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痕 - 11-15 一江春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万书网小说,点击进入

    一江春水 第十一章

    不知从何时开始,她喜欢看他舞剑。

    徐仲宣有个习惯,喜欢在月下舞剑,淋漓的汗水涔涔的低落。舞剑可以让自己的思绪更集中,以便静心思考。

    他舞剑不是为了成为武林高手,纯粹只是私人的嗜好。

    月华落在他的身上,他紧握著剑柄,挑、刺、砍、劈、转,绿色的身影在月下穿梭。

    慕容芊芸坐在一旁石椅上,抱著琵琶,边看他舞剑,边弹著曲子。

    他配合琵琶的节奏,每一个动作都符合音符节拍,而且还陶醉在其中。

    琵琶声低诉呢喃,他的剑法Y柔绵密;琵琶高亢激昂,他的剑法也豪放不拘,两人可说是配合得天衣无缝。

    曲终收拨当心划,一个扫音,结束了这首曲子。

    慕容芊芸放下琵琶,从怀中掏出手绢,走到他身旁替他擦汗。

    两人的情意,就在这拭汗简单不过的小动作里,表露无遗。

    “多谢。”他伸手接过手绢,擦拭著额上汗珠。

    “我们之间还需要谢字吗?”慕容芊芸笑望著他,只有在他面前,她才不是公主,而是一个平凡的女子。

    “道谢正是表达我心中的感激,以及对你的情意。”他快速的回答。

    “呵呵,真会说话,难怪公孙无忌会对你赞不绝口。”她话刚出口,又想到甚麽似的,收敛笑容,双眉微锁。

    “你是在为我明日即将远行担忧麽?”他捧起她的双手,如同往常一般,由她一个小动作,或是细微的表情就可猜出她的心事。

    “嗯,你这次出使中原,虽然是我向皇兄推荐,也相信你的能力,可是仍然不太放心。”

    “该担心的是你自己才是,公孙无忌可能将有动作,千万小心。”徐仲宣扶著她,走到花园石椅上坐下。

    “总之,我们两人都要平平安安的,你答应我。”慕容芊芸抬头凝视著他,想要他一个承诺。

    “嗯,我答应你,不论发生何事,我都为你保重自己。当我抬头望见夜空中的明月时,总会记得在远方有你在等我。”他在她手背上轻轻吻著,无数的浓情密意,温暖两人的心。

    “君子一言,说到可要做到。”她嫣然一笑,深怕他不守信。

    “当然,玉飞澜一言,必是驷马难追。”

    “我会等你回来。”她伫立在窗前,仰望著悬挂在空中的一轮明月。

    这一夜,玄英殿寂静无声。

    冰冷的珍珠帘子,风一吹,晃了一晃。

    分开数日,就像数十年那样漫长,每一日都在窗前盼他回来。

    相思的滋味难以言喻,只能在心里细细品嚐。

    有一点酸,也有一点苦。

    “公主,月亮也能瞧得这麽出神,又在思念徐太傅了吧!”秋絮笑著,将茶碗递给她。

    “死丫头,别胡说。”慕容芊芸笑著,打了她的头一下。

    接过茶碗,轻轻啜了一口,茶香顿时盈满於室,喝一口,唇齿留香,先苦後甘。

    “公主还不承认,其实喜欢一个人也没甚麽不好意思的。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像太傅这样,一表人才,谁能不心动。”秋絮忍住笑,边说边偷瞄她的表情。

    “女孩子家说出这种话来,真不害臊。”她笑著又喝了一口茶。

    “公主,这茶好喝麽?这茶叫做相思茶,听说只要想著自己心爱的人,喝下去就会甘甘甜甜的。”秋絮知道她一向隐藏自己的情感,从不轻易表现出来。

    “就你鬼主意多。平日要你做事,也不见如此用心。净想些旁门左道的主意。”她真拿这个小丫头没办法,不过也知道她是一番好意。

    “公主,我想太傅过几天就回来了,你到时候就可以天天见到他了。”秋絮接过空茶碗,正准备再替她再倒一杯。

    “呵呵,看起来你比我还著急。”两人正在调笑时,一名侍女匆匆忙忙冲进来禀告:“公主、公主,不、不好了。”她上气不接下气的说著,脸色都发白了。

    “咦,春桃姊姊,甚麽事这麽紧急,看你喘成这样。”秋絮觉得奇怪,在这深G中还会有甚麽了不起的大事发生?

