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痕 - 16-19 一江春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万书网小说,点击进入

    一江春水 第十六章

    “你们……你们,不要过来……不要……啊……”秋絮全身赤裸的被绑在床上,被眼前景象吓得浑身发抖。

    五名饥渴的男人,像见到猎物似的,一起扑向她,期盼能在她身上找到慰藉。

    “不要……求求你们……不要。”秋絮哭著哀求,可是这些男人们哪里理会,双手不断的在她身上M索,她的朱唇、双R、私处无一幸免,同时遭到最猛烈的侵犯。

    “怎麽样,舒服吗?秋絮姊姊,当日你不是很威风吗?这不过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罢了。”容儿坐在一旁,一边喝著茶,一边欣赏著这J彩的一暮。

    她永远都忘不了,当初慕容芊芸是如何整治她这个小小的婢女,现在她也要让秋絮这个帮凶嚐嚐苦头,至於慕容芊芸那个贱人,公孙无忌自然会去对付她。

    容儿当时被那些侍卫侵犯,就在她奄奄一息之际,是公孙无忌救了她。她十分的感激,也发了誓要永远追随他。

    她终於等到慕容芊芸失势,被赶出了皇城,而公孙无忌也亲口允诺,要让她来报这个仇。

    “容儿,求求你了,放了我吧。”秋絮边哭边喊,那些男人并没有因此而停止动作。

    “放了你,那可不行,我得让你嚐嚐被男人服侍是甚麽样的滋味,这样你才会去懂得如何服侍男人,放心,我不会杀你的,你就好好享受吧。”容儿一边说,一边仔细的观赏。

    一个男人将她的双腿架在肩上,将阳物狠狠的C入,撕裂的痛楚从她的私处传来,鲜血染红了那些男人的衣裳。他们见到她的元红,更加的感到兴奋,双手不断的在她身上游走。

    将她的R房揉压得变形,进入他的男人,则是不断的抽C,每一次C入都深深抵住花心,让她的花X流出许多Y水。

    一个男人则弯身舔著她双腿间不断流出的元红和Y水,一个男人则衬著她张口呻吟时,将阳物塞入她的口中,秋絮的下身被侵犯得又痛又痒,嘴巴也不由自主的含著阳物蠕动起来,让那个男人十分享受。

    其他两个人男人,则是不断的亲吻她的R房,双手在她全身游走。

    如此激烈的侵犯,是她从未体验过的,虽然下身十分疼痛,可是敏感的双R被人抚M著,也著实让她感到舒畅。

    她身上的男人累了,第二个随即补上,这个男人的阳物也狠狠的C入她的花X,大概是有了之前的经验,这次比较不那麽疼了,而且她的花X开始又麻又痒,男人的抽C让她十分舒畅。

    “哦……哦……嗯嗯……啊……”她开始呻吟了起来,她吐掉口中的阳物,尽情的呻吟著,就像一头发情的小母狗似的。

    “看起来这个小妮子好像很享受。”一个男人Y秽的笑了起来,他将阳物放在她的双R中间,开始一前一後的挺进,上身与下身同时被侵犯,她不紧不排斥,反而有点期待,希望他们不要这麽快停止了动作。

    男人们轮流在她花X中抽C,她虽然达到了几次高氵朝,可是体力也渐渐流失,就在她高氵朝之後,又有一个男人准备进入。

    “不要……不要啊……”秋絮哭著喊道,她已经承受不了了,这些人到底要搞她搞到甚麽时候?

    “不要,我看你舒服得很嘛,来让哥哥好好疼你。”一个男人不顾她的抗拒,继续C入她已经又红又肿的花X。

    “啊……疼……好疼啊……啊……”这个男人十分chu暴,她哪里还能抵住他的攻势,可是她也无力反抗,只得承受疼痛和快感交织的交媾。

    男人猛力的抽C,不断冲击著她的花X,她再也也承受不住过多的欢愉,开始求饶:“不行了……啊……啊……快停下来……容儿,快叫他们住手啊……啊……”

    “哈哈,终於求饶了吗?”容儿走到她的面前,叫那些那些男人全都停止动作,她不怀好意笑著说:“要我饶了你也行,不过以後我叫你做甚麽,你就得做,否则下一次我就把你发配去做军妓。”

    “好、好,只要你放过我,叫我做甚麽我都做。”秋絮别无选择,只得哭著答应。

    “很好,你们先出去吧。”容儿禀退那些男人,等他们离开房间之後,她从桌上拿了一个盒子,走到她面前,说道:“这里面装的是迷情蛊,只要让男人服下,每逢月圆之夜,这蛊毒就会发作,他就非得找女人交欢不可,我要你设法让徐仲宣服下,你办得到吗?”

