外甥,就这样让她先要这要那,若要不回来,他们待怎地?二娘那里,您好好劝着。她的嫁妆,不会少。嫡庶有别,她就拿大份的。”

    徐莹长出了一口气:“也好。”

    徐莹那是个会劝人的人吗?当然不是!她的少女时代哄过老太太们,就是没哄过小姑娘!保慈宫里热闹了起来,每天都是母女大斗法,手段极其粗糙。互相砸完东西,没下文了,平固就开始闹绝食,徐莹心中焦急,跟她对着绝食。把萧复礼弄得哭笑不得,顾皇后道:“圣人莫急,二娘与舅家要好,杞国公家门籍被削,德妃还在宫里的,何妨让德妃去劝?”

    德妃也劝不了二娘,倒被这顽固姑娘噎得哭了。

    萧复礼心说,坏了,玩大发了!眼睛从顾宽身上划过,果断地问他:“阿叔可有良策?小时候二娘最听你的话了。”

    顾宽嘴巴动一动:“圣人有事的时候就叫人家阿叔,没事的时候就叫人家阿宽。”

    萧复礼听着这很正常的陈述句,硬是觉得被嘲讽了。顾宁已经从亲卫调离,没人在口头上能制得了顾宽,亲卫们一致装聋作哑。萧复礼苦笑道:“是我错啦~阿叔海涵~”还揖了一下。

    顾宽不敢托大,扶他起来:“女人的事,让女人去办……”

    萧复礼不敢让他说出来,生怕听到诸如“狗咬狗”一类的蠢话,因为他刚刚受到启发,想请庆林大长公主出马来的。

    庆林大长公主一点也不想管这事儿,不过……她还是答应了。直接让人捧着镜子到平固跟前:“瞧瞧,把自己熬得丑了好多!到最后纵得了屋子,也是个丑娘子坐在屋子里让人看!”

    除非自恋狂或者是正在化妆,一般人越照镜子,越看镜子里的眼睛都会越觉得不太像人样不信的可以持续两分钟以上盯着镜子试试。平固在这一点上倒挺正常,看了一会儿自己都觉得心里发毛,一骨碌爬了起来:“快打水,我要洗脸。”

    洗脸、吃饭,平固有了力气跑去萧复礼那里撒娇抱怨:“阿娘好凶。”

    萧复礼板着脸道:“阿娘为了你,两天没吃饭了,你还抱怨!你哪里来的这样大的气性?脾气大也就罢了,对母亲怎么能这样?为人要讲孝道的……”不拉不拉了一通,平固道:“你们一样讨厌!”跑掉了。

    直到她出嫁,都板着脸,把徐莹气得不轻,又舍不得把她怎么样。萧复礼见此情形更怒,暗道,池尚书所言甚是,二娘做事越来越出格了,皇太后那般疼她,她尚要如此。以后胃口越来越大,可如何是好?

    皇太后母女怄了好许久的气,直到次年郑琰又复产下一子,大娘的婚礼将要举行了。也许是受到了离别气氛的感染,也许是别的什么原因,萧淑和终于肯跟徐莹说话了。

    徐莹因思女儿将嫁,也不再训她了,只再三叮嘱:“嫁作人妇,与在宫里就不一样了,万事自己当心,照顾好自己。常回宫里来看看。”

    萧淑和当面答应得挺好,转眼就出事儿了。平固出嫁,由于国家改制,封户变成俸禄,萧复礼许诺的恢复封户就没有了。不过,嫡庶有别,她的嫁妆比襄南要多不少。

    新婚之夜徐方想亲近,被她一脚踹下了床。虽则婚前被普及了生理卫生知识,但是在平固看来徐方略丑,要亲近,也得让她适应适应再说。

    杞国公家目瞪口呆,萧淑和一无所觉,她还是想要造水晶屋子去。可玻璃把在郑琰的手里,她正逗着小儿子、给闺女准备嫁妆,一点也不得闲。再者,平固得罪了郑琰,她才不肯配合哩。她不配合,又有谁有这个技术,又敢配合呢?