    “甚麽事?”慕容芊芸也问道。

    “长公主,太尉公孙无忌大人,带著禁卫军,以及几位大臣,包围玄英殿。”春桃早已是吓得魂不附体,赶忙进来禀报。

    “大概有多少人?”慕容芊芸闻言并不紧张,神色自若的问。

    “约有一两千人。”

    “嗯,那只老狐狸果然露出狐狸尾巴,他平日早看我不顺眼,现在发兵逼G,大概是要逼我交出政权。”她冷冷一笑,迳自走到椅子上坐下。

    “公主,这可如何是好?太傅又不在……这……”秋絮也是六神无主,要是玉飞澜在就好了。

    “怕甚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这麽简单的道理你都不知道麽?”她X有成竹的说。

    一江春水 第十二章

    这时,公孙无忌,和两位大臣以及数名禁军侍卫冲了进来,侍卫手上拿著刀枪,个个是凶神恶煞。

    “长公主慕容芊芸,你最好乖乖的交出政权,否则老夫就不客气。”公孙无忌依旧是态度傲慢。

    “呦,我说太尉大人,三更半夜的你带兵来逼G,这对身体可不太好哇!你是三朝元老,可要多多保重才是。”她笑盈盈的说著,毫无惧色。

    其实她早就知道,公孙无忌觊觎她手上政权,早就想这麽做了,只是时间早晚而已。

    “哼,小丫头,老夫已经忍你很久了。一个小小的女子,有甚麽本事代理朝政,老夫追随先皇打天下时,你还不知在哪里吃N呢?”公孙无忌一向自恃其才,又岂会甘心听一个女子号令。

    “公孙大人,我知道你一向对我口服心不服,可是这天下是我慕容家的天下,皇兄龙体违和,不能打理朝政。做皇妹替皇兄分忧,也是理所当然,公孙大人始终是外人,政权岂能交给你?”慕容芊芸走到他面前,一只手背负在身後,虽然年仅十八,气势却不输男子。

    “那就容老夫无礼了。”公孙无忌向一旁侍卫使个神色,侍卫拿著刀剑逼向前来。

    “你、你们要做甚麽?不许伤害公主。”秋絮急忙挡在她的身前:“公主,您快逃啊!”

    “逃?慕容家的人字典里没有这个字。”慕容芊芸仍站在原地,对於来者丝毫不惧。

    “说得好,公孙无忌劝你赶紧弃械投降。”殿外传来一个男子的声音,他快步走入,来人竟是徐仲宣。

    “徐仲宣,你不是出使中原了吗?”公孙无忌见到他出现在此,十分惊讶。

    “不如此,你这只老狐狸,怎能露出狐狸尾巴?”他羽扇轻摇,走到慕容芊芸身旁,恭敬的欠身施礼:“长公主,您受惊了。”

    “徐太傅来得正好,你跟公孙大人说说,他到底犯了何罪?”慕容芊芸朝他笑笑,她知道有他在身边,就算天塌下来,也有他挡著。

    “公孙无忌,你欺君悖主,长公主是奉圣上之命代理朝政,你却四处散播谣言,说长公主有意取而代之。又暗地里与大臣们勾结,带兵逼G,汝可知罪?”玉飞澜以羽扇指著他,说得冠冕堂皇。

    “哼,原来你们是串通好的。徐仲宣你故意离开皇城,好引诱老夫上钩。”公孙无忌现在才知中计。

    “不如此,你这条大蛇岂会出洞?我早就知道,你有窜位之心,我今日若将政权交出,恐怕你下一步,就是要逼我皇兄退位。”

    “既然如此,那就一不做,二不休。来人,把这个小丫头给我拿下。”公孙无忌向左右下令,可是无人行动。

    “你们在干甚麽?还不快动手。”公孙无忌见情况不对,越发心慌。

    “哈哈,公孙大人这些人都是我的心腹,与你一起发难的大臣们,也与我颇有交情。此时他们是不会听你的。”徐仲宣早就布下天罗地,等他自投罗。

    “公孙大人,你还是投降吧!”一名大臣在旁劝著。

    “你……你们……徐仲宣算你狠,可是你们不要以为老夫死後,就可以高枕无忧,哈哈,慕容芊芸,老夫就在Y间等著看你的下场。”公孙无忌说完,就将身旁一名侍卫的刀抢了过来,朝自己脖子上一抹,自刎归天。