    “你为甚麽要这麽做?太傅不早已经是太尉……不,是陛下的人了,难道……”秋絮心中有一股很不好的预感。

    “表面上似乎是如此,但是陛下始终不相信徐仲宣,担心他对慕容芊芸那贱人馀情未了,有了这个,就可以保证他一生都将受陛下的控制,怎麽样,答应还是不答应?”容儿冷冷的笑著。

    “我……我照做就是了。”秋絮深怕容儿又用刚才那招对付她,虽然非常不愿意,但也只能接下那个盒子。

    一江春水 第十七章

    徐仲宣在G外租了一间房子,预备让她暂时安身用的。慕容芊芸将他扶上马车,两人一同来到这间房子里,他还请了一名老妇,负责照顾她的饮食起居。

    “这里虽然没有皇城里的锦衣玉食,但至少也算是个僻静的地方。”徐仲宣一手按著X口上的伤,一边握著她的手说道。

    “先别说话,我扶你进屋再说吧。”她忧心他的伤势会恶化,赶紧搀扶著他进屋。

    一开门,她发现这是间外表普通,里面却很豪华的房子,虽然比不上G里的摆设,但也算是富贵人家的布置了。

    “先坐下。”慕容芊芸扶他坐在床上。

    她在屋里找到一些乾净的布和金创药,她替他解开衣襟,露出结实的X膛,她小心翼翼的将药粉倒在他X前的伤口上,他疼得皱起了眉。

    “疼吗?”她自责的问道,如果不是因为她,他也不会受伤。

    “这样就不疼了。”他俏皮的将她的手,按在自己的伤口上,轻轻的抚M著。

    “你这样会把药粉给抹掉的,快别玩了。”慕容芊芸想要将手抽回,却被他紧紧握著,说甚麽也不愿放开。

    “芊芸,我很高兴你终於相信我了,真的,只要你不怀疑我,就算要我死在你面前,我也愿意,我早已经说过,我是你的人了。”他说完,将她拉到面前,紧紧的吻住她的唇,他真的好怕失去她,他可以不要名利,不要权位,可是就是不能没有她。

    “仲宣,答应我,不管发生甚麽事,都要好好活下去,好吗?”她深情的望著他,也热切的回应他的吻。

    他从唇畔一直吻到她的脖子,双手伸入她的衣襟里,轻轻的抚M她的双R,让她的喉咙发出嗯嗯啊啊舒爽的叫声。他知道,他已经成功的挑起了她的情欲。

    “想要我吗?”他在她耳边以魅惑的语调问著。

    被挑起情欲的她哪里禁得起他的诱惑,下身早就搔痒难耐,於是开口说道:“我要你。”

    “哈哈,时间还有很多,我们可以慢慢来。”他说完,将她推倒在床上,迅速脱下她的衣裳,然後又脱去自己的,在她身下将她的双腿分开,俯下身,用舌尖去挑弄她的花蒂。

    “嗯……嗯……哦……哦……”没多久,她就开始呻吟起来,很享受的将双腿张得更开,好让他方便抚弄。

    徐仲宣知道她已经开始有了反应,便更使劲的舔弄著,在她的花X旁不断的摩擦,双手则不断抚M她的大腿两侧。

    慕容芊芸一手抓著棉被,一手抚M著自己的R房,花X不断的流出动情Y水,沾湿了床单和被褥。

    他将舌头更加的深入,惹得她娇喘连连,X膛剧烈起伏,她一双娇R上下剧烈的起伏著,终於他受不了诱惑,转移阵地,开始舔吮她的双R。双手也没閒著,他将两只C入她的花X中,开始抽C著,让她发出忘情的叫声:“哦……哦……要不行了……啊……”

