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痕 - 36-42 一江春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万书网小说,点击进入

    一江春水 第三十六章

    傍晚时分,慕容芊芸特意命下人准备了一桌酒菜,等候白璃回来一同吃晚餐,朝露也站在一旁伺候著。

    “就是这个丫头吗?”白璃一回来就听下人说起今天发生的事情,看到朝露更加确信这件事情的真实X,他笑著坐了下来,然後朝慕容芊芸道:“这个丫头可真是贵啊,听说你是用了我们白家的翡翠龙凤镯给换来的是吗?”他走到她身边,卷起她的袖子,发现她的手腕上的翡翠镯子果真不见踪影。

    “那对镯子不过是个死物,怎能比得上人命的宝贵,况且,朝露也很J明可爱,我想将她送进G去伺候容妃娘娘,你看如何?”慕容芊芸听得出他话中的不悦之意,不过他看起来并不十分生气。

    “哦,原来你心中早就盘算好了,嗯,你该不会是想在容妃娘娘身边安置眼线吧?”白璃微微笑道,她的心思缜密,可真非一般女子可比。

    “妾正有此意,不知夫君是否赞同?”慕容芊芸说完,拿起酒壶斟了杯酒,递至他面前。

    “哈哈,当然,那个容妃现在是陛下的宠妃,很多事情都交给她办,如果她身边有我们的人,那办起事来会容易得多。”白璃边接过酒杯,边在她白皙的皓腕上M了一下,又说:“这件事就交给我,由我来带她进G,不过你可得怎麽谢我啊?”慕容芊芸知道他的意思,看来今晚她又无法好好的睡一觉了,她羞红著脸,微微的笑了一下。

    “那我们今晚就早些安歇吧。”白璃一口饮下了酒,然後将她打横抱起,正欲回房就寝。

    “何必这麽著急?等先用过晚饭再回房也不迟啊,这可是人家特地为你准备的呢。”慕容芊芸羞怯的笑道。现在天还没黑透,就要回房是不是太心急了。

    “那就拿到房里去吃吧。”白璃命下人将饭送到房里,便抱著怀中的美人走到他们的卧房。

    白璃将她抱到床上,两人各自宽衣解带,白璃一手环著她的颈子,开始亲吻著她的唇,由唇畔一直吻到颈子,另一手搓揉她的酥X,惹得她娇喘频频。

    “嗯……嗯……哦……好热……我的身体渐渐热起来了。”慕容芊芸躺在床上,喉咙发出娇吟声,这些日子她几乎天天都与他共赴巫山,若说不累那是骗人的。

    白璃虽然看出她的倦容,可是他兴致正浓,要他就此打住又怎有可能,他的右手抚M著她的敏感地带,他的手在她的花X边缘不断的抚M,甚至还将手指C了进去。

    “啊……啊……好痒……啊……”她的身体敏感的紧绷了起来,她想将双腿合上,却被他强力分开,他俯下身用舌头舔著她的花X,让她的浪叫声更为明显。

    “啊……不要再逗弄我了,快……快进来吧。”慕容芊芸想要他赶快完事,她希望今天至少还能多少睡一点。

    “急甚麽,还不够湿呢。”白璃偏不遂她的意,他将手指从她的花X中抽了出来,在她面前晃了晃,虽然他的手指沾满了她的Y水,可是并不够多。

    “你……”正当她想要开口时,白璃将阳物放在她的双R中间,开始来回的摩擦著,他边做边说:“你欠我这麽大的人情,不让我满意,我是不会放过你的。那对翡翠龙凤镯可是我们白家的传家宝,你说你要怎麽赔我?”

    “你想要我怎麽赔?”她当然知道他的意思,看来她今夜不使出浑身解数,他是不会放过她的。

    “你说呢?”他使劲的在她双峰之间来回抽C,她得双R夹得他好舒服。

    “哦……哦……人家都已经被你干成这样了,你还想怎麽样?”她G本没有选择的馀地。

    “这才刚开始而已,今天要是无法让我满意的话,你就不用睡了。”白璃说完,他将阳物抽出,C入她的花X开始猛烈冲刺。

    “啊……啊……痛……好痛……快停下。”她没想到他竟然这麽chu鲁,下体有种快被撕裂的感觉。

    “把腿打开一点,身体放松一点,等下就不痛了。”他一点也没放慢速度,双手搓揉她的双R,吻上她的唇让她更为放松。

    她揪著棉被,闭上双眼照著他的话去做,Y水随著阳物的来回抽C而变多,渐渐的也没这麽疼了,快感紧接著如潮水一般涌来。她又开始嗯嗯啊啊的呻吟了起来,双R也不断的上上下下摇晃著。