    萧菉他敢!

    这老头儿有福不去享,一心一意只要挣钱。萧正乾向他抗议,他还振振有词:“爵位你们尽有了,就算降等了,总还姓萧,断不至于卑贱,所缺者,钱耳!不是我能持家,尔等能得锦衣玉食吗?”

    萧正乾默:爹,那是因为你生得太多了好吗?

    接手了这个工程,萧菉倒也一心一意地去干,只是造价忒高,他的玻璃不如郑琰那里专门养着技术人员搞研发的,就多做夹层所费甚大。不意平固对金钱完全没概念,开了库让他取来造屋。

    杞国公家看着直瞪眼:卧槽,这败家媳妇是要闹哪样?!

    作者有话要说:以郑老J为人生偶像的人,他会是个好人吗?

    251、快速的盒饭

    251、快速的盒饭

    初秋,清晨,山间。

    一大一小。

    高手对决?

    错了!这不是一篇武侠文!

    池宪板着一张脸,蒋昭憨厚老实地站着,池春华看着弟弟和未婚夫对峙。

    熙山的清晨,难得的假期,蒋昭与池春华一对少男少女,情窦初开,高法见一见面也未尝不可。很可惜,郑琰虽然赞同女儿与蒋昭婚前培养一下感情,也因为照顾小儿子抽不出空来干预,但是她借鉴了当年杜氏的做法,池春华想出门,必须让池宪跟着!

    池宪小朋友小小年纪就已经显出了庄严模样,如同一个尽忠职守的小牢头,把未来姐夫当贼防。蒋昭很无奈,婚前相见已似有些不妥,池家已经算很“开明”了,但是他希望能够跟小未婚妻拉拉小手好吗?就是拉拉小手,说说小话儿“而已”啊!

    蒋昭比春华还大些,池宪比春华还小两岁,一个已经长成少年形态,一个还未彻底从正太形象脱离。池春华恨恨地想,蒋昭真是个呆子!她又不好意思开口让弟弟让开,池宪这货,从小就很难搞!

    阿肖偷笑两声,这情景略眼熟,真是能勾起人无限回忆啊!只是当时郑琰比现在的春华凶残,池之比蒋昭狡猾,而郑家几位郎君也不如大郎这般,咳咳,坚持。

    蒋昭给自己打打气,努力用和气地声音道:“大郎也清晨观赏来了?真是巧了。”

    池宪严肃地点点头,蒋昭道:“一道走走?”

    池宪继续严肃点头。

    池春华:“=囗=!”真是让人看不下去!

    蒋昭一肚子苦水,池宪是不是少年老年、是不是天纵英才他不好说,但是小舅子是丈母娘派来的间谍这一点是板上钉钉的。纵有千般机智,也绝对不能使出来――为一时相会,把岳母和小舅子得罪了绝对不划算。蒋昭只好装憨厚,池宪暗道,真是个呆子,明明一直看大娘,还当我没发现。

    呆姐夫不说话,闷小舅子就暗暗使坏也不说话。

    蒋昭也不好意思挑明,继续装傻,与池宪说些山间景致、前代掌故:“那里据说曾是君家祖上旧田园。”

    趁池宪伸头去看的时候,蒋昭趁机向池春华看去,池春华也为传说中的自家祖先的旧园吸引,竟与池宪一样转过了头去,蒋昭白使了一回媚眼,不由怏怏。

    池家祖上相当之牛叉,圈占用来建别业的地方也不会次了,半山腰上,活水流过。春华姐弟看去,一处别业在树木掩映之中,衬着淡淡雾蔼,竟有种仙境之感。池春华嘀咕道:“样子不像古宅啊。”

    池宪也觉奇怪,一个时代的房子总有一个时代的特色,即使是专研建筑学,也会有个大概的印象,某代喜欢宽门、某代喜欢矮墙、某代喜欢多种竹……眼前这宅子,历史起码在百年以内,那会儿,池家正在低谷期。也就是说,他们家被人抢了TT

    蒋昭反应过来,不由汗涔涔的――那里住的是……

    大门吱呀一声打开,门内涌出两队人来,出至门前列队站定,又有许多仆役拥出主人家。MD!这里住着宜和大长公主。当年老皇帝的兄弟姐妹死的死、关的关,就剩下那么几个,老皇帝对宜和虽不如庆林但也不差了。因为宜和嫁的不是世家子,老皇帝额外把这处好别业给了妹子。

    宜和大长公主是郑家姻亲,现在又占着池家旧园,这种情况,略微妙呀!