    “才一会儿,就不行了,好戏都还没开始呢。”徐仲宣微微的笑著,说完,便将阳物C入她的花X中,开始缓慢的抽C。

    “啊……啊……好舒服……”她忍不住叫了出声,实在是太舒爽了,每一下的摩擦都让她的花X又麻又痒,而他的花X也紧紧的裹住他的阳物,让他抽C得更起劲。

    他一下又一下的抽C,他逐渐加快速度,抽C得越来越快,越来越快,让她在他身下不断得摇晃,她的双R也开始剧烈的震动。

    “哦……哦……啊……啊……”她的脑中一片空白,只想要更多的快感。

    就在两人即将同时达到高氵朝时,徐仲宣的伤口开始渗出鲜血,她十分心疼的要他停下动作。

    “仲宣,快停下,这样会让你的伤口裂开的。”慕容芊芸虽然要他停下,可是又舍不得中断方才的欢愉,尤其是被挑动的情欲,很难强力制止。

    她与他互换了位置,变成女上男下的姿势,这回换成了她主动,她一边亲吻著他再度裂开的伤口,一边一上一下的开始在他身上运动著。

    舒爽的感觉很快又回来,她不知不觉增加速度,双R在他面前不断的摇晃著,让他更加感到无比的兴奋,两人都忍不住发出嗯嗯啊啊的声音。

    “哦……哦……好爽……好舒服……哦……”慕容芊芸发现在上面,别有一番滋味,她更加卖力的扭动著纤腰。

    徐仲宣紧紧的抱著她,享受著她的花X紧紧包裹著他的阳物的快感,她的花X又湿又紧,让他忍不住一泄而出,热热的Y体S入她的体内。

    强烈的快感,让她忘情的大叫:“啊……啊……啊……”云消雨散後,慕容芊芸让他躺在床上,重新将药粉撒在他的伤口上,她的手轻轻在他的伤手上涂抹,每一下碰触,都让他想起方才欢爱的美好,不由自主他的阳物又挺了起来。

    “芊芸……”他轻轻的在她耳畔吹著气,急著想要再一次进入她:“再来一次好吗?”

    “不行,我好不容易才涂好药,不允许你再次弄掉了。”她将他按压在床上,用乾净的布将他的伤口包扎起来。

    徐仲宣颇为失望的望著她,脸上露出像孩子吵著要糖吃的神情,一次的欢爱怎麽能满足他对她的热切渴望呢?再说了,她现在已经被逐出皇城,今日一别也不知何时才能再见。

    为了再度挑起她的情欲,他将双手抚上她的苏X,轻轻的揉按,直到她的喉咙发出嗯嗯啊啊的呻吟声。

    “不行,我说甚麽都不能再让你的伤口裂开了。”她颇有自制力的将她推开,就在他眼中闪过一丝失望的神情时,她想到了另一种能让他满足的方法。

    她用嘴含住她的阳物,开始一上一下的套弄著,让他不用“运动”也能享受这欢爱的快感。没多久,他果然露出舒服的表情,他将双手在她的娇R上不断来回揉按,而她则是更加卖力的含住他的阳物。

    两人持续了好一会儿,他忍不住将JYS入她的口中,而她在将白色的Y体吐掉之後,下身传来空虚的麻痒之感。

    徐仲宣看出了她的需求,便说:“现在换你躺下,让我来服侍你吧。”