    白璃见她进入状况,更加猛烈的撞击著她的花心,想要好好欣赏一下她销魂的表情。

    “啊……啊……好威猛……啊……好舒服……”她开始大声浪叫,身子微微的颤抖著。

    他将她的双腿抬至肩上,身子往下压,尽G抵住花心,猛烈的抽C著,她的花X夹得他好紧、好畅快,让他感到前所未有的欢愉。

    “用力,再用力一点……啊……要C烂了……要C烂了……”她舒服的喊出Y秽的字眼,双R不断的摇晃著,更加让他的情欲高涨。

    “芊芸,让我们一起上天堂吧。”白璃知道自己快要S了,於是抽C得更加快速,在他S出的同时,两人一起达到高氵朝。

    “啊……”她舒爽的大叫一声,整个人倒在床上,全身瘫软使不上一点力气,看来她明天又不用下床了。

    一江春水 第三十七章

    翌日,白璃将朝露送进G去,容儿正坐在椅子上,喝著刚沏好的玫瑰香片,看见他们两人走了进来,笑著说:“哟,今天吹得是甚麽风,怎麽把白大将军给吹来了?这位小姑娘是谁啊,长得挺讨人喜欢的,莫不是白将军的新欢吧。”

    “娘娘说笑了,这是我在外面买来的一个丫头,前几天听说娘娘正好缺一个G女,看这个丫头还挺机灵的,所以就给娘娘送来了。”白璃说道。

    “难得白将军有这份心,那本G就不客气的收下了。”容儿笑答。

    两人寒暄了一阵,白璃便托言还有公事在身,便先退下了,其实他是私下去笼络几个以前和慕容家交情不错的几个大臣,准备伺机谋反。

    今夜,又是一个月圆的晚上。

    “大人、大人,你让秋絮服侍你好吗?你是绝对挺不住的,快开门哪!”秋絮死命的敲打著房门,可是徐仲宣早就将门上了锁,她没有钥匙G本进不去。

    他把自己关在房里,他无论如何都不想再靠著秋絮解毒了,他觉得身子越来越烫,越来越难受,汗水不断的流下,可是他咬紧牙关说甚麽就是不开门。

    “大人,你不要这样虐待自己,你会没命的。就算你讨厌秋絮也无所谓,我只求求你,不要这样糟蹋自己。”秋絮急得哭了,她非常担心身中蛊毒的他,如果再耽搁下去,他的五脏六腑就会被虫子给吃了。

    可是无论她怎麽叫,怎麽哭喊,他就是不理,无计可施的秋絮突然想到一个人,她马上去马房牵了一匹快马,直奔白将军府。

    “夫人,将军说今晚和几位大人吃饭,可能会晚点回来,让您不用等他。”一名老仆走进来向她禀告道。

    “我知道了,你先退下吧。”慕容芊芸挥挥手,她刚吃完晚饭,正在喝著茶。

    就在这时,一名仆人进来禀告:“夫人,有一位姑娘自称是夫人的旧识,她说有急事求见夫人。”

    “哦,请她进来吧。”慕容芊芸在心中思忖,她已经无亲无戚,哪里还有甚麽旧识?

    没想到走进来的竟然是秋絮,她一见怒火中烧,冷冷的哼了一声:“原来是你,你害得我好惨,还有脸来见我。”

    “长公主,我知道那件事是我不对,都是秋絮的错,你要打要骂我都没有怨言,可是、可是大人他……他命在旦夕,求公主您念在往日的情分,去救救他吧。”秋絮跪在地上,哭著哀求她。

    “哼,你们这对狗男女,他是死是活关我甚麽事?”慕容芊芸将手背负在身後,冷冷的说。

    “公主,您有所不知,太尉大人他中了迷情蛊,每逢月圆之夜都需要与女子欢好来解毒,可是自从徐大人知道了是我将你们的孩子给害死之後,他就不让我接近他,今天已是月圆之夜,如果他找不到女人解毒的话,天亮之前他就会七孔流血而亡。”秋絮哭著苦苦哀求。

    “那让他去青楼找个妓女不就好了,找我来做甚麽?别忘了,我如今可是禁卫军统领白璃的夫人,徐仲宣是死是活跟我一点关系也没有。”慕容芊芸毫不动心,当初她被秋絮害得连命都差点没有了,那时又有谁来救她,如今却要她去救徐仲宣,他们的算盘可打得真J。