    池宪叹道:“事在人为。都说池氏是遭了兵灾,又焉知不是自家人看不透世事?纵退一步来说,也是本事不够,守都守不住。”

    池春华道:“大清早的,你又来了。咱们还是避一下吧,瞧这样儿,大长公主像是有事儿,别耽误了她的行程。”

    一行人避开了宜和大长公主的目光,转过一道林子,蒋昭忽然眼睛一亮!揍知道来这里来对了!

    夏也住在这附近,所以蒋昭才会带小舅子来这里~

    池家姐弟加上蒋昭,带的随从不算太多也不算太少,动静自然不大也不小。看宜和大长公主是隔着山谷远观,没惊动人,路过夏家门口就不一样了。一队人走过,夏家小偏门里探出个脑袋来,细细一辨,又缩了回去。夏家别业里就是一阵鸡飞狗跳!

    夏上了些年纪,起得早,已经在打健身拳了,听了回报,抓起外袍一披:“还不请进来?”

    “池郎已经过去了……”

    “胡说胡说!快些服侍我**!”

    匆匆忙忙换了衣服,开了门就遇到三人回程,夏得意地道:“看吧,我就说他没走。”

    池宪被夏拉到家里,蒋昭暗自庆幸,又待说什么,池春华已经向夏一礼:“打扰府上了。有些日子没见阿蕴了,实叫人想念。”

    夏道:“她正在后面呢,大娘要见她,还不快引大娘过去?”夏是个颜控,尤控正太,池春华已经是少女了,虽然长得不错,夏也不好意思做一老流氓,盯着人家小姑娘看。

    蒋昭后悔了,早知道就不该为了摆脱池宪而到这里来的。春华再活泼,也不会在夏家跟他约会啊!好坑爹好坑爹的感觉啊!

    池宪脸上带了一点矜持的笑:“还未拜见夫人。”

    多有礼的孩子啊!夏感动了:“她们也在后面,快快快,赶紧的,哎,我带你过去吧。”蒋昭也只好跟上拜见。

    池宪勉强算年纪小,行过礼,坐到他姐姐对面、他同学夏律的旁边――池春华正与夏蕴一处说话呢。蒋昭已经算成年,行过礼,不便久留,正踌躇间,听池春华说:“真的能看到哦。”她说的是反射与折射,说起潜望镜来。池宪目不斜视,不动声色地对池春华道:“阿姊空讲,恐不生动,你们都有镜子,可以摆上一摆。”

    蒋昭脑袋上灯泡一亮:“!”小舅子好高明。

    夏律亦入崇道堂,自告奋勇做起小助手来。楚氏命人架起屏风,池宪与夏律在外面演示,池春华在里面对夏家女眷讲解。夏蕴红着耳朵,把池宪从头看到尾。蒋昭很苦逼地给小舅子打下手==!

    演示完了,夏家女眷心中惊奇,又传看了临时做的潜望镜,却一个个压抑着并不惊呼。楚氏看了看小辈们,淡淡地道:“很是新奇。”顺手就给了夏蕴。

    池春华偷笑两下,起身向楚氏等告辞:“日将近午,晚了怕道上热,今日功课未完,还要回去用功。”

    夏非常惋惜不能留饭,蒋昭把小舅子身上贴了两百道狡猾的标签。出了夏家门,蒋昭仗着自己长得一脸正气,用身高和体重的优势挤到池春华身边,又很正义地对池宪道:“天热了,骑马打伞好生奇怪,我高些,给你们挡太阳!”摆明了要紧挨着。