    “不行,你的伤……”她一直担心他的伤口,迟迟不肯照办。

    “你放心,我不会伤了自己的,我只想让你舒服而已,乖,躺下来。”他哄她躺了下来,他将她的双腿大大分开,将两G手指C了进去,开始抽C起来。

    “嗯……嗯……深一点,再深一点……哦……”慕容芊芸哪里禁得起他的挑弄,开始忘情的呻吟起来。

    “这样吗?够不够深,嗯?”徐仲宣故意吊她的胃口,手指指浅浅的C入,还不时的在X口徘徊弄得她的花X又麻又痒,她不断扭动腰枝,想要他更深入。

    “再深一点,啊……求、求你……里面……好痒……好热……啊……”她Y荡的叫了起来,希望他能立刻满足她。

    徐仲宣的手在花X两侧不断的揉按,想找出她的极乐点来,传说每个女人都有极乐点,只要找到它,就能带给她们最大的快感。

    “嗯……嗯……啊……”慕容芊芸大声叫了起来,想不到她的极乐点被他给找到了。

    徐仲宣使劲的在点上不断揉按,她爽得实在是受不了,花X流出许多Y水,比之前所流出的还要更多。

    她紧紧的抱住他,用双R在他的X膛上不断的摩擦著,极欲获得更大的快感,看到她如此动情,徐仲宣也顾不了是否有伤在身,将阳物向前一挺,C入她的花X中,开始快速的抽C著。

    “哦……哦……哦……太快……太快了啊……要不行……了……啊……”她大声的叫喊著,十指深深的陷入他的皮R里,整个人只能瘫软在床上,让他不断的在她的花X中进出。

    “哦……哦……好爽……用力……用力C烂我的小X……啊……”在她又一次达到高氵朝时,她大声的叫喊著,最後两人发泄过後,双双摊在床上沈沈睡去。

    第二天,慕容芊芸醒来後,徐仲宣就离开了。他在桌上留了字条给她,她知道为了取信公孙无忌他必须回去,她也知道,以後他们两人想要见面可没有这麽容易了。想到这里,心中不禁有一种怅惘的感觉。

    一江春水 第十八章

    徐仲宣回到皇城,去见了公孙无忌之後,他疲惫万分的回到了自己的住处。方才公孙无忌竟然颁旨要封他为太尉,莫非是对他深信不疑,就是别有用心。

    俗话说伴君如伴虎,他一点都不敢掉以轻心,为了要让慕容芊芸有朝一日回到皇城里来,他一定要谨慎小心,步步为营。

    不过他到G里的时日尚浅,他G本没有任何的助力,想要对付公孙无忌,只有取得他的信任一途。

    他一边想著,一边推开房门,赫然发现秋絮居然在里面,而且还准备了美酒佳肴。

    “秋絮,你怎麽会在这里?公孙,呃,我是说陛下,他没为难你吧?”据他所知,自从慕容芊芸失势之後,与她有关的侍女、大臣们几乎全都遭殃,不是被冠上叛国罪名,落得满门抄斩的下场,就是被发被边疆,永远都不能回到皇城。

    “没有,陛下对我很好,呃,我是说,陛下没把我逐出G,还将我留下伺候大人。”秋絮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伺候我?我不需要人伺候。”徐仲宣觉得事情似乎有古怪,而秋絮的神情也不太对劲,而且她没事准备这麽丰盛的菜肴做甚麽?

    “这是陛下的吩咐,这桌菜肴也是陛下赏赐的,为了庆祝大人荣升太尉一职。”秋絮边说,边替他斟了杯酒,递至他面前。

    “这事你也知道?秋絮,你真的没事吧?我看你脸色不太好。”他接过酒杯,但没饮下,反而直盯著她瞧,他觉得她的神色真的有些奇怪。

    “是麽?大概是太累了吧,喔,大人你快饮了吧。”秋絮一直催促他饮酒。

    徐仲宣虽然感到她有些奇怪,不过因为她曾是慕容芊芸贴身的侍女,所以也没有多想,便将酒一饮下肚。

    “我累了,你先出去吧。”他朝她挥挥手,他对这一桌的菜肴丝毫不感兴趣,他心中只牵挂著慕容芊芸。

    “大人……”秋絮没有要离开的意思,她比谁都清楚,他所喝下的是甚麽酒,不消片刻,他就会发现他极需要她,因为今晚便是月圆之夜。

    “还有事麽?”他感到奇怪,她似乎还不想离开。

    “呃,奴婢只是想问问,长公主现在可好?”秋絮为了拖延时间,故意找话题与他閒聊。她倒不是对他有非分之想,只是如果他找不到人解蛊毒的话,那他就会毒发身亡,而慕容芊芸就再无希望回到皇城了。

    “她很好,我在G外租了一间房子安置她,她不会有事的。”他点点头,原来她想问的就是这件事,方才直接问就好了,干嘛拐弯抹角说了这麽多?