    “公主,不管怎麽说,大人也曾是您孩子的父亲,就算他做了对不起您的事,难道您就真的不念旧情,见死不救吗?”秋絮没想到她变得如此狠心,一点都不像她所认识的慕容芊芸。

    “你倒是对他情深意重嘛!”慕容芊芸抬起她的头,冷冷的笑道:“要我救他一命也行,但我要你帮我做一件事。”

    “好,只要公主答应救大人,要秋絮做甚麽都行。”她二话不说就答应。

    “我要你去偷公孙无忌的玉玺。”慕容芊芸轻声在她的耳畔说道。

    “这……玉玺这种东西,秋絮一个婢女怎麽可能拿得到?”她没想到慕容芊芸会开出这种条件。

    “你不是和容贵妃走得很近吗?况且她身边有我的人,你去找一个叫朝露的G女,她会想办法帮你,天亮之前,我要见到东西,否则你明天就等著替徐仲宣收尸好了。”慕容芊芸丝毫不给她讨价还价的馀地。

    “天亮,可是……已经剩不到几个时辰了啊,长公主……”时间这麽紧迫,秋絮实在是没把握。

    “我不管,那是你的问题,你当然可以考虑,只不过你的太尉大人,恐怕没这麽多时间。”她笑著说道。

    “好,我答应。”秋絮点点头,为了徐仲宣,就算要她上刀山下油锅她也愿意,何况她手里有容儿给她的令牌,这个令牌可以自由进出後G,不受限制。

    “很好,我们分头行事。”慕容芊芸满意的点点头,又叮嘱道:“记住,他的X命可C纵在你的手中,如果你失手,他就算熬过今晚,我也要他没命。”

    “是,我会记住。”秋絮离开十打了个寒颤,她万万没想到,慕容芊芸居然会变成这样,不但心机深沈,而且心狠手辣,她在她眼中再也找不到以往那个温柔的公主了。

    一江春水 第三十八章

    慕容芊芸遵照承诺,她换上了一件深色的斗蓬,骑著一匹快马来到太尉府。

    她走到他的房门外,敲著门,道:“仲宣,你在里面吗?是我,芊芸,我来看你了。”徐仲宣正难受得在床上打滚,突然听到她的声音,有点难以置信,这些天来他的脑海中都是她的影子,深深後悔不该轻易相信秋絮,更加不该辜负了她。如今听到她的声音,他怀疑是不是幻觉。

    他跌跌撞撞忍著痛楚的走下床,当他打开时,难以置信她居然就站在他的面前。

    “仲宣,你还好吗?”她走了进去,没想到他居然会变成这样,面容消瘦,而且脸色十分通红,嘴角旁还有血丝。

    “芊芸,真的是你吗?我不是在作梦吧?”他一把将她拥入怀中,如果这是场梦,他希望永远都不要醒来。

    “是我,你不是在作梦。”慕容芊芸说完脱下斗蓬,然後吻著他的唇。

    徐仲宣的药力早已发作,他撕开她的衣服,将她抱到床上,迷情蛊让他失了理智,他分开她的双腿,将阳物C进她的体内,开始狠狠的抽C,他急需要她的身体来解毒。

    “啊……啊……啊……”慕容芊芸没有反抗,让他尽情的在她身上发泄,她回想著以往和他有过的美好时光,一切都好像是昨天的事情,然而今天一切都变了。她再也不是以前那个幸福快乐的长公主,而他也不是太傅,有时候她会想,如果一切都没改变就好了。

    徐仲宣将双手按在床上,用力沈著腰,猛力、毫不留情的在她花X中抽C,她虽然疼得皱起了眉,可是心里却一点都不怪他。以前她一直以为,是他和秋絮背叛了她,可是今天亲眼一见,才发现秋絮所言不假,他果真是中了毒才与秋絮欢好,是身不由己,并不是移情别恋。

    可是就算她现在知道真相,也已经太迟了,因为她受到的伤害太深,一切都以无法挽回,任何事、任何人都无法让她放弃复仇的决心,即使她必须伤害由始至终都深爱她的人,她也在所不惜。

    “啊……啊……嗯……啊……”她在他身下发出呻吟,虽然花X被他C得很疼,可是仍有一丝快感从下身袭来,她的十指深深陷入他的R中,在他的背上抓出一条条的红痕。

    徐仲宣并不感到痛楚,蛊毒发作的他,只想发泄身体的情欲,他一下又一下的撞著她的花心,直到他在她体内发泄了过後,他才昏昏沈沈的在她身边睡去。

    慕容芊芸趁著他熟睡之际,披上斗蓬,赶回了白将军府。

    这时天已经亮了,刚回到府中的慕容芊芸,见到秋絮正在等她。

    “东西呢?”她问道。

    “在这里。”秋絮打开手中的黄布巾,一枚玉玺果真出现在她的手中。

    “很好,你做得很好。徐仲宣已经没事了,不过他现在很累,晚点你再去看他吧。”慕容芊芸说完,走到内室里取出一封信交给秋絮,道:“你将这封信交给公孙无忌。”秋絮没有多问,只是点点头,她接过信便离开将军府了。