    池宪认真地点点头:“好。”

    “=囗=!”早知道你这么好说话,我就直接说了啊!嗷!又被女朋友给掐了。

    ――――――――――――――――――――――――――――――――

    池春华嘟着嘴巴回到了家,有了池宪在,小手都拉不了!池宪也很生气,蒋昭还没转正呢,那眼神就那样,一点也不含蓄!卧槽,必须隔离这两只啊!虽然有个穿越妈,受了些奇怪的教育,本质上还是土著的池宪在某些事情上,也是很正统的――没转正就不许占我家女人便宜。池春华的感觉相当地坑爹,她是本地人士,让她抗议不能跟未婚夫如何如何,她也做不出来。

    回到家,郑琰正在听报告。池之等人想**消息不让郑琰知道,郑琰却自有她的消息来源,知道得一点也不比池之晚。她只装作不知道,以安池之的心罢了。萧个死抢钱的老头儿同意卖玻璃给萧淑和,萧淑和新别业的水晶屋也在建设当中,花钱如流水,玻璃板也一块一块地往别业里送。

    玻璃坊的主事口气有些怪异:“夫人先前使人送了几块他们家的玻璃来,小人们看过,他们如今造得已经算不错了,却不似咱们那种钢化的玻璃。先前漏水,返工就不提了,能不能撑得住那些水也是小事,反正他们的水塘也浅,纵入了水,捞人也快。就怕那玻璃碎了,碎片尖锐……”

    受伤在所难免,严重一点搞不好会死人啊!

    郑琰给娘家不惜工本弄的是钢化玻璃,哪怕突然碎掉了,也不会因为碎片的棱角而造**员伤亡。萧的玻璃坊,初时做工粗糙,后来也是努力提高工艺水平,玻璃板是造得似模似样了,终究比不上已经领先N步的池家作坊。

    郑琰道:“劝是劝不住的……”

    主事是端着郑琰的饭碗的,立场自与郑琰一致。萧淑和的事情,虽然上层有意压着消息,各种八卦还是通过各种途径流传。主事对萧淑和自然是没有什么好感的,顺势道:“夫人,这事管不得。”

    郑琰索然道:“不管啦不管啦,管不了啦,本就不是我能管的事儿。听天由命吧!”管不了,真心管不了。不管是透露给萧也好,还是给萧淑和也罢,两位肯罢手才怪。透露给其他人……还是要着落到萧淑和身上……

    主事心中大定:“夫人,为老相公造水晶屋,耗了咱们存的所有钢化玻璃。这二年又陆续攒了些,他们也做顺手了,回京之后就能产得多些,能把车窗上的都换上了,也能开始卖了。夫人娘子们的车上,还是用钢化的好些,一是结实,再来纵有意外,不致伤亡。女子容颜要紧,伤了就不好了。”

    郑琰看了主事一眼,这主事是老匠人的徒弟,手艺不算顶尖,为人倒是……咳咳,圆滑。

    郑琰心中一动:“你看照他们的手艺,再几日就能完工了吧?”

    主事幸灾乐祸地道:“纵成了,不把水排干,到了冬天一结冰……”损耗可就不知道有多少了。

    郑琰道:“把这消息给那位郡王知道吧。”

    主事道:“那他得乐坏了,旁的没处买,也就只有再跟他买了。”

    郑琰道:“我说的是平江郡王。”

    主事一想,好像也是:“是。”

    萧正乾见他爹捞钱捞得痛快,又不好违逆父亲,且萧也不是做坏事,便由着萧从萧淑和那里赚钱。萧的爱财是出了名的,原在封地,京城知之不详,待他数次上京,又与萧淑和做了笔大买卖,还呛了郑琰的行没被报复,他的名头也响了。