    “那就好,长公主从来没出过G,也没吃过苦,奴婢只是担心公主一个人会遇到甚麽危险。”秋絮说道。

    “你放心,那里很僻静,没人会发现的。”徐仲宣渐渐发现身体不太舒服,他的阳物居然已经挺了起来,而且他浑身发热,突然好想找人来发泄一番。

    “大人。”秋絮知道蛊毒已然发作了,便将他搀到床上,徐仲宣此时已经无力多想,他只感到头晕目眩。

    “这是怎麽回事,方才那杯酒……”显然他已经猜到这事怎麽一回事,不过他说的下一句话,更加教秋絮惊讶。

    “芊芸,你怎麽会在这?”他迷迷糊糊之际,眼前所见到的女人,竟然是慕容芊芸。

    “大人……我是秋絮呀。”她连忙想辩解,想不到这蛊毒居然能迷惑他的心智到如此地步,他居然将她当作慕容芊芸,或者应该是说,他认为她是慕容芊芸。

    “芊芸,我想你想得好苦,以後再没人能把我们分开了,芊芸……”徐仲宣不分青红皂白,将她一把扯入怀中,也不管秋絮的辩解,疯狂的吻著她的唇,开始撕扯她的衣服。

    “我是秋絮啊,大人。”她万万想不到,她竟然做了慕容芊芸的替身,不过想想这样也好,至少还能让他抒解一下相思之苦。

    徐仲宣已经无法分辨眼前的人儿究竟是谁,他只将她当成心中最爱的女人,慕容芊芸。他只想在她身上好好发泄一番,因为他的下身已经硬挺得受不了。

    他将她转过身,压在床头,自己的阳物则从她的身後进入。他猛力一C,阳物C入乾涩的花X中,但是他的神智已经迷乱,也不理会这麽多,就开始猛力抽C著。

    “啊……啊……疼啊……大人……”秋絮痛得大喊,虽然这不是她的第一次,更痛楚的经验她也曾有过,但被当人别人的替身还是头一回。她不喜欢这种感觉,被人当作泄欲的玩物就已经够糟糕的了,还要作别人的替身,她咬紧著下唇,让自己不再出声,只希望这场恶梦赶紧的结束。

    徐仲宣G本不理会她的抗议,自顾自的猛力抽C,他只想要用力C烂身下人儿的花X,好让他潜伏体内的欲望得以彻底发泄。

    秋絮双手抓紧床沿,下唇都被她咬出血了,她就是不许自己发出一点声音,尽管下身又肿又疼,不过她还是咬紧牙关硬撑著。

    他双手抓著他的娇R,捏得她的双R都变了形,她的下身也不断流出Y水。有了Y水的滋润,她渐渐的不感到那麽疼了,他每一下冲撞,都为她带来些许的快感。

    没多久,她居然开始沈浸在这种男欢女爱的感觉中,迷恋得无法自拔,希望他能这样一直要她,给予她最舒爽的感受。

    可是中了蛊毒的徐仲宣,却感受不出丝毫的欢愉,他越是猛力抽C,就觉得全身的J力好像被吸乾了一样,尽管汗如雨下,疲累非常,可是他身体就是不听使唤,无法停下来。

    他只能被身体的欲望牵引,不断的在这个女人身上发泄,一下又一下撞击著她敏感的花心。

    “啊……啊……大人……好猛啊……小X……要C烂了……”最终秋絮还是忍不住叫了出声,这是她做过最累也是最爽快的一次X爱。

    徐仲宣不理会她的Y荡叫声,继续一下又一下冲撞著她的花心,每一下都让她露出销魂的表情,她再也忍受不住,高声叫了出来:“哦……哦……啊……啊……好舒服……好爽啊!”秋絮从来都不知道自己是这麽渴望X爱,以往她都只躲在帘帐後面,看著徐仲宣和慕容芊芸享受欢爱的快感,想不到有一天,她也能得到公主的男人。其实早在那个时候,她就已经迷恋上徐仲宣了,只是自己身份卑微,哪里敢痴心妄想,如今终於能够如愿以偿。