    一江春水 第三十九章

    当天晚上,秋絮又再一次的入G,她像上一回一样,拿著令牌轻易的来到公孙无忌居住的凌宵殿。他穿著睡袍,显然在等著她。

    “秋絮,朕就知道你会再回来,怎麽样,昨晚销魂的滋味令你难忘吧?”公孙无忌色眯眯的盯著她瞧。昨晚她就是和公孙无忌风流快活了一夜,趁著他睡著之时,她偷偷拿了玉玺用黄布包好後,藏在衣袖中带出G去。

    “陛下依旧生龙活虎,秋絮真是受宠若惊。”她笑著躺在他的怀中,又说道:“不过奴婢今天前来,是有一封信要交给陛下的,陛下先看过奴婢再服侍你也不迟啊!”

    “看信,那多扫兴,不如我们先……嘿嘿,完事後再看也不迟。”公孙无忌将信扔到一旁,抱起秋絮走进龙帐,迫不及待的脱下了她的衣服。

    他解开自己的龙袍,道:“来先让朕的阳物挺起来吧。”

    “讨厌。”秋絮撒了一下娇,然後将他的阳物含入口中,不停的套弄,时而用舌头舔著。

    “好秋絮,舔得朕好舒服啊,哈哈,舒服、真是舒服……啊……”公孙无忌索X躺下来,好好享受她的服侍,秋絮的技术著实很好,没弄挤下,公孙无忌的阳物就高高举起。

    他见机不可失,马上命令她转过身去,将美臀高高翘起,然後将阳物C进她的花X中,双手抓著她的双R,在她的花X中来回抽C。

    “哦……哦……啊……好chu大……陛下……好威猛……啊……”秋絮故意高声叫著,其实她一点也不舒服,只是为了徐仲宣,她也只好尽量讨他欢心。

    “好紧……小X好热啊……真爽。”公孙无忌更卖力的在她体内抽C,一下一下的顶著她的花心。

    “啊……啊……好舒服……陛下好勇猛……秋絮好佩服……啊……”她知道他喜欢她这样浪叫,男人都喜欢在征服女人时,听到女人的浪声吟叫,她故意大叫来取悦他。

    “叫啊,再叫大声一点,你喜不喜欢被我C啊?”他越C越快,很快的便在她体内S了。

    “好舒服,奴婢好舒服啊。”秋絮假装自己达到高氵朝。等到完事之後,她又将地上的信检起来,递给公孙无忌要他观看。

    “陛下,你答应过奴婢的,可不许反悔。”她娇嗔道。

    “好、好,朕看就是了,美人不要生气啊。”公孙无忌一拆开信封,非常的愤怒,马上命兵部的黄尚书连夜进G见驾。命他即刻点兵,包围白璃府邸。

    “说,你昨晚到哪里去了?”白璃一回到府中,便怒气冲冲的捉著慕容芊芸的手腕,质问她。他在回府的途中,听到他派到徐仲宣府中的眼线回报,昨晚有人亲眼见到慕容芊芸进到徐仲宣的房里,她直到快天亮才出来。

    “既然你都知道了,又何必问我?”慕容芊芸早就猜到,这事情瞒不了他多久。

    “哼,原来你昨天真是去私会旧情人去了,真是不要脸的女人。”白璃非常愤怒,甩开了她的手腕。

    “你行事也不见得光明磊落多少,其实你早就知道徐仲宣是中了蛊毒,才与秋絮欢好,那一夜故意引我前去。还有,我不能生育的事情,你不也瞒著我吗?”慕容芊芸冷笑著说道,今天索X摊牌把话都说清楚。

    “哈哈,没错,这一切都是我安排的,但是你要搞清楚,如果不是我,你早就没命了,你就是这样回报你的救命恩人的吗?”白璃愤怒的瞪著她,他最无法原谅的就是被自己的妻子背叛。

    “救命恩人?呸。”她啐了一口,骂道:“你趁我无力反抗时侵薄於我,占有了我的身子,这算哪门子的救命恩人,我才不可能感激你这种趁人之危的小人,我恨不得剥你皮,喝你的血。”

    “你……”就在白璃想要上前打她一耳光时,一名侍卫急急忙忙进来禀告,说是白府已经被兵部的人马给包围了。

    这时公孙无忌愤怒的走了进来,朝白璃道:“白统领,朕接到密信,有人密告你偷了朕的玉玺,有意取而代之。”