    “哼,便宜了你。”玉飞澜并未料到他有此一举,还没来得及要他供出同夥,就已魂归离恨天,也只好作罢。

    “公孙无忌既然已死,今晚的事,本公主也就不加追究,请各位大臣回去歇息吧!”慕容芊芸只想大事化小,小事化无。

    “多谢长公主不杀之恩。”两位大臣,和侍卫们纷纷跪下谢恩,便离开了。

    “仲宣,这次多亏你的妙计,否则我还不知要忍受这老顽固多久呢?”慕容芊芸朝他笑笑,又命侍者将尸体给处理掉。

    “那也要有你的配合,这条计谋才能成功。说真的,你能临危不乱,真是令我佩服。”

    “原来公主早就知道,徐太傅会及时赶到,可是奴婢有一事不解,太傅不是离开皇城,怎麽这麽快就回来了?”秋絮心里虽然高兴,可是仍然疑惑不解。

    “呵呵,傻丫头,那是仲宣诱敌之策,故意假装离开,好让公孙无忌失去戒心,以为我无所依靠,才敢带兵逼G。熟不知,飞澜早就买通他身边之人,正好逮个正著。”慕容芊芸向她解释。

    “正是如此。”徐仲宣深情望著她,两人一搭一唱,配合得天衣无缝。

    “呵呵。”秋絮见状,不禁笑了起来。

    “你这个丫头,一个迳的笑些甚麽?”慕容芊芸觉得奇怪。

    “我笑公主您,不知从甚麽时候,由徐太傅直接改口叫仲宣,而徐太傅,也直接省略公主两字,唤做芊芸了。”秋絮掩嘴格格的笑著。

    “你这个丫头,不要乱说。”慕容芊芸羞怯的快步走入内殿。

    原以为这件事终於告一段落,却没想到却只是皇城风波的开端。

    一江春水 第十三章

    接连几天,徐仲宣都到她的寝G来服侍她,这一天他将她抱在书桌上躺下,大大的分开她的双腿。

    “你想要怎麽玩呢?”慕容芊芸食髓知味的问,每一次他都弄得她好爽。

    “用这个如何?”徐仲宣微微一笑,从笔架上取下一支毛笔,在她的R房中清轻抚弄著。

    “哦……嗯啊……”她顿时整个人瘫软下来,忘情的呻吟著,下体也流出Y水来。

    徐仲宣看她已经被挑起情欲,将毛笔往下滑,经过肚脐,最後在她私密之处轻轻抚弄,逗弄她的小X洞口,让她不禁呻吟出声:“哦……啊啊……”她的呼吸越来越急促,小X流出更多的Y水。

    徐仲宣逗弄得差不多了,就把毛笔扔在一旁,把手指C入她的花X里,让她呻吟出声。

    他不断的旋转、抽C,让她逐渐攀向高氵朝:“爽快吗?”

    “好……好爽,进来,快进来。”慕容芊芸已经搔痒难耐,急急想要他进入她。

    “别急,现在才刚开始。”他俯下身将手指抽出,将她的双腿分得更开,把头埋在她的腿间,开使用舌头舔著她的花X。

    “嗯……嗯……”下身传来的舒爽感觉,像闪电一样通遍全身,她舒爽得呻吟著。

    徐仲宣耐心的舔著她的花X,刚开始在外围流连,慢慢的把舌头伸进花X,由浅至深缓缓抽C。

    “啊……啊啊……不要……不要再挑逗我了……哦……我受不了了……”她浑身瘫软无力,他越是挑弄,她的下身越是搔痒难耐,好想要他的阳物直擣她的花X。

    “等一下,你就会欲仙欲死了。”他不理会她的哀求,继续用舌头为她服务,她的花X流出更多Y水,都被他吞了下去。

    “哦哦……好舒服……哦哦……”她开始语无伦次的叫喊著。

    “等一下会更舒服。”他看时候差不多了,他的阳物也已经坚硬到不行,就将她抱到床上,脱掉彼此的衣物,然後将他的阳物C进她的花X中。

    “啊……啊啊……就是这样……继续……不要停啊……”慕容芊芸爽快得忘情大喊,双手仅紧抱著他。

    他像是受到鼓励似的,不断更加卖力抽C,最後两人一直飞到云端上,双双倒在床上喘著气。

    就在两人激情方歇,云消雨散之时,秋絮急急忙忙闯了进来,“公主、公主大事不好了。”