    “嗯……嗯……哦……哦……啊……”她双手抓著被褥,享受著下身不断传来舒畅的感觉,彷佛全身通了电似的,舒畅得无法言喻。

    不知这骇人的侵犯何时停止,等她醒来之时,天已经亮了,晨曦也从窗外洒了进来。但身边的徐仲宣却还没醒,如果他醒来见到她不是慕容芊芸,他会怎麽样呢?气急败坏的将她赶出去,还是将错就错将她留下。

    不管他如何选择,他都已经落入公孙无忌的圈套里,而她也不过就是一个诱他上钩的鱼饵罢了。尽管她的命运如此悲惨,但被逐出皇城的慕容芊芸又能好得了多少呢?终归是主仆一场,她也不禁替她担心起来。

    一江春水 第十九章

    “陛下,来,妾身敬您一杯,祝贺我们计画顺利。”容儿坐在公孙无忌的腿上,她一边倒酒,公孙无忌一双手在她X前不断游移著,害她差点儿把酒给洒了出来。

    “好容儿,舒服吗?”公孙无忌在她脖子上亲吻著,十分迷恋她的体香。

    “陛下真坏,人家不来了。”她娇嗔一下,微微转过身,喂他饮下这杯酒。

    “嗯,好好好,真是好酒啊,这斟酒的人也真是美啊!”他说完,将手伸进她的裙子里,顺著大腿一直M上去,不断的抚M她的大腿两侧。

    “陛下,人家跟您说正经事呢!徐仲宣虽然已经被我们控制住了,可是慕容芊芸那贱人也不知跑到哪里去了?她活著,对陛下您的龙位可是一大威胁啊!毕竟,她执政多年,朝中总有一些心腹,他们未必会听陛下您的。”容儿一边享受他的爱抚,一边说出他们的隐忧。

    自从慕容芊芸被逐出皇城,不仅徐仲宣升官,就连容儿也被封为贵妃,与公孙一派有所关系的人也都加官进爵。

    “不用担心,那些人朕自然会对付他们,若不能为朕所用者,就一律杀除,反之,则收为己用,你说如何啊?”公孙无忌将手伸进她的亵裤里,揉按她的花X两侧,让她发出阵阵娇吟。

    “嗯……嗯……陛下英明……哦……嗯……可是长公主……啊……”容儿实在是舒服得不得了,一句话都无法好好说完,脸上露出Y荡的表情。

    “不用担心,朕已经下令御林军搜索她的下落了,她逃不出我们的手掌心的。”公孙无忌一边揉按她的花X,一边亲吻她的脖子,弄得容儿快要失去理智。

    “啊……嗯……嗯……”容儿已经按耐不住,她的花X已经又湿又痒,极欲要男人在她体内狠狠抽C一番。

    “陛下……陛下……咱们到床上去完事吧。”她以娇媚的的声音说道,她的双颊浮现一抹红晕,她已经无法按耐住身体的激情。

    “不行,朕最近太累了,而且也已经上了年纪,虽然想和你好好温存一番,可是实在是力不从心啊!”公孙无忌有点惋惜的将她推开。

    “陛下,你怎麽能这样?把人家玩弄成这个样子,又不给人家,甚麽意思嘛?”容儿的热情一下子冷了一半,她的花X可是痒得难熬,他却说他不行,真是太可恶了。

    “好容儿,别生气,朕今晚送你一个礼物,犒赏一下你这些天为朕劳心劳力,如何啊?”公孙无忌握著她的手,在她的颊上亲了一下。

    “礼物,我才不希罕,G里甚麽黄金珠宝我没瞧过,就凭这个就想把我打发。”容儿仍然嘟著嘴,她才不想要这些东西呢!

    “朕当然知道你的心思,所以方才我已经让人去传诏了,召见我的侄儿白璃将军过来陪你,这个白璃将军的床上工夫可是一等一的,怎麽样,朕够疼你的吧?嗯。”说著,他又在她脖子上热吻一番。