    “甚麽?怎麽可能有这麽荒谬的事,臣对陛下的忠心苍天可鉴。”白璃为自己辩解,想不出究竟是甚麽人嫁祸於他。

    “不用多说,你忠不忠心,搜查一下就知道了,黄大人。”公孙无忌命令黄尚书展开搜查,他手下那些士兵们翻箱倒柜,终於搜出那个被慕容芊芸藏在他枕头底下的玉玺。

    “这……怎麽可能呢?”白璃难以置信的望著那颗玉玺,在他目光与慕容芊芸交会时,他突然明白,原来这一切都是她所安排的。

    “来人,将白璃给朕拿下。”公孙无忌一声令下,黄尚书就拔剑朝他刺去。

    白璃不甘任人宰割,他夺下了剑,然後望著慕容芊芸,仰天大笑:“哈哈哈,想不到我白璃到头来竟然栽在一个女人手上,就算死,我也要死得有尊严。”他说完用剑在脖子上一抹,当场自刎身亡。

    “哼,乱臣贼子死不足惜。”公孙无忌说完,走到慕容芊芸面前,抓著她的下巴说道:“长公主,现在你的靠山死了,你还有甚麽把戏?”

    “公孙无忌,这一切都是我策划的,偷玉玺栽赃嫁祸给白璃,然後叫秋絮把密信交给你。为的就是替我死去的皇兄报仇。”她趁他失去戒备之时,从袖中取出一把匕首,一刀刺进他的X膛,他当场倒地身亡。两个握有权势的男人都死在她的手里。

    “慕容芊芸,你竟然犯下这等大罪。”黄尚书想不到她居然轻易除掉他们两人。

    “黄尚书,你不要搞错了,这天下本来就是我们慕容家的,是你们这些人,见风转舵,贪生怕死全都投靠了公孙无忌,黄大人,你说说,犯罪的人究竟是谁啊?”慕容芊芸摆出昔日公主的姿态,质问著他。

    “公、公主饶命,臣等知错。”黄尚书心知有愧,马上朝她跪下,他带来的士兵也全都朝她跪下,归顺於她。

    “黄大人,你又错了。”慕容芊芸将匕首扔到地上,冷冷的笑著。

    “错?属下不知错在何处?”黄上书一头雾水。

    “我不是长公主,我现在是皇城的女皇。我的皇兄早已身亡,按照皇族律例,该由皇族之人继任,你说说除了我还有谁有这资格?”慕容芊芸走到他面前,笑问道。

    “是,公主说的是,臣等拜见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黄尚书立刻改口,其他士兵也都高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哈哈哈,我等这一天已经很久了,首先我要你把容贵妃给我捉起来。把朝中所有不服的大臣都给我杀了,然後通知礼部,朕将择日登基,哈哈哈。”慕容芊芸高声狂笑,笑到最後的人才是赢家,而她永远都不会是输的那一方。

    一江春水 第四十章

    “你们、你们要做甚麽?”容儿被士兵给捉了起来,他们将她带到大殿上,她作梦也想不到,下令捉她的竟然会是慕容芊芸。

    “久违了,容妃娘娘。上一次我们见面的时候,好像是在我婚礼的时候吧?”慕容芊芸笑道,她换上一身华服,不禁美艳绝伦而且气势震摄全场,所见者无不臣服。

    “慕容芊芸,你这个贱女人,你居然杀了陛下,真是造反了你。”容儿不服气的破口大骂。

    “放肆,竟敢辱骂陛下。”一旁的士兵斥喝道。

    “无妨,让她骂,免得她到了九泉之下不服气。”慕容芊芸笑著走到她面前,笑著说:“容儿你这话可就说反了,造反的是你们才对,这天下本来就是我慕容家的,我只是夺回属於我的东西,何来造反之说?”

    “哼,你这狠毒的女人,你不会有好下场的。”容儿不管自己是否理亏在先,继续气愤的骂道。

    “说的好,害人的人是不会有好下场,不过现在你还不能死。”慕容芊芸又继续说:“交出徐仲宣身上迷情蛊的解药,或许我还可以从轻发落。”