    “甚麽事?”慕容芊芸连忙起身穿上衣服,问道。

    “圣上、圣上他驾崩了。”秋絮慌张的说。

    “甚麽?”她一听到这个消息,心脏险些停止。

    朝阳G内,慕容玄气色发白,虚弱的躺在床上,正在半睡半醒之间,只见到一个人走近他的床边。

    “皇上,该吃药了。”一个苍老的声音在他耳畔响起。

    慕容玄闻声勉强的睁开双眼,看到公孙无忌面带冷笑的站在他的面前,手里还捧著一个瓷碗。

    “太、太尉大人,你不是已经死了吗?”慕容玄前些日子听到公孙无忌企图谋反,已被长公主与太傅给就地正法,怎麽这会儿又出现在他的面前?难不成,他是见到鬼了?当下脸色吓得更白了。

    “哈哈,死的那个不过是我的替身,为的就是要让慕容芊芸那个丫头,对我放松戒心。她的身边我早已经布满眼线,她此时此刻,正与那个徐仲宣享受鱼水之欢呢,哈哈哈。”公孙无忌的笑声回盪在空荡荡的寝G内,让人毛骨悚然,头皮发麻。

    “公孙太尉,你究竟想怎麽样?”慕容玄知道大事不妙,声音颤抖的问。

    “老臣想要皇上退位,将皇位授与老夫,并将长公主逐出皇城,永生不得回归。”他一步一步朝慕容玄逼近。

    慕容玄瑟缩在床的一角,他想要大喊,可是四周很明显的一个人都没有,这分明就是在逼G。

    “不,朕、朕不答应,太尉大人,你这是谋反。”他大声厉斥,急忙大喊:“来人哪,快来人哪!”

    “哈哈哈,没用的,现在整个禁卫军都被我给控制了,当初安排徐仲宣这个棋子在她身边真不错,慕容芊芸那个丫头整天沈迷在床第之欢中,我正好有机会整控整个皇G,现在多数大臣都站在我这边,皇上,您还是认命吧。”公孙无忌筹画这一天已经很久了,他走到慕容玄身边,一手按著他的肩膀,一边将汤药灌入他的嘴里。

    “咳咳,你……你给朕喝了甚麽?”慕容玄一点反抗的力气都没有,他就像一只受了惊吓的小鸟,又惊又惧的望著他。

    “这是老夫特地为皇上准备的安乐汤,哈哈哈,喝了以後您就会永远的安息了。哦,对了……”公孙无忌像是想起甚麽似的,从怀中取出一份诏书,展开在他面前,得意的笑著:“这是皇上的退位文诏,里面还包括了要将长公主逐出皇城的命令,呶,你瞧,这里还有皇上的玉玺呢!”

    “你……你……你这叛徒……你这……”慕容玄气愤得想要破口大骂,可是觉得全身像被火烧似的那样难受,他痛得在床上不停翻滚,片刻之後,他就摊在床上,嘴里吐著鲜血,一双眼睛不瞑目的睁得老大,像是在控诉这个世间的残酷与不公。

    “皇上驾崩了、皇上驾崩了。”公孙无忌见他断气後,大声喊著,手拿著那份假文诏,YY的笑著步出朝阳G。

    一江春水 第十四章

    深夜,慕容芊芸听到秋絮传来的噩耗,连忙起床更衣,与徐仲宣火速的赶到圣上所居住的寝G。

    G门前早已跪了一地的太监、G女们,G门前後都有侍卫把守。

    当慕容芊芸想要走上前去时,被两旁带刀侍卫给拦了下来。

    “你们这是干甚麽,难道不知道我是谁吗?”她秀眉微蹙,长这麽大还是第一次被人拦住去路。

    “请公主恕罪,属下也是奉命行事。”那命侍卫十分抱歉的说道。

    “奉命?奉谁的命?”她十分不悦,在皇城她也算得上是可以呼风唤雨了,有谁如此大胆,敢下令阻挡她的去路。

    “是公孙太尉大人。”侍卫回答。

    “太尉大人,他不是死了吗?”慕容芊芸心中疑惑,难道他能死而复生不成?