    害得许多人醒过味儿来,背后念着平江郡王的大名,笑话萧:“坦率得可爱。”萧正乾一度减少了奏疏的数量,就因为每每要自称“臣正乾”。

    捞就捞吧,也是劫富济不贫,您老人家开心就好。萧正乾一开始没考虑到这工程质量的问题,等郑琰派人透了信儿来,萧正乾悚然,急忙与他那已经搬到京城盯着这单大买卖的爹商议:“从平固那里赚些金钱也就罢了,反正是你情我愿。可若因着玻璃的事儿出了乱子,阿爹恐怕不好交待。”

    萧既有些商人习性,脑筋就不会太笨,嘿嘿一笑:“她的钱已经付了,想从你老子库里退钱回去,那是做梦!你放心,韩国夫人既有此信传来,想是不久就有那新玻璃出来了,我拖上几日,总让平固那里在离熙山之前用不了就成。待到了京里,新玻璃一出来,我把尾款一收。杞国公家也不敢让平固再去用那水晶屋了。”

    萧正乾默,他一直觉得自己是个天真可爱的人,在官场混了许久之后还担心自己会变坏。特么现在跟这俩人一比,萧正乾确定,自己依旧是天真可爱的。

    ――――――――――――――――――――――――――――――――

    “什么?!”萧淑和大怒,“水晶屋不能如期完工?我还要下贴请人呢!”

    徐方道:“萧老儿那里就是这样说的。”他把萧恨得牙痒,也不用敬称了,实在是这老头儿太能刮钱!

    “你这样说,你就这样传了?你不会催吗?要你有什么用?”

    徐方也想问萧淑和:“要你有什么用?”可是他不敢,萧淑和比她的前辈们更可怕,萧家的女人都很可怕,徐方一点也不怀疑,如果惹火了老婆,他会被老婆命令卫队给拆了!萧淑和的脾气一上来,是不会计较后果的。

    徐方唯唯喏喏地道:“他们说有一炉玻璃出得不太好,不好拿来给你用。”

    萧淑和气得要命:“罢罢罢!一个一个都与我作对!”

    徐方道:“萧老儿要是不能如期完工,公主就扣他的尾款不与。”

    萧淑和根本就没想过钱的事儿,经徐方一提醒,大悟:“对对对!”

    把萧气了个半死,暗地里诅咒:“有你哭的时候!”

    萧淑和才不会器哩,她只是生气:“你再说一遍?”

    徐方被徐家公推作代言人,硬着头皮道:“京里新出了一种钢化的玻璃,碎片没有棱角的,比头前的玻璃要好许多,也耐用,听说韩国夫人造的水晶屋用的就是这种玻璃。他们拿两块玻璃作对比,真的,真的是钢化的好……”声音越来越小。

    萧淑和一口气没提上来,竟尔气晕了。

    徐方看着她昏倒,想了想,张口喊道:“公主昏倒了!”一面请大夫先看着,又要申请御医来诊治。

    徐莹听说女儿昏倒了,这一惊非同小可,几乎要亲自过来看。莒国夫人入宫,向徐莹解释事情的始末。

    徐莹拍拍胸口道:“她人没事就好,就是折了几个钱。郑七这是报复二娘打那水晶屋的主意呢。人没事就好、人没事就好。郑七真是!真是!”

    莒国夫人含泪道:“二娘自幼没吃过苦头,生性刚强,一遇事就被气倒了,对她实在不好。她才十几岁,往后日子还长着呢,这性子得拧一拧了。”

    徐莹连连点头:“你说的是。这事上人心多险恶,她哪经得住呢?纵是我和圣人,也有顾不到的地方。她是得知晓些事情了。”

    莒国夫人放下心来,有了徐莹的许可,至少杞国公家能多说萧淑和几句了。莒国夫人这里也后悔了,早知今日,当初就该劝徐莹不要把萧淑和惯纵成这个样子啊!回到家里,与杞国公一合计,还是由莒国夫人出面,游说萧淑和:“以后有事儿,先与家里说说,家里人总不会害你。比如这件事情,好过让萧给坑了钱去。”

