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弦浮翼 - 第6章 试徒之礼(二) 穿越之丰色倾朝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书林吧小说,点击进入

    第6章试徒之礼(二)(本章免费)

    棋看着正享受清新空气的温珂好奇的问道:“温珂,你不紧张么?”

    “不紧张”

    “那你不好奇老君要考你什么么?”

    “不好奇”

    “你真是个怪人!”棋嘟着嘴不再说话。

    琴见状走到棋身边,挽起她的手臂,在棋耳边轻语:“棋,温珂比我们想象中的要强,她此时定是心中有了计较,你就不必再为她担心了”棋不情愿的点了点头。

    “老君来了”书指着不远处走来的一群人大叫着。

    只见老君和智神候并排走着,后面还跟了几个少男少女。众人等老君走近,一起行了礼。

    老君和智神候居中坐下后大家分散在老君周围也坐了下来。

    “你不去坐?”温珂笑看着还站在自己身边的纭瑶。

    “我在这里就好,一会也许还帮得上忙。”纭瑶平静的看着温珂。

    心中一股暖流,这样一个如诗如画的女子,虽然不轻易表露感情,却有颗善解人意的心。

    温珂正要登台,却见小兰急急忙忙的跑到老君面前禀报“师傅,有客到!”

    和智神候对望了一眼,老君问小兰“是米道人来了?”

    “是”

    “好,把他请到这里来吧。”

    “是”小兰领命而去。

    一会就引了两个人向竹台走来。直到走近温珂才看清楚,一大一小两个蓝袍人。大的约莫四十岁左右,五官棱角分明,一脸的络腮胡子,是那种很阳刚的汉子。小的大概十岁左右,长相俊美,气质不凡。

    “师兄来得好巧,正赶上我收徒弟”老君起身迎向蓝袍男子。

    “哈哈……,我好久没有凑过热闹了,今天正好,正好”蓝袍男子爽朗的笑着。

    “见过两位师叔”蓝袍小童向老君和智神候行了一礼。

    “思涵,又长高了”老君轻轻的抚了抚蓝袍小童的头发。

    智神候向温珂招了招手:“珂儿,过来”温珂盈盈的上前。

    “这是米道人,我和老君的师兄,这是他的弟子沈思涵”智神候介绍道。

    温珂向两人行了一礼“温珂见过米道人,见过思涵哥哥”沈思涵微微颔首。

    “这小女娃长得很漂亮啊,师弟是你的弟子?”米道人问道。

    “不是,不过很有可能会成为师妹的徒弟”

    “哦?那是为何?你一身本领不打算找个传人?”

    “我只会观天象,通人世,要不怎么还劳师兄搭救呢?”智神候苦笑。

    原来眼前的米道人和沈思涵就是路上出手相助的神秘人啊,当时在车里也没看到那小少年的长相,此时智神候一说温珂才知道眼前的小少年竟是救过自己一次,不禁对他产生了些许好感。

    “师兄,此次前来可一定让我好好尽尽地主之谊,来来来,我们一起看看这小丫头能不能成为我的徒弟。”老君说着就招呼米道人并排坐下了,沈思涵则站在米道人身后。

    这一刻终于来了,没有想到还是在两个“过路恩人”面前被刁难,想来也是有趣,这个米道人明明长得跟道家的感觉一点不沾边,偏偏要取个这种名字,真是名不副实啊。

    此时温珂已立于竹台中间,面色镇定,向老君及众人鞠了一躬,然后挺直身子朗声道“请老君出题”

    “小兰,送题上去”老君吩咐。

    小兰不知何时已经捧了一个红色的木制托盘,走上了竹台,盘中放着三张折好的纸。

    “温珂,这盘中有三个题目,你打开并且按照纸条上的要求行事,最后由老君定夺。”简单的讲解完,小兰把托盘伸向了温珂。

    温珂淡定的顺势拿了最近的一张,反正三张都要打开,先后又有什么重要。

    打开折纸,里面写着“答惑”两个字,温珂愣了一下,随即把纸一扬,大声读出“答惑”继而直视老君“温珂愚钝,请老君明示。”

    “温珂,作为一个女子最重要的是什么?”