    “太尉大人并没有死,而且已经收买皇城中多数权贵,现在就连禁卫军也听从他的号令。”那名侍卫回答,显然她还不知皇城之中的变故。

    “哼,区区一个太尉,也敢阻挡本公主的去路,难道你们这些人要造反不成?”慕容芊芸虽然惊讶,可是也十分恼怒,那公孙无忌当真可恶,屡次与她作对。

    “你们难道不知长公主是圣上的亲妹妹,还不快退下。”徐仲宣也喝叱道。

    “长公主、太傅,属下也是听命行事,请两位不要为难。”那名侍卫也很无奈,无论是太尉还是长公主,哪一边他都得罪不起。

    就在双方僵持不下之时,G门大门打开了,公孙无忌捧著一道圣旨走了出来,在场之人见了都纷纷跪下。

    “公孙无忌,你居然还活著?”慕容芊芸见到他安然无事的走了出来,著实大吃一惊。

    “哈哈,有道是兵不厌诈,前些日子不过是老夫将计就计,在公主面前演一出戏罢了,圣上已经驾崩了,圣上临死前拟了一道御旨,长公主慕容芊芸接旨。”公孙无忌不怀好意的笑了笑。

    见到圣旨,她也只好跪下。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长公主慕容芊芸因与太傅徐仲宣有染,秽乱後G,念及手足之情不予追究,著令交出政权,逐出G门,从今以後不得返回。朕病况危急,命在旦夕,传位於叔父公孙无忌。钦此,谢恩。”公孙无忌念完圣旨,得意的笑了笑,将圣旨递到慕容芊芸面前:“长公主接旨吧。”她听到这道圣旨,宛若晴天霹雳,简直是从天堂被打入地狱,她的皇兄,最亲爱的皇兄怎麽可能这样对待她?这一定是公孙无忌一般人在搞得鬼,说甚麽她都无法心服。

    “我不相信,这一定是你搞的鬼,我要见皇兄。”慕容芊芸发了疯似的大喊。

    “圣上已经驾崩了,就算你现在去也於事无补,还是接旨谢恩吧。”公孙无忌冷笑了一声。

    “生要见人,死要见尸。我是他的亲妹妹,有资格见他的遗体,让开!”她一定要见到尸体才甘心。

    “不用了,我想长公主可能是没听清楚圣旨的内容,你现在已经不是甚麽长公主了,圣上要将你逐出皇城,现在的圣上可是老夫,慕容芊芸,你就认命吧。”公孙无忌说完,就命令左右:“来人啊,将长公主逐出皇城,今生今世不得再返。”数名侍卫走向前来,朝她一步一步的逼近。

    徐仲宣见状,挺身向前挡在她的面前,说道:“太尉大人,就算是圣上的旨意,为人妹者替兄长送终也是人之常情,太尉大人不会如此不通情理吧。”

    “哈哈,徐太傅,这个皇城里讲的从来都不是情理,而是权势,她现在已经一无所有了,现在该是你选边站的时候了,你要跟这这个失势公主贬为平民百姓,还是要在老夫身边享受荣华富贵,你自己选吧。”公孙无忌冷笑著道。

    “这……”徐仲宣当下犹豫了起来,如果他力挺慕容芊芸也无法改变情势,倒不如委曲求全,留在公孙无忌的身边,以後还有翻身的机会。

    “你是聪明人,应当知道如何选择才是吧。”公孙无忌拍拍他的肩膀,他一向器重他的才华,相信他不是一个沈迷於美色的人。

    “这……臣当然是听从陛下的号令。”徐仲宣做出了心痛的决定。

    “徐仲宣你……很好,非常好,你们这些乱臣贼子,今天的一切我慕容芊芸会谨记在心,总有一天我会让你们全都後悔。”她忿忿的说道。

    身旁几名侍卫要上前,将她架走,却被她一手挡下:“我自己会走,哼。”说完,她便愤然离去,留下了得意的公孙无忌。

    一江春水 第十五章

    城门江畔。

    此时正值暮春三月,江岸两旁的桃花盛开,落红点点,彷佛也为了即将来到的离别而哭泣著。

    一片花飞减却春,风飘万点正愁人。

    偶尔吹入亭中的桃花,就像她的依依不舍般,点点系在心头,挥之不去。

    慕容芊芸颠颠倒倒的走在皇城外的大街上,那里熙来攘往,穿梭著许多行人,好不热闹。她的身後就是那座她自小生长的皇城,自小娇生惯养的她,如今变得一无所有。她曾经幻想无数次离开皇城,去过自己向往的生活,可是她从来没想到,她会是这样离开皇城。