    “没有解药,这个毒是白璃从西域带回来的,他都没有解药,我怎麽可能会有?”容儿冷笑了一声,就算有她也不会交出来。

    “我相信你说的是实话,因为白璃也曾告诉过我此药的来历,既然如此,留著你也没用。来人,赐酒。”慕容芊芸说完,拍拍双掌,朝露捧著一杯毒酒走到容儿身边。

    “你……原来你是慕容芊芸的人,哈哈,想不到我到头来还是输给了你,长公主。”容儿看见朝露就知道这一切都是她安排的,她早就计算好了一切。

    她一口气喝下了毒酒,片刻便吐血身亡。

    “陛下,皇城的臣民们,都愿归顺於陛下。”黄尚书走了进来在她面前跪下,跟随他而来的一干臣子们,也全都跪了一地。

    “很好,以後还有许多需要众位大人协助的地方。”慕容芊芸满意的点点头,现在需要处理的,只剩下徐仲宣和秋絮了。

    当晚,秋絮得知慕容芊芸重掌大权的消息,知道自己在劫难逃,她是绝对不会放过自己的。

    秋絮怀著告别的心情,来到徐仲宣的房内,见到他的气色好多了,也就略微放心。

    “你还来做甚麽?我不想见到你。”徐仲宣无情的喝叱著。

    “大人,今晚是秋絮最後一次服侍大人,就请大人不要赶我走好吗?过了今晚,奴婢保证不会再出现在大人的面前。”秋絮眼中含著泪,她走到他的身边,伸出双臂仅紧抱著他。

    “你在做甚麽,我叫你走。”徐仲宣一把将她给推开。

    “大人,难道你从来就没有对秋絮有一丝丝的怜惜,没错,我是做了许多对不起你还有长公主的事,可是我绝对不想伤害你们的。那日容妃娘娘要我让公主服下堕胎药,我并不知道她随後派人去放火烧屋,要置她於死地。我做这些事,都只希望大人能够多看我一眼,不要拒我於千里,就足够了,其他我并不奢求。”秋絮眼中含著泪,为了他,她甚至不惜将身子献给公孙无忌,到头来却换来无情的对待。

    “秋絮,你要知道,感情是自私的,我心里已经有了芊芸,便再也容不下任何女人。”徐仲宣走到她面前温柔的搀扶她起来,口气和缓许多。

    “大人,我知道这样的要求很过份,可是我只希望您能再要我一回,以後我绝对不会再出现在您的面前,我保证。”秋絮只想要为自己再自私一回。

    “你……”他似乎被她的真诚给打动了,其实她也很无辜,形势所逼,她也是身不由己。

    徐仲宣吻上了她的唇,脱下她和自己的衣衫,将她抱到床上,吻著她的脖子和X前那对娇R。

    “嗯……嗯……啊……好热……大人……好舒服。”秋絮舒爽的呻吟起来,今天是她做过最舒服的一次,她的眼中含著泪,她知道自己再不会有第二次的机会。

    徐仲宣将她的双腿分开,下身用力一挺,阳物整个塞满她的花X,他开始来来回回的抽C,速度刚开始很缓慢,後来越来越快。

    “哦……好舒服……大人……啊……”她大声的喊著,腰部也配合他的动作而摆动著。

    他没有说话,只是继续的在她体内抽C,他并非草木,也知道这些日子秋絮对他付出的情意,其实他又何尝不知?

    “啊……啊……用力……再用力……啊……”她的双手不断的搓揉的自己的双R,身体传来的舒爽感觉,令她快要疯了。

    他的下身用力一挺,直擣花心,让她的叫声越来越大。

    “啊……好舒服……要丢了……要丢了……啊……”最後,她再他S出热Y後达到了高氵朝,她心满意足的躺在床上喘著气。

    等到他睡著之後,秋絮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拿了三尺白绫,上吊自尽了。

    一江春水 第四十一章

    第二天清晨,秋絮自尽的消息,传到慕容芊芸和徐仲宣的耳里。慕容芊芸顾念昔日的主仆之情,命人厚葬她,并给她的家人一笔银两。

    慕容芊芸穿著一袭华裳,在御花园的百花亭中接见徐仲宣。

    “臣,拜见吾主,愿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他朝她行了跪拜之礼。

    “太尉大人,不用多礼。”慕容芊芸要他起身,并命人加了一张椅子,要他在她身旁坐下。

    “臣乃是带罪之身,不敢僭越。”他仍站在原地,他知道自己做了许多对不起她的事情,或许他也应该像秋絮那样上吊自尽。

    “太尉大人,你何罪之有?”她故意问道。

    “臣罪无可恕,请吾主赐臣一死。”他低著头,不敢直视她的目光。

    “想死,很容易。但是皇城正值用人之际,而你的能力我是信得过的,不管你曾经对我做了甚麽,我都可以既往不咎。不过,你要明白一件事,从今往後你只有一个身份,是皇城的太尉,我们只有君臣关系,你听明白了吗?”慕容芊芸冷冷的说道。

    虽然早在他的意料之中,事到如今他不该再奢求她能接受他,也明白往日的恩爱早已经是过往云烟,可是这一字一句,仍像钢刀一般,深深刺痛他的心。

    “是,臣明白,谢吾皇恩典。”徐仲宣跪拜谢恩。

    “很好,我不会亏待对我忠心的人,这瓶解药你服下吧。”慕容芊芸将一个小瓶子交给他。

    “解药?这是解迷情蛊的?”他很惊讶为何她会有这个药?