    萧淑和被说得晕了,心中不快,却又不知道反驳,回到屋里生了半天闷气才回忆起来:“水晶屋的事儿,不是她们跟我说的吗?”她想了起来,就以非凡的行动力冲去与莒国夫人理论。总算记得这是外祖母,用词还没那么刻薄,也把莒国夫人问了个老脸通红。

    萧淑和丢了面子又白花了一大笔钱,又在家中力压众人,便想着法子解闷儿。她新近迷上了骑马,成日带人出城跑马,尤喜一身红衣,马也要红的、鞍也要红的,远看直如一团火,只苦了徐方须得扛着她的白眼跟在后面。

    玩着玩着,让她在外面遇上了一位翩翩少年郎。

    萧淑和生得不错,又是青春年少,纵马驰骋也是恣意潇洒很吸引人。路过的少年抬眼一看,不由多看了两眼。萧淑和正要发怒,却见这少年生得眉清目秀,眼中闪过的欣赏让她一点也不讨厌。一扬下巴:“喂!你是什么人?”

    少年心中一荡,大胆地道:“小娘子好没道理,不说自己是何人,偏要问人。”他见萧淑和衣饰不凡,想是京中贵女,且作妇人装扮,又思京中能人汇集,想介入上层圈子也需要一个引路人。既然已经成婚了,就是有家有业有牵挂,纵然欣赏自己,也不会闹得出格。他乐于搞一点小暧昧,又不致陷入危机。

    萧淑和那是一般人吗?她跳下马来:“我偏不告诉你,你是谁?”

    少年微笑道:“在下是何人,在下自己清楚,是不需小娘子告诉在下的。”

    萧淑和气得脸颊发红,不知为何却发作不出来。徐方看着有人公然调戏他老婆,不由大怒:“哪里来的破落户?见了长公主还不知行礼?”

    少年一惊,王八蛋,京中长公主只有两位,这一位这样儿,特么是平固啊!不要了,不要了,赶紧跑吧。

    萧淑和偏不让他跑,抽了徐方一鞭子:“我要你管吗?”抬手就要把少年带入京。

    少年自是不肯的:“偶遇而已。”

    徐方冷哼了一声。萧淑和觉得被讽刺了,冷声道:“你走也得走,不走也得走!”捆了带走,还不许有人**少年。

    强抢民男这种事情,萧淑和真不是有意的!她哪里理会得清楚这种感觉?!徐方抗议无效,杞国公与莒国夫人施压无效。吴熙趁势补刀,借着地利的优势,把这风言风语传遍了京城,连卖豆腐的王大妈家的旺财和小强都知道了。他还郑重其事地上本:“近来京兆接一状纸,言其子为平固长公主**入京,关入府中,至今未出,不知生死。”

    吴熙的奏本加上谣言,参考一下平固前辈们的丰功伟绩,足够许多人脑补出许多情节来了。

    这下可乱了套了。

    莒国夫人哭着进了保慈宫:“快管管吧!把这事儿按下去吧,不然这一家子就不用做人了。二娘的名声也坏了――她还把人关着呢。”

    徐莹倒吸一口冷气:“让她把人放了!让京兆把状子撤下!把二娘给我看严了,不许她再出府!过了这一阵风声再说。”又急忙找萧复礼来商议。

    萧复礼道:“二娘果然不能再出门――直到把规矩学全。京兆那里,我去办,”不满地看着莒国夫人,“事情出在你们府上,为何会闹得满城风雨?”

    莒国夫人有苦说不出:“我这就回家让他们闭嘴。”

    萧复礼道:“晚了!以后都关起门来过日子,不要再出事了!二娘年幼,你们劝着点儿。我这就去找京兆。还有,二娘,还是暂时禁足吧。”

    萧复礼是愤怒的,二娘的行为是代表着皇室好吗?皇室公主的名声已经很糟糕了好吗?

    徐莹心疼女儿,但也不能不顾娘家,只好同意:“也好。”

    这事儿如果让郑靖业去善后,搞不好要把苦主儿子扔到教坊里什么的,伪称是年轻人贪花好色让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