    虽然没得到证实,不过她也知道,她的皇兄一定是被公孙太尉那个奸贼给谋害了,不过更让人心痛的是,临危之际居然连她最信任的徐仲宣也背叛了她。

    她在心中暗暗发誓,总有一天会叫这些乱臣贼子通通後悔。

    就在她漫无目的的向前走著时,突然见到一辆马车停在她面前,一名男子从车里走了出来,他不是别人,正是出卖她的徐仲宣。

    “你还有脸来见我,你不是已经向公孙无忌那卑鄙小人卑躬屈膝了吗?”慕容芊芸一肚子气,见到他更是火冒千丈。

    “芊芸,我怎麽对你,难道你还不清楚吗?如果我们两人都被逐出皇城,那将来公主可就永远没有回皇城的机会了。”他一手搭在她的肩上,希望她能明白他的一番苦心。

    “哼,说得倒是好听,那你事前怎麽都没告诉我,不要说这件事你一点都不知情。”她一把甩开他的手,他以为她是三岁孩童,随便哄哄她就相信他了。

    “我真的是一点都不知道,公孙无忌对我早有戒心,我怎麽可能会知道?”徐仲宣真是百口莫辩,他知道现在不管说甚麽,她都不会相信他的。

    “你不知道?哼哼,你是他的心腹,怎麽可能会不知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他派来监视我的。”她早就知道徐仲宣的底细,只是男女情爱将她冲昏了头,她一直告诉自己,徐仲宣已经投靠了她,永远都不会背叛她,谁知道她还是算错了一步。

    “芊芸,我说的都是真的,你要相信我。你现在处境很危险,我昨天打探到,公孙无忌想要除掉你。”他急急忙忙跑来,就是为了保护她,不然他何必冒这个险,要是被发现了,他就无法再取得公孙无忌的信任。

    “你以为我还会再相信你吗?我死了,你们不就可以高枕无忧,称心如意了。”她不理会他的辩解,自顾自的往前走。

    他知道不管他现在说甚麽,她都听不下去,其实他并不怪她,因为换做是他,此时此刻也不会轻易相信在众目睽睽之下背叛自己的人。

    他冲了上去,一把抱住了她,然後深深的吻住她的唇,希望她仍能像信他是爱她的。许久,他才将唇从她的唇办上挪开,他发现她脸上挂著泪珠。

    “芊芸,我知道我说甚麽你都不会再相信我了,与其让我终身活在痛苦与内疚中,不如你杀了我吧,我心甘情愿死在你手里。”徐仲宣说完,从怀里取出一把匕首,抽出刀鞘,反转刀柄递至她的手中。

    慕容芊芸没有出声,泪珠不听使唤的掉了下来,握著匕首的手微微颤抖著。她觉得很惶恐,她从来都没有体验过一无所有是甚麽感觉,身边所有的人都离开她,一个人孤伶伶的活在世上,令她感到无限的恐惧。

    她很想相信他,可是又害怕他会再一次的让她失望,她现在已经分不清楚,眼前这个男人究竟值不值得她信任。

    “如果你下不了手的话,我可以帮你。”他见她犹豫不定,二话不说,握著她的手,将匕首刺入自己的X膛。

    鲜血染红了她的衣裙,也软染红了天际。匕首不知何时哐当一声掉落在地,他踉踉跄跄的往後退了几步,嘴角泛著笑意:“虽然我不能证明我爱你,但至少我证明了我能够为你而死,芊芸,你总该相信我了吧?”泪水不断的流下,她再不理会自尊甚麽的,冲向前去紧紧抱著他:“我相信你、我相信你。仲宣,你不要死,不要丢下我一个人,我甚麽都没有了,我好害怕。”她伏在他的X前,边哭边说著。

    幸好他的伤口不深,没多久血就自动止住了,他静静站在原地,让她紧紧抱著,真希望他们能永远这样抱在一起,再也不要分开了。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