    “讨厌,陛下最讨厌了啦,人家不来了。”容儿故意装得羞怯模样,其实心里早已经搔痒难耐,她四处张望著,盼望这位白璃将军快点来才好。

    “白璃将军到。”门外传来通报声,没多久,只见一名十分俊美的男子走了进来,他一见到容儿就明白了他被诏见的目的。

    “拜见陛下。”他朝他行了个礼,眼光只在容儿身上逗留了一下,似乎对她并不十分感兴趣。

    “平身吧,璃儿,今晚就劳烦你陪陪朕的这位贵妃,朕还有要事,不妨碍你们了。”公孙无忌邪邪的笑了一下,在她脸颊上亲了一下,然後便离开了。

    “皇城甚麽时候有这麽一位英俊的将军,我怎麽都没注意到,嗯?”容儿见到眼前男子十分俊俏,当下Y心大动,便走了过去,双手环住他的脖子,用自己的一对娇R不断的在他X前摩擦。

    “你知道吗?你的姿色其实很普通,要不是陛下召我前来,我还真的提不起兴致。”白璃阅女无数,像她这种姿色的女人,花街柳巷多的是,真令人感到乏味。

    “哦,那将军喜欢甚麽样的女人?”容儿听到这话,心里虽然不大高兴,可是也不想破坏兴致,天底下哪有男人能拒绝主动送上门的女人。她一边问,一边亲吻他的脸颊,正当她要吻上她的唇时,白璃突然以食指贴在她的唇上,阻挡她下一步举动。

    “令人魂牵梦萦的女人,这才是我所追求的,至於你嘛……”白璃说著,抬起她的下巴,以柔魅的声音说道:“反正也不是处女了,在我眼里G本一文钱都不值。”

    “哼,白璃,你也太目中无人了,你以为你是谁,就算是陛下……”容儿听了这话,终於忍不住动怒,这个家伙以为他是谁呀,这麽看不起人?

    “就算是陛下,也不能强迫我爱上我不喜欢的女人。”白璃说著,将她一把推到桌前,将她转过身,让她背对著自己,然後一手伸进她的衣襟,抚M她的娇R,一手伸入她的裙子里,在她小X洞口不断的徘徊,时而轻,时而重,引得她娇喘连连。

    “啊……将军……就算……就算你不爱我也无妨,给我……一晚就好。”容儿实在无法忍住再度被挑起的情欲,她的Y唇又肿又胀,强烈的想要被男人深深C入的快感。

    “哈哈,你是在求我吗?”白璃用舌头舔著她的耳朵,用魅惑的声音在她耳畔说著。

    “求……求你……给……给我啊……”容儿声音颤抖著,她苦苦哀求道。

    白璃没有回答,放开握著她娇R的手,将她的裙子高高掀起,一把脱下她的亵裤,容儿早已经受不了,将两腿大大的分开,方便让他进入。

    可是白璃丝毫不为所动,看著这麽平凡的女人,他实在提不起劲,他只是将一指C入她的花X,由浅至深来回抽动,并加上一点勾挑的动作,每一下都让她无比的销魂。

    “哦……哦……啊……啊……嗯……将……将军……好……好舒服,再深一点,我想要……”容儿哪里受得了他这样挑弄,花X早已经湿透,随著他手指的抽动,流出更多的Y水。

    “真是下贱,看来你没有男人就活不下去了,是吗?”白璃邪邪的笑著,又加上了一指,另一只手也没閒著,握著她的娇R,不断的搓揉著。

    “是啊,我是贱……快……快给我……快进来啊……”容儿的花X又痒又麻,盼望他进入已经很久了。

    “是这样吗?这样爽吗,嗯?告诉我。”白璃不理会她的哀求,继续以手指在她花X来回抽C,弄出更多的Y水来。

    “爽……好爽啊……可是人家的小X……好痒……快进来嘛……”容儿不断的恳求著,只有手只是无法满足她的,她渴望的是男X的阳物啊!

    白璃又抽C了几下,然後使劲的将她推至地下,在她身上啐了一口道:“像你这样的女人,我肯碰你就算不错了,别得寸进尺,我是不会将宝贵的JY,浪费在你这种女人身上。”他说完,头也不回的转身就离开了。

    “白璃……姓白的,你给我回来,给我回来听到没有?”容儿又羞又怒在他身後大喊,她虽然是婢女出身,可是还从来没人敢这麽对她,她愤怒的,拿起一个酒杯,朝他的背影狠狠砸去。

    她在心中暗暗发誓,今日之耻,她日後定要加倍讨回。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