    “西域番邦与慕容皇朝本有往来,日前我修书一封,向番王讨来的。”她淡淡的说著。

    “多谢吾皇。”他再次叩拜谢恩。

    “好了,你退下吧。”她挥挥手,示意他离开。

    “是,臣遵旨。”他恭敬的退离,留下她和几名侍女在百花亭中。

    现在已经是初秋了,池塘里的荷花已经凋谢,菊花却开得很茂盛,经历过一番风雨,她终於又重回皇城,只是一切都不是以前那个样子了。

    “陛下,朝露给您送酒来了。”朝露成了她的贴身女官,她捧著桂花酒走到她身边,替她斟了一杯。

    “这桂花酒太尉大人也喜欢喝,回头给他送一壶吧。”她闻著酒香味,想起许久以前他曾对她说过的话,他最喜欢喝家乡的桂花酒了。

    “陛下,奴婢可就不明白了,既然您心里还挂念著他,那又为何不招他为驸马呢?”朝露对她以前的事情也略有耳闻。

    “你不明白,我对他纵使有情,却也不能原谅他间接和我失去孩子,险些葬身火海的痛苦。他说他会接我回皇城,可是我在G外等了又等,盼了又盼,他却在府里和秋絮逍遥快活,即便这不是他自愿,我依然无法接受曾经背叛过我的男人。”慕容芊芸说著,饮尽杯中的酒,不觉香甜反觉苦涩。

    “原来如此,可是我倒觉得这个太尉大人,是个痴情的人,我刚刚正巧和他碰上,发现他眼角湿湿的,也许他对陛下并未忘情。”朝露对男女之间的事未曾经历,很难明白他们的想法。

    “就算如此,我和他也不可能了。”慕容芊芸悠悠的叹了口气,道:“一切都已经太迟。”说完,她又喝了三大杯。自从他失去了孩子之後,心也跟著死了,活著只是为了复仇,为了夺回原本属於她的一切。现在一切皆已如愿,她只想好好的治理皇城,其他的事情她都不愿去想。

    她的生命中有两个男人,他与徐仲宣虽然彼此互相爱慕,但是终究君臣有别,有缘无份。白璃虽然可恨,也算曾经帮助过她,虽然他死了,但是她依然下令将他厚葬。这两个男人都只是她生命中的过客,一个皇者注定要孤独一生,无情最是帝王家,她现在对这句话特别有体会。

    一江春水 第四十二章

    三个月後,慕容芊芸登基为皇,全皇城的人都在传颂著她和徐仲宣曾经那段感人肺腑的爱情故事,皇城之中一片祥和。又过了半年,徐仲宣在交代完一些政务之後,便上了一封奏折,要求请辞回乡,慕容芊芸二话不说就批准了。

    徐仲宣的家乡在江南,当他整顿好行李,准备到渡口搭船回乡时,却见到一个意想不到的人。

    “芊芸。”他缓缓的开口,难以置信的唤著她的名字,立刻他又察觉到自己的失礼,想要改口称她吾皇时,被她给制止了。

    “今天我不是长公主,也不是皇帝,纯粹是以慕容芊芸的身份来送你。”她深情的将手掌抚上他的脸颊,说道:“仲宣,今日一别,恐怕後会无期,我准备了一杯薄酒,望君笑纳。”她说完,一旁的朝露便将两杯酒分别递给他们。

    两人默默无语的喝完酒,又相识了许久,朝露识趣的且先退下,让他们可以好好单独说一会儿话。

    “我还记得在我被逐出皇城,贬为庶民时,你曾前来送我,那一日的风,也是和今日一样清冷。”她还记得那段不堪回首的往事。

    “芊芸,对不起,是我对不起你,没能好好保护你和孩子,还让你被白璃欺辱。这一切都是我的错,我每一天都活在悔恨中。”徐仲宣忠於鼓起勇气,像她说这句他隐藏在心中已久的话。

    “一朝顿醒当年梦,方知恩爱转头空,这句话说得一点都不错。”她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尽管眼中含著泪。如果她不是生在帝王家,或许还能与他再续前缘,可惜她天生注定就是慕容皇城的人,就算她在心中已经原谅了他,他们依然不可能会有结果。