    “智慧与美貌”温珂简单而干脆的给出答案。作为女子,美丽是一种天生的资本,可是就算没有得到上天的眷顾,样貌平平也可以不断的完善自身,用智慧来弥补自己的样貌,因为一个智慧的女人会从内而外大放光彩,把那些只有外貌的花瓶远远比下去。

    老君的眼睛大放精光,心中暗自思量,这个问题有千种回答,没有想到这小丫头给出这么个最普通也最大胆的回答,要知道这个世间美貌几乎可以决定一个平凡女子的命运,可是智慧却是很多女子很避讳的,因为一个女子可以有才却不应该有智慧,智慧所指的太广泛了,特别是权贵们所希望的是女人有才供他们享用,却不要有智慧,因为那会威胁到男人的地位。

    “哦?那这两者孰重孰轻?”老君越来越有兴趣了,问话的语气也认真起来。

    “同样重要”

    “如果一定要排个先后呢?”

    “如果一定要排一个先后,我会选择……”温珂顿了一顿,环视了台下所有的人,只有智神候和米道人仍然气定神闲,其他人则是一副迫不及待的表情,棋更是双手握拳,紧闭双唇急切的望着自己。

    “我会选择比美丽的女人智慧,比智慧的女人美丽!”温珂说完静静的看着台下。

    一片安静。

    “哈哈……”老君大笑“好个伶俐的小丫头,实在是回答得好!你的意下如何师兄?”

    见老君问自己米道人也不住的点头道“确实是一个天资聪慧的女娃儿,知道以己之长搏人之短。”身后的沈思涵若有所思的盯着温珂,眼中除了欣赏、惊奇还有一抹自己也没有发觉的温柔。

    “老君这第一题可算完成?”

    “好,你取第二题。”老君开始期待温珂下面的表现,这个丫头真是让人很惊喜,完全出乎人的意料。老君兴奋的同时智神候却皱起了眉头,沉默不语。

    温珂打开第二张纸条,上面写着“古琴”,叹了一口气,缓缓抬起头看了一眼站在人群中注视着自己的琴,看来这位妹妹对我不会古琴这事抱有怀疑了,一定要在这么关键的时候探探我的底细。

    “老君,古琴我不会”温珂坦言,“如果可以,我想以另外的一种方式来代替”

    “可以”

    “我用歌来代替吧。”

    看着老君怀疑的眼神,温珂补充道“这种曲风在场各位一定不会听过”

    “好吧。”老君换上一副看好戏的表情。其他人则开始窃窃私语,并不时的把目光投向琴。

    “琴姐姐,温珂她说新曲风诶,你游历各国还会有你没有听过的曲风么?”画凑上前在琴的耳边小声询问。“应该没有”琴很自信,因为自己两岁就能扶琴,六岁就已经在众多权贵府宴上演奏,经过那么多年游历各国的学习,自认对音律的知晓已经是博古通今,不然也不会被收徒严苛的老君一眼看中,温珂说的另外的曲风倒是让自己很想见识见识。

    温珂哪里知道自己说的话直接挑战了琴的骄傲,看众人情绪有了波动,还暗自得意已经引起了大家的好奇心。

    温珂在脑中迅速筛选着那些自己熟知的歌曲,摇滚是不能唱的,没有乐器伴奏效果会很差,要唱一首主题鲜明意境悠远的歌,而且旋律要优美。一首歌曲浮上心头《流光飞舞》,对就是这首温柔缠绵的歌最适合湿润女子的心。一念至此,温珂朱唇亲启,灵动的歌声飘荡起来,把所有人带进了一个奇妙的世界。

    半冷半暖秋天熨贴在你身边静静看着流光飞舞那风中一片片红叶惹心中一片绵绵半醉半醒之间再忍笑眼千千就让我像云中飘雪用冰清轻轻吻人脸带出一波一浪的缠绵留人间多少爱迎浮生千重变跟有情人做快乐事别问是劫是缘

    像柳丝像春风伴着你过春天就让你埋首烟波里放出心中一切狂热抱一身春雨绵绵

    一曲终了,留下的只是竹林中欢快的竹叶声。温珂已然回神,因为动情而紧闭的双眼缓缓睁开,眼角竟有了一丝湿润。音乐是人类情感最好的宣泄方式,一首现代的歌曲不经意间勾起了温珂对过去的怀念和对未来未知的惆怅。此时众人都还深陷刚刚的音律和动情的声音中,琴的双手握在一起微微的颤抖着,心中百感交集。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