    “芊芸,你真的成熟了不少,也改变了不少。我想皇城在你的统治之下,一定会国泰民安,欣欣向荣的。”徐仲宣为她感到骄傲,她虽然对敌人毫不容情,可是对百姓还是很好的,也比以前更加的勤於政务。

    “嗯,我会的,我会将皇城变成一个人人向往的人间天堂。”她笑答。

    “芊芸,有一句话我一直想跟你说。”徐仲宣的眼眶也是湿湿的。

    “你说,我在听。”她说道。

    “我爱你。”他说完,便将手搭在她的腰际,深情的吻上她的唇,眼中充满著柔情,他终於当面将这句深藏在心中已久的话给说了出来。

    “我也是,仲宣,保重。”她也回以深情的一吻,即便两人心中依然存著情爱,可是他们都知道,即使是这样,心中那一道伤痕,是永远也不可能痊愈的。

    没多久,船已经到岸了,徐仲宣纵使心中不舍,也独自的上了船,到了最後,他仍然连说一句“芊芸,跟我走”的勇气都没有。不过他们心中都明白,就算他说了,也无法改变甚麽。

    她独自伫立在原地,望著船走远了,才与朝露转身离开渡口,一路上她都听到耳畔有人在弹著琵琶,唱著一阙李後主作的词:

    “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

    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

    雕阑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

    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送走了徐仲宣她心中有一股怅惘的感觉,即使许多年後她会因此而感到後悔,她知道今天的决定是对的,与其将他留在身边,让他期待一对不可能有结果的爱情,还不如分隔两地会好一些。这就是所谓的相见不如不见。

    转眼间三年过去了,当春天来临时,蝴蝶满园的飞舞。

    慕容芊芸在处理政务时,偶尔会望著窗外叹息,三年前她送走了徐仲宣,可是这些日子以来她却又时常想起他。朝中的政务,少了他的帮忙处理起来总是不太顺心。

    她的心事,朝露全都看在眼里,她知道他们俩人心中都是思念著对方,只是碍於面子谁也不好先开口罢了。

    “陛下,在想些甚麽?”这天朝露如同往常一样,端了一杯浓茶,走到她的身边,试探的问。

    “江南的杜鹃应该开了吧?”她没有回头,只是喃喃自语著。

    “徐大人的家乡好像是住在江南吧?”朝露笑答,虽然徐仲宣已经辞官,可是她改不了口,依然称呼他大人。

    “好像是吧?”她漫不经心的回答,眼神却有些惆怅,这些日子以来她越来越觉得寂寞,本来以为自己可以调适得很好的,可是就是不由自主的想念他。也许想念一个人,是不需要甚麽理由的吧?

    “陛下,趁现在朝中无事,天下太平,您何不去江南走走,您应该也很想看看那里的杜鹃吧?”朝露故意给她一个藉口。

    “去江南?”慕容芊芸睁大了眼,她转头望向朝露,她自小生长在皇城,从来就没有去过南方,她只在书里头看过,江南是如何的美丽,她也想去杭州看看那淡妆浓抹总相宜的西湖。

    “是啊,朝中的事情,陛下交给大臣们处理就行了,反正也只是去几天,不碍事的。”朝露朝她眨眨眼。

    “这个主意听起来不错,好吧,就这麽决定了。”慕容芊芸露出久违的笑容。

    一个月後,当徐仲宣刚从湖边钓鱼回来,便听到家里的人说,有一位皇城的朋友来访,他还在猜想会是谁,没想到在家里等著他的不是别人,正是他朝思暮想的慕容芊芸。

    “芊芸,不,陛下,您怎麽来了?”他一见到她,惊慌失措,连忙想要跪下施礼。

    “我们之间还需要客套吗?”慕容芊芸朝他笑笑,道:“这里不是皇城,我也不是皇城的女皇,你就叫我芊芸吧,就像昔日那样。”她走过去亲腻的挽著他的手。

    “芊芸,真的是你,我不是做梦吧?”他难以置信的眨眨眼,三年来他每一晚都梦见她,却没想到她竟然真的出现在他的眼前。

    “当然不是,仲宣,我想过了,你回来帮我好吗?我一个人总觉得有点吃力,有你帮我,可以减轻我不少的重担。”她想了许久,还是决定邀他回来。

    “你知道的,只要你开口,我绝无二话。”他朝她微微一笑,他盼这一天已经盼了很久了。

    两人相挽著手,到湖边欣赏著傍晚的晚霞。

    那一年,江南的杜鹃开得特别的茂盛。

    【完】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